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九
第 一 章 花妖逞威
  東南北三方儘是刀光劍影,尤為厲害是後方緊迫著他的凌厲劍氣和前方漫空攻來的千百
袖影。 
  任遙與任青媞顯然精於連手攻戰之道,甫出手便配合得天衣無縫,根本不容他有脫身的
機會。 
  劉裕清楚感覺到敵人殺他的決心,換了在別的情況下,他肯定必無幸理,然而今夜卻非
一般的情況,而是他自己精心挑選的荒原野林和迷濛的月夜,何況更有他擅用的索鉤。 
  『嗤』!劉裕左手持的彈筒噴出索鉤,激射往西南方丈許外一棵大樹,透干而入,此鉤
為北方巧匠所製,鉤型獨特巧妙,為三叉之形,尖端是鋒銳的尖錐,錐身再分出兩個彎鉤,
只要破入目標,便可以借力。 
  在這方面,劉裕曾受過特別訓練,當時在劉牢之的指令下,北府兵諸將從手下中精挑了
一批長於偵察的好手,接受借鉤索翻林越嶺的訓練,他劉裕正是其中之一。訓練極為嚴格,
為期半年,而到最後受訓的三百人中,只有十三人能通過所有測試,其中又以劉裕稱冠,亦
因此被劉牢之另眼相看。此後他對索鉤的研究從沒有停歇下來,直至這年來武功精進,方棄
而不用,怕反因此類被武人視為旁門左道的東西窒礙了武功上的進展。 
  可是,今晚他卻清楚能否保命,全賴此物。 
  猛一借力,劉裕改上衝之勢平飛開去,迎面殺至的任青媞首先撲空,後面的任遙立即變
招,伸腳撐在剛掠過的另一棵樹身處,改變方向追來,銜尾不捨,靈巧如神。 
  以王國寶為首的十多名高手與劉裕間的距離,立即扯遠。 
  劉裕控制鐵筒子的機括,索往內收,倏地加速,險險避過任遙御龍劍鋒送出的一道劍勁,
再以巧勁抖得鉤子脫離樹幹,順勢一撐樹幹,反衝而去,於離地仍逾兩丈的高處,照頭照臉
一刀往任遙劈去。 
  在樹林的暗黑裡,一切純憑聽覺感應,使他靈手的威力更可發揮得淋漓盡致。 
  『當』!!刀劍交擊,劉裕是依計而行,全力出手;任遙是臨時變招,處於被動。 
  故以任遙的本領,仍應付得非常吃力,被劉裕的厚背刀劈得橫飛開去。 
  鉤索再往上激射,鑽入上方丈許處一棵大樹粗壯的橫干,他先上升尋丈,再蕩鞦韆般避
過任青媞的攻擊,在抖甩鉤子後竟投往王國寶一眾人等的上方。 
  劉裕生出自由自在,任意翱翔夜林間的動人感覺,他並不是要自投羅網,而是要利用敵
眾我寡的情況,製造出敵我難分的局面,從中取利。 
  『呀』!劉裕在敵人仍未弄清楚發生甚麼一回事,從天而降,左右開弓,兩敵登時中招,
一被斬中左臂,另一的背脊給他挑出一道深達兩寸的血口。 
  他不理敵人負傷後往左右逃開去,繼續下降,於墮地前射出鉤索,就哪貼地橫飛,朝西
疾掠。 
  上方呼喊連聲,顯是王國寶一方亂了陣腳,他卻生出安全的感覺,有種於極度危險中安
然脫身說不出的輕鬆滋味,非常愉暢。 
  上方勁氣壓頂而來,劉裕借鉤索加速,『蓬』!後方草飛泥濺,任青媞兩掌翻飛,只能
在密林草地處打出個小洞,他則以尺許之差險險避過。 
  索鉤回筒,劉裕落到地面,滾進附近一堆草叢裡。 
  枝葉飛濺,任遙的御龍劍破入草叢,被劉裕一刀撥開,人已從另一邊沖天而上,正有一
敵持劍攻來,劉裕看也不看,順著靈手的感覺渾然天成的一刀反劈。 
  『當』!劉裕手臂一陣酸麻,血氣翻騰,心叫厲害。那人則被他震得橫移開去,原來是
王國寶。 
  劉裕暗叫不妙,此刻四周殺聲響起,他卻被王國寶截個正著,突圍不成,反往下墮,且
四周儘是敵人,沒法射出鉤索。幸好他臨危不懼,使個千斤墜加速落往地面,在眨眼間認清
楚任遙和任青媞兩大高手追擊而來的位置路線,厚背刀化成一團精光,望東南上方射去。 
  此正為以寡敵眾的好處,不用有任何顧忌。 
  兵刃交擊聲響不絕如縷,他與擦身而過的敵人交換了七、八招,劈傷其中一敵,代價只
是左肩給劃出一道血痕,幸好有水牛皮製的水靠護體,又以勁氣卸力,否則恐要傷及筋骨。
  任遙、任青媞和王國寶反被己方人手阻著截擊之路,眼光光瞧著他脫出重圍,破空直上。
  劉裕生出鳥脫樊籠的感覺,更摸清楚以任遙、任青媞和王國寶三人的實力,倘纏鬥下去,
即使有索鉤之助,仍無幸理,終生出逃走之心。 
  『嗤』!索鉤勁射。 
  劉裕勢子剛盡,又再騰升而上,直射往離地高達五丈的林巔去。 
  劉裕落往接近樹頂的一條橫桿,索鉤射出,又投往南方。 
  『彫蟲小技,也敢逞強。』 
  劉裕耳鼓震盪著任遙以內勁傳來的嘲弄聲,心呼不妙,不過已無從補救,眼睜睜瞧著任
遙大鳥騰空般從左下方大樹枝葉茂密處射出,一劍劈中剛扯直的鉤索。 
  劉裕登時失去勢子,往下掉去。 
  『叮叮』!兩支護臂雖先後被挑飛,卻延誤了燕飛片刻,且燕飛持劍的右臂亦麻痺兩次,
可見花妖邪功的厲害。 
  燕飛撲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內,心靈卻是精靈通透,清楚把握到花妖非但不是全力出
手,且是留有餘力,顯示對方尚有後著,那方是致命的一擊。 
  倏地立定。 
  他雖然無法視物,其心靈之眼卻捕捉到花妖正穿越後窗而遁,同時一鞭反手揮打,鞭梢
疾點向他眉心要害,無聲無息,狠辣陰毒至極點,正是在這種黑霧的掩護下最可怕的一擊,
而花妖更肯定是大師級的鞭手,長鞭使得瀟灑寫意,出神入化,從心所欲。 
  忽然間,燕飛生出直覺,只一個照面便推斷出外面恐怕沒有人能攔得住花妖,這並非說
花妖比赫連勃勃、慕容戰等人更了得,而是因為現已擴散至房外及後園長廊的障眼黑煙,等
若沼澤泥潭,而花妖正是盡得地利的凶鱷,多少人手也奈何不了他。 
  他甚至可以趁機傷害紀千千,而此一可能性極高,因為花妖最愛看人受苦,辣手摧花更
是他的癖好。 
  兩個念頭一個接一個電光石火般閃過他腦海,鞭梢亦因他忽然停止而尚差寸許未能予他
致命一擊,花妖已趁此時機穿窗去也。 
  花妖自身的本領和應付圍攻的手段,在在均出乎他意料之外,且應變之法層出不窮,如
此刻給花妖漏網逃走,他們可能永遠失去擒殺花妖的機會。 
  就在此剎那,燕飛生出明悟,想起當鞭梢最接近他眉心的一刻,他感應到花妖對他們這
議糪楫抰@烈的仇恨,而他更感應到,花妖誓要殺死紀千千洩憤方肯突圍脫身的決心,正因
心有所感,方有此想。 
  驀地間他掌握到擊殺花妖的唯一良機,而外面已響起兩聲痛哼慘呼。 
  沒有人能攔著花妖,他燕飛會否是唯一的例外? 

  --------
  黃金社區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