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二卷)
第五章 東溟夫人

    「噗通!噗通!」
    兩人先後掉進水裡去。
    在入水前的一刻,他們看到三艘快艇朝他們駛來。
    艇上各有數名流氓,人人手持一端裝了尖釣的長竿,正叫罵狂呼的趕過來。
    到了水裡,寇仲知徐子陵水性及不上自己,死扯著他往巨舶的船底潛下去,只有借
巨舶的掩護,才有機會避過敵人的竿鉤,至於如何換氣,這時都還計較得到。
    兩人潛到舶底的深處時,胸中一口氣已盡,要浮上去,卻撞在船底處。正手足無措。
快要悶死,忽然又回過氣來,兩人喜出望外,齊往船尾處游去。
    到這一口新氣將盡時,另一口氣又自動地由體內生出來。
    今次兩人都注意到這口奇氣非從天而降,而是於體內的真氣,生生不息,令兩人極
之受用。
    這時連敵人要怎樣對付他們都忘了。
    徐子陵感到右腳心奇熱,左腳心則寒氣浸浸,體內真氣澎湃,不住流轉,使他自然
而然就依著《長生訣》內的圖樣去催動真氣。眼睛同時明亮起來,清楚看到海面上黑壓
壓的船底,大小不一形狀各異,有若一幅圖案。
    寇仲的情況亦和他大同小異,不過真氣卻是由頭頂天靈穴開始。
    他們一先一後在四丈許下的深水處緩緩游動。
    每一次伸展四肢,體內的真氣便流轉一次,配合得天衣無縫。
    真氣源源不絕,全無氣悶感覺。
    也不知游了多久,他們在遠離碼頭的一處海灘爬到岸上。
    太陽這時快下山了,兩人並排躺在海灘上,齊聲大笑。
    寇仲喘著氣道:「原來我們的內功這麼厲害,不用換氣都可以游這麼久,說不定可
游到大海的對面去,連乘船都省掉了。」
    徐子陵享受著夕照的餘暉,伸了個懶腰道:「現在我感到渾身都是力氣,該是偷東
西的好時光了。」
    寇仲興奮起來,坐起身環目四顧,只見碼頭至少在四,五里外的遠處,隱見高起的
桅帆。這邊卻是荒山野嶺,渺無人跡。笑道:「今晚我們再游回去,就在鹽倉後的碼頭
設法潛入倉裡去偷鹽,然後再用艇運走,若給人追上,就噗通一聲跳進水內去,和他們
在水底捉迷藏好了。」
    徐子陵亦坐了起來,舒展手腳道:「現在見老虎我都可打死幾頭。那夫人真怪,好
好的說著話,忽然又把我們趕走。哼!我們難道長得不好看嗎?為何除了素素姐姐外,
別的女人都像看見我們便不順眼的樣子呢?」
    寇仲摟著他肩頭笑道:「道理很簡單,因為她們都怕情不自禁愛上我們,以致不能
自拔,哈!」
    兩人自我安慰的大笑了一會後,太陽沒進了西山下。
    只是這一陣子,兩人的衣服竟乾透了。
    互相一看,都覺得對方披頭散髮,衣衫不整,活像兩個小乞兒。
    忽然兩人又不想回到水裡去了。
    寇仲迅速找到借口,道:「我們明天弄清楚水路怎麼走,才去偷鹽,現在趁城門未
關,入城去找間像樣點的旅館,然後吃頓好的。才慢慢研究我們的第一單發財大生意。」
    徐子陵亦不想立即回到水裡,點頭同意。
    兩人朝城門方向走去,感到身子比平時輕了至少一半,速度亦增加了一半,耳目都
比平時靈明多了,黑暗對他們似和白晝並沒有太大分別。
    他們當然不曉得,剛才在水底誤打誤撞下,兩人竟進入了道家內氣循環不息的境界,
初窺上乘氣功的堂奧。
    修道之士雖數不勝數,但能達致內息境界的卻沒有多少人。
    所謂「外氣不竭,內息不生」。
    若非身在水底那樣特別的環境裡,兩個小子又沒明師的指導,可能終其一生都不能
突破這難關。但在機緣巧合下,他們終在武道上邁出這無比重要的一步,由頑石變成美
玉,超越了年齡的限制。
    兩人在客棧洗了個冷水浴,來到街上,才知這裡的晚上比揚州城還要熱鬧,沿路車
水馬龍,好不興旺。
    街上的女子更是花枝招展,又像一點不怕男人的目光。兩人觀賞不盡,都不知多麼
高興。
    填飽了肚子後,兩人意興大發,往人多處去鑽。
    寇仲正探頭察看其中一間青樓門內的情況時,徐子陵猛地把他扯到附近一道橫巷去,
指著對街說:「是老劉!啊!他身旁那個不是什麼海沙幫的副舵主譚勇嗎?」
    寇仲愕然望去。果見對街一間店舖內聚了一群大溪,人人身帶兵器,其中兩人正是
譚勇和老劉,正站到一起,前者似在吩咐老劉,後者則不斷點頭,那謝峰和陳貴則站在
兩人身後。
    再看清楚些,那店舖原來是所跌打醫館,看來是他們在這裡的一個落腳巢穴。
    徐子陵道:「他們在說什麼呢?」
    兩人不由豎起耳朵去聽。忽然譚頭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在他們耳內響起道:「龍頭今
晚三更便會來到,真奇怪,為何撈不到那兩個小鬼的屍身呢?」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嚇了一跳,想不到真能聽到譚勇的說話。
    雙方間相隔足有三丈多的距離。街上又是鬧哄哄吵作一團,偏偏卻只聽到譚勇的話
聲。
    兩人大感興奮,再想去聽,卻什麼都聽不到了。
    寇仲喜道:「看來我們的功力大有進步。真奇怪,老劉和譚勇是打一開始就串通來
坑害我們,不用說是由老劉扮惡人,而譚勇則扮好人來解圍。後來又是譚勇指使老劉來
殺我們。」
    徐子陵心思細密,訝道:「當時他們仍不知我們是武林高手,能打得老劉爬不起來,
究竟看上了我們什麼呢?」
    以寇仲的思想敏捷,仍大惑不解,低聲道:「不理他們想幹什麼,總之是想害我們,
江湖好漢都是有仇必報的。譚勇可能很棘手,但老劉卻很易吃,我們便綴著他,只要他
落單。就可出手教訓兼洗劫他娘的錢袋,也好幫補我們去買兩把利刀,就不用怕再遇到
人動傢伙了。」
    徐子陵不但不害怕,還覺得非常好玩。不迭答應時,老劉已走出鋪來,後面還跟著
兩個人,望左方去了。
    他們的目光落到後隨兩人腰掛的大刀上,感覺其誘惑力實遠比要應付三個人的膽量
大多了,猛一咬牙,尾隨而去。
    老劉三人在街上大搖大擺的走著,路人都避道而行,可見他們是人見人怕的人物。
遇上一隊五、六個官差時,彼此還站在街頭上交頭接耳談了一會,這才轉入一條暗黑僻
靜的橫巷去。
    兩人交換了一個壯膽眼色,追了進去。
    踏進巷內。才發覺三人失去蹤影。
    寇仲扯著徐子陵到了一道人家後院的木門旁,低聲道:「定是進了這後院裡,否則
那會不見了,要不要進去看看?」
    徐子陵吃了一驚道:「裡面或者有其它海沙幫的人呢?」
    寇仲歎道:「算老劉他今晚走運吧!」
    徐子陵道:「橫豎回旅館都是睡覺,不若在這裡等上一會好嗎?」
    寇仲挨著牆角坐到地上,笑道:「好像又回到了揚州城內,無聊時就坐他半日說夢
話,哈!我們終於來到江湖上闖蕩了。」
    徐子陵靠著他坐了下來,低聲道:「海沙幫看來在這裡有很大的勢力,碼頭的腳夫
都要聽他們指揮,海沙不就是海鹽嗎?能控制這裡的鹽貨,定是非常強大和富有,為何
卻要看上我們這兩個窮小子呢?」
    寇仲對他刮目相看道:「我倒沒你想得這麼深入,幸好我們訂下了偷鹽大計,否則
恐怕一粒鹽都買不到。」
    又興奮起來道:「現在最緊要是發財,有了錢,就可去找素素姐姐,若她不嫁給李
大哥,就嫁給我們好了。姐姐人既美,心腸又好,得到她做妻子,我們會很幸福的。」
    徐子陵笑罵道:「說笑也不能太離譜,姐姐怎可同時嫁兩個人?晚上難道都睡在一
張床上嗎?我才不要呢。」
    寇仲歎道:「人最緊要是懂安慰自己,我們連女人的胸脯都未碰過,做男人那有我
們這麼窩囊的?嘻!若能把老劉那兩個跟班的錢袋劫了,我們不是立即就可到青樓風流
快活嗎?」
    徐子陵沒好氣道:「那時我們若不立即溜往城外,說不定會給海沙幫的人分屍,還
說什麼風流快活?」
    寇仲一震道:「有人出來了!」
    徐子陵傾耳細聽,果然木門後有足音傳來。
    兩人跳起身來,貼站木門兩旁,心兒卻不爭氣地狂跳。
    老劉的聲音在門內響起道:「小花花真是騷得令人魄蕩神搖,難怪二爺忙到七竅生
煙,仍要教我們送燕窩來哄她了。」
    另一人道:「我也瞧得渾身發癢。若不是東溟派來了人,我真要立即去找窯子的姑
娘來降降火。」
    老劉淫笑道:「聽說東溟夫人單美仙人如其名,其的美若天仙,希望她的床上功夫
不要比她的武功差就好了。」
    從未發言的大漢道:「就算她床上功夫如何好,輪得到我們嗎?龍頭之後還有二龍
頭,排隊都排不到你老劉呢。」
    三人齊聲淫笑。
    「咿唉!」
    木門被拉了開來。
    老劉毫無防範舉步走了出來。
    「砰砰!」
    身後兩漢同時面門中拳,慘哼聲中往後倒跌。
    若劉駭然轉身時,胸口肚腹分別中拳,痛得滾倒地上。
    兩人想不到三人這般易擺平,寇仲探頭一看,見到裡面是個靜悄無人的小花園,不
遠處有座小樓,隱有燈光透出,招呼一聲,和徐子陵把三人拖了進去。
    除老劉外,另兩人都血流披面,暈了過去。
    兩人手法純熟的解下三人腰帶,把他們綁個結實,又取去他們的大刀和錢袋,才抓
起老劉。
    寇仲笑道:「認得我們嗎?」
    老劉仍痛得臉容扭曲,肌肉顫動,呻吟道:「大爺饒命!」
    寇仲抽出大刀,架在他脖子上,惡兮兮地罵了一串粗話,才道:「我問一句你得老
實答一句,否則就割斷你的喉嚨。但只割斷少許,讓你慢慢淌血。」
    老劉這時看清楚他們了,駭然道:「你們不是淹死了嗎?」
    徐子陵「啪!」的一聲賞了他一個耳光,唬嚇道:「只准答不准問,海沙幫的鹽倉
在那裡7不要隨便搪塞,待會我再拷問你的兄弟,就知你有沒有說謊了。」
    寇仲心中叫炒,這正是杜伏威對付他們的手法。忙把刀加重在老劉頸項的壓力,威
嚇道:「快說!」
    老劉咿咿啊啊,那說得出話來。
    徐子陵沒好氣道:「你的刀壓在他咽喉處,教他怎麼說話?」
    寇仲尷尬地把刀移開少許。
    老劉欺他們年輕,逞強道:「若你殺了我,保證不能活著離開。」
    徐子陵笑道:「你們不是要應付東溟派嗎?如今幫中人那有時間理會我們,到發現
你們這三條死屍時,我們早走遠了。」
    寇仲曬道:「不要吹大氣,今天我們不是開罪過你們?為何現在仍是活生生的。好!
先割斷你一隻手指看看你這硬漢會不會哭。」
    徐子陵搖頭道:「不!仍是先弄盲他一雙眼比較好玩,左眼好還是右眼好呢?」
    老劉立時由硬漢變作軟漢,求饒道:「小人服輸了,我們共有八個鹽倉,少爺想知
道那一個?」
    寇仲道:「你一口氣把八個倉說出來,一下遲疑,一雙眼睛,剜眼我是最熟手的了。」
    老劉嚇得一口氣說了出來,寇仲又要他反覆說了幾遍,肯定他沒有說謊後,才道:
「最近是那一個倉?」
    老劉無奈的再說了出來後,徐子陵道:「東溟派究竟是什麼門派,為何你們的龍頭
會為他們到這裡來?」
    老劉忙道:「若我說了出來,兩位少爺可否把我放了?」
    寇仲道:「若你老老實實,我們就讓你在這裡躺上一個晚上,但我定要斬了你那兩
個朋友的頭,才可顯出我們揚州雙龍的手段。」
    他當然不會真的去殺人,這麼說只是黑道慣用的手法,絕不可讓人看出自己是好相
與的。
    老劉果然被嚇得更臉青唇自,顫聲道:「少爺饒命。我說了,但你們要守諾才好,
也不要傷我的身體。」
    徐子陵喝道:「快說!」
    老劉頹然道:「我只是由二爺處聽回來的,東溟派來自大海對面一座叫琉球的大海
島,派內以女性為主,嘿!今天你們逃上去的船就是她們的船,你見不到她們嗎?」
    寇仲罵道:「現在是你問我還是我問你,而且我們不是逃上船去,而是登上船去。
你是否嫌十雙手指太多了,用九隻手指摸女人可能更過癮吧?」
    老劉連忙懇求寬恕,續道:「她們每年都會在春分時分到沿海郡縣挑選少男到琉球
去,不知龍頭為何今年要對付她們,噢!此中情由我真的不知道。」
    兩人恍然大悟,這才明白譚勇看上他們的原因,大感自豪,旋又想到琉球夫人單美
仙終沒挑選他們,又感到自卑自憐。
    寇仲和徐子陵對望一眼,均感再沒有問下去的興趣,撕下三人衣衫,塞滿他們的大
口後,再以「獨門手法」紮了個結實,手足的結以衣衫捲成的布索扯緊,使他們往後彎
曲,難以發力,這才施施然離開。
    對於海沙幫和東溟派的事,他們既沒有興趣也沒有能力去管。
    現在他們想的只是如何黑吃黑的去搶劫海沙幫的私鹽,然後去發他一筆大財,那時
海闊大空,不是可任他們翱翔了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