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一卷)
第十一章 追兵忽至

    當這天夜幕低垂時,由於兩人騎藝未精,故四人分乘兩騎,留下一騎作替換之用,
趁黑逃走。
    李靖和徐子陵一騎,寇仲則和素素一騎。
    寇仲摟著素素的蠻腰,貼著她粉背,嗅著她的體香髮香,只希望永遠如此繼續下去。
    素素一來仍在心驚膽顫,二來當了寇仲是小弟弟,雖對那種親密接觸有些感覺,卻
不強烈。那想得到寇仲這子子正沉浸享受。
    李靖確是不凡之輩,不時下馬貼地細聽,辨別是否路有伏兵,又懂利用地勢掩蔽行
藏,絕不躁急妄進。
    天明時,四人終離開險境,進入丹陽郡外圍的近郊區域。
    江都搗州城是長江支流入海的最後一個大城,由此而西,就是丹陽、歷陽這兩大沿
江重鎮。
    由於歷陽落入杜伏威之手,立時截斷了長江的交通,而丹陽則首先告急。
    但李靖指出杜伏威收服歷陽並不容易,只稍有餘力侵略些沒有反抗力的鄰近鄉鎮,
短期內能穩守歷陽巳是邀天之倖,更不要說進犯丹陽了。
    其次就是楊廣始終仍控制著京師大興、東都洛陽和瀕海的江都這三個全國最重要的
戰略重鎮。
    自三大運河廣通渠、通濟渠和永濟渠灌通後,南北聯成一氣,水運亦把三個重鎮緊
密的連結在一起,使隋國的生力軍可迅速調往南方,鎮壓叛亂。
    假設洛腸是煬帝的東都,那揚州的江都就是他的南都,都是必爭之地,亦是煬帝必
守之地。
    所以隋兵會不惜一切去保住丹陽,以免禍及江都。
    由此可見杜伏威的佔據歷陽,實是義軍和隋軍鬥爭的轉折點。
    愈近丹陽,愈感到形勢的緊張。
    只見戰船不住由江都方而駛往丹陽,隋軍更設置關卡,禁止武林人物接近丹陽,故
不住有住丹陽的人折回頭來,還盛傳丹陽已閉關了。
    幸而他們根本沒打算到丹陽去,就在附近的鄉縣,把三匹戰馬全賣掉了,發了一筆
小財。
    李靖把銀子分作四份,囑各人貼身藏好,道:「兵荒馬亂之際,什麼事都可以發生,
現在義軍三股最大的勢力,竇建德占河北,杜伏威占紅淮,翟讓據中原,形勢逐漸分明,
亦把隋軍分割得支離破碎,但借起義為名,四盧欺霸搶掠,意圖分一杯羹的黑道勢力亦
是車載斗量。假若有誰途中遇事,我們便設法在高郵會合,再在那裡乘船由運河北上,
直抵洛陽。」
    打量了素素兩眼後,見她因衣衫單薄,在轉冷的天氣下瑟縮著,道,「今晚我們就
在這裡找個旅館歇腳,你兩人和素素去買些御寒寒衣,以免遇上風雪時冷壤身子,待會
我們再在這裡會合。」
    寇仲奇道:「李大哥要到那裡去?」
    李靖極目午後墟鎮長街的兩邊店舖,似在找尋什麼,答道:「我看可否找到專售兵
器的店舖,弄兩把似樣的長刀給你們防身,希望價錢不是太厲害吧!這時光刀劍鋪的生
意是最好的了。」
    寇仲大喜道,「那我們分頭行事吧!」
    分手後,寇徐兩人左右伴著素素,沿著行人眾多的長街找尋賣衣物的店舖。
    這縣城地近丹陽,韭常興旺,由於多了由歷陽逃來的人,更是熱鬧,但又隱隱透出
一種使人透不過氣來的慌惶和緊張。
    大部分店舖都關上了門,徐子陵道,「不若到市集去看看有沒有流動的攤檔吧?」
    三人遂轉往市集擠去。
    由於人多的關係,素素伸手緊挽兩人膀子,以免失散,又可增加溫暖,弄得兩個小
子不由陶然迷醉。
    寇仲湊到素素小耳旁道:「姐姐不若買套男裝衣服,若戴上帽子,遮掩了姐姐美麗
的秀髮,別人就看不出姐姐原來是這麼標緻了。」
    素素得他讚美,欣然點頭。
    這時三人步進市集,果然有大批地攤,擺賣各種貨品,尢以寒衣為主。
    徐子陵亦揍到素素耳邊說,「不若把長髮修剪少許,學我們般結個男髻,就更萬無
一失了。」
    素素歡喜道,「你們給我來弄嗎?」
    兩人大言道,「當然最好!」
    素素拉著兩人在其中一個地攤停了下來,與奮地為自己挑選寒衣和耐冷的靴子,非
常高輿。
    寇仲和徐子陵都大感有趣,充滿溫馨的感覓。
    忽然間,兩人同時看到附近有幾個流氓地痞模樣的健碩漢子,正色迷迷盯著蹲在地
上的素素,交頭接耳地談諭著。
    兩人大感下妥:心中暗罵。
    寇仲忙俯下身去,匆匆幫素素揀妥衣物,連價錢都不談,忍痛付了高逾二倍的價錢,
轉身便走。
    到出了市集,兩人才鬆了一口氣。
    「砰,」
    才轉入大街,一個人橫裡移出,肩頭狠狠撞在徐子陵肩上。
    徐子陵猝不及防下,肩頭自然地先往後縮了少許,才發力前撞,同時腳心一熱,似
有一道熱氣,往肩頭流去。
    「呀!」
    那人慘哼一聲,蹌踉跌退,差點坐倒地上。
    三人愕然停步時,另六名漠子撲了出來,攔著去路,大嚷道:「打人了!」
    兩人定睛一看,其中四人正是剛才狠盯素素的流氓,登時心中明白。
    其它行人慌忙避開,恐怕殃及池魚。
    素素花容失色時,徐子陵拉著她退後兩步,而寇仲則哈哈笑道,「五湖四海皆兄弟,
萬水千山是一家。楊州竹花幫堂次堂主是我們的阿公,不知這幾位大哥作何稱呼。」又
打出了竹花幫的問訓手號。
    那七個流氓交換了個眼色,有點慌了手腳。
    竹花幫在揚州一帶勢力頗大,否則寇仲就不會胡謅是竹花幫的人了。
    其中一個顯然是帶頭的壯漢,踏前一步道,「管你們是誰,現在我們的兄弟給你撞
了,該怎麼賠償。」
    寇仲自少在市井長大,那還不知眼前之事難以善罷,見他們目光都落在素素豐滿的
胸脯上,雖是有點心驚,但卻知避無可避,把心一橫,哈哈笑道:「錢就沒有了,命就
有兩條,夠硬的就來拿吧,」
    風聲橫起,左旁的流氓巳一腳掃來。
    寇仲心中大奇,為何這傢伙的腳竟踢得這麼慢,實在於理不合。
    另一人由右方衝來,照臉就是一拳。
    他倆在揚州時可說是在打架和挨揍中成長的,經驗無比豐富,又合作慣了,對方才
動手,徐子陵扯著素素再退兩步,正要上前幫手時,寇仲像背後長了跟睛般,叫道,
「你看著姐姐,」
    寇仲側身避過左方掃來一腿,同時蹲身揮臂,狠狠打在那揮拳擊來的流氓漢小腹處,
敏捷得連徐子陵都看呆了眼。
    更奇妙的事發生了,就在寇仲揮臂時,全身涼浸浸的說不出的受用,同時頭頂生出
一股冷流,貫通了手臂的經脈,隨拳外湧。「砰,」
    中拳者一聲慘呼,整個人離地拋飛,剛好撞在另一名大漢處,兩人同時變作滾地葫
蘆,狼狽不堪。
    寇仲不能相信地呆看著自己拳頭時,耳內傳來素素和徐子陵的驚呼聲,知道不妙,
另一名漢子的膝頭巳頂到他背心處。
    寇仲痛得往前仆去。
    那偷襲成功的流氓正要乘勢追擊時,忽感一股寒流由膝蓋狂湧而入,全身如人冰窖,
腦際轟然劇震,尚未知發生了什麼一回事,巳發覺自己仰跌地上,再爬不起來。
    寇仲一觸地便滾往一旁,避過了兩隻踢來的腳,奇怪地發現背心的疼痛已不藥而癒。
    跳起身來,才發覺徐子陵奮不顧身的疾衝而來,「砰砰彭彭」的和剩下的五名惡漢
拳來腳往,打個不亦樂乎。
    先中拳者和偷襲者仍未能爬起來。
    徐子陵狀若瘋魔,全不理落到身上的拳腳,卻又是輕易就閃過,跟著狠狠還擊,被
他擊中者都口噴鮮血,頹然倒地。
    寇仲那還不明白是什麼一回事。
    此時四周圍了以百計的人,人人為他們鼓掌起來,同時瞥見幾名官差正在人群裡叱
喝著背來,寇仲便大叫道,「小陵,腿子來了,扯呼!」
    徐子陵嚇了一跳,伸腿撐飛了最後一個對手,掉頭和寇仲扯著素素,飛快溜了。
    三人走了一程,躲到隱僻處換上寒衣,當由另一條橫巷轉出大街時,乍看下只是三
個平常年青男子。
    素素雖仍有餘悸,但神情歡喜,明白到他們是為她而戰。
    兩人朝著與李靖約定的地點走去時,兩人隔著素素的如花俏臉興奮地回述剛才的情
況,寇仲得意道:「給那倒霉傢伙頂在背心時,開始那一刻痛得差點想吐血,但轉眼全
身便湧起舒服得要喚娘的涼氣,什麼痛楚都沒有了,那傢伙也給老子的護身真勁反彈了
開去,卵蛋都差點丟了出來呢。」
    素素聽著他大說粗話,反感到說不出的親切痛快,挽得兩人的臂變更緊了。
    徐子陵哈哈笑道,「你涼我熱,從未試過打得這麼過癮,實牙實齒一人一拳。他打
我沒事,找打他他流血。九玄功第一重已這麼厲害,你說若練到第九重,還不把宇文化
骨的卵蛋都打爆了。」
    寇仲伸頭到素素髮際間狠狠嗅了一記,搖頭晃腦歎道,「我們的好姐姐真香,難怪
惹來這麼多狂峰浪蝶。」
    素素怕癢的縮了縮脖子,嗔道,「小仲你再使壞,我去告訴李大哥。」
    徐子陵也湊過來用鼻大力索了一記,笑道:「一人嗅一口,這才公平。」
    素素笑得花枝亂顫,左右傾閃,三個人在路上「之」字形亂闖,惹得路人觸目。
    素素猛地拉停他們,叫道:「到了!」
    三個人仍不肯放開手,揍作一團,吱吱喳喳說個不休,卻絲毫沒有男女間愛慾的邪
念,有的只是患難與共,天真無邪的姐弟真情。
    等了一會,見李靖仍未來,三人退往附近一條橫巷處,繼繼談笑。
    寇仲開玩笑的道:「姐姐都是不要回去你的翟家小姐處了,婢女始終要受氣,何況
你老爺鬥不過李密時,姐姐就慘了,那些所謂義兵人多是禽獸不如的傢伙,像李大哥般
的能有多少個呢,」
    素素苦笑道,「姐姐無親無故,不回翟家可到那裡去呢?」
    徐子陵興奮道,「便隨我們和李大哥去浪跡天涯吧!天下這麼大,到了那裡我們就
在那裡賺錢來養姐姐,這種生活才不會悶呢。」
    素素也歡言道,「是啊!我可以給你們洗衣服,照顧你們的起居。唉!李大哥可不
肯和我們那樣胡混,他是個胸懷大志的人,只看他像不斷深思的眼神就知道了。」
    寇仲哈哈笑道:「那你就和我們這兩個好弟弟在一起吧,永遠都莫要分離,找們定
會孝順姐姐的。」
    素素歡欣雀躍道:「我們定會狠開心的。噢!不過仍是不妥,異日你們娶妻生子,
我的處境豈非很尷尬。」
    徐子陵拍胸道:「為了姐姐,我們最多終生不娶好了。」
    素素搖頭道:「怎可以這樣呢,傳宗接代是每個男兒的天職,不若姐姐嫁了給你們
兩人吧,」
    兩人同時失聲道,「什麼?」
    素素理所當然地天真道,「普家村的人根多都是兩兄弟娶一個妻子的,晚上還睡在
一起呢。」
    寇仲雙目放光道:「那可是很好玩呢!」
    徐子陵搖頭道:「這卻是不行,不若我們抽籤決定誰娶姐姐,抽輸了的,就自己另
想辦法去找老婆。」
    素素喜孜孜道:「不對,該是抽輸了的娶我才對,你們將來都是大英雄,另找的老
婆定比我這姐姐老婆好多了。」
    三人對望一眼,同時笑得彎下了腰,摟作一團,充滿真誠純潔的依戀意味。
    寇仲喘著氣逍:「姐姐真懂耍我們,哄得我們這麼開心,其實她只想嫁給李大哥!」
    素素俏臉立時通紅,大嗔道,「不准胡說!」
    徐子陵忍笑忍得眼淚水都流了下來,忽然看到一群大漢,約有十多人在對街經過,
人人張目四望,其中兩人頭青臉腫,正是給他們教訓了的流氓。
    忙把兩人拉往一旁,躲在橫巷一棵大樹背後。
    這時寇仲和素素都看到了,嚇得呼吸頓止。
    素素道:「李大哥為何還不回來,有他在這裡就什麼都不用怕了。」兩人亦覺奇怪,
李靖只是去買刀,沒理由要去這麼久的。
    徐子陵駭然道:「眼下這批流氓內有兩三個看來像是會家子,身上還有兵器,恐怕
沒那麼好相與了。」
    寇仲低聲道:「有了刀就不怕他們,但千萬不要挨刀子,我們武功雖高,但第一重
九玄功恐怕仍末可擋得住兵器,尤其脖子是這麼脆弱。」
    素素尖叫道:「不要說了,唉,李大哥到那裡去了?」
    就在此時,橫巷另一端一個人跌跌撞撞的朝他們走過來,正是李靖。
    三人魂飛魄散,趕了過去。
    李靖見到他們,雙腳一顫,便往地上倒去。
    寇仲兩人箭般搶前,左右扶住了他。
    素素差點撲入李靖懷裡,兩手摸到他衣內去,駭然發覺雙手全是鮮血。
    李靖臉上再無半點血色,低聲吃力道:「杜伏威那隊由武林高手組成的「執法團」
來了五個人,給我宰了四個,有一個逃走了,你們不用理我,立即逃走,否則就來不及
了。」
    素素手忙腳亂道:「止血散在那裡,我們要先為大哥止血。」
    寇仲知形勢危急,指了指一戶人家的屋宅後門,和徐子陵扶著李靖,硬把後門撞了
開來,躲進人家的後院去。
    素素忙掩上木門。
    院內雜草叢生,顯是宅門內的人早離開了。
    李靖此時巳陷進半昏迷狀殷,三人哪還理得那麼多,扶他破門入屋,把李靖橫放到
一張長几上,解開他的衣服,赫然發覺他至少有七處傷口,深者可見骨,淺者亦皮開肉
綻,幸好除了胸脅的一刀最要命外,其它都砍在背臂或大腿處,可見當時戰況是如何凶
險慘烈。
    寇仲臨危不亂道:「小陵你去找止血藥,我則設法去弄輛馬車來,偷扼拐騙都理不
得那麼多了,天一黑我們立即走。」
    素素這時一邊流淚,一邊察視和拭抹傷口。
    三人對望一眼,均下了決心,怎都要保住李靖性命。
    兩人分頭行事。
    徐子陵好不容易才找到間藥材鋪,買了止血散,趕出來時,剛好碰到那群流氓迎頭
趕來,徐子陵見到他們人人帶劍攜刀,聲勢洶洶,忙翻起衣領,低頭急步走過。
    擦身而過時,其中一名被他揍過的漢子認了他出來,大喝道:「是他了!」
    「鏘鏘」之聲不絕如縷,眾惡漢紛紛亮出兵器,嚇得街上行人雞飛狗走。
    徐子陵身無寸鐵,即使有亦不敢對上這麼多人,一聲發喊,沿街狂奔。
    眾惡漢在後窮追不捨。
    徐子陵和寇仲可算是逃命的專家,以前在揚州打輸了時,都要靠一對腳來逃命的,
這時左曲右轉,利用行人來構成對追兵的障礙,愈走愈快,只覺體內那股暖流運轉不休,
左腳心熱辣辣的,右腳心卻是涼浸浸的,愈走愈舒服:心中靜若止水,差點連敵人都忘
記了。
    到奔出一道橫巷時,那批人巳不知給拋在後方哪裡去了。
    徐子陵饒了個圈,回到宅內時,素素正等得心焦如焚。
    兩人夾手夾腳為李靖敷上止血散,包紮傷口,弄到黃昏時,才弄妥一切,給他換上
一身乾淨的衣服。
    李靖雖仍昏迷不醒,但呼吸糾長,使他們安心了點。
    素素道:「幸好李大哥的傷口有自動收縮止血的能力,否則就更糟了,唉!為何小
仲仍未回來呢?」
    徐子陵一言不發,抽出李靖的隨身寶刀,來到廳心,依著李靖教的命名為「血戰十
式」的刀法,逕自練習起來。
    那天李靖初傳刀法時,他並沒有什麼領悟和感受,可是現在李靖身受重傷,強敵環
伺:心中立時湧起悲憤慘烈的感覺,只覺每刀劈出,都是以命搏命的招數,一時物我兩
忘。
    由第一式「兩軍對壘」,接著「烽芒畢露」、「輕騎突出」、「探囊取物」、「一
戰功成」、「批亢搗虛」、「兵無常勢」、「死生存亡」、「強而避之」到第十式「君
臨天下」,只覺每招均得心應手。
    又由第十式練了回頭,驀地素素尖叫道:「小陵停手,」
    徐子陵愕然停下。只見素素擋在李靖身前,臉青唇白道:「你那把刀像會發出熱風
似的,可怕極了。」
    徐子陵愕然片晌,暗忖為何自己卻感覺不到呢?看來自己的九玄大法也算有點道行
了,只不知若真遇到敵人,能否派上用場?
    「砰!」
    寇仲撞門而入,叫道:「騾車來了,快走!」
    兩人大喜,也不追問怎能弄來騾車,把李靖連擁帶抱抬了起來,放在院子的騾車上
的禾草堆中,由素素摟在懷裡。
    寇仲控著騾子,由後門轉出橫巷,來到街上。
    剛好一隊十多輛騾車馬車,載著男女老幼,正朝縣門開去,寇仲大喜,駛入了騾馬
車隊中,希望可魚目混珠,溜出縣城。
    徐子陵把李靖的寶刀連鞘放在膝上,低聲道:「剛才我練李大哥的血戰十式,真是
非常痛快,姐姐還說我的刀會發出熱風呢!」
    寇仲言道,「看來娘教的九玄功再加上長生訣那幅鬼圖,合起來就是厲害的功夫了,
唉!可惜只得一把刀,否則我們雙刀合璧,就可天下無敵。」
    徐子陵笑道:「去你的娘!噢!不,那豈非又是去我的娘!你這小子總愛自誇自讚,
比起娘和宇文化及,我們的身手差得遠了,對付些地痞還可以,若……」
    寇仲苦笑道,「這可是你說的,看!地痞們來了,去還是不去?」
    徐子陵循他眼光望去,只見縣門處聚了近二十個地痞和縣差,正檢視出縣的車子和
行人,尚未見到他們。
    兩人的臉色都變得非常難看。
    徐子陵咬牙道:「我去引開他們!」
    寇仲劇震道,「若你死了,我怎麼辦?」
    徐子陵雙目寒芒一閃,肯定道:「我一定死不了的,你到城外半里許處等我。」
    寇仲知道這是唯一辦法,沉聲道:「不見不散,若不見你來,我就回頭找他們拚命。」
    這時素素亦發覺有異,駭然道,「不,我們不如找個地方再躲躲吧!」
    徐子陵堅決搖頭道:「這些流氓公差遺好應付,若杜伏威那批執法劊子手來了,我
們都要沒命。所以這是唯一機會。」
    寇仲道:「小心了!」
    徐子陵抽出寶刀,留下刀鞘,跳下騾車去。
    寇仲和素素看著徐子陵一往無前的朝敵人奔去,兩顆心差點捉到了喉嚨處
    那批惡漢亦瞥見徐子陵,叱喝連聲,同時拔出兵刃,蜂擁而前。
    徐子陵提著李靖的寶刃,折往城牆旁的大道。
    車隊立時加速,擁出縣門。
    寇仲和素素忍著熱捩和火燒似的心,驅騾出城。
    看著那近二十人的公差惡漢狂追徐子陵,寇仲和素素終忍不住流下熱淚
    在出城的剎那,他們見到徐子陵回過身來,往狂衝而來的敵人反殺過去
    素素失聲尖叫時,騾車出城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