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二卷)
第九章 初窺堂奧

    雲玉真率手下離開後,臨天明前兩人拖著筋疲力盡的身體回到那些鹽包堆成的方陣
中空處,睡了個不省人事。
    到午後時分,沙灘傳來人聲,吵醒了他們。
    兩人爬了出去,只見沙灘處泊了十多艘快艇,最起眼的就是韓蓋天和俏尼姑,嚇得
兩人忙縮回密林裡。
    幸好早有雲玉真提點,否則今趟就插翼難飛。
    兩人連到外面採摘野果的膽量都消失了。即管再聽不到聲音,仍躲在安樂窩中。
    黃昏時忽下起雨來,幸好他們以樹枝茅草和泥巴搭成的屋頂,承接了大量的雨水,
所以屋內下的小雨仍可忍受。
    寇仲喜道:「這場雨來得真合時,可以把地上的痕跡洗去,那韓仆地就會更以為我
們逃到遠方去了。」
    徐子陵失笑道:「蓋天仆地,這名字起得像宇文化骨那麼精采。」
    寇仲伸手過去拔他面上長出來達半吋的鬍鬚,笑道:「小陵你有點男子氣概了,只
比我的鬍鬚子短了點,要不要我那對妙手給你拔個清光,還你的小白臉。」
    徐子陵推開他的手道:「到我們的鬍子長得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是誰時,我們就可
做運鹽的私梟,明白了嗎?」
    寇仲拍腿稱賞,又苦惱道:「我們的武功真那麼差勁嗎?為何心中明明覺得可擋住
我們美人兒師傅的玉招,偏是手腳卻不聽話?」
    徐子陵沉吟道:「我也有想過這問題,照我看是我們由《長生訣》學來的絕世奇功,
仍未能運用到出手的招式處。而且每一種兵器都有它的獨特之處,我們把握不到,自然
更不能得心應手。」
    寇仲豎起拇指讚道:「小子真行,竟然想出和我相同的想法,證明你確像我的資質
那麼好!」
    笑笑罵罵,到夜幕低垂,兩人才溜出來,看清楚海沙幫的人確走得一個不剩時,這
才靠夜眼去找野果充飢。
    接著兩人就在沙灘處對拆起來,打到興起時,索性脫掉衣服,只餘短褲,到海浪中
殺個不亦樂乎,到徐子陵錯手輕微畫傷寇仲臂膀,才停下手來。
    兩人躺在沙灘上,都感意興索然,因為無論怎樣用心去打,體內的真氣和手中的招
式始終不能渾融為一,除了對兵器運用熟習了點外,可說一無所得。
    不片晌,兩人睡了過去。
    徐子陵醒過來時,鳥鳴貫耳。
    他睜眼仰望,剛巧見到一頭海鷗在海面上盤旋,姿態優美自然,正看得心曠神怡。
海鷗忽地斜衝而下,直鑽入海水裡,再破水飛出時,爪上已抓著條生蹦活跳的小魚。
    徐子陵看得心神劇震,一把抓往旁邊的寇仲,失聲道:「我明白了!」
    豈知一把抓空,環目四顧,寇仲竟是蹤影全無。
    徐子陵嚇得跳了起來,大叫道:「寇仲!」
    驀地海面處有物冒起,原來正是寇仲,只見他一手拿著他的劍,另一手拿著一條大
魚,得意洋洋地叫道:「今天不用再啃把鳥兒都淡出來的野果了。」
    徐子陵一言不發,取起他身邊的短戟,朝正由大海走上沙灘來的寇仲奔去道:「小
子看招。」
    寇仲哈哈一笑,揮劍迎上來道:「小賊找死!」
    徐子陵此時腦海中填滿那海鷗俯衝入海的弧度軌跡,心與神會,意與手合,一分不
差地把握到寇仲的劍勢步法與速度,長嘯一聲,短戟擬出海鷗飛行的軌跡,畫空擊去。
    最奇妙的事發生了。
    左腳心熱了起來,而右腳心卻是奇寒無比,剛好與平時練功時右腳心先熱相反。
    奇事並不止於此,以前通常是先熱後涼,今次卻是寒熱一起發生。
    跟著是一寒一熱兩股真氣分由左右腳底湧泉穴往上衝,經兩腿內側陰蹻脈達至胯下
生死竅,通過左右胸的衝脈,再歸至心下絳官之位,寒暖氣匯合為一,下帶脈,左右延
往後腰眼,上督脈再出兩肩疾奔兩肘外的陽腧脈,真氣天然流動,不假人為。
    「噹!」
    慘哼聲中,寇仲虎口震裂,長劍甩手掉往後方。
    兩人同時呆在當場。
    這時徐子陵體內的奇氣又走肘內的陰腧脈,回到絳宮,下生死竅,由內腿的陰蹻脈。
重歸湧泉,這才消去。
    寇仲把打來的魚兒拋掉,捧著劇痛的手蹲跪在淺水處,叫道:「這是什麼鳥的一回
事?」
    徐子陵跌坐水裡,狂喜道:「我明白了,娘、杜伏威、我們的美人兒幫主都沒有說
錯,《長生訣》根本與武功沒有半點關係,但卻是嵌合天地自然奧理的竅訣。以前曾聽
得人說,人身乃一小天地。原來我們的外在,又是另一天地,所以只要把握到這兩個天
地的自然之理,內外兩個天地就會合而為一,渾成一體,就像我剛才使出來的那一招了。」
    這番話恐怕要廣成子復生,才能演繹明白。
    而換了任何頂級高手,亦會聽得一頭霧水。
    事實上這正是武道最高理想的天人合一之道,徐子陵一時福至心靈,隨口說了出來,
卻不知道幾句話,正是奠定了他們將來成為不世出的絕代高手的起點。
    古往今來,從沒有人有此領悟。當然,原因之一是誰都不像他們般糊裡糊塗地練成
了《長生訣》內的竅訣。
    徐子陵又把看到海鷗的事說出來。
    寇仲大喜,把長劍拾回來,大喝道:「再試試看,記著只能砸本高手的劍好了。」
    徐子陵一聲領命,執起短戟,便學剛才般一戟打去。
    「叮!」
    寇仲全力架著。
    徐子陵苦惱道:「為何今次卻不靈光了?」
    寇仲道:「你回到沙灘去,學剛才般衝過來,可能問題出在你沒有跑熱了身子。」
    徐子陵想想亦是道理,依言而行,豈知依然全無用處,風光不再。
    接著無論如何練習,總再使不出剛才那一手的威力來。
    最後兩人頹然躺倒在沙灘上,失落之極。
    寇仲轉身伏在細沙處,以拳搥地道:「問題究竟出在那裡呢?」
    徐子陵心中一動道:「當日李大哥受傷昏迷,你到了外面找騾車,我無聊下練起李
大哥的血戰十式,當時姐姐嚇得叫我停手,因為我的刀會發出熱風和刀氣。可是後來我
對著真正的敵人時,運起刀來既無熱風也沒刀氣,且一個照面就給人把刀絞飛了,若可
想通為何會如此,說不定可解決這個疑難。」
    寇仲精神一振,坐起來道:「那你當時練刀,心中有想到什麼呢?」
    徐子陵回憶起當時的情況,徐徐道:「什麼都沒有想,只是要練好刀法,好保護李
大哥和姐姐,不讓他們受到任何傷害。」
    寇仲劇震道:「我明白了。那就是娘說的內外俱忘,無人無我,有意無意之境。剛
才你向我攻來時,根本沒想過會這麼厲害,才能達致內天地和外天地渾然為一的境界,
正是娘所說的「內外俱忘」,後來有意為之,所以才不靈光了。」
    說是這麼說,但接下來的十多天,兩人由朝練到晚,始終再不能做到所想獲到的效
果,重現那如有神助的一擊。
    他們終是少年心性,在揚州城時又懶散慣了,竟停止了練習,整天到海裡獵魚為樂,
只覺逍遙自在,好不快活。
    這天兩人由海裡回到沙灘時,寇仲道:「你有沒有留意魚兒逃走的方式,它們都先
是全神貫注,然後尾巴一擺,總能由意想不到的角度溜走,還充分利用到水流的特性。
若我們能學到它們幾成功夫,就算美人兒師傅再來,恐亦沒那麼輕易把我們打到左歪右
倒了。」
    徐子陵精神大振道:「我倒沒想過這點,來!我們去找魚兒偷師。」
    日子就是這樣過去,兩人把玩樂練武與起居作息結合在一起。
    漸漸又回復了以前在小谷時的心態,說話愈來愈少了。
    寇仲練內氣時,就在沙灘上走來走去徐子陵則睡個一動不動。
    一動一靜,各異其趣。
    過了兩個多月,這天兩人在海裡追逐一條大青魚時,寇仲一劍剌出,明明刺不中那
青魚,豈知青魚如受雷殛,竟反肚死了,表面卻不見任何傷痕,剖開一看,內臟竟爆裂
了。
    兩人先是愕然,旋則大喜,且更加勤力練起功來。
    不過徐子陵總愛模仿鳥兒多一點,更愛觀察追捕海鷗的大鷹,還學習它們飛翔的姿
態。
    寇仲則向各式各樣的魚兒學師,又細察螃蟹的橫行躲術和攻防戰術,兩人都達到沉
迷的階段。
    吃東西時,便彼此交換心得,又拆招對打,由李靖的血戰十式變化出更多適合自己
的方式。不過始終仍未達到早先似奔雷一擊的水平。但兩人已非常高興,頗有得心應手
的氣概感覺。
    這天一覺醒來,走往海灘,赫然發覺沙灘處擺著兩個籃子,放了兩套衣服,還是御
寒的厚衣。
    只見沙上寫著:「今晚月升之時,在此相見,別忘了穿上衣服。師傅字。」
    兩人這才發覺身上衣服已破蔽不堪。一時臉臉相覷,既感歡喜,又是煩惱。
    究竟她有什麼目的呢?
    那晚雲玉真再來,一身雪白捆金黃邊的武士服,頭上卻紮了個充滿男兒氣概的英雄
髻,綁著素黃色武士巾,既英姿爽颯,又是美得教人目眩神迷。
    像上趟般提著盞精緻的風燈,背掛銅簫,先著兩人盤膝坐下,隨把風燈放到二人正
中處,仔細打量了他們後,大訝道:「為何不見只兩個月,你們卻都長高了,已有點軒
昂男兒漢的模樣。最難得是氣度不同,只看你們的眼神,便知內功大有長進了。」
    寇仲一摸臉上長得又密又厚的鬍鬚,笑道:「全靠這些傢伙,看來自然威猛多了。」
    徐子陵和寇仲朝夕相對,自然感覺不到對方的變化,但在雲玉真眼中,兩人確令她
有刮目相看的變化。
    因兩人的氣質和風度都有明顯分別。
    徐子陵更為高挺俊拔,有寇仲所沒有的文秀瀟灑的氣質,卻沒有寇仲那種既潑野又
懶洋洋味兒的粗獷豪逸。
    論身材,寇仲雖然比徐子陵要矮上一寸,但肩寬背厚,身型雄偉,氣勢要比徐子陵
更豪猛。
    其中一個原因是徐子陵眉清目秀,較像文人雅士多一點而寇仲卻是眉發粗濃,其方
面大耳,亦和徐子陵較瘦削的俊臉明顯有異,使他總多了點粗狂的味兒。
    兩人各具奇相,自有其引人之處。
    雲玉真心中奇怪,為何上趟見他們時,並沒有特別留心他們的形相,但今次卻不由
自主注意到他們的樣貌呢?
    想到追裡,俏臉微熱,忙掩飾道:「我曾派人來看過你們幾趟,總說你們在海灘或
溜到海裡玩耍,為何內功竟會好起來呢?」
    徐子陵聳肩道:「我們是遊戲不忘用功,不過玩了整整兩個月,已覺玩厭了,正想
到外面闖闖,美人兒師傅你有什麼好指教哩?」
    雲玉真啼笑皆非,但又心中歡喜道:「終肯認我作師傅了。」
    寇仲哈哈笑道:「雲幫主切勿誤會,師傅還師傅,但美人兒師傅只是我們兩兄弟為
你起的綽號,就像宇文化骨和韓仆地那樣,是特別想出來的稱呼。」
    雲王真不知好氣還是好笑,想冷起俏臉唬嚇兩句,旋又「噗哧」嬌笑道:「去你兩
個大頭鬼,我真要收你這兩個小鬼作徒弟嗎?只不過見你們還有些好處,才處處關照你
們。」
    兩人對望一眼,露出早知你是這樣的微笑。
    雲玉真無名火起,怒道:「信不信我把你兩人的武功廢了,教你兩個打回原形,好
過看到你們就覺嘔氣呢。」
    寇仲湊近笑道:「美人兒師傅是不會這麼殘忍的,嘻!念在你對我們總算不錯,說
出你的困難和需要吧!只要有足夠酬金,又是輕而易舉的小事,我們說不定肯幫忙哩!」
    雲玉真忍俊不住,狠狠橫了他一眼,歎道:「你兩個小鬼死到臨頭都不自知。現在
你們成了幾方勢力爭逐的對象,只要給人抓到,由於有前車之鑒,你們休想再有脫身的
機會。識時務的最好就來巴結本幫主吧!」
    旋又道:「我要害你們真是易如反掌,只要放出消息,保證你們休想有容身之所。」
    徐子陵不解道:「你武功遠勝我們,又有無數手下,有什麼事是非要纏上我們,並
要我們出馬不可呢?」
    雲玉真淡淡道:「你們聽過東溟派嗎?」
    兩人愕然半晌,一齊點頭。
    雲玉真笑道:「我只是試探一下你們,看你們是否老實。事實上你們曾接觸過她們,
又由她們的船上跳到海裡去。當晚更破壞了海沙幫偷襲她們的陰謀,我的情報有錯誤嗎?」
    兩人聽得瞪口結舌。
    寇仲呼出一口涼氣道:「看來海沙幫內也有你布下的奸細了。」
    雲玉真柔聲道:「實話直說,江湖間每一個幫會都需要龐大的經費,像海沙幫和水
龍幫便是以販運私鹽為主要收入,故能和我巨鯤幫列名八幫十會之一。而八幫中最卑鄙
無良的就是以洞庭湖為根據地的巴陵幫,他們專事販賣婦女,供應天下妓院的須要,獲
利亦是最厚。」
    徐子陵失聲道:「武林真的無人嗎?為何竟容許這種幫派的存在?」
    雲玉真沒好氣道:「現在天下亂成一團,每個幫派均有後台撐腰,否則早給人吃掉
了。海沙幫後面有宇文門閥,水龍幫則是宋閥的看門犬,巴陵幫的後台老闆勢力更大,
因為那就是當今的皇帝老子。」
    兩人啞口無言,難怪人人都要討伐皇帝老子了。
    寇仲深吸一口氣道:「那麼美人兒師傅你的後台又是那個硬手?」
    雲玉真嘴角逸出一絲驕傲的笑意,漫不經意道:「我就是我,何須倚賴別人來生存。
而我出賣的都是第一手的情報。不要以為我認錢不認人,非是我雲玉真看得上眼的人,
多少錢都休想由本幫主處買到半句消息呢。」
    徐子陵失聲道:「情報都可當貨物般來賣錢嗎?」
    寇仲歎道:「難怪你對我們的事知道得那麼詳細了,原來你是食這行飯的。」
    雲玉真不耐煩地道:「知己知彼,才可百戰不殆。現在天下形勢之亂,實是史無先
例,誰能掌握對方軍隊的佈置、實力的強弱,兵員的虛實,誰便有機會稱霸天下,我這
行業才得應運而生,若非如此,恐怕我們早給人吞併了。」
    徐子陵奇道:「若是如此,美人兒師傅你理該很想知道《長生訣》和「楊公寶藏」
的事才對。」
    雲玉真好整以暇道:「這件事要分開來說,《長生訣》雖是道家瑰寶,修道人夢寐
以求的天書,但和爭天下卻沒有直接關係。至於楊公寶藏,羅剎女根本沒有告訴你們,
否則你們這兩個恨不得發大財的小鬼就不須到餘杭去偷鹽了。哈!楊公寶藏在揚州城?
只有韓仆地那蠢材才相信。」
    寇仲咋舌道:「美人兒師傅你真厲害,不若嫁給我們兩個算……啊!」
    雲玉真收回賞了他一記耳光的玉手,冷然道:「就算我沒有心上人,也不會看上你
這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寇仲撫著臉頰笑嘻嘻道:「這麼說美人兒師傅已有心上人了。」
    雲玉真毫不客氣道:「關你什麼事?」
    徐子陵忽然道:「你這叫恃強凌弱,將來我們練成武功,你就知道滋味了。」
    雲玉真微笑道:「我在等著哩!好了!現在來個明買明賣,你們為我辦好一件事,
本幫主就放過你們。否則無論你們走到那裡,我都放出消息,看看你們再遇上什麼宇文
化骨,什麼韓仆地,杜伏威時,會有什麼後果?」
    寇仲苦笑道:「這是威脅了。」
    雲玉真柔聲道:「除了威迫,還有利誘,包保你們拒絕不了。我就先傳你們一套輕
身功夫,使你們將來亡命天涯時,多些逃走本錢。唉!可能我雲玉真前世欠了你們點什
麼,才心甘情願把自己最出色的功夫傳給你們,卻又連真正師傅的名分都沒有。」
    兩人大為心動,若可在屋頂上處飛來飛去,那就算短命三年都甘願。
    寇仲忙賠笑道:「將就點,我們就真個認了你做美人兒師傅算了。」
    徐子陵比較有點原則,試探道:「傷天害理的事我們可不幹,殺人放火更不成。」
    雲玉真沒好氣道:「你們有那種能力嗎?小賊就是小賊,如不是要你們偷東西,還
可要你們來幹什麼?」
    兩人大為錯愕,若只是偷東西,她自己不是更勝任愉快嗎?
    雲玉真看看天色,道:「不要多問,其中自有道理。偷了東西後,我還可每人給你
們十兩黃金,怕死的話,那足夠你們隱姓埋名以度此殘生。現在我立即傳你們輕功心法,
一個月後我再到追裡找你兩雙死小鬼,到時自會教你們知曉去偷什麼東西。」
    寇仲和徐子陵在這麼厲害的威逼利誘下,「欣然」答應了。
    雲玉真清麗的俏臉露出甜甜的笑意,瞅了兩人幾眼,弄得他們大暈其浪時,才肅容
道:「我的輕身功夫乃匯合各家之長後,自創出來的,人稱「烏渡術」,在武林被尊為
的「奇功絕藝」中別樹一幟,非常有名,所以莫要以為我只是拏些下等功夫來哄你們。」
    徐子陵奇道:「什麼是「奇功絕藝」?」
    雲玉真道:「沒時間和你多說了,但杜伏威的『袖裡乾坤』和宇文化及的「冰玄勁」
便是其中之二。」
    頓了頓續道:「所謂輕身功夫,就像魚兒在水中的暢遊,只不過將水換作了充塞大
地間的氣和風,最關鍵處首先是如何輕身及在空中換氣,我的「鳥渡術」更講究在空中
滑行的軌跡。由於你們內功已有良好的根底,只須一個月時間依我的方法練習,便可得
小成。」
    兩人不敢打岔,聚精會神聽著,心中的興奮像烈火般高燃著。
    雲玉真先問了他們行功的方式,聽畢後沉吟片晌,頹然道:「你們的內功根本是前
所未有的,恐怕我不懂指點你們了。」
    兩人大急。
    徐子陵道:「你先把你的訣竅說出來,然後我們再想辦法練習好了。」
    雲玉真歎道:「你們好像不知有走火入魔這回事似的。」
    寇仲哂道:「我們的內功叫能人所不能。美人兒師傅求你快說吧!至多將來你的心
上人不要你時,由我們接替好了。」
    雲玉真怒瞪他一眼,嚇得寇仲滾了開去時,才沉聲道:「你們出了事時,莫要怪我
沒先作警告。「烏渡術」的第一步就是先明白什麼是「正反之氣」,所謂正之氣,就是
物體往上拋時,到了力盡就須落下來。而反之氣則是力盡時靠生出的反勁,使力度能繼
續上升。這必須體內具有真氣的人才能辦到。」
    接著說出了一大串口訣,教兩人記緊後,又指導了兩人蹤躍換氣的法門,最後歎了
一口氣道:「若練習時覺得身體不舒服,就不要勉強用功。唉!我要走了!」
    舉起了風燈,內力透入燈內,風燈立時明滅不定。不片刻海面遠處傳來響應的燈號,
兩人這才知道風燈有此傳訊作用。
    兩人都有點依依不捨。
    雲玉真望著他們微歎道:「希望下趟來時,你們仍然生龍活虎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