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二卷)
第八章 紅粉幫主

    兩人手忙腳亂扯起風帆時,交戰雙方早離他們遠去變成了月夜下海平處的十多個小
點。
    一陣海風吹了過來。風帆望靠岸處以高速衝去。
    寇仲伏在失而復得的鹽包上。喃喃自語,開心得差點發狂。
    徐子陵操控著船舵。叫道:「快到岸了!」
    寇仲跳了起來,只見黑沉沉的陸地在前方不住擴大駭然道:「可減慢速度嗎?」
    徐子陵叫道:「不可以!」
    此時剛好潮漲,加上晚風,帆船走得像頭脫了韁的野馬,完全不受控制。
    寇仲指著看似是沙灘的地方叫道:「往那裡駛去。」
    徐子陵一擺船舵,帆船改變了少許角度,朝淺灘高速駛去。
    寇仲正歡呼時,驀地色變道:「不好:」
    徐子陵亦目瞪口呆,原來在月照之下,四周儘是一堆堆由海底冒出來的礁石,現在
仍未沉船,已是奇跡。
    「嘶嘟!」
    船底發出了難聽之極的磨擦聲音,按著整艘船往右傾側,兩人失了平衡,全掉進海
水裡。
    「轟!」
    帆船撞上一塊特別巨大的礁石,頓時四分五裂,鹽包都沉到了海底裡。
    兩人勉力泅到淺灘處,下半截身子仍浸在不住湧上來的潮水中。
    筋疲力盡下,兩人伏在沙上,張口喘息。
    與礁石的碰撞磨擦令他們口鼻都溢出了鮮血,身上自是傷痕纍纍,兵器都不知掉到
那處去了。
    不過肉體的痛苦,遠及不上失去鹽包的痛苦。
    這批偷來的私鹽得得失失,曾成為他們奮鬥的最高日標,具有無比深刻的意義,投
入了無盡的感情。
    但它們終於完蛋了。
    鹽遇上水還不化為烏有嗎?
    徐子陵和著血吐出了一口海水,呻吟道:「沒到過海裡去的人,絕不會知道海水是
這麼苦的。」
    寇仲笑得嗆咳著艱難地道:「誰叫你去喝它,哈!幸好我還有兩個銀袋,呀!」
    徐子陵呻吟道:「不要告訴我你連錢袋都失掉了!」
    寇仲苦著臉道:「正是這樣,不要怪我,下趟讓你保管好了。」
    徐子陵別過頭來,看了他一眼歎迫:「仲少你的肚子餓嗎?看來我們的功夫確有長
進,兩夜一天末吃過一粒米,仍只是這麼餓。」
    寇仲悲吟道:「不要提『餓』這個字,唉!我要累死了。」話畢把整塊臉埋到沙裡
去。
    徐子陵的神智逐漸模糊,最後支持不住,就那麼昏睡了過去。
    忽然感到給人大力拍他的臉,寇仲的叫嚷聲傳入耳內道:「天啊!快起來,今次有
神仙打救了。」
    徐子陵睜開眼睛,天已大白。
    呆頭呆腦坐起來時,一看下亦呆了眼。
    只見潮水退開了過百丈,露出了寬敞的海床,佈滿了烏黑的礁石。
    那數十包鹽和船破後的遺駭散佈在石面上,壯觀異常。
    寇仲正往最接近的鹽包奔去。
    徐子陵湧起熾熱的狂喜,跳了起來,這才發覺身上的傷口已痊癒大半,除了肚子空
空如也外,整個人精力充沛,忙追著寇仲奔了去。
    寇仲興奮得發了瘋地嚷道:「我的娘!這些鹽都結成了硬塊,沒有溶掉,今伙老天
爺顯靈了。」
    徐子陵見到遠處石隙問有東西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的,大喜樸了過去,果然找到那把
長劍,不片刻又在丈許外找到寇仲那支短戟,失而復得,那欣悅的感覺確非筆墨所能形
容。
    寇仲卻在找那兩個錢袋,千辛萬苦才找到其中一個,另一個則怎都尋不到了。打開
一看,竟有白銀五而多,心中是非常感謝老大爺。
    兩人怕潮水又來,忙把鹽包運往岸邊。忙到黃昏,才把四十八包鹽集齊岸上,有兩
包不見了,可能是艘船時散碎了。
    兩人這時餓得已沒有了感覺,忙到岸旁的山林採了些野果充飢。
    回到沙灘時,潮水又湧上來了,看著海水打上礁石激起的浪花,他們都有劫後餘生
的感覺。
    兩人面對大海,生出了敵人隨時來臨的危機感。遂在附近山林中找了個安全的地點,
把鹽包都運了到那裡去,又以樹葉蓋好,這才依偎而睡。
    恍惚間他們又似回到了傅君婥葬身那個小谷內。運功抗禦寒夜。
    到了半夜時分,異響由沙灘處傳來。
    兩人吃了一驚,取了兵器,爬到一塊可看到沙灘的大石後,偷偷張望。
    只見沙灘處泊了兩艘小艇,十多名大漢手持火炬,正察看他們那艘破船給衝至沙灘
上的遺骸。
    對開海面上有八艘中型的兩桅帆船,不像是海沙幫的船艦。
    寇仲低聲道:「你看那個妞兒,比得上我們的娘!」
    徐子陵亦看到那女子,身穿湖水綠色的武士服,外單白色長披風,美得教人看了似
會透不過氣來。
    這麼有氣質的姐兒,他還是第一趟見到。
    寇仲喉嚨發出「咯」的一聲,嚥著口涎道:「若能和她共度良宵,短命三日我都甘
願。」
    徐子陵「哈」一聲笑了出來,連忙掩口,豈知那女子顯是高手裡的高手,隔了近二
十丈,仍瞞不過她的耳朵,別頭瞧往他們的方向,嚇得兩人忙縮在大石後。
    過了好一會後,沙灘處仍沒有動靜,他們鬆了一口氣,那還敢再有歪念o
    寇仲低聲道:「這美婆娘連武功都可能比得上娘,不過仍給我們揚州雙龍瞞過了。」
    忽然一把悅耳低沉的女音由上方傳下來平靜地問道:「真的給你們瞞過了嗎?」
    兩人魂飛魄散,涼到斜草坡底,才跳了起來,拏戟持劍,虛張聲勢,查實心虛得要
命。
    兩人得李靖傳授血戰十式,只有徐子陵一個人試過和人以兵器對敵,不過那次卻是
窩囊之極,連李靖的寶刀都失去了。
    所以兩人最缺乏的是實戰經驗,故臨陣不膽怯就怪了。
    那絕色美女悠閒地坐在大石上,旁邊還放著一盞風燈,映得她靠燈的半邊嬌軀似會
發光的樣子,使她的美麗多添了幾分因神秘而來的聖潔感覺。
    白披風襯湖水綠的武士服,更令她顯得綽約多姿。
    女子冷冷地看著他們,淡淡道:「真不明白你這兩個無德無能的小混混,憑什麼既
可在宇文化及的眼皮子下帶走了《長生訣》,又讓杜伏威鬧了個灰頭土臉,現在連海沙
幫都給你們弄得暈頭轉向。告訴我!你們是否戴了保佑你們好運的護身符呢?」
    兩人聽得臉臉相覷,瞪目結舌。
    此女怎能對他們的事瞭若指掌?
    寇仲不好意思的把短戟垂下,撐在草地上,一本正經地道:「請問小姐高姓大名?
何方人士?為何封在下兩兄弟的事這般如數家珍似的。」
    美女冷哼道:「我不是叫婆娘嗎?為何現在又變小姐了,前後不符,可知你這人是
如何卑鄙。」
    寇仲失聲道:「這就叫卑鄙?就算你心中恨不得殺死對方,表面上還不是要客客氣
氣嗎?這世上誰不是口不對心,你這……嘿!你這小姐又比我高尚多少?」
    徐子陵很少見到寇仲發這麼大脾氣,呆在當場。
    美女平靜地看了寇仲好半晌後,「噗哧」嬌笑道:「你這小鬼,倒也有點臭脾性。
不過莫怪本姑娘不先作警告,殺人對我來說就像斬瓜或者切菜,一點不會猶豫。」
    徐子陵回過神來,忍不住曬道:「要動手就動手吧!何來這麼多廢話?」
    寇仲挺胸道:「夠膽量的就不要招呼別人來幫手,一個對我們兩個。」
    美女忍俊不住,花枝亂顫般笑道:「看你兩個的模樣,已是衣不蔽體,渾身傷痕,
偏又擺出兩個打我一個的賊相。唉!死小鬼!累我笑得這麼辛苦。」
    徐子陵憤然道:「你究竟打還是不打,不打我們就回去睡覺了。」
    美女自然看出他的外強中乾、色厲內荏,在背後拔出了一管金澄澄,長若四尺的銅
蕭,橫放唇邊,吹響了一個清音,像清風般送入他們的耳鼓內。然後把蕭擱到玉腿上,
低頭細看風燈內閃跳的焰芯,輕輕道:「不要對人家滿懷敵意好嗎?我不惜對海沙幫開
戰,就是想看看我們有沒有合作的可能性。」
    兩人你眼望我眼,均有點受寵若驚樣子。
    還是寇仲反應比較快,笑嘻嘻坐到另一塊石上,點頭道:「姑娘請開出些誘人的條
件,看看可否談得攏?」
    美女眼尾都不看他,仍似是自言自語道:「我是否該先狠狠揍他們一頓,讓這兩個
小鬼守規矩點呢?」
    寇仲嚇得跳了起來,擺出血戰十式起首第一式——「兩軍對壘」
    給她忽硬忽軟的,弄得兩人頭都痛了起來。
    美女倏地把俏臉轉回面向他們,鳳目生寒,定神打量了兩人擺出的姿態神氣,冷然
道:「知否我肯和你們說這麼多話,是因為本幫主很看得起你們,所以想邀請你們加入
我巨鯤幫,做本幫主的兩個既是剛開門又是關門的徒弟。」
    兩人愕然以對,異口同聲叫道:「我的娘!」
    此事確是出人意表之極,這麼個最多比他們大上三、四歲的美人兒,竟要收他們作
徒弟?
    『紅粉幫主』雲玉真「毫無愧色」道:「有何值得大驚小怪,所謂學無先後,達者
為師,那叫你們本領低微,連拿兵器的方法都末曉得。」
    徐子陵失聲道:「拿兵器也有方法嗎?」
    雲玉真沒好氣道:「當然有!只看你想把劍柄捏碎似的那麼用過了力度,就知你不
懂拿劍的竅訣是『輕則飄,實則緊。』過猶不及,沒有明師指點,你這小子怎會曉得。」
    寇仲怕徐子陵失面子,曬道:「你早先不是說我們何德何能嗎?為何忽然又前倨後
恭,變成很看得起我們呢。是否只為了『楊公寶藏』和《長生訣》。收了我們作徒弟後,
教我們因師命難違,又要討你老人家歡心,最後便是乖乖獻寶。」
    雲玉真瞅了他半晌,秀眸露出笑意,溫柔地道:「若我雲玉真要謀那兩樣東西,教
我雲玉真不得好死。」
    又抿嘴笑道:「或者你們並不知道,杜伏威找不到你們後,返回歷陽,有天忽然笑
了起來,旁人問他笑的原因時,他提起你兩個小子,說你兩人是天生的武學奇材,他雖
閱人無數,但從末見過資質比你們更好的人,使他也動了愛才之念。只恨給你們逃掉了,
現在他只想幹掉你們。」
    兩人的臉火般燒了起來。
    這番似是讚賞的話,在她口中說出來便曖昧多了。
    徐子陵尷尬地道:「你怎會連杜伏威說過什麼都知道?」
    雲玉真淡淡道:「這個不用你理,當今之世,除竇建德和李密兩人外,數眼光獨到,
怕沒多少人能及得上杜伏威。所以本幫主也起了收徒之心,怎樣了,拜不拜我這個師傅,
否則給海沙幫找上你們時,不要怪沒有人救你們了。著雙目一寒道:「《長生訣》只是
道家騙人的玩意。至於『楊公寶藏』則只對發皇帝夢的人有吸引力,我才沒閒情去淌那
渾水,去你兩個的大頭鬼。」
    寇仲沒好氣道:「你想作我們揚州雙龍的師傅,也該有點表現才行。否則運我們劍
戟合璧都敵不住,還怎擺得出師傅的款兒。」
    雲玉真同意道:「說了這麼多話,只有這幾句合理一點。」
    兩人知她出手在即,全神戒備。
    也們在市井長大,深明「便宜莫貪」這千古不移的定律。
    這麼一個千嬌百媚、身份尊貴的美人兒,要來收他們作徒弟,裡面定是包藏了陰謀
禍心,只是他們猜測不破吧了!
    雲玉真左手提燈,右手挽蕭,緩緩親離了大石,披風在身後拂動不休,像化作美人
形態的螢火蟲般瞬那間橫移過來,到了兩人頭頂上。
    一人那想得到她會有這種招數,又有點怕劈傷她美麗的玉腿,慌忙往左右移去,豈
知竟分別給她在頭頂踏了一腳。
    雲玉真落往兩人後方,嬌笑道:「徒兒們服了嗎?」
    兩人臉都脹紅了,打個眼色,分從左右攻去。
    此時他們已知她武藝強絕,再不留情,全力出手。
    徐子陵本來使的是血戰十式第三式的「輕騎突出」,若是用刀的話,就是由腰間出
刀,假作搗往敵人胸口,若敵人退避時,則化成側劈的變招,但用劍使出來時,卻完全
不是那種味道,索性步法依舊,覷準她肩膀,長劍閃電溯去。
    寇仲更不懂用那與刀分別很大的短戟,臨時把第二式「鋒芒畢露」變化了少許,借
一個旋身,橫掃往雲玉真脅下。
    雲玉真一陣嬌笑,左手風燈往上提起,照得左方的徐子陵纖毫畢露時,右手銅蕭似
若無力地點在徐子陵的長劍鋒尖處,同時後方的披風揚往前來,剛好迎上寇仲的短戟。
    「叮!」
    「蓬!」
    兩人只覺一股柔和但卻難以抗拒的內勁送入了自己兵器內,由掌心擴散到手臂的經
脈去,如若觸電,差點連兵器都丟掉,狼狽退了開去。
    雲玉真卻比他們更驚訝。
    原來她本是要把真勁攻入對方體內要穴,豈知到了對方肩膀處,徐子陵方面的勁氣
若泥牛人海,消失無蹤,硬被化去。而寇仲則把她的氣勁迫了回來,頗為霸道。
    三人分了開來,愕然對望。
    雲玉真皺眉道:「假若羅剎女傳你們練功之法,你們理該同出一源,為何現在卻有
這麼截然不同的差異呢?快從實招來。」
    寇仲嘻嘻笑道:「知道我們功力深厚了,對嗎?美人兒師傅。」
    徐子陵哈哈笑道:「我們是練武奇材,自然有不同的花樣了。」
    兩人見她武技高強,又擺明不會傷害自己,大感有趣,更心癢手癢起來。
    只看她動手時的美姿妙態,已是賞心樂事。
    雲玉真見『師令不破尊崇』,秀目一寒,倏地來到寇仲左旁,銅蕭照臉點去。
    寇仲明明可清楚看到她每個動作,心中還知道該怎麼去擋格,偏是身體移動卻慢了
少許,橫起短戟時,不但給對方在鼻尖點了一記,還給這女幫主一腳掃在腿側處,登時
慘哼倒地,跌了個灰頭土臉。
    徐子陵搶過來救駕,長劍舞得呼呼作響,護住臉門,豈知雲玉真一簫點出,竟破入
了他以為密不透風的劍網內,點在他額頭正中處。
    徐子陵如遭雷殛,拋跌開去,也跌了個四腳朝天。
    雲玉真俯視一時間爬不起來的兩人柔聲道:「你們不知在那裡學來這些以攻為主的
招數,卻不知這都是以命搏命的拚命狠著,若沒有抱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決心,便完全發
揮不出威力來的。」
    兩人哼哼的站了起來,都給她的氣勁震得全身發麻,無力動手。聽她這麼說,亦心
中佩服,因為李靖也曾這麼說過,可知此女眼力高明之極。
    雲玉真見自己已大幅加強了內勁,兩個小子仍可這麼快爬起來,芳心也驚異莫名。
    她當然不是要收兩人作徒弟,只是要利用兩人去為她作一件對她非常重要的事。而
因此事必須他們心甘情願才行,才施展種種手段以達致目的。但這刻她真的動了少許收
徒之心。
    倘真個成事,再假以時日,這兩個小子將可成為她的得力臂助。
    寇仲歎了一口氣道:「我們最尊重女兒家的了,所以怎捨得傷你……」
    雲玉真嗔道:「閉嘴!竟敢對我說這種輕薄話,是否討打。」
    徐子陵忙道:「有事慢慢商量,你收徒傳藝,也必須對方心悅誠服才成。現在我們
卻仍未有拜師之心,可否待我們幹完一筆買賣,大家才再來研究這事的可行性。」
    雲玉真先是玉臉一寒,旋又露出笑容,出乎兩人意料之外地淡淡道:「好吧!你兩
人仔細想想好了。」
    搖晃了一下,已回到了那塊大石上去,嬌聲道:「海沙幫會不惜一切把你兩人擒拿
的,好自為之了。」
    再一陣嬌笑,消失在大石之後。
    兩人臉臉相覷,反有點捨不得她離開。
    忽然雲玉真又回來了,兩人心中暗喜時,她像師傅教訓徒弟般道:「你們最好把留
在地上的痕跡徹底消減,再布下已遠離此地的疑陣,乖乖的在這裡躲上一兩個月,否則
必逃不過海沙幫的天羅地網。」
    這才真的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