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卷)
第三章 美女賭約

    一口氣走了十多里路,到了一處隱蔽的山林。兩人才敢停下,採摘野果充飢。
    寇仲歎了一口氣道:「那偷襲大龍頭翟讓的人肯定不是突厥人,否則就會像顏裡同
等帶有突厥口音,這人會是誰呢?」
    徐子陵坐到他身旁,猶有餘悸地道:「這祖君彥真卑鄙,勾結外人來暗算自己的頭
子,我們定要去揭發他。」
    寇仲苦笑道:「誰會相信我們?這種事我們是管不到的了。為今首要之務,是找回
我們的素素姐姐,立即把她帶離險境,免得殃及她這條池魚。要不要我作主婚人,為你
和素素姐姐撮成好事?」
    徐子陵惱道:「這當兒還有閒情開這種玩笑,你快給我找哪往彭城的路,做他兩宗
無本錢買賣,弄兩匹快馬趕往榮陽才是切要。」
    寇仲跳了起來,拍胸保證道:「這事包在我身上,剛才在山頂時,我看到遠處有座
神廟,找那個廟祝問路就成了。上路吧!」
    兩人繼續行程。
    到神廟在望時,兩人卻大覺失望。
    原來地勢荒涼,通往神廟的路上雜草滋蔓,顯然久久未經人足踐踏,此廟分明是荒
廢了的破廟。
    在這烽火延綿的時代,不要說一間廟,連整條村鎮都可變成鬼域。
    終到了荒廟外牆,果然是殘破剝落,死氣沉沉。
    寇仲苦笑道:「總算有瓦遮頭,今晚我們就在這裡躺躺吧!」
    徐子陵歎道:「我真懷念昨晚那只烤雞,你那麼神通廣大,不若再變只出來給我看
看。」
    寇仲一把扯著他往廟門走去,剛跨過門檻,齊齊嚇了一跳,廟堂中竟擺放了兩具棺
木,塵封蛛網,陰森可布。
    兩人同時發麻發怔。
    好一會寇仲才道:「你敢睡在裡面嗎?」
    徐子陵斷然搖頭,道:「裡面會有什麼好東西,我寧願到外面的山頭以天為被,以
地為床算了。」
    寇仲同意道:「走吧!」
    正要離去,忽然「砰」的一聲,其中一具棺木的蓋子彈了起來,往兩人磕去。
    兩人魂飛魄散,齊叫了聲「鬼呀!」發足狂奔廟外。
    驀地後方大喝傳來,有人怒喊道:「小子那裡走!」
    兩人回過神來,轉頭望去,只見前晚在戰場中遇上的雙鑯隋將,正朝他們追來,他
脫去了盔甲,身上只是普通的武士服。
    只要是人不是鬼,那就好辦多了。
    寇仲拔出背上長刀,站在院中哈哈笑道:「原來是老朋友!」
    那隋將閃電掠至,揚起雙鑯,向寇仲迎頭擊來。
    寇仲見對方招數凌厲,不敢硬擋,展開「鳥渡術」,倏地錯開尋丈。
    徐子陵卻不肯退讓,搶前掣刀硬架。
    「當當!」兩聲,徐子陵硬被震退了兩步。
    此時寇仲從一側攻至,滾滾刀浪,潮水般往對手捲去。
    那人不慌不忙,左右鑯連環出擊,分別抵著兩人長刀,大開大闔之中,卻是變化無
窮。寇徐一時亦奈何他不得。
    但他的厲害武功正好激起兩人鬥志,要拿他練刀似的愈打愈勇,愈打愈純熟,迫得
他不住後退。
    那人虛晃一招,飄身飛退。
    兩人停了下來,齊叫道:「為何不打了!」
    那人沒好氣道:「打不過你們,還有什麼好打的。」
    兩人見他如此坦白,好感大生。
    徐子陵道:「你的軍隊到哪裡去了?」
    那人把雙鑯掛回背上去,雙目寒芒一閃道:「若非你兩人擾亂了我秦叔寶的陣勢,
我豈會敗給沉落雁那臭婆娘,今天我雖宰不了你們,但這個大梁子定不會忘記。」寇仲
哂道:「這也算得大仇嗎?你們隋軍都是禽獸不如,整個鎮燒了還不算,還要人畜不留,
姦淫婦女,這些血仇又怎麼算?真恨不得那沈婆娘連你也幹掉。」
    秦叔寶愕然道:「竟有此事?」
    徐子陵遂把那晚所見的慘況說出來,聽得秦叔寶搖頭歎息,頹然道:「儘管把這些
賬算在我秦某身上好了,橫豎秦某今趟回去,免不了殺頭之罪,什麼都不在乎了。」
    寇仲奇道:「明知要殺頭,還回去幹嗎?」
    秦叔寶不耐煩地道:「你這小子懂什麼,快給老子滾開,惹起我的怒火,就拉你其
中一人陪葬。」
    寇仲心中一動,笑道:「死人要銀兩也沒用,橫豎你要回去送死,不若把身上銀雨
當作積德行善,全送給我兩兄弟好了。以德報怨,這個善舉總算值得做吧。」
    秦叔寶凝神打量了兩人好一會後,洒然笑道:「你這兩個小子武技不錯,而且愈來
愈厲害,想不到竟是兩個窮光蛋。這樣吧!我身上的錢只僅夠我們吃喝一頓,就讓我秦
叔寶死前作個東道,吃你娘的一大頓,然後再各散東西好了!」
    徐子陵懷疑道:「你不會覓機害我們吧?」
    秦叔寶「呸」一聲吐了一口痰涎,怒道:「你兩個算什麼東西?我秦叔寶南征北討
時,你們還不知躲在哪個奶子裡撒尿喊娘。不識好歹就拉倒,休想我給你半個子兒。」
    寇仲打蛇隨棍上,道:「你果然有誠意,就讓我們到彭城最好的酒館去,不夠錢付
賬可要由你老哥負上全責。」
    秦叔寶哈哈一笑,領頭去了。
    三人談談笑笑,走了一段路後,前方現出一道河流,反映著天上的星光。
    秦叔寶指著左方遠處一座高山道:「那就是呂梁山,山的西北方三十里許處是彭城
郡,前面這道是泗水,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天明時找條船上彭城,也好省點腳力。」
    徐子陵奇道:「你的銀兩用了來僱船,我們那有餘錢去吃喝?」
    秦叔賀一拍肩上雙鑯道:「坐船要錢的嗎?誰敢不方便我秦某人。」
    寇仲咋舌道:「當軍的都是惡人。」
    秦叔寶可能想起自己即將來臨的命運,頹然道:「不要再損我了。」解下雙鑯,就
在河畔的草地躺下來,頭枕鑯上。
    兩人解下長刀,學他般躺了下來,仰望欲墮殘星,才如天將快亮了。
    秦叔寶道:「還未知你兩個小子叫什麼名字。」
    寇仲說出來後,道:「我們當老哥你是真正朋友,又見你快要殺頭,才把真姓名告
訴你,但千萬別告訴別人,否則我們絕不會比你長命多少。」
    秦叔寶奇道:「你們是通緝犯嗎?在這時勢裡,誰有空理會你們呢?」
    徐子陵道:「此事一言難盡,實情就是如此。」
    秦叔寶欣然道:「你們當秦某是朋友,我當然不會出賣你們,也不再要知你們的出
身來歷。但坦白說,你們的刀法已可列入好手之林,等閒難遇上對手,更難得你們這麼
年輕,將來必能成為一代大家。最厲害是你們不斷創出隨機應變的新招數,在第二次交
手中我應付起來便吃力多了。這簡直是個奇跡。」
    兩人給他讚得飄然欲仙時,秦叔寶坐了起來,凝望呂梁山,歎了一口氣。
    寇仲和徐子陵大奇,陪他坐起來,前者問道:「那座山有什麼好看?」
    秦叔寶黯然道:「那座上沒什麼好看。但山上卻有個很好看的女子,這些年我已很
少想起她,但這刻餘日無多,不由又想起她來。」
    徐子陵同情道:「秦老哥不若先去見她一面,再作打算。或者見到她後,你再不會
笨得回去送頭給人殺呢。」
    寇仲道:「你便當自己已在戰場喪命,從此隱姓埋名地過活算了。」
    秦叔寶苦笑道:「你們怎能明白我,若要我做個平凡的小民,就情願死掉。現在朝
廷正值用人之際,說不定會准我帶罪立功。若真是死定了,我還會真的回去嗎?」徐子
陵釋然逍:「原來如此,那你更要去探你的情人了。」
    秦叔寶哈哈一笑道:「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她是呂梁派主的千金,我則是個
窮軍漢,我只夠資格遠遠看她幾眼,不過碰上她之後,我每次和女人干時,都把她們當
了是她。唉!她今年該有二十歲,恐怕早嫁夫生子了。」言下不勝欷歔。
    兩人留心看他的尊容,見他雖軀幹粗雄,但臉如鐵鑄,滿臉風霜,顴骨高起,壓得
閃閃有神的眼睛比對下細了不少,賣相確不大討好看。絕非女人會容易傾情那種男人。
    秦叔寶見天色大白,站了起來道:「不知為何竟會和你兩個小子說起心事,看!有
船來了。」
    兩人隨他往岸旁奔去。
    一艘小風帆逆水而來,三人眼利,見到船上只有一個身披長袍,頭壓竹笠的人在船
尾掌舵,艙板上鋪了張漁網,船頭處放滿竹籮。
    秦叔寶招手道:「老兄!可否載我等一程?」
    那人理也不理,反操船靠往對岸遠處駛去,以避開他們。
    秦叔寶向兩人打個手勢,騰身而起,率先橫過近四丈的河面,往風帆躍去。
    兩人以前最多是跳過三丈的距離,這刻別無他法,惟有硬著頭皮全力躍去。
    三人一先一後,安然落在帆桅和船尾問的漁網上,寇徐同時歡呼,為自己的進步而
欣悅。
    那漁夫「哎喲」一聲,嬌呼道:「踏破人家的漁網了。」
    三人同時臉臉相覷,怎麼竟是個聲甜音美的年輕女子。
    就在此時,那女子右手望空一扯,三人腳踏處的漁網往上急收,把三人像魚兒般網
離艙板,吊掛在帆桅處,其狼狽情狀,不堪之極。
    這時才察覺漁網四角被幼若蠶絲的透明長線連在帆桅高處一個鐵軸閒,在日光下就
像隱了形般,一時疏忽竟著了道兒,奇怪的是透明幼絲竟可負起三人過二百斤的重量。
    三人愈掙扎,漁網便不住搖晃,而每晃動一次,漁網都收窄了少許,最後三人擠作
一團,指頭都差點動不了。
    女子哈哈一笑,掀起竹笠。
    如雲秀髮立時瀑布般傾瀉下來。
    秦叔寶首先失聲道:「沉落雁!」說完造旬話後,臉孔已隨網轉往另一邊去。
    美女解下長袍,露出素黃的緊身衣靠,腰束花藍色的寬腰帶,巧笑倩兮地瞧著一網
成擒的三個手下敗將。
    寇仲叫道:「我要氣絕了,快要死了!還不放我們下來。呀!不要掙扎。」
    沉落雁人如其名,確有沉魚落雁之客,那對眸子宛如一湖秋水,配上細長入鬢的秀
眉,如玉似雪的肌膚,風資綽約的姿態,確是罕有的美人兒,絕不比雲玉真遜色。最難
得是她有種令人心弦震動的高貴氣質,能使任何男子因生出愛慕之心而自慚形穢。
    她伸手撥弄秀髮,讓整張使人心迷神醉的臉容露了出來,淡淡道:「你們少安毋躁,
待小女子說幾句話後,就把你們放下來。」
    再一聲嬌笑,柔聲道:「秦叔寶!你服了沒有!這是天下第一巧手魯妙子的「捕仙
網」,連神仙都要上當。」
    這時她的秀髮雲裳迎著河風,貼體往後飄拂,更突顯出她窈窕的身段和絕世的風姿,
幾使人疑為下凡的仙子。
    兩個小子看呆了眼時,秦叔寶卻怒道:「若非這兩個小子花那一晚亂搞一通,壞了
我的陣勢,現在作階下之囚者,就是你這臭婆娘。你不過是勝了點運道吧!」
    徐子陵怒叫道:「聽到了嗎?我們就是你的大恩公,你怎能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
    沉落雁大笑道:「當然不可以!」
    左手一揮,漁網墮了下來,重重掉在艙板上,按著張了開來。
    三人怒火中燒,羞辱難禁,齊聲發喊,拔出兵器便要往她殺去。
    沉落雁由船尾處抽出佩劍,挽起三朵劍花,衣袂飄飛中,分別接了三人一招。
    「叮叮噹噹!」
    每個與她長劍相觸的人,都感到她的長劍隱含無窮的後者變化,不但封死了所有進
手的招數,還覺得若強攻下去,必會為其所乘,駭然下三人先後退開,掠往漁網不及近
船頭的位置。
    三人交換了個眼色,都對她精妙絕倫的劍法生出懼意。
    沉落雁好整以暇坐到船尾的小凳上,劍橫膝上,微笑道:「你們三個大男人,有沒
有膽量聽人家說幾句話呢?」
    秦叔寶冷冷道:「秦某是敗軍之將,要取我項上人頭,悉隨尊便,但若要我背叛朝
廷,加入瓦崗軍,秦某就得勸你打消這妄想了。」
    沈落雁任由河風吹得秀髮在後方寫意飄拂,勾魂攝魄的美眸滴溜溜的掃過三人,最
後停在秦叔寶的臉上,嬌笑道:「原來堂堂名將,竟連我一個婦道人家的話都不敢聽,
好吧!你可以走了。但兩位小兄弟請留下來,讓落雁可好好表示謝忱。」
    寇仲大喜道:「留下來就不必了。現在我兩兄弟最欠缺的就是銀兩,美人兒軍師你
身上有多少,就給我們多少吧!」
    沉落雁「噗哧」失笑,掩嘴嗔道:「誰想得到你們這麼貪財,想要錢嗎?隨人家回
家拿好了。」
    她無論舉手投足,均媚態橫生,偏是秦叔寶視若無睹,兩個小子卻是看得目不轉睛。
    沉落雁目光又移到秦叔寶處,故作驚奇道:「大將軍為何還戀棧不去呢?」
    秦叔寶怒道:「這兩個小子和秦某半點關係也沒有。若真要算起來,還是累我輸掉
這場仗的大仇家。沉落雁你若以為可拿他們來威脅我,就大錯特錯了。」
    徐子陵奇道:「就算她要留下我們,怕也沒有這本事,怎能拿我們來威脅老哥你呢?」
    秦叔寶搖頭道:「千萬別小覷這婆娘,她除了「俏軍師」之名外,另有外號叫「蛇
蠍美人」,瓦崗軍的天下,至少有四份一是她打回來的,我們的大帥「河南道十二郡招
討大使」張須陀就是中了她誘敵之計,遇伏陣亡的。」
    沉落雁不悅道:「我對兩位小兄弟只有歡喜之心,你秦叔寶也算是個人物,不要造
謠中傷我婦道人家好嗎?沉落雁亦當不起秦將軍的話語。落雁說到底只是蒲山公旗下小
卒,若說運籌帷幄,決勝干裡,當今天下捨密公尚有何人。」
    頓了頓續道:「大海寺之戰前,密公有言,說「須陀勇而無謀,兵又驟勝,既驕且
狠,可一戰而擒。但其旗下三將秦叔寶、羅士信和程咬金,卻是難得將材,若不為我用,
必須殺之!」就為了密公的囑咐,落雁才會費盡唇舌來勸將軍你棄暗投明。良將還須有
明主,現在天命已定,隋室敗亡在即,天下萬民無不渴望明主。秦將軍若還要助約為虐,
請隨便離開好了。但這兩位小兄弟必須隨落雁回家。」
    轉向兩人甜甜笑道:「回家才有銀兩給你們嘛!」
    寇仲和徐子陵對望一眼,均是頭皮發麻,看來秦叔寶靚得不錯,此女比美人兒師傅
更厲害。
    秦叔寶環目四顧,仍是看不通她的手段佈置,沉聲道:「秦某從不受人威脅的。」
    沉落雁嬌笑道:「將軍不是要自盡於泗水吧!不若我們來個賭賽,現在落雁任由將
軍和兩位小兄弟自由離開,六個時辰內你們可逃到別處去,然後在二天內我再活捉你們
三次,但保證不損你們半很毫毛。假若你們輸了,就要乖乖的加入我們蒲山公營,不得
再有異心。」
    徐子陵抗議道:「我們是你的恩人,為何要把我兩人都算在內呢?」
    沉落雁皺眉道:「人家是為你們好嘛!將來密公得了天下,你們就不須像小乞兒般
四處問人討錢了。」
    秦叔寶仰天大笑道:「好!就此一言為定,剛才就算一次好了,若你真本事得可再
活捉秦某兩次,秦某只好服了。」
    沉落雁笑道:「秦叔寶確是英雄好漢。」
    轉向寇徐兩人道:「你們學曉秦兄一半的豪氣就好了。」
    秦叔寶大喝道:「我這兩位兄弟豈到你沉落雁來評定!我們走。」
    三人同聲嘯叫,躍離風帆,往岸旁掠去,瞬眼間消沒不見。
    沉落雁瞧著三人消失的方向,嘴角逸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