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一卷)
第十章 奮不顧身

    翌晨兩人天未光就背負包袱再上征途。
    就是這個突然而來的決定,改變了他們的命運,也改變了天下和武林的命運。
    目的地是大隋國的東都洛陽。
    當日宋魯普說過到四川辦妥事後,會到洛陽去尋找傳說中的和氏璧。由於這非是十
天半月可以做到的事,所以雖事隔半年,他們仍想到洛陽碰碰運氣,看看能否遇上宋魯。
    愈接近長江,他們愈感受到戰亂的壓迫,道上不時遇上逃難的人,問起來時,誰都
弄不清楚是躲避什麼人,連隋軍或是義軍都分不清楚。
    這天來到一個小縣城處,找到閒小旅館,睡到午夜時,忽然街土人聲鼎沸,一片混
亂。
    兩人知道不妥,忙收拾行囊,趕到樓下,扯著正要離開的其中一個客人詢問。
    那人道。「杜伏威在東稜大破隋軍,進佔歷陽,卻想不到他的軍馬這麼快便來了。」
    說罷惶然去了。
    兩人想不到歷陽這麼快失守,立時破壞了他們到歷陽乘船北上的大計。來到街上,
只見人車爭道,搶著往南方逃走,沿途呼兒喚娘,哭聲震天。兩人雖是膽大過人,但終
仍是大孩子,感染到那種可怕得似末日來臨的氣氛,登時心亂如麻,盲目地隨著人流離
開縣城。
    路上佈滿擠跌拋棄下來的衣服、家俱、器皿和鞋子,什麼東西也有,可知情況的混
亂。
    兩人死命拉著對方,怕給人潮擠散了。
    出到城外,只見漫山遍野都是照明火把和逃避戰禍的人,想不到一個小小縣城,平
時街上疏疏落落,竟一下子鑽了這麼多人出來。
    寇仲拉著徐子陵,改變方向,由支路離開大隊,沉聲道。「我們仍是要北上,至多
不去歷陽好了。」
    徐子陵點頭道:「理該如此,我們小心點就行了。」
    兩人掉頭繞過縣城,繼續北上。
    離開翠山後,他們還是首次走夜路,出奇地發覺藉著微弱星光,他們巳可清楚看到
路途。
    走了個許時辰,前方漫天火光,隱有喊殺之聲傳來,嚇得兩人慌不擇路,遠遠繞過,
就是這個改變,使他們完全失去了方向的感覺。
    到天明時,他們來到了一個小村莊處,正想找人問路,驀地蹄聲大作,一隊人馬由
山坡衝刺而來,兩人大吃一驚,忙躲進附近的草叢裡。
    這批約六十人的騎隊,一看他們雜亂無章的武士服,便知道必是義軍,人人臂掛綠
巾,甫進村內先射殺了幾隻撲出來的犬隻,接善逐屋搜查,把村內百多男女老幼全趕了
出來,一時雞飛狗走,呼兒喚娘,哭喊震天,使兩人不忍目睹。
    若有蓋世武功,這時便可出去主持正義了。
    但他們卻也想到,縱管武技強橫如楚霸王項羽,還須種種條件配合,才不致落得烏
江自刎的結局。
    在這動盪的大時代中,個人的力量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綠巾軍把村內男女分兩姐排列,且團團散開包圍,防止有人逃走。
    兩人這才明白為何聞得義軍將至,整個縣城的人要逃得一乾二淨了。
    慘在此等鄉村消息不靈,兵臨村內時仍不知是什麼一回事。
    他兩人何曾見過這等陣仗,看到那些持刀拿戟的義兵人人都像殺人不眨眼的凶徙,
大氣都不敢吐出半口o
    尤其他們離最接近的義兵只有五十多步遠,實是危險之極。
    其中一個看來是義軍頭子的,在四名親隨左右護翼下,策騎來至排列村男的人堆中,
把精壯的挑選出來,趕到一邊,另有人以繩子把他們綁成一串,顯得韭常橫蠻無道。
    遇有反抗者,馬鞭立時狂抽而下,打個半死。
    兩入看得臉青唇白,卻又憤莫名。
    那些母親妻子見到兒子丈夫被人拉去作伕役,發出陣陣令人不忍卒聽的呼號悲啼。
    可是那些所謂義軍則人人神情凶悍,沒有絲毫惻隱之心。
    那軍頭挑完了男丁,經過那些女眷小孩時,忽地勒馬停定,以馬鞭指著其中一名村
女喝道:「你出來!」
    村民立時一陣騷亂,但卻給那些義軍迅速喝止,當然少不了有幾個倒地受傷的人了。
    寇徐兩人看得眶毗欲裂,又知此時挺身而出亦起不了什麼作用,這時才知道投靠義
軍的想法,是多麼愚昧天真。
    那村女被拖了出來,果然長得頗有秀色,身材豐滿,難怪那軍頭心動了。
    那軍頭吃吃淫笑時,在旁邊一名年青義兵冷冷道:「祈老大,杜總管有命,不得奸
淫婦女,祈老大現在臨崖勒馬,仍來得及。」
    這人滿腔正義,又敢以下犯上,兩人想不到義軍中有此人物:心中喝釆。
    祈老大冷哼道。「李靖你少管閒事,現在我是姦淫婦女嗎?我是要把這美人兒帶回
家去,明媒正娶,納她為妻,哈!杜爺難道連婚嫁都要管嗎?」
    李靖正要說話,那村女一口咬在抓著她的綠巾兵手背處,那綠巾兵吃痛放手,村女
不知那裡來的氣力,狂奔出了重圍,朝著寇徐他們的方向奔來。
    四名綠巾兵立時笑罵著策騎追來。
    寇徐兩人看到村女俏瞼上那淒惶的表情,湧起義憤,那還顧得自己安危,就地撿起
石頭,跳了出來,就朝巳追上村女的綠巾兵擲去。
    以前在揚州城時,他們最厲害的武功就是擲石頭,所謂功多藝熟,頗有準繩,這刻
毅然出手,又在猝不及防之下。兩名綠巾軍胸口中石,竟跌下馬來。
    此時那村女終於力竭,朝地上倒去。
    寇仲忽覺自己渾身是勁,體內真氣激盪,似乎老虎也可以打死兩隻,所擲出的石頭,
亦勁道倍增,大感興奮下叫道:「小陵救人搶馬。」
    石頭連珠擲出,另兩名綠巾軍剛要彎弓搭箭,已臉頰中石,慘嘶倒地。
    蹄聲轟鳴下,眾綠巾兵見狀立即空蕈而至。
    此時徐子陵巳摟起村女,正愁不知如何上馬,眼見眾兵趕來:心中一急,忘了自己
不懂武功,竟急急追上正往前衝去的戰馬,還摟著那似是輕如無物的村女飛身上馬,豈
知容容易易的就穩坐到馬鞍上。
    這時寇仲亦跳上了上另一匹馬,一夾馬腹,可是那戰馬卻人立而起,把他掀倒地上。
    徐子陵上馬後那馬兒亦團團打轉,無法驅策前奔。
    那些綠巾軍迫至二十步許處,前頭的幾個人彎弓搭箭,不過怕傷及馬兒,都忍住不
發。
    徐子陵大叫道。「仲少快來,」
    寇仲這時正不知所措聞呼狂竄而起,竟凌空跳上了徐子陸的馬背,摟著徐子陵的腰,
大叫道:「快走,」
    就在這急得使人黑髮變白的當兒,村女接過馬韁,一聲嬌呼,小腳蹬在馬腹處。
    戰馬一聲狂嘶,箭般前衛,載著三人,眼看要撞上樹林,豈知林內竟藏有一條泥路,
左彎右曲,瞬眼間把並不熟路的賊兵拋在後方。
    寇仲和徐子陵同時怪叫歡呼,後者此時才醒起正緊摟著那陌生姑娘香軟的身體。
    那俏材女不但騎術精湛,對附近地形更是瞭若指掌,穿林過野,上丘下坡,涉水登
山,敵方追騎的聲音終沉靜下來。
    三人正高興時,驀地戰馬失蹄,把他們拋到草叢處,痕狽不堪。
    當爬起來時,那美村女驚呼一聲,拚命掩著胸前,原來衣服被勾破了,露出大截雪
白的胸肌。
    兩人嚇得忙背轉身去。
    寇仲見她長得只比他們矮了三、四寸,把包袱往她拋過去,道:「衣服都是乾淨的,
揀件出來換上吧,我們是不會偷看的。」
    窸窸娑娑,不片刻村女含羞道:「換好了!」
    兩人轉過身來,一時都看呆了眼。暗忖原來她長得這麼好看。
    道村女年約二十,雙瞳漆黑,皮庸則非常白皙,穿上男裝,別有一番神采韻味。
    村女指向他們招了招手,低聲道。「隨我來,」
    兩人回頭看了眼那口吐白泡,命不久矣的戰馬,心中暗歎,悵然隨她去走了足有半
個時辰,村女帶著他們到了山上一個隱蔽的洞穴內,著兩人坐下後,垂首道:「多謝兩
位好漢仗義相救,小女子不勝感激。」
    兩人被她尊稱好漢,立時飄飄然如在雲端,同時心中大奇,這女子的外貌不像村女,
談吐更不似是在窮鄉僻壤長大的人。
    俏村女見兩人瞪大眼睛,一瞼疑惑的神情,更發覺這兩人雖長得魁梧,但事實上仍
只是兩個年紀比自己還少的大孩子,一臉天真無邪,不覺畏羞之心大減,柔聲道:「奴
家叫素素,並非普家村的人士,只因與主人失散,逃到那裡,被普家村的人好心收留下
來吧了!」
    寇仲釋然道。「素素姐姐長得那麼美,不管好心不好心,自然也有很多人爭著收留
你了。」
    素素俏臉一紅道:「不是那樣哩!」
    徐子陵見寇仲開始口花花,瞪了他一眼,問道。「姐姐在那裡住了多久,為何對環
境如此熟悉?」
    寇仲笑道:「姐姐的馬術才厲害呢。」
    兩人一向都受人賤視鄙屑,所以若有人稍對他們好一點,便心中感動。現在忽然有
了這位視他們為英雄的悄姐姐,那種新鮮興奮的感覺,是可想而知了。
    素素不知如何,俏臉更紅了,輕聲道。「我在普家村只住了一個月,但卻試過三次
隨村人到這裡來行獵,至於騎術嘛!都是我家小姐教的。你們是否未騎過馬呢?」
    兩人大感尷尬,暗忖那有不懂騎馬的英雄好漢。
    寇仲乾咳一聲,岔往別處道:「姐姐的小姐原本住在什麼地方?」
    素素被兩人姐姐前,姐姐後的叫個不亦樂乎,亦感心中歎喜,溫柔地道:「我的小
姐乃翟讓老爺的獨生女兒翟無瑕,當日我們的隊伍被人襲擊,混亂中走散了,不過我家
小姐武功高強,理該無事,現在應回到榮陽去了。」
    兩人立時動容。
    他們這三個月內在飯館棲身,每天都由商旅處聽到各種消息謠言,其中常被提起的
就是翟讓和他的頭號大將李密。
    翟讓人稱「大龍頭」,乃瓦崗軍的首領,六年前與手下另一猛將徐世績在瓦崗寨起
義,據地稱王,屢敗隋兵,但卻被隋將張須陀所制,未能擴張勢力。
    去年李密投效翟讓,使翟讓實力倍增,李密更在榮陽大海寺擊破隋軍,襲殺張須陀,
瓦崗軍自此更聲勢大盛,隱然有天下義軍之首的聲勢,被多路人馬尊之為大龍頭,確是
非同小可,想不到這位美姐姐竟是翟讓女兒的小丫環。
    寇仲訝道:「榮陽不是在束都洛陽之東百里許處嗎?離這裡這麼遠,姐姐怎會溜到
這兒來呢?」
    素素答道。「小姐要到歷陽聽天下第一才女尚秀芳唱的崴,豈知洩漏了消息,未到
歷陽便出了事,若非姐姐馬快,便無緣在此遇上你們。」
    不知不覺間,她亦以姐姐的身份自居了。
    就在此時,一聲輕咳,起自洞口。
    三人聞聲大駭,朝洞口望去。
    只見一位高挺雄偉,年在二十三、四間的壯碩漢子,走了入來。
    寇仲和徐子陵跳了起來,雙雙擋在素素身前。
    寇仲定睛一看,失聲道:「你不是那個叫李靖的人嗎?」
    來人正是曾出言斥責綠巾軍兵頭的李靖,他長得並不英俊,臉相粗豪,但鼻樑挺宜,
額頭寬廣,雙目閃閃有神,予人既穩重又多智謀的印象。
    李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與他黝黑粗糙的皮膚形成強烈的對比、點頭
訝道:「我正是李靖,這位小兄弟的眼力真厲害,當時你和我間相隔至少有一百五十步
的距離,竟能認得李某的樣貌,故目下才可一口叫了出來。但看你們的身手,卻不像曾
習武功的人,此事確非常奇怪。」
    兩人心中凜然,這李靖只憑寇仲一句話便推斷出這麼多事來,可知他的識見和智計。
    素素顫聲在後方道。「最多我隨好漢你回去吧,千萬別要傷害他們。」
    李靖哈哈笑道:「只憑小姐這有情有義的一句話,我李靖拚死也要維護你們。三位
放心,我只孤身找來,那祈老大巳被李某暗裡射殺了,如此姦淫邪惡之徒,留在世上只
會多害幾個人。」
    寇仲看他的體型氣度,便知他兩人合起來也不是對方對手,何況對方還身攜長刀弓
箭,不過他既說射死祁老大,又說拚死也要保護他們,該沒有騙他們的理由,便放鬆戒
備道:「李大哥請坐,」
    李靖解下背上弓矢,放下佩刀,來到三人間坐下來,待各人都坐好後,微笑道。
「我本早該來了,但為了要給你們掃去蹄印足跡,才費了點時閒。」
    徐子陵與寇仲對望一眼,慊然道:「我們倒沒想到這點。」
    李靖欣然拍了他一記肩背,另一手豎起拇指讚道:「見義勇為,不畏強勢,是好漢
子的行為。更難得你們尚未成年,便有此膽量智計和身手,將來必是超凡人物。」
    接著對素索道:「小姐的騎功很了得哩,」
    三人得他誇讚,同時臉紅,亦對他大生好感。素素道:「那些綠巾兵會否遷怒曾家
村的人呢?」
    李靖若無其事道:這是我第二個遲來了的原因,就是要釋放那些無辜的村民,殺祈
老大和他那幾個跟班走狗只不過喝幾口熱茶的工夫而已。」
    素索雖是歡喜,但亦為他把殺人完全不當作一回事而駭然。
    李靖淡淡道:「殺人始能奪馬,但卻只帶了兩匹馬來,因預估不到小姐並非普家村
的人,但現在見到小姐,才知尚欠一匹馬呢。」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心中佩脹,這李靖確是智勇雙全的人物。但亦不由對他有點害怕。
    李靖用心打量了他兩個幾眼後,語重心長地道:「這是個天下大亂的時代,在刀兵
相對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夠心狠手辣的人都要被淘汰。故只要我們認清目標,定下
自己的原則,分清楚是非黑白,敵友之義。便可對得住天地良心了。」
    兩人點頭受教。
    素素道。「你那些還沒殺的人是否仍在找尋我們?」
    李靖微笑道。「主要是在尋我算賬,杜伏威名氣雖大,卻不是爭天下的料子,既縱
容手下,又貪眼前小利,這麼強行拉夫入伍,弄得天怒人怨,村鎮荒棄,實是飲鳩止渴
的下下之著,我起始還當他是個人物,現在可看通看透了。」
    寇仲最愛談「義軍經」,只因徐子陵興趣不大,才苦無對像。現在碰到李靖這「行
內人」喜問道。「李大哥認為目下那支義軍最有前途呢?」
    徐子陵思慮周密,想起素素應可算是翟讓方面的人,提醒道。「仲少,
    不要亂說話。」
    李靖見徐子陵以素素為對像並不停向寇仲打眼色,訝道。「小姐是那一方的人呢?」
    素素忙道出身世,然後道:「小婢對天下大勢的事一概不知,你們勿要因我而說話
有所顧忌。」
    李靖顯然很看得起寇仲和徐子陵,正容道:「蹤觀現今形勢,雖說義軍處處,但算
得上是出色人物的卻沒有多少個,現在聲勢最盛的首推「大龍頭」翟讓,不過翟爺的手
下太將李密,聲勢尤在他之上,又深諳兵法,如此主從不明,將來必會出事。」
    素素色變道:「那怎辦才好呢?」
    李靖沉聲道:「小姐若信李某之言,便從此脫離翟家,免致將來有舟覆人亡之禍。」
    素素淒然道:「小婢自幼便賣入翟家,那時老爺還在束郡當法曹,後來他因殺了權
貴之子,被判死刑,才反出來起兵自立。而且小姐對我情如姊妹,我怎可就此離棄她呢?」
    寇仲咋舌道:「原來翟讓仍未算最厲害,那麼李密是否最有前途呢?」
    李靖啞然失笑道。「「最有前途」這四個字用得很有趣,可見小兄弟異日必是雄辯
滔滔之士,這話說得不錯,李密不但是當今有數的武林高手,更是用兵如神的兵法家,
為人亦有領袖魅力,是可問鼎天下的人物。問題是對手太多,首先就有四姓大閥,均是
人材輩出,決不會坐看隋室天下落在巽姓人手上,此種門閥之見,根深蒂固,誰都沒法
改變。而四閥最優勝的地方,是屢世顯宦,精於治國之這,這豈是一般起義的山野之民
所能及,杜伏威就是最好例子了,縱是武功高強,亦難成大器?」
    兩人同時想起宇文化及,露出憤恨之色。
    李靖訝道。「李某尚未請教兩位小兄弟的姓名哩,」
    寇仲和徐子陵知到給他看破心事,故想從他們的姓名來歷加以推測。
    徐子陵報上兩人名字,坦然道:「宇文化及殺了我們的娘,所以我們要找他報仇。」
    李靖那想得到其中曲折,還以為宇文化及真個害死他們的娘,就像楊廣累得許多人
民家破人亡那種慘況,其後再經徐子陵解說清楚,才知備細,不禁肅容道。「兩位小兄
顯然入世未深,須知江湖上有句話:叫「逢人只說三分話」,很多表面看來很可靠的人,
說不定在某一形勢下忽然成了敵人。那你以前曾說過的每一句話,都可能成為致命的因
由。」
    兩人點首受教時,素素感動道:「李大哥對他們真的很好哩。」
    李靖洒然道:「能讓李某一見投緣的人少之又少,一見死心的則多不勝數,這世上
根多看似絕無可能的事,都是由有志氣的人一手締造出來的,布衣可封侯拜相。甚至榮
登皇座一無所有的人亦可以成為富商巨賈,此種事早不乏先例,故你們大可以此為自勉。」
    寇仲和徐子陵聽得眉飛色舞。
    與李靖的一席話,就像在黑夜怒海裡驟遇照明燈,使他們看到了希望和目標,重新
振起因傅君倬之死而遭受沉重打擊的志氣。
    李靖續道:「瞿讓、李密之外,眼前最有聲勢的還有王薄、竇建德和杜伏威上這三
股勢力是最:嘿!最有前途。」
    寇仲見以李靖這種兒多讖廣的人物亦要採用他的句語,大感得意,道:「杜伏威你
評過了,這王薄和竇建德又是什麼厲害的傢伙?」
    素素「噗嗤」笑道:「竟說人是傢伙。」
    李靖莞爾道:「寇小兄仍有童真嘛!王薄乃長白派第一高手,被稱為武林中的「鞭
王」,自稱「知世郎」,所作(無向遼東浪死歌),深入民心,亦懂掌握民心,故極受
山東民眾支持,比杜伏威強勝多了。」
    頓了頓再道:「若瞿讓和李密內訌,那代之而起的必是清河人竇建德無疑,此人乃
河北黑道霸主,掛名當過里長,後因家族親友被楊廣派人殺個乾淨,憤然加入高士達的
起義軍,高士達戰死,這支起義軍就落到他手上。此人武功已臻化境,手下有十萬之眾,
據高雞泊為基地,勢力直貫黃河,不容輕視。」
    寇仲歎道。「聽李大哥這番話,勝過在飯館時聽他娘的三個月,什麼楊玄感、宋子
賢、王須拔、魏刀兒、李子通、盧明月、劉武周,名字好一大堆,聽得我的頭都大了,
原來最厲害是這幾個人。」
    李靖取出乾糧,讓各人分享,道。「我們要在這裡耽至深夜,才可離開,那時追兵
早鬧得人疲馬乏,即使遇上他們也不用害怕了。」
    兩人對李靖視若神明,不迭點頭。
    素素問道。「李大哥現在離開了杜伏威,以後有什麼打算?」
    李靖不答反問道:「三位打算到那裡去呢,」
    素索垂首道:「我想回榮陽去找小姐,請她提醒老爺以提防李密。」
    寇仲答道。「我們要去洛陽找個朋友。」
    李靖點頭道。「我卻想到大都看看隋人的氣數,橫豎都是北上,我就送三位一程吧!
順道也可教兩位小兄弟一些騎馬射箭和武功的基本功法。」
    兩人大喜叫道「師傅!」
    李靖失笑道:「千萬不要把我當師傅,我們只以平輩論交,況且你娘為你們打下的
內功底子,實是深不可測,兼之你兩人根骨佳絕,人又機靈幻變,將來必是稱雄宇內的
不世高手,現在你們或者連自己都不相信,但將來的事實,定會證明我沒有看錯。」
    兩入你眼望我眼時,李靖長身而起道:「先讓我教你們騎馬,然後再傳你們刀法。
我的刀法來來去去只有十多式,最利於在千軍萬馬之中衝殺,以之爭雄江湖,或嫌不足,
但馳騁於沙場之上,卻是威力無窮,無懼對方人多勢眾。至於李某的箭法,是悟於胡人
騎射之術,故頗具自信。」
    兩人那想會有此奇遇,連忙拜謝。
    李靖哈哈一笑,領頭出洞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