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八
第 二 章 一路順風
  屠奉三回到內堂,博驚雷和陰奇正在研究攤開桌面上的邊荒集詳圖,圖卷精細至標明所
有店舖的名稱,夜窩子的範圍更塗上一片淡黃色,清楚分明。
  邊荒集的商號均是前鋪後居,前身是布行的刺客館共有三進,中進是貨倉,後進為居室,
其主堂亦變為他們的議事堂。
  屠奉三皺著眉頭在兩人對面坐下,歎了一口氣。
  陰奇開玩笑的道:「老大你接到第一單生意,理應高興才對。」
  博驚雷笑道:「是否燙手熱山芋,令老大進退兩難呢?」
  屠奉三現出笑意,從容道:「我的歎息是欣慰的歎息,在荊州我已難尋對手,現在第一
天到邊荒集,立即遇上頑強的敵人,我是高興還來不及。」
  陰奇和博驚雷聽得你眼望我眼,摸不清他的意思。
  屠奉三掃視兩人,雙目精芒爍閃,輕輕道:「你道拓跋儀要買誰人的命呢?」
  博驚雷猜道:「必是慕容戰無疑,慕容永兄弟因燕飛刺殺慕容文致勢成水火,而以慕容
戰為首的北騎聯更是飛馬會在邊荒集胡族最大的競爭對手,幹掉慕容戰,對拓跋儀當然有
利。」
  陰奇搖頭道:「邊荒集仍未從淝水之戰的破壞恢復過來,沒有人蠢得在元氣未復、陣腳
未穩的狀況下大動干戈。所以諸胡肯容忍祝老大,慕容戰亦肯暫且撇下與燕飛的恩怨。照我
看拓跋儀的目標該是匈奴族的赫連勃勃,此人若除,對拓跋族的復國有百利而無一害。假如
赫連勃勃喪身邊荒集,匈奴幫將再沒法立足邊荒集,更休說要反擊飛馬會。」
  只從兩人的猜測,可看出陰奇的智計實遠勝博驚雷,對邊荒集現時的形勢,有深入透徹
的瞭解,而博驚雷的觀點則流於表面皮毛。
  屠奉三聞言雙眉上揚,沉聲道:「赫連勃勃?」
  陰奇訝道:「難道竟不是他嗎?」
  屠奉三沉吟片刻,搖頭道:「確不是他,即使是這個人,我們也絕不可動他。先不說此
人手底硬淨之極,更重要是留下他可讓燕飛頭痛,在邊荒集諸雄裹,赫連勃勃是不可小覷的
人,儘管現在他在邊荒集沒有甚麼影響力。」
  博驚雷大感興趣的問道:「究竟拓跋儀要買誰人的命?請老大揭盅。」
  屠奉三淡淡道:「是劉裕。」
  博驚雷失聲道:「甚麼?」與同是滿臉訝色的陰奇面面相覷。
  屠奉三微笑道:「所以拓跋族雖好手如雲,卻不能親自出手。拓跋儀雖沒有說出殺劉裕
的理由,可是卻不難猜測得到,燕飛現在已成拓跋圭和謝玄兩方勢力竭力爭取的人,幹掉劉
裕,不但可以切斷謝玄輿燕飛的聯繫,還可以令燕飛完全站到飛馬會的一方,使飛馬會成為
邊荒集最強大的勢力。」
  博驚雷冷哼道:「燕飛有這樣的本事嗎?」
  屠奉三淡淡道:「我這個人只看事實。你看不到燕飛回到邊荒集不到兩天的時間,已成
功的把整個邊荒集的形勢扭轉過來嗎?他鎮壓祝老大那一手更耍得非常漂亮,震盪了整個邊
荒集,奪去我們不少光采。」
  陰奇皺眉道:「這單生意確令人進退兩難,要殺劉裕,不能不把燕飛計算在內,要殺燕
飛和劉裕,首先要除去高彥,去其耳目,更要考慮後果。」
  屠奉三道:「拓跋儀並非蠢人,不會強我們之所難。今早燕飛去向拓跋儀借馬,好讓劉
裕今晚動程回廣陵向謝玄求援,著我們在途中伏擊他。」
  博驚雷動容道:「此確為搏殺劉裕的良機,錯過了實在可惜。」
  陰奇點頭道:「拓跋儀看得很準,劉裕是我們非殺不可的人物之一,若讓他帶來一支北
府軍的精兵,我們怕要捲鋪蓋離開。」
  屠奉三再歎一口氣道:「從任何角度去想,這單生意是非接不可。可是我並沒有直接答
應拓跋儀,只告訴他若證實劉裕喪命,他便要付賬。」
  陰奇訝道:「聽老大的口氣,對此事仍有猶豫。」
  屠奉三雙目神光大盛,冷笑道:「表面瞧此單生意確不露任何破綻,可是我總感到是個
陷阱。我們的到來,立成燕飛和劉裕這一股屬謝玄系人馬的最大敵人,我們在計算他們,他
們當然也在計算我們。」
  陰奇咋舌道:「誰人能想出如此高明的謀略?若老大猜測無誤,此計確是狠辣之至。」
  屠奉三道:「我直覺是由劉裕的腦袋想出來的,亦只有他自己願意,方肯以身犯險,燕
飛不會迫他這麼做,而拓跋儀更沒有逼他服從的資格。」
  博驚雷道:「既是陷阱,他們當然是計劃周詳,佈置了足夠對付我們的人手。」
  屠奉三唇角逸出一絲笑意,道:「若拓跋族大規模的動員,怎瞞得過我們的耳目,現在
邊荒集給花妖鬧得杯弓蛇影,人人自危,更是互相監視。燕飛最能助劉裕一臂之力,但又不
敢離開紀千千半步,所以劉裕只有孤軍作戰,而我正從此點,確認劉裕是我的勁敵,絕不會
因低估他吃上大虧。」
  博驚雷和陰奇聽得發起呆來,因為屠奉三是第一次對敵人有這般高的評價。而他們更清
楚自己的老大已佔了上風,看穿第一單生意是個陷阱。
  陰奇回過神來,道:「我們應否反過來利用這個陷阱殺死劉裕?」
  屠奉三搖頭道:「此為下計,上計是不費一兵一卒,來個借刀殺人,達到同一的目標。」
  博驚雷抓頭道:「誰肯做出手的蠢人?」
  屠奉三長身而起,負手在桌旁踱步,漫不經意地欣賞著桌上的邊荒集地形圖卷,柔聲道:
「除我們外,誰最想殺劉裕呢?」
  陰奇正容道:「劉裕的冒起,只是三、四個月間的事,暫時仍未看出他可以起甚麼作用,
照道理該沒有人非要殺他不可。恐怕或只有任遙是個例外,卻是基於個人的私怨。」
  屠奉三淡淡道:「孫恩又如何?他是謝安的死敵,如讓他曉得劉裕是謝玄看中的繼承者,
絕不會任他活著離開邊荒集。幸好他老人家法身正在附近,陰奇你給我去向天師道在這裹的
線眼放風,孫恩自會行動。當發覺劉裕果然於今晚偷回建康,你道我們的孫天師會怎樣做呢?
劉裕啊劉裕,屠某謹在此祝你一路順風。」
  就在此時,一名手下滿臉古怪神色的進來稟告道:「有位又自稱是邊荒公子的俊傢伙,
要來和老大洽談生意。」
  以屠奉三的老練,亦聽得為之一呆,說不出話來。
  羯幫和匈奴幫的勢力均被限制在東門大街和北門大街間有「小建康」之稱的區域,有建
康城四、五個裡坊的大小,位處邊荒集的東北隅。
  由於小建康既接近碼頭區,又左靠陸運的主道和設施,故成為貨物的集散地,其重要性
僅次於四條主街。
  為對抗其他大幫,匈奴幫和羯幫組成鬆散的聯盟,共同管治此區,有聯營的生意,亦有
各自獨立的業務。
  像羯幫便以經營羊皮和牛皮買賣為主要收入的來源,輿匈奴幫合作的包括胡藥和胡人樂
器。
  南朝盛行仙道之說,又追求延生之術,令胡藥大受歡迎,在邊荒集的買賣中,胡藥僅次
於牲口、兵器和糧貨之下。南方更流行胡樂胡舞,只是建康一區對胡人樂器便有大量需求,
且有很高的利潤,亦非小生意。
  小建康有三個市集,匈奴幫和羯幫各自經營其中一個市集,餘下的一個由兩方聯手經營。
如非兩幫聯手,其地盤怕早被其他幫會侵佔控制。
  小建康的主街名建康街,比諸四門大街是次一級的街道,仍可供四車並馳,東通碼頭區,
西接北門大街,匈奴幫和羯幫的總壇,分別位處建康街西東兩端。
  眾人沿穎水旁的官道直趨建康街東端入口,甫進城便感到異樣的氣氛,大批邊民正聚集
在羯幫總壇大門外,議論紛紛,人人臉上掛著惶懼的神色。
  紀千千的到來立即惹起哄動,稍減拉緊的氣氛,各方武士負責驅散民眾,讓各人可以暢
通無阻地抵達總壇大門外。
  車廷是掌管此區的兩大龍頭之一,首先躍下馬來,喝道:「發生甚麼事?」
  燕飛與劉裕交換個眼色,均感事不尋常。
  幾名混在民眾中的匈奴幫武士迎將上來,帶頭的向車廷報告道:「長哈老大把女兒火化
後,率領過百手下領著骨灰離開,說再沒有顏面留在邊荒集。」
  在場各老大或老闆,人人現出震動的神色,想不到愛女慘遭辱殺,竟對長哈力行造成如
此嚴重的打擊,致心灰意冷,自動把自己淘汰出局。
  慕容戰躍落車廷身旁,眉頭緊蹙的道:「羯幫有甚麼人留下來?」
  那匈奴幫頭目恭敬的道:「是羯幫的第三把手冬赫顯,現在仍有數十名兄弟跟著他,他
剛到了我們總壇去,等待我們老大回去輿他商議。」
  夏侯亭的目光朝燕飛瞧來,現出憂色。燕飛心中明白,長哈力行的離開,最大和即時的
得益者便是匈奴幫。羯幫勢力轉弱是必然的事,沒有長哈力行的羯幫再無關重要。匈奴幫則
有赫連勃勃親來主持,彼衰此盛下,匈奴幫的坐大會再不受規範和限制,若成功吞併羯幫,
其實力更足以輿其他大幫抗衡,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紀千千失望的道:「如此豈非無法查證是否花妖的暴行?」
  燕飛暗歎一口氣,先翻下馬背,正要侍候紀千千下馬,姬別早先他一步扯著紀千千的馬
頭,請她下馬。
  車廷道:「我們暫借羯幫的大堂繼續會議如何?」
  卓狂生一聲「同意」,有風度的向紀千千道:「請千千小姐移步羯幫大堂。」
  劉裕向赫連勃勃瞧去,後者木無表情,絲毫不透露內心的神色,但劉裕可肯定他暗暗高
興。
  眾人魚貫進入羯幫主壇。
  屠奉三從屏風轉出來,一眼瞧去,立從對方長而秀氣的眼睛,認出眼前的邊荒公子與在
刺客館開張時搗蛋的虯髯漢是同一個人。
  他雖見慣各方超卓人物,亦不得不暗讚一聲如此風流俊俏的人物,是平生僅見。他的名
士儒服設計特別,高領口,灰色襦衣,還於頸項紮著紅絲巾,說不盡的溫文爾雅,男人見了
也動心,更不要說愛俏的娘兒。
  「邊荒公子」宋孟齊見屠奉三出迎,立即起立施禮道:「宋孟齊拜見屠老闆。」
  屠奉三有點沒好氣的道:「宋兄不用多禮,請坐!」
  兩人隔桌坐下,四目交投,眼光立即似刀刃般糾纏交擊,各不相讓。
  宋孟齊笑道:「屠老闆真材實學,功力深厚,佩服佩服!」
  屠奉三知他是明捧暗諷自己早前向他出手刺探,他城俯陰沉,不會因而動氣,淡淡道:
「宋兄能抵我一擊,當非無名之輩,可是屠某搜遍枯腸,仍想不到從何處忽然冒出宋兄般人
物來,宋兄可否指點一二?」
  說話時目光不由落在放在桌上的羊皮囊處,重甸甸的一大袋,若不是放滿石頭便該是邊
荒集最流通的金元寶。
  宋孟齊欣然答道:「我仍是那句老話,英雄莫問出處,對邊荒集來說,這更是基本法規。
事實上我只是剛出來胡混的無名之輩,要說只好從家嚴家慈說起,卻怕屠老闆沒有聽的興
趣。」
  屠奉三呵呵笑道:「宋兄怎會是無名之輩,只是貴屬下便足以與驚雷平分秋色。若我沒
有看錯,貴屬該是在巴蜀大大有名,人稱『夜盜千里』的顏闖,對嗎!」
  宋孟齊微笑道:「原來屠老闆這麼愛查根究底,顏伯以前幹甚麼勾當在下不太清楚,只
曉得懂事以來,顏伯便是我的貼身忠僕。說過閒話哩!我們來談正事如何?」
  屠奉三心中暗懍,顏闖是橫行巴蜀的響噹噹人物,若照宋孟齊的說法已當他家僕多年,
那宋孟齊的家世在巴蜀應當非常顯赫,為何自己卻從未聽過巴蜀有甚麼姓宋的豪強大族呢?
淡淡道:「請宋兄指點。」
  宋孟齊謙虛道:「怎敢!怎敢!我今次來,是真心誠意請屠老闆代我殺一個人。」
  接著拍拍桌上羊皮囊,發出「鏗鏘」響音,俯前少許神秘兮兮的道:「這裡是二百兩黃
金,事成後便是屠老闆的哩!」
  屠奉三為之氣結,此正是他強買布行的代價,現在對方又以同樣價錢來聘他辦事,滿帶
著挑惹鬧事的意味。
  沉著氣道:「這是筆大數目,足供普通人揮霍多年。不過刺客館有刺客館的規矩,不是
有錢便可使我們為公子效力。」
  他是老江湖,而直至此刻仍摸不清宋孟齊的底子,所以說話婉轉客氣。
  宋孟齊故作恍然道:「對!首先是此人是否該殺?這方面屠老闆不用擔心,對屠老闆來
說此人更是罪該萬死,因為他要砸掉屠老闆的刺客館。在邊荒集,阻著別人做生意已大大不
該,逼人關門更是犯了天條,所以我要殺的人,完全符合刺客館的條件。除非屠老闆尚有別
的條件,例如對方太過棘手,屠老闆接不下也不敢接,諸如此類。哈!我這個人就是太坦率,
爹也常因此罵我個狗血淋頭。」
  以屠奉三的沉著也要有點承受不起,眼前可惡的傢伙分明在指桑罵槐,責自己強買布行,
逼人關門結業。
  屠奉三雙目殺機大盛,不過卻是針對眼前此君,一字一字的緩緩道:「我的時間很寶貴,
若你再不說出真正的來意,請恕屠某失陪。」
  宋孟齊搖手道:「我並沒有其他意思,真的是來重金禮聘屠老闆給我宰掉一個人。」
  屠奉三沉聲道:「殺誰!」
  宋孟齊雙目神光驟盛,輕描淡寫的道:「我請屠老闆殺的人便是小弟自己!」
  屠奉三愕然道:「請我殺你!」
  宋孟齊從容笑道:「正是如此,金子我留下,當然不是立即動手,而是等我安然離開貴
館的三天內進行,若三天內幹掉我,金子當然是你的,因為我已完蛋,再沒有人向你討回金
子。這三天我將不離邊荒集半步,還會四處玩樂享受,不過如屠老闆莫奈我何,不但要把金
子嘔出來,還要把刺客館送給我。坦白說,哪時你要幹下去亦沒有甚麼意思,一個像我般的
無名之輩也莫奈之何,早聲譽掃地,還如何在邊荒集混下去呢?」
  屠奉三雙目殺機劇增,精芒電閃,手往劍柄握去。

  --------
  悲情者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