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八
第 八 章 愛情遊戲
  高彥道:「我給你的是最上等的東西,這個掛背的行囊,則是我每次出門的隨身法寶,
不要小覷它,是以罕有的烏頭穿山甲的堅皮浸制而成,內中夾有能化內家氣功的「登南花」
的棉絮,可以護著你背心。」
  劉裕正把一張弩弓掛在探手可及的馬側處,二十四枝箭矢整排連布囊安裝在另一邊,感
激地道:「你這小子很夠朋友。」
  高彥親自為他掛上行囊,道:「你拔刀時用點巧勁,記著索鉤在你右邊,迷霧彈在左邊,
你試試看。」
  劉裕探手往後,從行囊側的小袋找出可以彈簧射出索鉤的鐵筒子,順口問道:「索子有
多長?」
  高彥欣然道:「說出來你或不相信,這寶貝是由北方巧匠精製,分三重關鈕,可分別射
出兩丈、三丈和四丈遠的索鉤,收發自如,是我以重金買回來,曾多次助我逃出死門關。不
要看索子只是條綿線般粗細,實是由堅勒天蠶絲織成,一般庸手休想可扯得斷它。」
  又拍拍行囊道:「裡面除你要求的東西外,還有刀傷藥,希望你用不上吧!」
  劉裕待要說話,小詩來到兩人身前,看到劉裕在整理行裝,愕然道:「劉老大要到那裹
去?」
  劉裕微笑道:「我立即起程返南方,須十多天才回來。」
  小詩似明不明的點頭道:「祝劉老大一路順風。」
  高彥見她臉色陰沉,似乎有些心事,問道:「小詩姐在害怕花妖嗎?放心吧!害怕的該
是花妖,我們的燕老大最擅長的正是擒拿採花賊。」
  劉裕忍俊不禁笑道:「你這小子最愛誇張,燕飛捉過多少個採花賊呢?」
  小詩也被他惹得「噗哧」笑出來,橫他一眼道:「有位尹姑娘來找你……」
  高彥一震道:「尹清雅!天!她來找我幹甚麼?」
  大力一拍劉裕的肩頭,道:「我借小詩姐那句話,祝你一路順風,記得要活著回來見我
們。」又向小詩作個揖,一陣風般溜了。
  劉裕見小詩黯然垂首,知她從高彥對尹清雅的雀躍看出端倪,心中不大舒服,暗責高彥,
道:「娘曾對我說過,當年與爹同時追求她的還有個同村的傢伙,這傢伙說話了得,最懂討
她歡心,可是她偏偏下嫁我爹,因為她要的不是一時的開心,而是能長相廝守的郎君。」
  小詩的臉紅起來,有些狼狽地盯他一眼,嗔道:「這種話只該對女兒說,劉老大在哄我,
人家根本……噢!不說哩!」
  劉裕苦笑道:「確是胡誨,真實的情況是我娘的外家不准娘與那口甜舌滑的傢伙來往,
硬迫娘嫁給我既老實又勤奮的爹。不過娘並沒有後悔不與那傢伙離家出走,因為她婚後的生
活很幸福,是爹告訴我的。」
  小詩忍不住嬌笑起來,笑得雖仍有點勉強,但顯然心情開朗多了。
  此時燕飛、紀千千、慕容戰、龐義和方鴻生聯袂而至,見小詩笑不攏嘴,均感訝異。
  小詩向紀千千道:「原來劉老大也懂亂吹大氣,胡言亂語。」
  龐義緊張起來,道:「你向小詩姐說過甚麼花言巧語?」
  劉裕探手抓著來到身前龐義的肩頭,道:「勿要冤枉好人,我告訴小詩姐選夫婿絕不要
揀如我般懂得花言巧語的傢伙,而須挑選些像你老哥既老實又勤奮的人。」
  小詩「呵」的一聲垂下螓首,連耳根都燒紅了。
  劉裕再加一句「是我娘教的」,說罷踏蹬上馬。
  紀千千看看小詩,又瞧瞧老臉脹紅的龐義,嬌笑道:「看不出劉老大也懂花言巧語,再
說幾句來聽聽。」
  劉裕心中暗歎,他不單要忘記王淡真,且須把對紀千千的愛慕化為友情,同樣不是人生
樂事,不過事實如此,別無選擇,在馬上道:「一切留待活著回來再說吧。」
  與燕飛交換個眼神,又向慕容戰揮手作禮,朝方鴻生道:「祝方總領導眾英雄馬到功成,
為世除害。」
  一夾馬腹,放蹄而去。
  
  高彥追在「白雁」尹清雅嬌俏的背影后,卻不敢胡思亂想,還要收攝心神,否則肯定追
不上她。
  在夕照下,這迷人的小精靈白衣飄飛,說不盡的風流嬌美,每一個騰躍的姿態都美妙動
人,瞧著她一個觔斗翻上第一樓的後院牆,足尖輕點,毫不費力的越空而去,投往對街一座
荒廢庭院,心內的感受實在難以形容。
  高彥學她般點牆投去,小美人早在瓦脊坐下,後方是扇狀散射的落日霞彩,看得高彥目
眩神迷,連老爹姓甚名誰一時忘掉了。
  坐到她身旁,尹清雅笑吟吟的瞧來,道:「你的輕功不錯哩!不知拳腳功夫如何呢?找
天我們比比看。」
  高彥自己知自己事,她剛才是留有餘力,自己則把吃奶之力全用將出來,還跟得頗為辛
苦,最要命的是輕功本為自己所長,已是遜她至少兩籌,自己的弱項拳腳功夫更不用說。
  幸好他的性格絕不會因此自卑,笑嘻嘻道:「來日方長,好玩的玩意多著哩!有我高彥
陪你,保證小清雅你不愁寂寞。」
  尹清雅「噗哧」笑起來,媚態橫生,白他一眼道:「小清雅?哪有這樣彆扭的,師傅他
老人家喚我雅兒,郝大哥叫我小雅。嘻!小清雅都算不太難聽吧!看!」
  高彥給她的親切話兒說得心內燃起火炭似的,隨她玉指的方向道:「有甚麼好看的?」
  尹清雅嬌癡的道:「才好看呢?昨晚人家就是在這裹觀察你們營地的動靜,還看到千千
姐姐和「邊荒第一劍」燕飛,燕飛長得很不錯,聽說你和他是好朋友,對嗎?」
  高彥立即不舒服起來,道:「甚麼第一劍第二劍,燕飛從來只是條大懶蟲和酒鬼,只是
因紀千千才稍為振作起來。嘿!小清雅今趟來找我,是否有甚麼事呢?」
  他自問說得非常有技巧,點醒尹清雅燕飛的意中人是紀千千。
  尹清雅像聽不到他話意所指般,看著紀千千、燕飛等人與劉裕說話,雙目射出迷濛的神
色,自言自語般道:「不!郝大哥的看法不會錯,他說在邊荒集最欣賞的只有燕飛一個人,
你若不肯引介,我便自己去尋他,看他的蝶戀花了得至何等程度。比試可真最好玩哩!大家
又不用拿性命出來拚。」
  高彥似給人在背上狠抽一鞭,苦笑道:「你該直接找他才對。」
  尹清雅瞥他一眼,目光回到三十多丈外、隔了一條街和後院的馬房處,看著劉裕策騎離
去,微嗔道:「人家喜歡找你也不成嗎?劉大哥要到哪裹去呢?」
  天色倏地暗黑下來,太陽沒入西山之下,不知是否因花妖的威脅,今晚的邊荒集份外處
處危機四伏。
  高彥給尹清雅耍得暈頭轉向,糊塗起來,訝道:「喜歡找我?」
  尹清雅別過俏臉來向他皺鼻子嗔道:「不成嗎?快答我的問題。郝大哥著我來打聽消息,
若我空手而回定給他罵死。唉!我昨晚和你們玩耍已被他臭罵一頓,嚇得我差點哭起來,你
定要幫人家這個忙。」
  高彥神智不清的答道:「劉裕是回南方去。」
  尹清雅抿嘴笑道:「算你乖啦!不過南方這麼大,他要返廣陵還是建康呢?答中有獎。」
  高彥仍保存半絲清醒,問道:「有何獎賞?」
  尹清雅聳肩道:「唱一曲小曲你聽好嗎?師傅最愛聽我唱曲,當然比不上千千姐姐,不
過也不是人人聽得到的。」
  高彥最後一點靈明亦告消失,糊裹糊塗的道:「他當然回廣陵去,難道回建康向司馬道
子求援嗎?哈!可以唱歌哩!」
  尹清雅撒嬌道:「只有一個消息,哪夠人家向郝大哥交差?我還想知道你們如何對付花
妖,郝大哥也想盡點力呢?」
  高彥終是老江湖,開始有些醒覺,皺眉道:「你來找我只是要打探消息,這就是你的
「喜歡找我」?」
  尹清雅嗔道:「我早告訴郝大哥,我在這方面是不行的。不過看在與你高彥尚有點交情,
這才勉強答應。原來你根本不當我是朋友,怕我會害你嗎?算了吧!」
  高彥的防禦立即崩潰,賠笑道:「我們當然是一見知心的好朋友,唉!你看到那個鬍鬚
漢嗎?他就是北方著名的「羊臉神捕」方鴻圖,緝捕花妖的事由他主持。關於這方面的事可
以直接問紅子春,他不是和你們有特別交情嗎?」
  尹清雅輕鬆的道:「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好朋友燕飛有甚麼特別對付花妖的法寶,看來你
並不清楚?」
  高彥叫屈道:「我怎會不清楚?咦!你不是在助你的郝大哥一臂之力,讓他可以擒得花
妖,好向千千領懸賞吧!」
  尹清雅「噗哧」笑道:「完蛋哩!竟給你看穿呢?你這個人很機靈,不過我可不喜歡騙
不倒的人,你要扮得呆頭呆腦才成。」
  輪到高彥心叫完蛋,自己對著她時,不但使不出平時一半的本領,且被她玩弄於股掌之
上,偏又愈相處愈感到她迷人可愛。
  看著她便像看著沒有人能馴服的小妖精,不單沒有辦法,還無處著力入手。
  尹清雅甜笑道:「不為難你哩!清雅也為你著想的,他們要動身呢?你還不回去參與他
們的餞別行動。」
  她的笑容不但甜如蜜糖,還充滿漫無機心的天真意味,可是高彥卻曉得她是狡猾在骨子
裹,先來一招欲擒先縱,看自己還可以拿出甚麼好消息來討她歡心。
  遠處龐義和慕容戰把姬別送贈的兩匹匈奴馬牽出馬房,燕飛還朝他瞧來,卻沒有表示,
小詩卻似沒有察覺他們在這邊說話。
  高彥猛一咬牙,故意裝出不放她在心上的神情,笑道:「小清雅也要小心點,不要讓花
妖把你這頭可愛的白雁銜了去哩!」
  再不理會她,彈將起來,逕自回營地去也。
  
  漢幫總壇,忠義堂內,幫主祝老大獨坐堂內,沉思不語,只看他深鎖的眉頭,便曉得他
心事重重。
  「軍師」胡沛步入堂內,來至他身旁,俯身湊到他耳旁道:「大仙離開哩!我們已加強
戒備,若屠奉三敢來犯,我們包保他來多少殺多少,有來無回。」
  祝老大朝他瞧去,沉聲道:「若來的是支多達千人的精銳荊州勁旅,你仍這般有把握
嗎?」
  胡沛為之愕然,尷尬的道:「屠奉三不敢這般胡來吧?」
  祝老大目光閃閃的打量他,肅容道:「到今夜此刻,我忽然感到自己是孤立無援,即使
江老大亦幫不上忙,若非他派文清及時趕來,情況更不堪設想。」
  胡沛站直身體,賠笑道:「屠奉三的出現,確令我們亂了陣腰,不過一天勝負未分,鹿
死誰手,尚未可知。」
  祝老大「霍」地起立,負手在大堂來回踱步,好一會後在胡沛旁停下來,長歎道:「我
幫弄至今天如此地步,先受挫於燕飛的劍,繼而被鐘樓議會孤立,不得不同意讓第一樓重建,
接著又被屠奉三公然挑戰,我當然要負最大的責任,但更因是我錯信你的提議,於淝水之戰
後盲目的擴張勢力,觸犯眾怒,你還有甚麼話好說呢?」
  胡沛神色出奇地平靜,垂頭道:「世事之奇,往往出人意表,教人難以逆料,老大你要
怪罪於我,我胡沛當然沒有話說。」
  祝老大勃然大怒,轉過身來面向胡沛,雙目殺機閃閃,戟指斥道:「一句難以逆料便可
以搪塞過去嗎?當日我對設立攔江鐵索一事已大感猶豫,全是你大力慫恿,說甚麼借此立威,
致令我幫騎虎難下。至於甚麼巧立名目的地租,亦是你的主意,讓燕飛借此重重打擊我們,
你這個軍師是怎麼當的?」
  胡沛抬起頭來,從容道:「老大你既不信任我,我這個軍師當下去再沒有意思,老大若
要殺我洩憤,胡沛絕不敢還手。」
  祝老大全身一陣抖顫,雙目似欲噴火,好一會方把激動的情緒勉強壓下去,轉身背著胡
沛道:「立即給我滾,以後勿要讓我見到你,邊荒集再沒有你容身之處。」
  胡沛趨前少許,來到祝天雲身後,壓低聲音道:「胡沛對老大的多年提攜愛護,永遠銘
記心中,在離開邊荒集前,我尚有一個天大重要的秘密上報老大。」
  祝老大沉聲道:「說吧!」
  胡沛又把聲音壓低少許,至僅可耳聞,道:「此秘密是與「大活彌勒」竺法慶有關。」
  祝老大皺眉道:「竺法慶?」
  胡沛再靠近少許,續道:「竺法慶的夫人尼惠暉是我的師母。」
  祝老大全身劇震,立即運功,往前衝出再反手後擊的應變招數剛在腦袋內成形,一向詭
計多端卻武功平平的胡沛,十根指頭已驟雨般戳在背心二十多處穴位。
  胡沛的說話故意兜了個圈來透露自己真正的身份,令他不由分神去咀嚼,早令他慢了一
步,更關鍵的是,他仍身負昨晨因燕飛而來的內傷,兼之胡沛在出手前沒有任何先兆,故一
下子便著了道兒。
  祝老大眼耳口鼻全滲出鮮血,卻沒有往前拋跌,因為胡沛雙掌生出吸攝的勁力,令他仍
直立不倒,想呼叫求救,聲音來至咽喉變成微弱的呼喊。
  胡沛湊到他耳旁笑道:「老大滋味如何呢?這八年來,我早把你的武功底子摸通摸透,
你有多少斤兩,我比你更清楚。」
  祝老大雙目噴出仇恨的火焰,強忍著十多道入侵勁氣在體內經絡激盪交戰的撕心痛楚,
呻吟道:「你逃不了的。」
  胡沛失笑道:「我何須逃走?多年來你生活糜爛,荒淫無度,武功不進反退,我卻是勤
力練功,為你打理幫務,不斷把我的人安插於幫內重要的位置,只是找不到下手的好時機,
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祝老大急促喘息,雙目無力地閉上,抖顫道:「你瞞不過文清的。」
  胡沛獰笑道:「怎會瞞不過她呢?你先被燕飛所傷,可是因情勢緊張,故急於練功恢復,
致內氣失引,走火入魔,即使華陀再世,也絕察覺不到是由旁人下手。剛才一擊即中的手法,
雖是眨眼間的事,卻是我苦練多年的成就,胡沛開懷笑道:「我怎會這麼蠢?徒然啟人疑竇?
更何況屠奉三要殺的人,從來沒有能壽終正寢的。你也不會死得這般輕易,我還需數天時間
好好部署,便讓我們的賭仙暫代你的位置。老大你明白嗎?」
  倏地雙手離開祝老大背脊。
  祝老大再支撐不下去,頹然倒地。

  --------
  悲情者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