大唐雙龍傳(第四卷)
第一章 志比天高

    徐子陵一覺醒來,天剛微亮,見到寇仲破天荒第一趟比他更早起床,呆站在艙窗旁,
茫然望往外方。
    這是李小子安排給他們的宿處,鄰房就是李閥的美女李秀寧,李小子的動人妹子。
    徐子陵移到寇仲身旁時,寇仲歎了一口氣道:「小陵!我有心上人了!」
    徐子陵失聲道:「什麼?」
    寇仲低聲道:「你不覺得李小子的妹子長得很標緻嗎?既大方又溫柔,那對眼秀而
媚,胸脯玲瓏浮凸,兩條腿嘛,唉!更可把所有男人引死。臉蛋兒紅撲撲的,肯定是這
世上最可愛的臉蛋。皮膚則嫩滑如緞錦,白裡透紅。天啊!若能每晚都摟著她光脫脫的
身子睡覺,我便不會再作他想,因這世上還有比這更愜意的事情嗎?她說話的聲音和神
情才教人傾醉,,間中來個甜甜的微笑,橫你娘的那麼一眼,小陵啊!我快要愛死了。」
    徐子陵抓著他肩頭,笑得喘了起來道:「這就叫做愛嗎?你這混蛋只是見色起心。」
    又奇道:「你不是常說娘兒愈多愈好嗎?為何今趟只她一人便於願已足。」
    寇仲苦惱道:「不要翻我的舊賬好嗎?我說那種話時,只因我半個對象都沒有,才
以此豪語來安慰自己。現在有了她,自然就要專心一志。明白嗎?」
    徐子陵改為擁著他寬厚的肩頭,愕然道:「看來你是認真的。」
    寇仲憤然道:「當然是認真的。現在李小子趕赴太原,迫他老子作反。憑李閥的聲
威,又有太原作基地,兵精糧足,大有機會做皇帝。我們橫豎都要投靠義軍,不若就投
靠李小子好了。李小子怎都該念著我們為他立了大功,封給我們的官職應該不會太低吧,」
    徐子陵呆了半晌,低聲道:「你對什麼他娘的義軍仍不心灰嗎?不若我們專心去走
私鹽發點亂世財,有了錢再幫助人,豈不勝過替人打生打死?」
    寇仲賠笑道:「此一時彼一時也。嘿,你看看李小子那正義的模樣,怎都像樣過杜
伏威、李密那些半人半鬼的傢伙吧!」
    徐子陵苦笑道:「不要說這些話了。說到底你只是想親近李秀寧。不要怪我在你興
頭上潑冰水。這貴家女表面雖似對我們客客氣氣的,但我總覺她有種拒我們於千里之外
的味兒。像她這類高門大族出生的女兒家,絕不會看得上我們兩個市井小流氓的。」
    今次輪到寇仲反手摟著他的肩頭,笑嘻嘻道:「人家第一次見到我們,仍是陌生,
難道便納你於方尺之內嗎?這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對娘兒自要用點心機和水磨功夫。
待會李小子定會邀我們這兩個有用的小子加入他的陣營,記著一切由我來說。」
    徐子陵皺眉道:「那誰去救素素姐呢?」
    寇仲顯然沒想及此點,愕然語塞。
    徐子陵歎道:「你即使去追求你夢寐以求的秀寧小姐吧!素素姐就交由我負責好了。
但我卻絕不想加入任何一方的陣營,不過那本賬薄卻須取回來給我,好讓我去給娘報仇。」
    寇仲呆若木雞時,敲門聲響。
    兩人隨著婢女來到上層的艙廳,李世民擺開酒席款待他們,列坐陪同的尚有一英挺
青年和一位四十來歲,高瘦瀟灑的儒生。
    李世民起立歡迎道:「寇兄、徐兄請坐,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那兩人亦客氣地起立施禮,教兩人頗有點受寵若驚。
    李世民先介紹那中年儒生道:「這位是裴寂先生,一手「忘形扇」會盡天下英豪,
乃晉陽宮副監,家父的棋友。」裴寂淡淡看了他們兩眼,謙虛道:「世民侄過譽了。找
那手跛腳鴨的功夫,怎拿得出來見人,更不要說會盡天下豪傑。」
    接著向那英挺青年笑道:「論功夫可要留給柴紹世侄去顥威風了。」那柴紹連忙謙
讓。
    寇徐見柴紹華劍麗服,氣派高雅,比之李世民只遜了氣魄風度和某種難以形容的大
將之風,但已心生好感,忙與他客氣寒暄。
    但柴紹對他們的神態總帶點傲氣,不若李小子的親熱。
    裴寂更是只把他們當作兩個碰巧立了大功的後生小輩。坐下後,只顧和李柴兩人說
話,不再理會他們。
    兩人受慣白眼,亦不在意,專心對付桌上的珍饈美食。
    在李世民心中,裴寂和柴紹顯然比寇徐兩人更重要。不過他仍不忘慇勤待客之道,
親自夾了兩個油餅給兩人,笑道:「這是蒸胡餅,中間有羊肉蔥白造的餡,以豉汁、芝
麻和鹽熬熟,非常美味。」
    兩人還是首吹吃到北方流行的胡餅,均津津有味。
    此時柴紹道:「今趟世叔是不得不起兵,若起兵則必先取關中,就怕屈突通在蒲關
和宋老生守霍邑的兩支精兵,世叔看來不無顧忌。」
    裴寂道:「屈突通和宋老生固是可慮。但我擔心的卻是突厥人,其勢日大。柬自契
丹、室韋,西到吐谷渾、高昌等國均臣附之。且凡於北方起兵者,如劉武周、郭子和、
梁師都等輩,無不依靠突厥而自立。我們進軍關中時,最怕就是遭受突厥和劉武周等的
從後偷襲了。」
    李世民胸有成竹道:「這個無妨,力不足可以用詐,我現在唯一擔心的事,就是爹
他仍是猶豫不決,怕會坐失良機。」
    裴寂拍胸保證道:這事包在我裴寂身上。只要我和文靜多下說辭,且眼前又確是形
勢危急,你爹那還有選擇餘地呢?」
    李世民欣然點頭,轉向寇徐兩人道:「今趟全賴兩位,若不是賬簿失竊,恐仍難營
造出這種形勢。最妙是那昏君剛巧到了江都應付杜伏威,此實千載一時之機。」
    兩人對望一眼,這才知道皇帝小子到了自己的老家江都揚州去。
    此時環珮聲響,兩人別頭望去,剛好捕捉到李秀寧美麗的倩影,一時都看呆了眼。
    只見她頭戴胡帽,形圓如缽,四周垂以絲網,帽上綴以珠翠,式樣別緻,既華麗又
充滿若隱若現的神秘美。
    她穿的衣服更與中原和南方的寬襟大袖完全兩樣,是大翻領窄袖的衣裝,與他們在
彭城見的胡女衣著相若,但質料更佳。
    這種衣服不但更突顯了女性玲瓏的曲線,行動上亦方便多了。
    第一個站起來的是柴紹,這小子雙目放光,熱情似火般欣然道:「寧妹終於來了,
愚兄等得心都快要燒成火炭呢。」
    李秀寧像看不到其它人般,對柴紹嫣然一笑,把嬌軀移到柴紹旁,讓他輕扶香肩,
侍候入座,這才向乃兄及裴寂打招呼,最後輪到寇仲和徐子陵。
    寇仲如遭雷殛,愕然看著神態親暱的柴紹和李秀寧,臉如死灰。
    徐子陵雖替他難過,卻是毫無辦法。
    李世民見寇仲神色不對,湊過來低聲道:「寇兄是否身子不舒服呢?」
    李秀寧淺笑道:「定是昨晚浸了湖水著涼了。」
    又向柴紹解釋道:「昨晚秀寧見到他們時,還以為有兩隻小水鬼由湖裡爬出來害人
呢。」
    看她與柴紹眉目傳情、口角春風的神態,再瞧著絲網內她對柴紹含情脈脈的玉容,
徐子陵替寇仲難過的心直沉下去。恍然李秀寧只當他們是給她二兄辦事的小跑腿,而裴
柴兩人顯然亦有同樣的看法。
    寇仲垂下了頭,沙啞著聲音道:「沒什麼?只因我除了是水鬼外,也是餓鬼,吃得
太飽了。」
    李秀寧冰雪聰明,聽出他的語氣不悅,歉然道:「我只是打個譬喻,寇兄莫要見怪。」
    這麼說,反令人覺得寇仲心胸狹窄,裴寂和柴紹都露出不屑之色。
    李世民心中卻是非常感激寇徐兩人,亦惟他才深切感受到他兩人高絕的才智,致能
妙想天開弄出這麼一條妙計來。為了沖淡氣氛,微笑道:「寇兄是在說笑吧!嘿!昨晚
那個到東溟號奪賬簿的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柴紹要在玉人面前逞強,冷哼道:「看來都不該是什麼厲害人物,否則寇兄和徐兄
那能有機可乘。」
    此語一出,寇仲和徐子陵都不自然起來,因為那等若說他兩人不算什麼人物。
    李秀寧的思慮顯是比柴紹周詳多了,黛眉輕蹙道:「那人夠膽子單槍匹馬到高手如
雲的東溟號上偷東西,怎也該算有點斤兩。」
    柴紹微笑道:「他是趁東溟夫人和公主離船來會我們時才敢下手呢?」
    李秀寧偷瞥了李世民一眼,曖昧地道:「琬晶姐若不是心切要見二哥,仍留在船上,
就不會容那賊子偷襲得手,還傷了尚公哩!」
    李世民眼內掠過悵歉神色,責道:「秀寧莫忘了我是有家室的人,但話也可反過來
說,若非那人傷了尚公,我們亦休想得到夫人這至關緊要的一封書信。」
    裴寂沉聲道:「紹賢侄切莫小覬此人,只看他能打得尚公全無招架之力,可見後來
雖給兩位小兄弟奪去賬簿,想來只是失諸輕敵吧!」
    李世民點頭道:「此人應是宇文閥的人,論水性,宇文閥內自以宇文成都排首位,
不過該不會是他親來,否則寇兄和徐兄就難以解開穴道了。」
    寇仲和徐子陵見包括李世民在內,都不大看得起他們的身手,大感不是滋味。
    這時寇仲朝徐子陵打了個眼色。
    徐子陵和他心意相通,自知其意,略微點頭,正容道:「我們兄弟希望能取回賬簿
好去辦一件大事。」
    李世民等大感愕然。
    裴寂倚老賣老道:「這賬苒關係到各方面與東溟派的兵器買賣,留在我們手上較為
適合點。」
    李秀寧顥然對兩人頗有好感,勸道:「若讓人知道賬簿在你們手上,只是東溟派巳
絕不肯放過你們。」
    柴紹則是一副不耐煩的神情。
    徐子陵心中坦然,理直氧壯道:「這可是我們兄弟倆的事,李兄意下如何?」
    李世民皺眉道:「我和兩位一見投緣,若兩位沒有什麼地方非去不可,大可與我李
世民同心合力闖他一闖,將來我李家有成,兩位亦可享盡富貴。」
    寇仲硬繃繃地道:「李兄的好意心領了。由於我們另有要事去辦,只望李兄能把賬
簿還給我們,再隨便把我們送上附近的岸邊就成。」
    柴紹不悅道:「這怎……」
    李世民舉手阻止他說下去,細看了兩人好一會後,歎道:「假若我說不行,就是不
夠朋友和義氣了。就依兩位所說的辦吧。但別忘了將來你們改變心意時,隨時可再來找
我李世民。」
    鉅龔澤在兩人眼前無限地延展開去,湖上煙霧迷濛,隨風變化。寇仲瞧著沒入霧中
的李閥巨舟,雙目茫茫,出奇地沉默。
    徐子陵陪他立在大湖西岸,一時亦找不到可說的話。好一會才試探道:
    「仲少!你沒有什麼吧?」
    寇仲淡淡道:「我可以有什麼嗎?」
    徐子陵聽他語氣,便知尚未釋然,只好安慰道:「大丈夫何患無妻,何況仲少你今
趟是非戰之失,只是給那柴小子捷足先登吧了!」
    寇仲一對虎目閃過複雜的神色,好一會才沉聲道:「我情願她恨我!」
    徐子陵失聲道:「什麼?」
    寇仲旋風般轉過身來,握拳叫道:「就像東溟公主恨你般那樣恨我,那起碼我還可
在她心中佔個位置。但現在看她對我的離開毫不在意,根本上我們只是為她李閥奔走出
力的兩個小嘍囉,連令她不歡喜的資格也欠奉。」
    徐子陵見他說得兩眼通紅,咬牙切齒,不由想起東溟公主單琬晶,頹然道:「我能
比你好多少,你聽不到那刁蠻公主只會看上李小子那種身份地位的人嗎?」
    寇仲呆然半晌,轉回身去,看著逐漸消散的秋霧,忽然笑了起來。
    徐子陵不解道:「很好笑嗎?」
    寇仲捧腹蹲了下去,喘著氣道:「我想通了,所以覺得很好笑。」
    徐子陵學他般蹲下,欣然道:「快說出來聽聽。」
    寇仲昂頭凝視了他好半刻,才道:「若論才貌,我才不信我們會比李小子或柴小子
差得多少。為何他們都不當我們是東酉呢?因為我們欠缺了成就。無論在江湖上又或社
會間,沒有成就的人都不會被重視。」
    徐子陵皺眉道:「但若只是為了別人而去爭取名利地位,那不是等若讓人牽著鼻子
走嗎?」
    寇仲哂道:「說到底仍是為了自己,被人敬重只是隨之而來的後果。大丈夫立身世
上,若不能成就一番功業,讓寶貴的生命白白溜走,豈不可惜。」
    徐子陵哂笑道:「今趟你又有什麼鬼主意呢?再不是要當鹽商了吧?」
    寇仲搖頭道:「我要當皇帝!」
    徐子陵大吃一驚道:「什麼?」
    寇仲霍地起立,振臂高呼道:「我寇仲要爭霸天下,建立起萬世不朽的功業。」
    徐子陵跳起來,伸手摸上他額頭。
    寇仲生氣地揮開了他的手,反抓著他雙肩,兩眼神光閃閃道:「立志必須遠大,做
不成時,打個折扣還是有些兒斤兩。今時再不同往日了,論才智,我們不比任何人差,
論武功,我們欠的只是經驗火候。現在我們先去榮陽找素素姐,假若能找到李大哥就更
好。一世人兩兄弟,你究竟幫不幫我。」
    徐子陵頭皮發麻,但在這種情況下怎說得出拒絕的言詞,只好點頭答應。
    寇仲一聲歡呼,翻身打了個大觔斗,落到丈許外一方大石上,大笑道:「來!讓我
們先比較腳力,再練習一下拳腳功夫,橫豎我們連割肉刀都沒半把,只好將就點。」
    徐子陵雄心奮起,和他一追一逐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