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八
第 三 章 除妖大計
  鐘樓議會可說是把羯幫的總壇暫時佔領,各幫武士扼守出入口,又在附近的屋頂放哨,
留守在主堂的幾名羯幫武士已被「請」出堂外。
  羯幫的此座大堂,兩邊牆壁掛滿各式戰甲頭盔,伴以少量兵器弓矢,顯示羯幫除大做皮
革生意外,還是製作盔甲的生產商。不過長哈力行的離去,將使羯幫淪為微不足道的小幫會,
手上的生意更會被別的勢力瓜分侵佔。
  眾人團團圍在置於堂心的大圓桌坐下,紀千千坐在燕飛和慕容戰之間,黛眉含愁,顯為
眼前的事態發展憂心仲仲,不過她的絕代風華總能使人縱然在逆境中,仍充滿希望和鬥志。
  卓狂生道:「奇怪!長哈老大一向言出必行,既答應我出席鐘樓議會,怎會忽然離開?」
  慕容戰歎道:「既已把女兒火化,來與不來已沒有分別。」
  紀千千美目投向方鴻圖,柔聲道:「方總是最有資格和經驗搜捕花妖的人,現在邊荒集
的老大們全體在座,只要是切實可行的計劃,大家定會全力支持你。」
  費正昌道:「費某提議鐘樓議會的八席,每席所代表的一方各挑三位夠份量的高手,分
成三組,輪番每天十二個時辰貼身保護方總,且每晚留宿於不同的地方,教花妖無機可乘。」
  眾人紛紛點頭,如此的做法既可安方鴻圖的心和保證他的安全,亦可令各方勢力清楚在
對付花妖一事上的發展。
  紅子春道:「最好是我們另外選出一隊除妖隊,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集合出擊,一旦發
現花妖蹤影,立即全力出手,以最強的實力把他搏殺。」
  在座者均是經驗豐富的江湖道,不用思索便想出各種可行的有效辦法。
  夏侯亭接口道:「我同意燕飛先前提出的意見,蛇無頭不行,在對付公敵花妖一事上,
我們須選出領導的人,由他組織和靈活運用各方的力量。」
  又往燕飛瞧去,道:「燕飛心中該有適當人選,何不說出來讓大家參詳。」
  眾人的目光不由投往紀千千,因為只有她是唯一各方面均樂意接受的人選,至少在燕飛
建議時,情況如此。
  燕飛則心中苦笑,他提出這個想法時,想到的人原是劉裕,因為他是北府兵最優越的斥
堠,精通搜索,打探、追蹤之道,又是謀略過人,兵法了得,實優於邊荒集一眾籠頭老大。
  可是劉裕今晚便要動身返回廣陵,再不可擔當這個重任。
  紀千千微嗔道:「為何都看著奴家呢?最適當的人選坐在那裹嘛!」
  從香袖內伸出玉手,春蔥般的玉指點向方鴻圖。
  方鴻圖立即變回早前誠惶誠恐的樣子,一震道:「我怎麼成?」
  祝老大欣然道:「千千小姐法眼無差,除方總外,再沒有更適合的人選。」
  姬別點頭道:「方總應是當仁不讓,既為己也為人。我們會以最強大的陣容配合你,若
如此仍不能鏟妖除魔,天下恐怕沒有人能奈何他。」
  卓狂生喜道:「難得各位團結一致,這在邊荒集是從未試過的事。」
  紅子春苦笑道:「誰敢不合作呢?花妖連犯兩案,已弄得邊荒集人心惶惶,若讓他繼續
放肆下去,邊荒集的人會紛紛離開,想來的人則更不敢來。不要小覷花妖的破壞力,他可以
把興旺的邊荒集變成死市,屆時大家只可以吃西北風。」
  姬別歎道:「我有個很不祥的感覺,假若花妖在我們的聖地夜窩子犯案,會造成怎樣子
的影響呢?」
  眾人均默然無語,若發生此事,不單是對邊荒集的最大挑戰,還是一種褻瀆,令夜窩子
留下永不能磨滅的污點,而作為邊荒集象徵的神聖區域再非安樂之窩。
  「砰」!慕容戰一掌拍在桌上,雙目凶光大盛,道:「方總是坐實除妖隊老大的位子,
請告訴我們,下一步該如何走?」
  目光全集中在方鴻圖身上。
  方鴻圖知道推辭不掉,下定決心似的深吸一口氣,信心的光芒又似重現他眼內,掃視眾
人,道:「首先是保密,任何計劃和行動,只限於我們在座的人知曉,因為我們之外的任何
人,均可能是花妖。 」
  各人再次感受到他作為七省總巡捕的能耐,他說得對,因為花妖犯第二起案之時,與座
的人皆在鐘樓內參與會議,當然沒有嫌疑。
  方鴻圖續道:「除妖隊的成員,就是坐在這張桌子的人。因照花妖以往的慣例,是很少
在短時間內連續作案的,若是如此,他總會暫時收斂一段日子,但假設他在三天內一再犯案,
或可以間接證實,殺長哈老大女兒者是另有其人,可是馬車一案則肯定是花妖干的。」
  祝老大道:「照方總的經驗,花妖過往在兩次作案之間最短的時間是多少天?」
  方鴻圖道:「那發生在長安,三年前花妖在長安於三個月的光景內犯下七案,其中兩案
相隔只有兩天的時間,但亦僅此一次,之外總是要隔上多天的。」
  姬別駭然道:「竟有此事,為何我從未聽過呢?」
  方鴻圖沉聲道:「因為大王硬把事情壓下去,不准人洩漏風聲,以免惹起恐慌。我便是
因此被召入長安,奉旨組成緝妖團,不惜人力物力務要踏遍天涯海角去緝拿花妖歸案。」
  慕容戰點頭道:「方總沒有一字虛言,我確曾從族人處聽過此事,只是當時沒有留意。」
  他的族人便是慕容永諸兄弟,他們長期在長安為苻堅辦事,當然清楚此事。
  眾人聽得倒抽涼氣,苻堅當時如日中天,麾下高手如雲,又有方鴻圖此超級神捕,卻連
花妖的衫角都摸不著,可見花妖隱瞞有法。
  赫連勃勃冷酷的眼神投往方鴻圖,平靜的道:「方總可否讓我們見識你的靈鼻。」
  此時再沒有人對方鴻圖的身份起疑,還感到赫連勃勃有點多此一舉,不過老江湖便是老
江湖,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也都想知道方鴻圖有否誇大,故沒有人出言反對。
  方鴻圖表現出胸有成竹的大將之風,緩緩起立,負手繞著眾人轉了一個圈,道:「我現
在到大門外去,只要你們任何一個人到廳子的一角稍站片刻,我都可以清楚知道是那一位。」
又輕歎一口氣,這才朝大門舉步。
  姬別訝道:「方總因何忽然歎息?」
  方鴻圖停下來,有點尷尬的道:「說來慚愧,千千小姐擁有我從未嗅過的動人氣息,不
由生出自慚形穢之心,有感而發,請千千小姐勿要見怪。」
  紀千千霞生玉頰,「啊」的一聲,神態迷人至極,看得各人魂魄都差點給勾出來。席上
諸人均是高手,鼻子較普通人靈敏,對紀千千清新的芳香都感受頗深,故可以想像到方鴻圖
的鼻子若如獵犬般靈銳,其感受當然更比別人深入。而方鴻圖的坦白,正道出他自問沒有追
求紀千千的資格,故生出自卑自憐、失落無奈的情緒。
  劉裕瞧著方鴻圖的背影消沒門外,不由瞥燕飛一眼,他和燕飛都比其他人沉默,自己知
自己事,他因為今晚便要離開邊荒集,所以不欲多言。燕飛的沉默卻似沒有道理。
  隱隱間,他感到燕飛心內所想的,與在座者可能有分歧和出入。
  博驚雷在檢視「邊荒公子」宋孟齊留下的金元,還送到嘴旁用牙輕噬,道:「這小子非
常富有。」
  陰奇也拿起一個在研究,道:「全是來自建康由官家經營的字號。」
  博驚雷向默然不語的屠奉三道:「老大為何不把他留下來,免得夜長夢多,徒多費氣
力?」
  博驚雷亦一臉狐疑的瞧著屠奉三,因為以屠奉三一向的行事作風,若有人敢公然惹他,
怎可能安然離開?屠奉三胸有成竹的現出一個冷酷的笑容,徐徐道:「這裡是邊荒集而非荊
州,我們現在陣腳未穩,尚未完成部署。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宋孟齊敢一而再的挑釁
我們,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若不是有足夠實力便是瘋子。你們認為他是瘋子嗎?」
  陰奇搖頭道:「他當然不是瘋子,還是智勇雙全的第一流人物,假若我們三天內沒法取
他之命,將沒有顏面在邊荒集混下去。」
  屠奉三從容道:「我愈來愈感到在邊荒集打滾奮鬥的樂趣,此子先在我們開張時當眾耍
了我們一手,已收先聲奪人之效,讓整個邊荒集都曉得他是我們的死敵。現在更公然向我們
宣戰,我敢肯定他會把消息傳遍全集,把我們逼上不得不殺他的絕路。」
  博驚雷奮然道:「我仍不明白老大你何不乾脆立即動手,好一了百了,反要放他離開。」
  屠奉三微笑道:「驚雷一向就是這麼衝動,在荊州當然沒有問?#125;,可是現在我
們身處的是天下間最危險的邊荒集,走錯任何一步棋,也會遭滅頂之禍。宋孟齊不會是孤軍
作戰的,至少有個可與你戰得平手的顏闖助陣,至於尚有何人撐他的腰,還有待進一步的探
查。」
  博驚雷並不服氣,雙目凶光閃閃道:「我們不是準備大幹一場嗎?我們的人馬大半已潛
入邊荒集,只要發出訊號,可以把邊荒集翻轉過來,何況只是區區一個邊荒公子,我們根本
不用理他是否三頭六臂,誰擋著我們,誰便要遭殃。」
  陰奇搖頭道:我們實在不宜即刻就作拉緊的弓弦,我剛接到消息,花妖繼昨夜姦殺長哈
力行的女兒後再次犯案,且是首次在白天作案。邊荒集各大勢力已聯成一氣,若我們試圖以
武力控制邊荒集,將會惹起整個邊荒集的反感,後果難以想像。」
  屠奉三點頭道:「若純以武力可以達到目的,不如索性讓我們的玄爺派來一旅精兵,打
他一場硬仗。顯然這是行不通的,只會讓謝玄大條道理來掃蕩我們。所以我們不可因一個人
而自亂陣腳,宋孟齊玩手段,我們便奉陪他,讓人人曉得我屠奉三沒有食言,刺客館是依足
邊荒集的規矩辦事。」
  陰奇沉吟道:「真奇怪!祝天雲因何直至此刻仍沒有動靜呢?」
  屠奉三淡淡道:「奇怪的事多著哩!他肯把木材歸還燕飛,並不像他一向的作風,借花
妖的事取消強征地租,更高明得出乎所有人料外,大大舒緩他變成眾矢之的無奈形勢。我有
感覺『邊荒公子』宋孟齊與祝天雲多少有點關係,宋孟齊以二百錠金元買自己的命,像拓跋
儀那單生意般是個高明的陷阱,且更為高明,絕不容易化解。」
  又欣然道:「正是如此,我愈感到在邊荒集的日子刺激有趣。」
  說到這裹,心中忽然浮現出紀千千的絕世姿容,在他充滿鬥爭仇殺的生命裹,他從來不
會為任何娘兒動心,可是紀千千卻是唯一的例外。縱然能征服天下,但若欠缺了如此迷人的
美女,怎麼說也是一種遺憾。
  心中不由暗歎一口氣。
  陰奇同意道:「對!我們絕不可以因任何突發事件亂了陣腳,對付漢幫是頭等要務,諒
江海流仍不敢和玄帥公然作對,只能坐看我們接收漢幫的業務。」
  屠奉三收拾心情,沉聲道:「明來不行只好暗來,所以宋孟齊亦大有可能是江海流的人。
邊荒集的第一場硬仗不會是容易對付的,我們只好秘密部署,在適當的時刻予敵人致命一擊!
宋孟齊想引開我們的注意力,我們偏不如他所願。三天!哈!三天可以做很多的事,包括取
祝天雲的狗命。我們不可以改變既定的刺殺目標,而刺客館正予我們最大的方便,讓我們出
師有名。祝天雲膽敢以鐵索攔江,已是無可抵賴破壞邊荒集規矩的罪證,惡有惡報,他死了,
除漢幫外沒有人會為他流下半滴眼淚。明白嗎?」
  方鴻圖巡嗅四角後,回到座位,在眾人期待下,侃侃而言道:「卓館主到過東南角,西
南角則有紅老闆和姬老闆的氣味,以姬老闆的氣味較輕,停留的時間當較短,其他兩角都沒
有留下氣味。」
  眾人聽得難以置信,如此神奇的鼻子,令一切如親眼目睹,是沒有人曾想像過的。
  紀千千讚歎道:「方總確是奇人。」
  夏侯亭歎道:「難怪花妖不殺方總難以安寢哩!」
  方鴻圖雙目掠過悲憤的奇異神色,垂下頭去,似在掩飾心內某種不可以說出來的深刻感
受。
  眾人並不在意,成為花妖的追殺目標,當然不是好受的一回事!只有燕飛看在心上,事
實上他一直對方鴻圖有種奇怪的感覺,事情並不像表面看來的簡單。尤其古怪的是方鴻圖似
是不斷徘徊於豁出去和退縮之間,更添事情的神秘。
  卓狂生總結道:「我們已見識過方總超人的本領,由他任除妖隊主帥一事大家該沒有異
議,我們須否循例由議會成員舉手決定呢?」
  慕容戰笑道:「千千小姐的說話誰敢不同意呢?反對的舉手!」
  紀千千微嗔道:「人家不慣那樣被台舉呢?還是依規矩辦事吧。」
  祝天雲欣然道:「確沒有人會反對,現在的情況是不可能有更適當的人選,事情就這麼
決定如何?」
  他的目光逐一巡視,見人人點頭,最後目光落在卓狂生處。
  卓狂生鼓掌道:「就這麼拍板決定,方總有甚麼指示。」
  方鴻圖又現出惶惑的神態,可是當他迎上紀千千期待的目光,眼神立即變得堅定不移,
道:「花妖的一向作風,是專挑當地著名的美女下手,尤令人可恨。」
  紀千千道:「方總不用有任何顧忌,也不用介意千千的感受,有甚麼話便說甚麼。」
  方鴻圖道:「一旦我們定下花妖會找上的目標,行動的範圍可以大大縮小,我首先需要
一個對邊荒集瞭如指掌的人,待到把邊荒集情況徹底弄清楚,便可以定出行動的細節。」
  眾人目光全落在燕飛身上。
  燕飛苦笑道:「我會介紹高彥讓方總認識。」
  卓狂生欣然道:「確沒有人比高彥這小子更適合。」
  姬別笑道:「別忘記還有我這個惜花的人,由我和高彥聯手,當不會遺漏任何夠資格的
美人兒。」
  慕容戰道:「在定下除妖大計前,我們首先要擬好保護方總的方法,但又不可太惹人注
目。」
  紅子春道:「我有個更好的提議,我的人裡有易容的高手,只要給方總裝扮一下,肯定
花妖看不破自己的剋星來,另再派人貼身保護,如此將萬無一失。」
  卓狂生喜道:「這就是群策群力的效果,花妖的末日再不遠哩!暫時把方總交由紅老闆
保護、一切妥當後,再把方總送到我們燕公子的營地。除妖的行動,由此刻正式展開,誰敢
壞我們的規矩,誰便要付出代價,沒有人可以例外。」

  --------
  悲情者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