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卷)
第七章 嫖賭合一

    兩人逃到一處橫巷,由這裡往外望去,正是香玉山老爹開的那間翠碧樓的外牆和大
門,內中院落重重,規模確勝於倚紅院。
    天色隨著西下的太陽逐漸昏黑,翠碧樓的燈光亮了起來,落在兩人眼中卻有種淒艷
的感覺,反映兩人不安的心情。
    他們像往常般靠牆坐地,呆了好半晌,寇仲咬牙切齒道:「那婆娘真狠,竟想要我
們的命,而我們還可算是她的恩人。」
    徐子陵道:「她是不想我們落入老爹的手上,今次怎麼辦才好呢?我們又答應了李
世民那小子要等東溟夫人來,但現在老爹的手下已綴上了我們,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寇仲道:「小命要緊,李小子休要怪我們,我們立即出城,有那麼遠就跑那麼遠,
然後到滎陽去找素素姐。橫豎她的小姐都給人擄走了,便帶她回到南方,再安心做我們
的雙龍幫的鹽貨買賣算了。」
    徐子陵苦笑道:「似這樣大模大樣的出城,若非給那臭婆娘拿著,就是自動把自己
這頭羊身獻進老爹的虎口裡。上上之策還是找個地方躲起來,到深夜才設法攀城逃走,
憑我們現在的身手,若有繩鉤一類的東西,必可辮到。」
    寇仲贊逍:「愈來愈發覺你這小子若我般有頭腦了。來!我們袋裡有的是銀兩,趁
天尚末黑快點找間鐵鋪買鉤,至於繩索要偷一條則絕非什麼難事。」
    兩人謀定後動,精神一振,由另一端鑽到街上,閃閃縮縮走了大段路,才發覺除了
酒館背褸外,所有店舖全關上了門。
    寇仲靈機一觸道:「我們不若去找那香玉山幫忙,這小子看來像有點義氣,現在朋
友落難,他自是義不容辭了。」
    徐少陵懷疑道:「他像那種人嗎?」
    寇仲摟著他肩頭,折人橫街,朝翠碧樓的方向走去,痛苦地道:「這叫走投無路,
只好不理他是何方神聖也當作是好神聖了。最慘我們本身就是通緝犯,報官等若自殺。
而且誰知這些官兒有沒有和臭婆娘或老爹等勾結?現在我什麼人都不敢信了。」
    徐子陵苦惱道:「給那臭婆娘說過有關青褸的事後,我真不想到青樓去,究竟有沒
有別的出城方法呢?」
    寇仲道:「另一個方法就是掘地道,恕老子不奉陪了。不要這麼容易受人影響好嗎?
別忘了在楊州我們知道的那群姑娘都是為了賺錢自願賣身的。所謂當官的不也是賣身做
皇帝的奴才嗎?做姑娘的至少不那麼易被殺頭。哈!到了!」
    兩人橫過車馬喧逐的熱鬧大街,華燈高照下,路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但兩人由
於曾目睹戰爭的慘烈場面,總有點面臨末世的感觸。
    到了入門處,他們待一輛華麗馬車駛進門後,才尾隨而入。
    六、七名把門的大漢分出兩人迎過來,見他們衣著光鮮,神采照人,不敢怠慢,其
中一人恭敬道:「歡迎兩位公子大駕光臨,不知……」
    寇仲最懂充闊,隨手塞了一串錢到他手裡,擺出闊少模樣,傲然道:「我們是貴公
子香玉山的老朋友,玉山來了嗎?」
    眾漢更是肅然起敬,說話的大漢忙道:「小人何標,兩位公子請隨小人來。」
    寇仲一挺胸膛,道:「帶路吧!」
    何標再打躬作揖,領路前行。
    兩人隨他穿過擺了最少十輛馬車的廣場,往主樓走去。
    步上樓前的台階時,一名頗有姿色的中年美婦花枝招展地迎了過來。
    何標趨前湊到她耳旁說了幾句話後,便施禮走了。
    那美婦眉開眼笑的來到兩人中間,轉身挽著他們臂彎,嗲聲道:「原來是香少爺的
好朋友,不知兩位公子高姓大名。曖!差點忘了,喚我作鳳娘便成了。」
    寇仲享受著她慷慨送贈的艷福,邊隨她往樓內走去,邊道:「我叫張世,他叫李民,
哈!鳳娘你生得真美,引死我們了。」
    鳳娘笑得花枝亂顫道:「張公子原來年紀輕輕已是花叢老手。不要隨便哄人哩!否
則給奴家纏上你一晚時可不要後悔喲。」
    又拋了徐子陵一個媚眼道:「李公子比你老實多了。」
    寇仲這時把臭婆娘或老爹等全一股腦兒忘了,心花怒放道:「這小子只是裝作老賓
模樣,鳳媳不信可以試試看。」
    徐子陵大窘道:「不要聽他的,我……嘿!我……」
    鳳娘此時挽著兩人來到大堂十多組几椅靠角的一組坐下,笑道:「不用說了,我鳳
娘怎會看錯人。」
    兩名十六、七歲的小婢迎了過來,斟茶奉巾,侍候周到。
    他們環目一掃,只見堂內早坐了十多組賓客,鬧哄哄一片。
    鳳娘吩咐了人去通知香玉山後,媚態橫生道:「以兩位公子這樣的人材,那位姑娘
不爭著來陪你們呢?」
    徐子陵亦輕鬆起來,正要說話。鳳娘一聲告罪,站起來趕去招呼另一組看來是大商
賈的客人。
    寇仲向兩位小婢道:「姐姐不用招呼我們了,我們兄弟有密話要說。」兩位小婢一
福離開。
    寇仲興奮道:「試過這麼風光嗎?不若我們今晚就留在這裡歡度良宵吧,拭問誰想
得到我們會躲在這裡?何況這些風光都是拜李小子所賜,就索性捱到明晚好混上東溟號
去,也算為他盡了力。」
    徐子陵囁嚅道:「嘿!不知如何,我的心又亂又慌,不知該怎辦才好。」
    寇仲歎道:「事實上我也有點怯意,不過總要有第一次,否則如何算是男人太丈夫。
待會要義氣山為我們挑兩位最美的姑娘,且講明要負起『指導』之責。嘿!但這麼說將
出來,我們豈非什麼面子都沒有了?」
    兩人心亂如麻時,香玉山來了,不知如何,在他這個的「老家」中,這小子分外意
氣飛揚,絕不若今日在街上遇到他時的窩囊相。
    尤其背後還跟著四名大漢,更是氣派十足。
    隔了丈許香玉山便大笑道:「什麼張公子李公子,原來是兩位仁兄,失敬失敬!」
    兩人見他態度仍是那麼熱誠,不負「義氣山」的大號,放下心來,起立敬禮。
    三人坐好後,香玉山問道:「兩位仁兄今趟來彭城,不知是有事要辦還只是遊山玩
水、觀賞名勝呢?」
    寇仲知他是想摸清楚他們的底細,笑道:「所謂行萬里路,勝贊萬卷書,我們兄弟
兩人浪跡天涯,就是要增廣見聞。」
    接著湊近點低聲道:「坦白說,我們到青樓來亦是抱著這種增廣見聞的情懷。由於
這是我們首次踏足青樓,萬望香兄多加指點和照顧。嘻!香兄是明白人,大概不用我再
多說了吧?」
    徐子陵心中叫絕,寇仲確有他的一套,連這麼尷尬失威的事也可說得如此自然。
    香玉山恍然而笑,點頭道:「這個沒有問題,可包在我身上。」
    沉吟片晌,正容道:「張兄和李兄請恕小弟交淺言深,這世上說到底我們男兒輩追
求的不外是金錢和女人。我見兩位仁兄均長得一表人材,又身佩上等兵刃,絕非平庸之
輩,不知兩位仁兄對將來有何打算呢?」
    寇仲笑道:「我們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現在只對今晚有打算,明天的事嘛,起床時
再想好了,哈……」
    香玉山陪他笑了兩句,道:「原來兩位囊中有散不盡的財寶,所以一點不用擔心明
天的事,小弟真是羨慕了。」
    徐子陵坦然道:「香兄絕對比我們富有得多,我們只因最近做成了一單買賣,手頭
才比較充裕,遲些散盡銀兩後,又要重新開始攢錢哩!」
    香玉山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道:「不知兩位一向慣做什麼買賣呢?」
    兩人呆了一呆,寇仲壓低聲音得意地道:「實不相瞞,我們幹的是鹽貨生意,嘿!
就是不用貨稅的那一種。」
    香王山欣然道:「原來如此,難怪我和兩位一見投緣,說不定以後還有更多合作的
可能性哩?」
    徐子陵訝道:「香兄也是走運鹽貨的嗎?」
    香玉山從容道:「是比鹽貨更一本萬利的發財生意,不過請恕小弟暫時賣個關子,
待兩位享受過我翠碧樓的各種樂兒後,才和張兄李兄研究發財大計。」
    寇仲喜道:「竟有生意比海沙賺更多錢嗎?那定要洗耳恭聽。」
    香玉山淡淡道:「小弟尚有一事相詢,然後小弟就可領兩位去增廣見聞了。」
    兩人大喜,同時點頭請他發問。
    這香玉山頂名只比兩人大上兩、三歲,但其老煉卻像世故極深的成人,輕描淡寫下
已套出了想知道關於兩人的資料。
    香玉山微笑道:「現在天下紛亂,群雄並起,兩位既是武林中人,自知武林規矩。
現在小弟既渴想與兩位結交,故希望能告知小弟兩位的門派來歷,大家坦誠以對。」
    寇仲與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才道:「我們的武功均來自家傳,小民和我的爹來都
在揚州的護遠鏢局任職鏢師,也是拜把兄弟。嘿!不過他們都在一趟出差中遇上賊子喪
生了,所以找們才出來四處闖闖。」
    香玉山那想得到寇仲滿口胡言,哈哈一笑站起來道:「兩位請隨小弟來!」
    兩人想起即可上人生最重要的一課,大喜下隨他去了。
    寇仲和徐子陵既驚且喜的隨著香玉山步出主樓,這才見到後院原來宅舍相連,一條
碎石路把主樓後門與另一道大門相連,兩旁是修剪整齊的花園,此時貫通兩處的道路上
人來人往,非常熱鬧。
    寇仲聽到裡面傳來陣陣喧鬧之聲,似有數百人正眾在該處,奇道:「那是什麼地方?」
    香玉山得意洋洋道:「那是彭城最大的賭場。」
    徐子陵嚇了一跳道:「我們並不想賭錢!」
    香王山笑道:「小弟當然明白,不過在歷史上嫖和賭從來就分不開來。沒有妓院和
賭場的地方,就絕談不上興旺。我們翠碧樓之所以能雄視彭城,就是把這兩種生意結合
起來,帶旺了整個彭城。你們不是要增廣見聞嗎?放心隨小弟去見識好了。」
    兩人對望一眼,開始感到這義氣山非如表面的簡單了。
    就像在揚州,最大的那閒賭場就是竹花幫開的。沒有強硬的背景,誰敢沾手這種發
財大生意。
    三人進入宏偉壯觀的賭場大門時,香玉山大聲道:「這兩位是我的朋友,你們要好
好招呼。」
    把門的幾名大漢忙恭敬應是。
    踏入賭場,一名滿身銅臭、低俗不堪的胖漢迎上來道:「要不要小人為三少爺預備
賓室待客。」
    香玉山揮手道:「我們只是隨便看看,你去招呼別的客人好了。」胖漢應命退去。
    寇仲和徐子陵卻是看呆了眼。
    他們尚是首次有資格踏足賭場,只見由賭桌賭具以至家俬擺設,無不華麗講究。
    而且地方寬廣,不但有前中後三進,每進退左右各有相連的廳堂,所以雖眾集了四、
五百人,這進進相連的大賭場一點都不令人覺得擠迫。
    最引人注目是各座大廳裡由負資主持賭局的荷官,以至斟茶奉煙的女侍,都是綺年
玉貌的動人少女,兼且她們衣著性感,身上穿的是抹胸、肚兜般的紅衣,襯以綠色短裳
把玉藕般的雙臂和白皙修長的玉腿,完全暴露出來,穿梭來往各賭桌時,更是乳波臀浪,
婀娜生姿,看得兩人神搖意蕩,目瞪口呆。
    偏是香玉山和其它賭客卻像對她們視若無睹。
    此時兩名女侍笑臉如花的走上來,奉上香茗糕點,又為寇徐卸下外衣。
    不但體貼周到,動人的胴體更不住往他們挨挨碰碰。
    香玉山見兩人露出內裡的勁裝,配以皮背心,肩闊腰窄,威武不凡,眼睛亮了起來,
歎道:「兩位的身型真帥、確是雞得一見。」
    那兩名女侍也都看呆了眼,更是顯得熱情如火。
    其中一位竟從後面緊擁了徐子陵一把,這才嬌笑連連拿著他的外衣和另外那侍女去
了。
    兩人還是首次受到這等厚待,一時魂銷意軟,不知身在何方。
    香玉山伸手摸了摸寇仲的皮背心,訝道:「這是上等的熊皮,只產於北塞之地,價
比黃金,小弟千辛萬苦才弄來一件,不知張兄是在那裡買來的呢?」
    寇仲怎能告訴他這是李世民送的,胡謅道:「香兄確是識貨的人,這兩件皮背心,
是我們用鹽和一個行腳商換回來的,確是價比費金。」
    這時兩名女侍又轉回來,各自挽著兩人的臂膀,讓他們壓上高挺的酥胸,態度熱烈。
    香玉山介紹了兩女,一名翠香、一名翠玉,然後逍:「張公子和李公子暫時不用你
們伺候,有事才喚你們吧!」
    兩女失望的回去工作了。
    寇仲大樂道:「現在我明白什麼叫嫖賭合一了,香兄的老爹真有生意頭腦。」
    香玉山傲然一笑。
    徐子陵問道:「這些美人兒是否都以翠字行頭,不知翠碧樓的翠碧兩字又有什麼來
歷呢?」
    香玉山雙目露出嚮慕神色,徐徐道:「那是位千嬌百媚的美人兒的芳名,不過她已
名花有主,是我幫龍頭老大最得寵的愛妾。」
    寇仲訝道:「香兄原來是幫會中人,不知貴幫的大號……」
    香玉山打斷他道:「這事遲些再說,來!何不先賭上兩手,贏了是你們的,輸了就
入我的賬,兩位這邊請。」
    寇仲和徐子陵對香玉山過了分的「義氣」大感錯愕,首次生出疑心。
    兩人雖整天想發財,卻是基於生活所需,本身絕不貪財嗜貨。
    他們自少就在市中混,深明便宜莫貪的至理,何況最近才有美人兒師傅這前車之鑒,
怎會輕信這剛相識且又言辭閃爍的新交?
    徐子陵乾咳一聲道:「我們對賭博與趣不大,不若還是找剛才那兩位美人兒來……
嘿!來……什麼的!好嗎?」
    香玉山不以為意地道:「若論漂亮,那兩個丫頭尚未入流,我們這裡最紅的是翠凝
和翠芷兩個妞兒,不過只能在貴賓室見到她們,我們先在這裡逛逛,待會才帶你們去和
她們喝酒作樂吧!保證兩位不虛此行。」
    兩人見他沒迫他們賭錢,心下稍安,欣然隨他在擠滿賭客的賭桌間左穿右行,往最
廣闊的中堂走去。
    香玉山介紹道:「我們這賭場是由精通五行遁法的高手精心投計,一大八小九個賭
堂采的是九宮陣法,中間最大的賭堂屬上,鎮壓八方,所以顏色亦以明黃為主,暗黃就
太沉滯了。怡子是二十五張,因五為土數,而二十五則是五的自乘數,有盈利倍增的含
意。」
    兩人這方知道原來開賭場也須有學問,為之茅塞頓開。
    兩個小子都是好奇心重的人,聽得與趣盎然,不免左問右問,竟忘了去看那些對他
們眉挑眼逗的美麗侍女。
    香玉山領著他們來到一桌擠了二、三十人的賭桌旁,看著那動人的女荷官把一枚骨
制的巨型骰子投入一個方盅內,蓋上盅蓋後高舉過頭,用力搖晃一輪後,再放在台上,
嬌喝道:「各位貴客請下注?」
    賭客紛紛把賭注放在要押的一門上。
    香玉山道:「這叫押寶,押中骰子向上的點數,就可得一賠三的賭注。」
    寇仲歎道:「那是六分一的贏面,而你們賭場卻是六分五的彩數,難怪開賭場會發
大財了。」
    香玉山笑道:「你也可以賭骰子顏色,那是一賭一,公平得很。」
    徐子陵定神一看,大多數人都押點數,可知任維都希望以一贏三,所以雖可賭顏色,
仍只是聊備一格而已!
    香玉山慫恿道:「要不要玩兩手湊興?」
    兩人只是搖頭。
    香玉山不以為意的領他們步進中堂去。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眼前一亮,只見靠左的一張賭桌處,一位有如萬緣叢中一點紅的
動人美女,正起勁賭著。
    她不但長得眉目如畫,最惹人注目是她的襟口開得極低,露出了小半邊玉乳和深深
的乳溝,浪蕩非常。
    兩人常聽到北方人多有胡人血統,風氣開放,但仍是首次見到有婦女公然穿著這種
低胸衣在大庭廣眾間亮相,不禁看呆了眼。
    香玉山苦笑道:「這個女人千萬沾惹不得,別看她風騷迷人,其實她就是『彭梁會』
的三當家,人稱『騷娘』的任媚媚,武技高強,最擅玩弄男人,渾身是刺,碰上她的男
人都要倒足霉頭,連我都不敢招惹她呢。」
    寇仲吞了一口涎沫,低聲道:「什麼是『彭梁會』?」
    香玉山奇道:「你們竟連彭梁會都未聽過,彭就是彭城,梁指的是彭城西北六十里
的梁郡,彭梁會名列『八幫十會』之一,走到那裡,江湖中人都要賣面子給他們。」
    言罷正要扯兩人離開,豈知那任娓媚目光離開了賭桌,朝他們望來,看到寇徐兩人
時,美目亮起采芒,嬌笑道:「玉山你在那裡呆頭呆腦看什麼,還不過來和奴家親近親
近?」
    香玉山一邊揮手響應,一邊低聲道:「無論她要你們做什麼,記得全推到我身上去。」
    言罷應聲先行。
    兩人聽到又是幫會中人,立感頭痛,無奈下只好硬著頭皮隨香玉山往那
    任媚媚走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