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雙龍傳(第一卷)
第二章 大禍臨頭

    揚州城逐漸熱鬧起來。
    城門於卯時啟開後,商旅農民爭相出入城門。
    昨天抵達的舟船,貨物卸在碼頭,就趁此時送入城來,一時車馬喧逐,鬧哄哄一片。
    從揚州東下長江,可出海往倭國、琉球及南洋諸地,故揚州成了全國對外最重要的
轉運站之一,比任何城市更繁忙緊張。
    不過今天的氣氛卻有點異樣,城裡城外都多了大批官兵,過關的檢查亦嚴格多了,
累得大排長龍。不過雖是人人心焦如焚,卻沒有人敢口出怨言,因為跑慣江湖的人,都
看出在地方官兵中雜了不少身穿禁衛官服的大漢,除非不要命,否則誰敢開罪來自京城
最霸道的御衛軍。
    城內共有五個市集,其中又以面向長江的南門市集最是興旺,提供各類繕食的檔口
少說也有數十間,大小不一,乃準備到大江乘船的旅客進早繕的理想地點。
    揚州除了是交通的樞紐外,更是自古以來名傳天下的煙花勝地,不論腰纏萬貫的富
商公子,又或以文采風流自命的名士、擊劍任俠的浪蕩兒,若沒有到此一遊,就不算是
風月場中的好漢。
    所以其況之盛,可以相見。
    南門的繕食檔口中,又以老馮的菜肉包子最是有名。加上專管賣包子的老馮小妾貞
嫂,生得花容月貌,更成了招徠生意的活招牌。
    當老馮由內進的廚房托著一盤熱氣騰騰的菜肉包交到鋪前讓貞嫂售賣時,等得不耐
煩的顧客紛紛搶著遞錢。
    貞嫂正忙得香汗淋漓,驀地人堆裡鑽了個少年的大頭出來,眉開眼笑道:「八個菜
肉包子,貞嫂你好!」
    此子正是徐子陵,由於他怕給老馮看到,故意弓著身子,比其它人都矮了半截,形
態惹人發笑。
    幸好他的長相非常討人喜歡,雙目長而精靈,鼻正梁高,額角寬闊,嘴角掛著一絲
陽光般的笑意。若非臉帶油污,衣衫襤褸,兼之被言老大打得臉得臉青唇腫,長相實在
不俗。現在嘛!就教人不大敢恭維了。
    貞嫂見到他,先擔心的回頭看了眼在內進廚房忙個不了的老馮和惡大婦一眼,見他
們看不到這邊的情況,才放下心來。
    她一邊應付其它客人,一邊假作嬌嗔道:「沒錢學人家買什麼包子?」
    徐子陵陪笑道:「有拖無欠,明天定還你。」
    貞嫂以最快的手法執了四個包子,猶豫片刻又多拿了兩個,用紙包好,塞到他手上,
低罵道:「這是最後一趟,唉!看你給人打成了什麼樣子。」
    徐子陵一聲歡呼,退出人堆外,腰肢一挺,立即神氣多了。
    原來他年紀雖輕,但已長得和成年漢子般高大,肩寬腰窄,只是因營養不良,比較
瘦削。
    擠過了一排蔬果檔,橫裡寇仲搶了出來,探手抓起一個包子,往口裡塞去,含糊不
清道:「是否又是最後一趟呢?」
    寇仲比他大上一歲,但卻矮了他半寸,肩寬膊厚,頗為粗壯。
    他雖欠了徐子陵的俊秀,但方面大耳,輪廓有種充滿男兒氣概的強悍味道,神態漫
不在乎的,非常引人;眼神深邃靈動,更決不遜於徐子陵,使人感到此子他日定非池中
之物。
    不過他的衣衫東補西綴,比徐子陵更污穢,比小乞丐也好不了多少。
    徐子陵已在吃著第三個包子,皺眉道:「不要說貞嫂長短好嗎?現在揚州有多少個
像她那種好心腸的人呢?只可惜她娘家欠了銀兩,老爹又視財如命,才把她賣了給臭老
馮作小妾,老天爺定是盲眼的。」
    兩人此時走出市集,來到大街上,擠在出城的人流裡,朝南門走去。
    寇仲填飽肚子,搭著徐子陵的肩頭左顧右盼道:「今天的肥羊特多,最好找個上了
點年紀,衣服華麗,單身一人,且又滿懷心事,掉了錢袋也不知的那種老糊塗蟲。」
    徐子陵苦笑道:「那趟就是你這混蛋要找老人家下手,後來見人搶地呼天,又詐作
拾到錢袋還了給人家,累得我給臭言老大揍了一頓。」
    寇仲曬道:「別忘了我只是準備還一半錢給那老頭,是你這傢伙要討那老頭歡心,
硬要我原封不動全數還人,現在還來說我。嘿!不過我們盜亦有道,才是真正的好漢子。
哈!你看!」
    徐子陵循他目光望去,剛好瞥見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儒生,朝城門方向走著。
    此君衣著華麗,神色匆匆,低頭疾走,完全符合了寇仲提出的所有條件。
    又會這麼巧的。
    兩人都看呆了眼,目光落在他背後衣服微隆處,當然他是把錢袋藏到後腰去了。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我們能否交得好運,就要看這傢伙是否虛有其表了。」
    徐子陵急道:「我定要先還了貞嫂那筆錢的。」
    兩人急步追去時,忽然一隊官兵迎面而來,兩人大吃一驚,掉頭轉身,閃津橫巷,
急步趕到橫巷另一端去,那外面就是輿城南平行的另一條大街。
    兩人頹然挨牆坐了下來。
    寇仲歎了一會倒霉後,又發異想道:「不若我們試試報考科舉,我們材料雖是偷聽
白老夫子講學而來的,但至少卻強過交足銀兩聽書的那班廢料子,倘獲榜上題名,那時
既不須盤纏,又不用冒長途跋涉的風險,就可做大官了。」
    徐子陵光火道:「去投效義軍是你說的,現在又改口要去考科舉,說得就像去偷看
春風院那些姑娘洗澡般輕鬆,究……」
    寇仲一拳打在他肋下,擠眉弄眼。
    徐子陵朝來路望去,只見那老儒生也學他們般倉皇走來,對他們視如不見的奔往大
街去。
    兩人喜出望外,跳了起來,往老儒生追去。
    行動的時刻來了。
    老儒生匆匆趕路,茫然不知身後衣服割開了一道裂縫。
    剛才他向由南門出城,給森嚴的關防嚇得縮了回來,知道此時不宜出去,又不敢返
回家,找朋友更怕牽累別人,正心中彷徨,人影一閃,給人攔住了去路。
    老儒生駭然大震時,已左右給人挾持著,動彈不得。
    攔路者正是宇文化及和一眾手下,這宇文閥的高手含笑來到老儒生身前,上上下下
大量了他幾眼後,淡然道:「這位不是以詩文名揚江都的田文老師嗎?聽說老師乃石龍
師傅的至交好友。剛才我們不嫌冒昧到貴府拜會田老師,竟無意在井底撈出了石師傅的
屍身,現在田老師又行色匆匆,不知所為何事呢?」
    田文臉色劇變,那還說得出話來。
    此時路過者發現有異,只是見到圍著田文的人中有本城的守備大人在,誰敢過問干
涉。
    挾著田文的那兩名大漢騰出來的手沒有閒著,搜遍了田文全身,只是找不到理該在
他身上的書。
    張士和親自出手,不片晌發覺田文背後的衣服給利器割破了,色變道:「不好!書
給扒走了。」
    宇文化及雙目閃過寒芒,沉聲道:「陳守備!」
    平時橫行霸道的陳守備急步上前,與宇文化及的眼神一觸,立時雙腿發軟,跪了下
來,顫聲道:「卑職在!」
    宇文化及冷冷道:「立即封閉城門,同時把所有的小偷地痞全給我抓了來,若交不
出聖上要的東西,他們就休想再有命了。」
    徐子陵和寇仲兩人肩並肩,挨坐在城東一條幽靜的橫巷內,呆看著翻開了的書。
    徐子陵失望地道:「下次扒東西,千萬別碰上這些看來像教書先生的人,這部鬼畫
符般的怪書,比天書更難明。你仲少爺不是常吹噓自己學富五車嗎?告訴我上面寫的是
什麼東西?」
    寇仲得意地道:「我哪會像你這小子般不學無術。這本必是來自三皇五帝時的武學
秘籍,只要練成了就可天下無敵,連石師傅都要甘拜下風。只看這些人形圖像,就知是
經脈行氣的秘訣,哈!這次得寶了。看!你見過這種奇怪的紙質嗎?」
    徐子陵失笑道:「不要胡吹大氣了,讀兩個字來給我聽聽,看你怎麼學而有術好了。」
    寇仲老氣橫秋,兩眼放光道:「只要有人寫得出來,必就有人懂看,讓我們找到最
有學問的老學究,請他譯出這些怪文字來,而我們揚州雙龍則專責練功,這就叫分工合
作,各得其所,明白了嗎?」
    徐子陵頹然道:「你當自己是揚州總管嗎?誰肯這麼乖聽我們的吩咐,現在我們揚
州雙蛇連下一餐抖有問題,看來只好把藏起的盤纏拿出來換兩個包子填飽肚子,還比較
實際點呢。」
    寇仲哈哈一笑,站了起來,再以衣服蓋好書本,伸個懶腰:「午飯由我仲少爺負責,
來!我們先回家把銀兩起出來,到城外碼頭處再做他娘的兩單沒本錢買賣,然後立即遠
遁,否則若讓臭老大發現我們呻懷寶笈,那就糟透了。」
    徐子陵想起昨天那頓狠揍,猶有餘悸,跳了起來,隨寇仲偷偷摸摸地潛往那廢園內
的「家」去。
    宇文化及坐在總管府的大堂裡,喝著熱茶,陪侍著的他的是揚州總管尉遲勝。
    兩人不但是素識,關係更是非比尋常。
    在楊堅建立大隋朝前,他乃北周大臣,後來楊堅在周宣帝宇文贇病逝後,勾結內史
上大夫鄭譯和御正大夫劉昉,以繼位的宇文單年幼為由,矯詔引楊堅入朝掌政。一年後,
楊堅便迫靜帝退位,自立為帝。
    北周的宇文姓的天下,從此由楊姓替代。
    但因宇文姓的勢力根深蒂固,楊堅雖當上皇帝,仍未能把宇文鬥閥連根拔起,到兒
子楊廣當上皇帝,宇文姓再次強大起來。
    嚴格來說,宇文姓雖看似忠心侍隋,其實只把仇恨埋在內心深處罷了。
    楊堅攫取地位後,分別有三位支持北周宇文家的大臣起兵作亂,就是相州總管尉遲
周,鄭州總管司馬消難及益州總管王謙,這批人不是輿宇文家有親戚關係,就是忠於北
周王室。其中的尉遲周,正是尉遲勝的堂叔,由此已可見兩人的關係密切。
    故而兩人說起密話,一點顧忌都沒有。
    宇文化及歎了一口氣道:「這書實在事關重大,我已預備了能手,只要得到寶書,
立即假作破譯成功,拿給那昏君去修煉,保證不出三月,就可把他練死。哪想得到本該
手到拿來的東西,竟是一波三折,弊在想假冒另一本出來也不行。」
    尉遲勝冷哼道:「就算沒有寶書,恐他楊家仍要寶座難保。天祐大周,自這昏君即
位後,對內橫徵暴斂,大興土木;對外窮兵黷武,東征高麗,三戰三敗。現在叛軍處處,
我們只要把握機會,必可重複大周的光輝歲月。」
    宇文化及雙目暴起寒芒,沉聲道:「楊廣的日子,已是屈指可數。惟可慮者,就是
其它三姓斗閥,其中又以李閥最不可輕視,閥主李淵乃是獨孤太后的姨甥,故甚得楊家
深信,尤過於我宇文家。一日未能蕩平三姓斗閥,我大周復辟勢必會遇到很大阻力。」
    頓了頓再道:「至於外族方面,突厥實是最大禍患。現在叛變的亂民,紛紛北連突
厥,依附其勢,更使突厥坐大,而突厥的四大高手,武功更是出神入化,想想都教人擔
心。」
    尉遲勝道:「我以為化及你不須太顧慮李家,李淵雖是楊廣的姨表兄弟,單由於此
人廣施恩德,結納豪傑,故深為楊廣所忌。李淵現在自保不暇,只要我們能布下巧計,
加深楊廣對李淵的猜疑,說不定可借刀殺人,使我們坐收漁人之利。」
    宇文化及眼中露出笑意,點頭稱許時,張士和進來報告道:「有點眉目了!」
    宇文化及和尉遲勝大喜。
    張士和道:「據田文口供,他被逮捕前,曾給兩個十五,六歲的小流氓撞了一下,
看來就是這兩個小子盜去了寶書。」
    宇文化及欣然道:「士和必已查清楚這兩個笑流氓是何等樣人,才會來報喜了。」
    張士和笑道:「正是如此,這兩人一叫寇仲,一叫徐子陵,是揚州最出名的小扒手,
他們的老大叫言寬,現在給押了去找娜兩個小傢伙。」
    尉遲勝大笑道:「這就易辦了,除非他們能肋生雙翼,否則只要仍在城內,就休想
逃得過我們的指掌。」
    宇文化及鬆了一口氣,挨到椅背去,彷彿寶書已來到了手上。
    兩人尚未有機會把那十多貫五銖錢起出來,負責把風的徐子陵就窺見垂頭喪氣的言
老大,被十多名大漢擁押著朝廢園走來。
    徐子陵人極精靈,雖大吃一驚,仍懂悄悄趕去輿寇仲會合,一起朵到只剩下三堵爛
牆的另一間破屋內,藏在專為躲避言老大而掘出的地穴去,還以偽裝地面,鋪滿落椰沙
石的木板蓋著,只留下一小縫隙作透氣之用。
    「砰砰磅磅」翻箱倒物的聲音不斷由他們那小窩傳來。
    不一會聽到言老大的餐嚎聲,顯是給人毒打。
    他們雖恨不得有人揍死言老大,但聽到他眼下如此情況,仍覺心中不忍。
    又是大感駭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言老大在揚州城總算有點名堂的人物,手下有二十多名兄弟,最近又拜了竹花幫的
堂主常次作阿爺,但在這批大漢跟前,卻連豬狗也不如。
    一把陰惻惻的聲音在那邊響起道:「給我搜!」
    此語一出,揚州雙龍立即由朧變蛇,蜷縮一堆,大氣都不敢出半口。
    言老大顫抖的聲音傳來道:「各位大爺,請再給我一點時間,定可把書取回來,我
可以人頭保證……呀!」顯然不是給大了一拳,就是蹬了一腳。
    腳步聲在地穴旁響動,接者有人叫到:「還找不到人?」
    言老大沙啞痛苦的聲音求饒道:「請多給我一個機會,這兩個天殺的小子定是到了
石龍武場偷看武場內的人練功夫,呀!」
    那陰惻惻的聲音道:「石龍那武場今早給我們封了,還有什麼好看的。」
    頓了頓道:「你們四個給我留在這裡,登他們回來。你這痞子則帶我們去所有這小
子會去蹓韃的地方逐一找尋。快,拖他起來!」
    腳步聲逐漸遠去。
    地穴內的寇仲和徐子陵臉臉相覷,均見到對方被嚇到面無人色。
    同一時間兩人想起東門旁那道通往城外的暗渠。
    那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希望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