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一卷)
第三章 遠離揚州

    寇仲和徐子陵兩人托得赤條條的,先把衣服在溪水邊洗乾淨,再掛在溪旁樹叢上,
讓午後的陽光曬晾。那《長生訣》則放在一塊石上。
    然後兩人一聲呼嘯,暢泳溪流裡,好洗去鑽過暗渠時所沾染的污臭。
    兩人終是少年心性,亡命到這離開揚州城足有七、八力裡的山林處,已疲累得再難
走動,又以為遠離險地,心情轉佳。
    正嬉水為樂時,一聲嬌哼來自岸邊。
    兩人乍吃一驚,往聲音來處望去。
    只見一位頭戴竹笠、白衣如雪的女子俏立岸旁,俏目透過面紗,冷冷打量他們,一
點沒因他們赤身裸體而有所顧忌。
    兩個小子怪叫一聲,蹲低身子,還下意識地伸手掩蓋下身。
    徐子陵怪叫道:「非禮勿視,大姐請高抬貴眼,饒了我們吧!」
    寇仲亦嚷道:「看一眼收一文錢,姑娘似已最少看了百多眼,就當五或六折收費,
留下百個銅錢,便可以走了。」
    白衣女嘴角逸出冰冷的笑意,輕輕道:「小鬼討打。」
    伸出春蔥般的玉手,漫不經意彈了兩指。「卜卜」兩聲,兩人同時慘哼,翻跌到溪
水裡,好一會再由水底鑽出來,吃足苦頭。
    白衣女談談道:「本姑娘問你們一句,就得老實回答一句,否則便要教你這兩個小
鬼再吃苦頭。」
    寇仲和徐子陵兩人這時退到另一邊靠岸處,又不敢光著身子爬上岸去。進退不得,
彷徨之極。
    寇仲最懂見風使帆,陪笑道:「小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小姐請放膽垂詢。」
    白衣女見他扮得文謅謅的,偏又不倫不類,冷哼道:「問你這小鬼須甚麼膽量。」
    徐子陵大吃一驚道:「我這兄弟一向不懂說話,大小姐請隨便問好了。」
    白衣女木無表情,靜如止水般道:「你們是否居住在在附近?」
    寇仲和徐子陵對望一眼,然後一個點頭,一個搖頭。
    指風再到,兩人穴道受擊,膝頭一軟,再墮進水內,好一會才掙扎站了起來,狼狽
不堪。
    白衣女若無其事道:「若我再聽到一句謊話,你們休想再爬得起來。」
    兩人對白衣女的狠辣均大為驚懷,但他們早在臭老大言寬的欺壓下養就了一副硬骨
頭。
    寇仲陪笑道:「大士你誤會了,我點頭因為我確是住在這附近的岳家村,他搖頭是
因為他住在城內,今天我這兄弟是專誠到城外來找我玩耍,所以現在才會給大士你看到
我們清白的處子之軀。」
    徐子陵聽得失聲而笑,忙又掩著大口,怕觸怒了這惡羅剎。
    白衣女卻一點不為所動,冷冷道:「若再貧嘴,我就把你的舌根勾了出來。你為何
喚我大士?」
    徐子陵怕寇仲口不擇言,忙道:「他只是因你長的像白衣的觀音大士,才敬稱大小
姐作大士,只有尊敬之心,再無其它含意。」
    此時的情景實在是怪異之至,一位冷若冰霜,神秘莫測的女子,冷然對著兩個把裸
體隱藏在溪水裡,既尷尬又狼狽的小子,若給旁人看到,定想破腦袋也猜不透他們間的
關係。
    白衣女的目光落在岸旁石頭上的《長生訣》處,道:「那是什麼東西?」
    寇仲不漏絲毫心意,畢恭畢敬道:「那是白老夫子命我們讀的聖賢之書,大士要不
要拿去一看。」
    白衣女顯是不知此書關係重大,事實從表面看去,這書和一般書在外相上並沒有多
大分別。所以她只瞥了兩眼,目光再落到兩人身上,沉聲道:「你們知道石龍這個人嗎?」
    兩人見她不再理他們的《秘籍》,暗裡抹了把汗,同時搶這道:「當然認識!」
    白衣女道:「那就告訴我,為何他的家院裡駐滿了官兵,揚州城的城門又給關閉了?」
    寇仲故作驚奇道:「竟有此事,我們打大清早就在這裡捉魚兒,呀?小陵你今趟慘
了,怎麼回城去哩?」
    徐子陵雖明知他說謊,但見他七情上面的樣子,也差點信了他的假話,裝出苦面,
駭然道:「娘這回定要打死我了。」驀地感到寇仲碰了碰他,省悟道:「不行!我定要
立即回城。嘿!大士你可否暫背轉身,好讓我們上岸穿衣服呢?」
    白衣女毫無表示得看了他們一會後,冷哼一聲,也不見她有任何動作,已沒進林木
深處去了。
    兩人頹然沉入水裡,再浮了起來,寇仲歎道:「這臭婆娘真厲害,日後若我們練成
蓋世武功,定要她脫個精光看她娘的一個飽。」
    徐子陵真怕她會折回來,推了他一把,往岸上爬去,苦笑道:「或者她長的很醜也
說不定,你自己去看個夠吧。」
    兩人穿好衣服後,寇仲把寶書藏好,眉頭大皺道:「石龍究竟犯了什麼事呢?不但
武場給封了,連家都給抄了。」
    徐子陵歎道:「看來學曉武功都沒有什麼用,快滾吧!只要想起那班打言老大的人,
我就心驚肉跳了。」
    寇仲哈哈笑道:「武功怎會沒用,看我的陸地提蹤術。哎喲!」
    他才沖了兩步,不巧拌著塊石頭,跌了個四腳爬爬。
    徐子陵笑得捧腹跪地,站不起來。
    兩個小子伏在小丘上的樹叢內,目瞪口呆地看著長江下游近城處三艘軍艦和以百計
的快艇,正在檢查離開的船隻。
    寇仲倒抽一口涼氣道:「我的爺!我們那薄定是天書了。」
    徐子陵湊到他耳旁道:「請仲少爺降低音量,以免驚擾別人,說不定是有義軍混了
進來,才會出現這麼大的陣仗呢。」
    寇仲摸了摸空空如也的餓肚子,駭然道:「江上如此,陸地恐怕亦是路不通行,不
若找個地方躲躲。喔!我的天,這可不是狗吠的聲音。」
    兩人細耳傾聽,同時臉色大變,犬吠的聲音,明顯來自小溪的方向。還夾雜著急劇
的蹄音。
    心想若讓狗兒靈敏的鼻子在老窩處嗅過他們的氣味,那豈不糟糕之極。
    兩人打了個寒噤,一聲發喊,亡命往山林深處逃去。
    再奔上一個小山丘,下坡時,徐子陵一步錯失,驚哼一聲,滾下坡來。
    寇仲趕了過來,一把扯起他道:「快走!」
    徐子陵慘然道:「我走不動了,你快帶秘籍走吧!將來學曉蓋世神功,就回來替我
報仇,我們怎快也跑不過狗腿和罵腿,現在只有靠我引開敵人,你才有望逃出生天。」
    寇仲想也不想,硬扯著他朝前方的疏林奔去,叫道:「要死就死在一塊兒,否則怎
算兄弟。」
    心中一動,改變方向,望大江方向奔去,這時馬蹄聲和犬吠聲已清楚可聞了。
    徐子陵駭然道:「我們不是要投江自盡吧!」
    寇仲喘著氣道:「那是唯一生路,下水後,你怎也要抱緊我,否則若把你衝回揚州
城去,那就是送羊入虎口了。」
    徐子陵想起毒打言老大的那群惡漢,暗忖淹死總勝過被打死,再不搭話,奮盡所餘
無幾的氣力,追在寇仲背後,往江旁的崖岸奔去。
    寇仲狂叫一聲,分手拉起徐子陵的手,奮然叫道:「不要看,只要拚命一跳就成了。」
    江水滾流的聲音,在崖岸下傳來,令他們聽了心寒。
    「呀!」
    狂嘶聲中,兩人躍離高崖,往十多丈下的長江墮去。
    耳際風生。
    「咚咚」
    兩人先後掉進浪花翻騰的江水裡,沉入水中。
    在急劇的江水裡,兩人掙扎浮到水面處。
    徐子陵眼前金星直冒,死命摟著寇仲的肩頭,寇仲其實比他好不了多少,浮浮沉沉,
猛喝江水時,已給江水帶往下游十多丈處,不要說渡江,連把頭保持在江面上亦有困難。
    眼看小名不保時,橫裡一鎪漁舟駛了出來,同時飛出長索,準確無誤地捲在寇仲的
脖子處。
    寇仲本已給徐子陵箍得呼吸困難,江水又猛朝鼻口灌進去,現在更給索子套頭,以
為給官兵拿住了,暗叫我命休矣時,耳邊響起了白衣女好聽的聲音道:「蠢蛋!還不拿
著繩索。」
    寇仲大喜,騰出一手,死命扯著索子。
    一股大力傳來,兩人竟被奇跡的扯得離開江水,斜斜飛到小舟上。
    兩人滾地葫蘆般的伏到甲板上去,只剩下半條人命。
    白衣女一手扯起小帆,油然坐在小舟上,沒好氣的瞪著兩人。
    寇仲先滾起來,見徐子陵仍然生存,呻吟一聲,求道:「我的觀音大士女菩薩,求
你作作好心,快點開船,惡人來了。」
    白衣女正側耳傾聽不住接近的蹄音犬吠,冷笑道:「你們有什麼資格引來隋人的狗
兵?他們敢情是衝著本姑娘來了。」
    寇仲想起一事,慘叫道:「天!我的秘籍!」伸手往背上摸去。
    那女子知道他是心切那本被浸壞了的聖賢書,對「秘籍」兩字毫不在意,操動風帆,
往上游駛去。
    徐子陵吐了兩口水後,爬起來駭然道:「那本書?」
    只見寇仲探到後背衣內猛摸幾下,臉上現出古怪之極的神情,向他佐了個一切妥當
的眼神,坐了起來,背著白衣女向他擠眉弄眼道:「全濕透了,今趟白老夫子定會打腫
我的手心。」
    白衣女怒哼道:「還要騙我,看我不把你兩個小鬼丟回江水裡?」寇仲大吃一驚,
還以為給識穿了秘籍的秘密,轉身道:「真的沒騙你,那本書完了。」
    白衣女沒好氣的道:「我不是說那本書,而是你兩個小鬼在弄什麼把戲,不是說要
回城嗎?為何愈走愈遠?」
    兩人正苦無言以對時,江岸處傳來喝罵聲。
    兩人抬頭仰望,只見十多騎沿江追來,大喝「停船!」
    白衣女一動不動,置若罔聞,連仰首看都不屑為之。
    驀地一聲長嘯,由遠而近,速度驚人之極。
    白衣女訝道:「想不到中土竟有如此高明的人物。」
    兩人聽得呆了一呆,難道這白衣女竟是來自域外的異族女子。
    白衣女霍地立起,手按劍柄,沉聲道:「兩個小鬼給我操帆。」
    兩人愕然道:「我們不……」
    白衣女不耐煩道:「不懂也要懂,來了!」
    兩人駭然望往上方,只見一道人影,由小而大,像一隻大鳥般向漁舟撲下來,聲勢
驚人之極。
    兩人不由自主撲倒船舵處,那人已飛臨小舟上方丈許遠近,強猛的勁氣,直壓下來。
    週遭的空氣冷得像凝結成冰,寒氣無孔不入地滲透來,寇仲和徐子陵牙關打顫,東
倒西歪。
    重紗覆面的白衣女教人看不到她的真正表情,可是再無對付焦邪那批強徒時的揮灑
自如,全身衣趹瓢飛,卻仍沒有抬頭朝若魔神降臨般的宇文化及望去。
    風帆失去了控制,又被江水沖擊,加上宇文化及冰玄勁的奇異渥漩勁,小舟斜傾打
轉,隨時有覆舟之厄。
    「鏘!」
    白衣女長劍出鞘,往上躍去。
    千萬道強芒,沖天而起,迎著宇文化及攻去。
    寒氣立時消減大半,快要凍僵了的寇仲劾徐子陵回復意識時,兩大高手已正面交鋒。
    宇文化及知道若一擊不中,風帆立即遠去,所以這一擊實是出盡壓箱底的本領。
    他身為四姓斗閥之一宇文閥主宇文傷之下最出類把萃的高手,連名震揚州的石龍依
喪身他的手底下,這般全力出手,自是非同小可。
    「轟!」
    掌劍交擊。
    電光火石間,白衣女向他刺了十二劍,他亦回了十二掌。
    兩人乍合倏分。
    宇文化及一聲力嘯,借力橫栘,往岸旁的泥埠飛去。
    白衣女落回船上,長劍遙指宇文化及。
    寇仲和徐子陵感到兩人交手時,整鎪小漁舟往下一沉。才再次浮了起來,可知宇文
化及的掌力是如何厲害。
    此時江岸上的人紛紛飛撲而至,寇徐兩人這才醒覺小漁舟被急流帶往下游的江岸靠
去,齊聲怪叫,搶往船舵處,手忙腳亂地控制漁舟。
    白衣女像完全不知有其它事般,只是凝神專注於落到岸旁一塊大石上的宇文化及身
上去。
    漁舟忽然回復平衡,適巧一陣強風吹來,漁舟斜斜橫過江面,往對岸駛去。寇徐兩
人歡呼怪叫,得意洋洋時,宇文化及的聲音傳過來道:「如此劍術,世所罕見,姑娘與
高麗的「奕劍大師」傅采林究竟是何關係?」
    寇仲一擺船舵,漁舟吃風,箭般逆流而上。
    白衣女對宇文化及的訊問一言不發,予人莫測高深的感覺。
    宇文化及的聲音再次傳來道:「姑娘護著這兩個小子,實屬不智,宇文化及必會再
請益高明。」
    漁舟愈駛愈快,不片晌把敵人遠遠拋在後方處。
    白衣女仍卓立船頭處,衣趹飛揚,似若來自仙界的女神。
    寇徐已對她敬若神明,差點要對她下跪膜拜了。
    就在此時,白衣女的竹笠驀地四分五裂,灑往甲板,露出白衣女秀美無匹亦蒼白無
比的玉容。
    她嬌吟一聲,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頹然坐到在甲板處。
    兩小子大吃一驚,齊齊往她撲去。
    寇仲大喝道:「你掌舵!我負責救她!」
    「砰!」
    白衣女忽又盤膝坐了起來,一掌把寇仲推回船舵處,啞聲道:「不准碰我!」接著
閉目暝坐。
    兩人呆看著白衣女,均知道她雖迫退了宇文化及,但卻受了重傷,一時不知如何是
好。
    小漁舟離揚州城愈來愈遠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