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二卷)
第三章 誤打誤撞

    杜伏威追出飯館外時,燈火映照下的昏暗長街仍是鬧哄哄的,才省起這是鎮內的花
街,多座青樓,均集中此處,故人車不絕如縷。
    他想也不想,閃入橫巷,躍上瓦頂,功聚耳目,全神察聽,同時展開身法,竄房越
屋,不片晌已在幾條街巷上繞了個大圈,偏是既見不到那兩個小鬼,更聽不到急促的逃
走足音。
    以杜伏威之能,亦大感頭痛。
    他已當機立斷,捨敵追了出來,仍不能及時截回兩人,可知這兩個小鬼機靈之極,
竟懂得在附近躲藏起來,除非他能搜遍方圓百丈的地方,否則休想找到他們。
    追時不禁暗罵自己愚鑫,若早以手法制著他們的穴道,不管會對他們做成怎麼樣的
傷害,就不會發生這麼窩囊的事。
    自己是否患了失心瘋,竟會有此失著,大不似自己一向算無遺策的作風。
    歎了一口氣,躍回地面,再展開搜索行動。
    這時寇徐兩人剛步入隔了十多間店舖的一所窯子裡。
    這當然是寇仲想出來的詭計。因為照常理他們定會有那麼遠逃那麼遠,但杜伏威只
要隨便抓個人問問,便可知道他這兩個發足狂奔小子逃走的方向。而且傅君綽曾說過武
林高手都是追蹤的高手,所以故意反其道而行,找最多人的近處往裡鑽,自然就走進這
間飄香院來了。
    不過他們的衣服和落泊模樣確教人不敢恭維。才進大門,便給四個看門的護院保鏢
一類人物截著,其中一人喝道:「客滿了。到別家去吧!」
    寇仲嘻嘻一笑,探手懷內,才記起銀兩都在自己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心熊時全慷慨
贈了給素素,忙一掌打在徐子陵臂膀處。
    徐子陵只差未能與他心靈對話,當然捱掌知雅意,掏出幾個碎銀子,塞到其中一個
漢子手心去。笑道:「我們的父親和五位叔叔全在揚州當官的,今次是隨堂叔到這裡辦
貨,好好侍候我們,自當重重有賞。」
    那漢子一看手內銀兩,登時露出笑容道:「兩位少爺請隨小人來!」
    兩人大喜舉步,入到廳堂,一名打扮得像老妖怪的鴇婆迎了上來,看得兩人立即倒
抽口氣,暗忖只看這鴇婆,便知比揚州醉風樓的水準差多了。不過此時逃命避難為要緊,
那會在這上頭計較。
    那鴇婆見到他們,也立即眉頭大皺。
    倒非因他們乳臭未乾,比他們更嫩的嫖客她亦見得多了,但像他們那似是整年未洗
澡、蓬頭垢臉的客人,她還是初次見到。
    鴇婆狠狠瞪著那大漢,毫不客氣道:「阿遠,這是怎麼攪的?」
    徐子陵又笑嘻嘻奉上銀兩,豈知鴇婆看都不看,不屑道:「規矩就是規矩,你們沒
看到入門處那牌子寫著「衣冠不整者恕不招待」嗎?想要我們飄香院的姑娘招待你們,
就先給老娘回去沐浴更衣,然後再來吧!」
    寇仲和徐子陵暗忖這豈非要他們的命嗎?
    寇仲嘻嘻一笑道:「我們前來除了是要花銀子外,主要正是要找個地方沐浴更衣。」
    鴇婆奇道:「你們包袱都沒半個,那來更換的衣物呢?」
    寇仲不慌不忙向徐子陵道:「兄弟,出重金讓這位大哥給我們找兩套衣服回來。」
    徐子陵忍痛取出四分一身家的大綻銀而,遞給大漢。
    大漢和那鴇婆同時動容。
    大漢去後,鴇婆換上笑容,再接了徐子陵的打賞,恭敬道:「兩位少爺請隨奴家來。」
    兩人聽她重重塗滿胭脂的血盆大口吐出奴家兩字,渾體毛管倒堅,對視苦笑,正要
舉步,後面傳來嚦嚦鶯聲道:「陳大娘!這兩位小公子是來找那位阿姑的呢?」
    三人愕然轉身。
    只見一位美妞兒俏生生立在他們身後,後而還跟了個悄婢和兩個壯漢,正巧笑倩兮
地用那對媚眼瞅著兩人,體態更撩人之極,一副風流樣兒。
    此女膚色白皙幼嫩,身材勻稱,秀美艷麗,即管在陽州那種煙花勝地,這麼青春煥
發,毫無殘花敗柳感覺的女子,亦屬罕有。
    兩人一時看呆了眼。
    那陳大娘立即眉開眼笑迎了過去,諂笑道:「原來是我的青青乖女兒回來了,盧大
爺他們等了你整個晚上哩。」
    青青上上下下打量寇徐兩人,噗哧笑道:「天色才剛入黑,怎會等了整個晚上呢?
不過若他們還要等下去,就會是整個晚上了。」
    邊說邊走到兩人身旁,繞著他們轉了個圈子,大感興趣道:「兩位小哥兒是第一趟
來的嗎?剛才在外面奴家已看到你們,不過我在馬車內,你們看不見我吧了!」
    陳大娘堆起笑臉,走上來陪笑道:「兩位小公子是要到澡堂去,我的青青還是聽話
去招呼盧大爺他們吧!」
    青青嬌哼一聲道:「本小姐今晚只陪這兩位小公子。」
    伸手抓著兩人膀子道:「來!隨我走!」
    又吩咐那小婢去拿沐浴的用品,留下那鴇婆呆在廳裡。
    兩人交換了個眼色,都對這飛來艷福大感興奮,暗忖這童男之身斷送在這樣的姐兒
手上,也總還算是值得。
    剛離開廳堂,那青青臉上的笑容立時消失無蹤,推著兩人穿過長廊,來到熱氣騰升
的澡堂,原來竟是個溫泉浴室。
    青青將兩人推了進去,冷冷道:「洗澡吧!」
    兩人愕然以對時,那小婢拿著浴巾等物來到,青青接過一把塞在徐子陵手上,臉無
表情的道:「慢慢洗!不要急!」
    轉身便去,還關上了門。
    兩人呆頭鳥般看著關上了的門時,門外傳來青青的聲音緊張地問道:
    「黃公子來了嗎?」
    按著足步聲遠去的聲音。
    兩人這才如被利用了,寇仲憤然將毛巾等物擲在地上。
    兩人對望一眼,齊地捧腹蹲地,笑得差點氣絕,眼淚水都嗆了出來。
    片晌後兩人舒暢地浸在溫熱的泉水裡,洗污除垢,寇仲笑道:「今晚定是犯了桃花
煞,先是那刁蠻女絞了我們兩人一跤,然後是這狡女借了我們來過橋。倒足了霉頭,唯
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撿回復了自由,保住了小命。」
    徐子陵搖頭笑道:「以老杜的腳程,現在怕該追到了百里之外,他找不到我們,還
以為我們的輕功比他更厲害呢。咦!不妥!」
    兩人同時色變,想到若杜伏威追不上他們,定會回頭來尋找的。
    「篤!篤!」
    敵門聲響。
    兩人立時滑到水底去。
    「公子!衣服來了。」
    兩人大喜跳出池來,開門接過衣服,匆匆換上,溜了出去,走往後院的方向。
    四周院落儘是盈耳笙歌,笑語聲喧,加上猜拳賭酒的叫囂,確是熱鬧。可惜兩人卻
像活在一個冰冷和了無生機的大地裡,一點都感染不到眼前世界那歡樂的氣氛。
    不過他們仍未知道:杜伏威這時剛進入這所青樓的大門。
    兩人左閃右避,來到後花園裡,一看下不禁廢然若失,原來整個後院給高達兩丈餘
的厚牆圍個水洩不通,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一道鐵門,這刻對他們來說不啻是個天絕人路
的大監獄。
    寇仲撲到鐵門處,摸往鎖頭,一震道:「我的娘!誰把鎖頭鋸斷了。」
    徐子陵大喜道:「理得是誰,快出去吧!」
    寇仲隨手扔掉斷鎖,用力把門推開。
    兩人溜了出去,又關上了門。
    正不知何去何從時,蹄聲滴嗒,一輛馬車由對街暗影處駛來,駕車的漢子叫道:
「青青!快上車!」
    兩人呆了一呆,接著恍然大悟,這才明白原來青青是要和這心上人私奔。
    此時那人終看清楚他們不是青青和那小婢,愕然停車。
    寇仲向他打了個手勢,笑著和徐子陵溜往對面的橫巷去,走了兩步,又扯停了徐子
陵,低聲道:「我有個好主意。」
    徐子陵亦興奮道:「車底!」
    兩人雙手緊握了一下,掉頭奔回去。
    鐵門再開,扮作男裝的青青和小婢閃了出來,鑽進馬車內。
    那黃公子馬鞭輕打馬屁股,車子開出,不斷加速。
    此時杜伏威剛飛臨後院高牆上,看了一眼遠去的馬車,猛提一口真氣,御空而去,
流星般落到馬車後十丈許處,趕了上去。
    寇仲和徐子陵看到杜伏威的兩條可怕長腿由遠而近,嚇得連呼吸都停止了。
    杜伏威速度驟增,掠往窗旁,功聚雙目,看穿了簾幕和車廂內的黑暗,
    見到不是寇仲和徐子陵,一個觔斗,翻身跳上路旁的房舍頂上,再往別處搜索,惟
恐兩人逃遠了。
    兩人驚魂甫定時,馬車剛穿過鎮口的大牌坊,走到了官道上。
    馬車停了下來。
    青青由車門鑽了出來,坐到那黃公了身旁去,接著是親嘴的聲音。
    車底的兩人大為艷羨。
    片晌後,那黃公子道:「東西拿到了沒有?」
    青青得意洋洋道:「當然拿到了,這些珠寶銀兩都是我賺回來的,自然該由我拿走
哩!」
    車底的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原來是個騙財騙色的淫棍,我們要不要順手牽羊。」
    徐子陵堅決搖頭道:「這種賣肉錢不要也吧,別忘了娘對我們的期望。」
    青青有點驚惶地道:「可不可以走快些,謝老大那批手下的馬走得很快的。」
    馬車忽然偏離了官道。駛進路旁的平野,不住前進。
    寇徐兩人全賴手腳攀緊車底的承軸,馬車走在凹凸不平的原野上,顛側拋蕩,使他
們大感吃不消。
    青青忽駭然問道:「你要到那裡去?」
    黃公子答道:「不知馬車為何走得特別慢,讓我們先到前面那座樹林裡避一避,待
追兵過後,才繼續行程。」
    青青不解道:「我們不是預備了船隻,要立即坐船上鄱陽嗎?怎可隨便改變計劃呢?」
    此時馬車緩緩駛進密林裡,那黃公子著青青點亮了兩盞風燈,再奔了一段路後,停
下車來。
    寇徐兩人再支持不住,掉往車底的草地上去。
    黃公子的淫笑嘿嘿傳下來道:「來!橫豎閒耆,我們先到車廂內親熱親熱吧。」
    青青嗔道:「人家現在心驚膽跳,那還有這心情,何況喜兒在車廂裡。」
    黃公子道:「怕什麼!喜兒遲早都是我的人哩!」
    他兩人由前頭下來,進入車廂後,寇仲和徐子陵爬了出來,正要離開,忽地車廂內
傳來掙扎糾纏的聲音,喜見尖叫道:「快放開我的小姐!」
    兩人大吃一駕,想不到這黃公子不但騙財騙色,還要害命,忙跳了起來,拉開車門。
    只見那黃公子正捏著青青咽喉,喜兒則給推得跌坐一角。
    寇仲搶入車內,一拳轟在黃公子背心處。
    黃公子痛得慘嚎一聲,鬆開了手。
    徐子陵一把抓著他髮髻,不知那裡來的神力,扯得他整個人上半身跌出了車門處,
順勢把他拖出車外。
    此人顯然不懂武功,給兩人拳打腳踢,不片晌便爬不起來,顫聲道:「好漢饒命!:」
    青青撫著喉嚨,不住咳嗽,啞聲悲叫道:「不要打了!」
    兩人為之愕然。
    寇仲奇道:「你難道不知他要謀你的財害你的命嗎?」
    青青點了點頭,趨前照著那黃公子的俊臉狠狠踢了幾腳,頹然坐倒地上,憤然叫道:
「快滾!」
    那黃公子早血流披臉,聞言如獲皇恩大赦,連滾帶爬,沒進燈光不及的林木深處。
    俏婢喜兒這時扶起了青青,四人八目交投,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青青高聳的胸脯不住起伏,瞪著兩人神色不善道:「又是你們!」
    寇仲愕然道:「你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
    青青跺足道:「我就算給人殺了,都不關你們兩個小鬼的事。」
    那喜兒也看不過眼,搖晃著她的手臂道:「小姐!他們是好人哩!」
    青青淚流滿目。卻大發脾氣道:「我不管!快滾!」
    兩人大感沒趣,徐子陵苦口婆心道:「你們若懂騎馬,就把拖車的那匹馬兒解下來,
會走得快一點。」
    伸手摟著寇仲肩頭,揚揚手去了。
    青青哭倒地上,淒然叫道:「我不要那兩個小鬼小覷我!人家恨死了!」
    喜兒望往兩人離去的方向,黑壓壓的樹林像無盡地延伸著,心想原來這兩個人洗澡
後長得比那黃公子還好看,難怪一向好強的小姐不想被他們見到自己的落難樣兒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