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三卷)
第一章 生靈塗炭

    寇仲和徐子陵穿著又殘又濕的衣衫,在山野間嘻哈飛馳,朝著猜測中彭城的位置趕
去。
    他們現在身無分文,連兵器都丟掉了,但心情卻是出奇的愉快,有種海闊天空,任
我縱橫的欣悅。
    兩人愈走愈快。
    口鼻呼吸雖常感不繼,內息卻是運行不休。
    寇仲衝上一塊巨石,一個凌空縱躍翻往下面的斜坡,豈料立足不穩,直滾往三、四
丈下坡底的草叢去,今趟連左袖都給樹枝扯甩了,露出粗壯的手臂。
    徐子陵童心未泯,依樣葫蘆,不偏不倚就與寇仲撞作一團,抱頭大笑,樂極忘形。
    寇仲忽地「咦」的一聲,指著遠方的天空道:「那是什麼?」徐子陵翹首望去,見
到紅光爍閃,駭然道:「火!」寇仲跳了起來,道:「我們快去看看!」那是個被焚燬
了的小鎮,所有房子均燒通了頂。鎮內鎮外滿佈人畜的屍體,部分變成僅可辨認的焦炭。
    除了不斷冒起的處處濃煙和仍燒得劈劈啪啪的房舍外,這個原本應是熱鬧繁榮的墟
鎮已變成了死寂的鬼域,倖存的人該遠遠逃掉。
    有些屍身上尚呈剛乾涸的血漬,殺人者竟是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殘酷處置。兩人看
得熱淚盈眶,心內卻是冷若寒冰。
    這是否杜伏威手下干的?為何他們竟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行為。
    鎮西處隱有車馬人聲,但卻逐漸遠去。
    兩人猛一咬牙,狂追而去。
    穿過一個密林後,兩人立時看呆了眼。
    只見往北的官道上,佈滿隋兵,人人盔甲不整,旌旗歪斜,顯然是撤退的敗軍。墮
在隊尾處是無數的騾車,因載重的關係,與大隊甩脫開來,像高齡的老人般苦苦支撐這
段路程。
    他們正驚疑是否這隊敗軍犯下此場滔天暴行時,墮尾的騾車上忽傳來一陣男人的獰
笑聲,接著一個赤裸的女人灑著鮮血被拋了下車,「蓬!」的一聲掉在泥路上,一動不
動,顯已死了。
    駕車的隋兵大笑道:「老張你真行,道是第三個了。」寇仲和徐子陵怒火中燒,那
還按捺得住,狂奔上去。
    那剛在車上姦殺了無辜民女的賊兵抬起身來,驟見兩人,抽出佩刀,大笑道:「死
剩種,是你們的娘給我幹了嗎?」兩人義憤填膺下,那還記得自己沒有兵器,飛身而起,
朝那隋兵撲去。
    那隋兵見兩人是會家子,嚇了一跳,招呼駕車的同夥回身幫手,同時橫刀掃出,希
望不讓兩人撲上車來。
    寇仲首當其衝,才發覺手上沒有擋格的兵器,想也不想,猛提一口真氣,竟破天荒
第一次在縱躍途中再往上勝升,以毫釐之差避過了敵刀,翻了個勉強合格的觔斗,來到
了敵人後方上空。
    前面駕車的隋兵掣起長矛,當胸錯搠至。
    恰好這時寇仲剛驚覺自己在凌空時作的突破,心中一震下,猛吸了一口「後天之氣」,
真氣變濁,重重墮在騾車後的糧貨處,反避過了對方的長矛。
    此時徐子陵前腳踏在車欄邊緣處,見大刀掃來,忙以前腳為軸心,左腳閃電側踢,
正中對方左耳。
    氣勁透腳而出。
    那作了獸行的隋兵連慘號都來不及,頸骨折斷,倒飛落車,當場斃命。
    徐子陵尚是首次殺人,駭然下真氣散亂,亦滾入貨堆裡。
    寇仲剛探手往上一抓,把對方長矛拿個結實,運勁一拉,駕車的隋兵立足不穩,墮
跌於御座和拖車之間,發出淒厲的慘叫。
    前面的隋兵發覺有異,十多騎掉頭殺將過來。
    寇仲叫道:「快溜!」兩人忙躍下馬車,一溜煙閃入道旁的密林裡,走了個無影無
蹤。
    兩人一口氣走了十多里路,才坐下來休息。
    徐子陵歎了一口氣道:「我剛殺了人呢!怎想得到一腳就會把他踢死。」寇仲摟著
他肩頭道:「這種殺人放火,姦淫婦女之徒,死不足惜,何用心內不安。」頓了頓續道:
「我們揚州城內的狗兵那個不是橫行不法,欺壓良民,只想不到連殺人放火都是他們的
傑作,難怪這麼多人作反了。比起上來,老爹的手下算是不錯了。咦!你聽到什麼聲音
嗎?」徐子陵收攝心神,凝神細聽,果有陣陣廝殺之聲,隨風隱隱傳來,且是範圍甚廣,
似有兩大幫人馬,正在生死決戰。
    他們想起剛才被隋兵屠殺的百姓,陡然熱血沸騰,跳起身來。
    寇仲悔恨道:「早知把剛才那枝長矛檢來,就可去找那些狗兵拚命了。」徐子陵湧
起滿胸殺機,應聲道:「我們先去看清楚情況,要搶兩把刀還不容易,橫豎我們最缺乏
就是打鬥的經驗,就拿這些禽獸不如的賊兵來試刀好了。」兩人剛才小試身手,成績斐
然,自是信心十足。
    寇仲點頭道:「看來我們現在頗有兩下子,只是沒有機會多作演練嘗試,兄弟!來
吧!今日就是我們縱橫江湖開始的第一天了。」兩人怪叫一聲,朝喊殺聲傳來處奔去。
    泅過了一道溪流,他們再展開身法,翻過一座小山,直奔坡頂,來到一處山頭,眼
前豁然開朗。
    只見下方平原處,有兩支人馬正鏖戰不休。
    一方是近萬隋兵,另一方卻是清一色穿著青色勁裝的大漢,人數只是隋兵的四分之
一,但人人武功不俗,隊形完整,把隋兵沖得支離破碎,難以發揮人多勢眾的優點。
    在平原另一端的一座小丘上,顯是青衣武士的指揮所在,眾駐著幾隊人馬,正以紅、
藍,黃三色燈號指揮青衣武士的移動進退。
    兩人還是首次目睹戰場上兩軍血戰的慘烈景況,一時目瞪口呆,忘了趕來此地的目
的。
    好一會後,寇仲回過神來,指了指更遠處的稀疏燈火道:「那裡可能是另一個鄉縣,
說不定青衣武士這一方正阻止隋兵到那裡去殺人放火,這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徐子
陵吁出一口涼氣適:「若這是老爹方面的人,我們就不宜插手,否則豈非送自己入虎口
嗎?」寇仲想了想道:「老爹的手下那有這麼衣服劃一整齊的,看來該是另一支義軍。
嘿!小陵!你是否膽怯了?」徐子陵哈哈一笑,在就近一棵樹處運勁拗了兩根粗若兒臂,
長達丈許的樹幹,拋了一根給寇仲,笑道:「行俠仗義,陞官發財,全靠這傢伙了。」
寇仲除去枝葉,扛到肩上,禮讓道:「徐壯士請先行!」徐子陵把樹幹迎空揮動了幾下,
掌握了用勁的輕重後,唱道:「風蕭蕭兮逆水寒,壯士一去兮定要還。哈!老子去了!」
大笑聲中,兩人一先一後,奔下山坡去。
    正要往平原殺去時,箭矢聲響,前方十丈許處草叢中一排箭矢疾射而至。
    兩人從沒有應付勁箭的經驗,又想不到竟有伏兵,駭然下滾倒地上,狼狽不堪。勁
箭在上方掠過,險至極點。
    兩人銳氣全消,連爬帶滾,躲到一堆橫亙十多丈的亂石雜樹之後,不敢動彈。
    密集的步音向他們藏身處潮水般湧來,忽然左右全是隋兵,人人手持長矛,朝他們
殺來,也不知有多少人。
    這才知道青衣武士一面正陷身重圍中,而現在截擊他們的隋兵,是要防止青衣武士
一方的援軍來救。
    兩人若有選擇,定是逃之夭夭,不會硬充英雄,但此刻卻是避無可避,遂跳將起來,
舞起粗樹幹,運集全身勁力,狂掃猛打。
    四枝長矛給粗樹幹送飛,其中兩人更被打得頭破血流,拋跌開去。
    此時前後儘是敵人,外圍處火炬高舉,照得一片通紅。
    一隊刀斧手衝進內圍,針對他們的粗樹幹加以砍劈,殺聲震天裡,兩人再次迫退另
一輪攻勢時,手中粗樹幹只剩下了小半截,卻半個敵人都傷不了。
    寇仲知道不妙,大叫道:「到石上去!」徐子陵一個翻騰,隨他落往後面的亂石堆
上。
    敵人一聲發喊,十多枝長矛朝他們擲來。
    際此生死關頭,兩人反平靜下來,像聽不到任何聲音,又像沒有一絲聲音能漏過他
們的靈耳。
    體內真氣則以比平時快上數倍的速度在運行,相比下,敵人的追趕和擲矛速度都慢
了起來。
    他們清楚掌握到每枝擲向他們的長矛所取的角度和到達的時間先後,那種感覺絕對
是平時夢想難及的。
    他們背貼著背,運起只剩下四尺許的租樹幹,左撥右掃,前擋下格,自自然然就以
最佳的手法,守得水洩不通。
    敵人見擲矛失效,五、六個刀斧手撲上石堆來,想展開近身搏鬥,務要置他們於死
地。
    寇仲矮身避過大刀,樹幹掃在一名刀手腳踝,那人立即頹然倒地,寇仲順手搶過對
方長刀,搠入另一名持斧劈頭而來的隋兵腹內。
    徐子陵此時亦奪到一把長刀,登時精坤大振,擲出粗樹幹,撞得一名隋兵倒跌石隙
裡,他立即撲到寇仲旁道:「我們闖!」他們一聲發喊,離開亂石,殺入敵陣。
    徐子陵施展出李靖最能在戰場上發揮威力的血戰十式,大步跨出,長刀精芒電閃,
看似平平無奇的一刀,但攻來的敵人卻偏是無法避開,而且手上長矛更似全無擋格作用,
給徐子陵虛隙而入,劈中胸口要害,往後栽倒,濺血氣絕。
    寇仲亦健腕一翻,先撥開刺來的兩枝長矛,運刀橫掃,一名隋兵咽喉中招,慘然墮
地。
    兩人那想得到血戰十式如此厲害,勇氣倍增。
    只覺敵人雖眾,但他們卻清楚知道敵人攻勢的強弱和所有微妙的變化,甚至乎可從
敵人的壓力上,推知外圍實力的分佈,那種感覺確是難以形容。
    剎那間他們渾忘了生死,在這鼎沸混亂的戰場中,發揮出求生的本能,雖面對以百
計的敵人和明晃晃的刀槍劍矛,仍是一無所懼。
    自自然然的,兩人便配合得天衣無縫,在敵陣中迅速移動,你攻我守,我守你攻。
    若在平時要兩人想出這合擊之法,可能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但這刻卻是潮到浪成,
有若天賜,沒半點斧鑿痕跡。
    徐子陵揮刀猛劈,體內真氣有若長江大河,隨刀湧出,對方持劍者竟連封架都來不
及,眼睜睜看著他的刀閃電劈入,駭然倒地。
    寇仲則刀勢疾轉,運行體內無有窮盡的勁氣隨刀而去,對方雖運足全力以刀封架,
卻不能把寇仲的刀砍歪半分,連人帶刀翻身倒斃。
    自傅君婥教他們「九玄大法」後,兩人終在這極端險惡的情況下,把「九玄大法」
興武功無關的《長生訣》、李靖的「血戰十式」和美人兒幫主的「鳥渡術」融會貫通,
各自創出自己獨一無二的戰法。
    他們此時來到矛陣中,只感覺空隙處處,隨手撥開敵矛,欺至近身,敵人便只有待
宰的份兒,更是刀勢倍添,殺得對方人仰馬翻。
    由於敵方見他們只有兩人,故只派出了一小隊約近百的隋兵出來截擊,眼下被他們
左衝右突,又見他們刀法厲害,誰不愛命,外圍的隋兵竟四散退開。
    兩人其實已感氣虛方怯,見狀忙全力衝刺,瞬那間掠出重圍,成功逃去。
    奔出了過百丈後,到了一座樹林內,兩人倒作一團,強烈喘息。
    寇仲辛苦地笑道:「哈!成功了!這麼大陣仗都殺不死我們,你以前有想過嗎?」
徐子陵把刀插入泥土中,手握刀把,喘著道:「剛才我們那種打法太用力了,其實在這
情況下可多保留點力氣,就不用像現在那麼手軟腳軟了。」寇仲道:「你有受傷嗎?我
的背被人砍了兩刀,幸好我閃避得快。」徐子陵搖頭道:「只是左腿處給矛刃擦破了褲
子,不算什麼。」寇仲喘定了氣,道:「還打不打,那些義軍似乎不像表面的風光呢!」
徐子陵坐了起來道:「當然打,若教這些不是人的隋軍攻入那條村莊或墟鎮,又會發生
像剛才的可怕情況了。」寇仲大喜爬了起來,道:「這才是我的好兄弟,今次我們放聰
明點,不要半途就給人截著了。」兩人躍到樹頂,看清楚了形勢,繞了個大圈,才再往
戰場奔去。
    在這剎那間,他們都感到自己已長大成人,再非只是兩個小混混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