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七
第十一章 盛樂之戰
  於平城北面三十多里處的一座小丘上,燕飛點燃攜來的火把。
  火把被縛在一根樹幹上,插入雪土,令火焰在丈許的高處擴散紅光,在週遭滿鋪積雪的原野襯托F,觸目而帶著說不出其詭異淒迷的氣氛。
  燕飛靜立在接近火炬之處,心中思潮澎湃,因為他曉得即將見到萬俟明瑤。
  這個召喚秘人的火光,勢會驚動萬俟明瑤,當地曉得燕飛是要見她,她會有何反應呢?
  萬俟明瑤有很強的個性:水不肯向任何人屈服,燕飛甚至在懷疑,如果向雨田沒有拒絕她的愛,她會否仍對向雨田如此念念不忘,如此「癡情」。
  萬俟明瑤是不會因任何人而改變的,她若形成了某種看法,會堅持下去。在她眼中,燕飛的武功雖然不錯,但至少遜她兩籌,是她的手下敗將,雖然燕飛因擊殺竺法慶而聲名大噪,但萬俟明瑤該仍認為她自己可穩勝燕飛。現在燕飛「送上門來」。她會以甚麼態度和手段響應呢?
  燕飛很想知道。
  假如萬俟明瑤立即動員可用的人手,全力攻擊燕飛,一意殺他,情況將由複雜變為簡單,雖然大傷他的心,但卻是他所期待的。
  當發展到這個情況,他只須讓萬俟明瑤看清楚他的本領,證明燕飛再不是以前的拓跋漢,現在的燕飛是她奈何不了的,她便不得不祭出她最後一道殺手簡——向雨田。
  這是他今晚要見最不希望見到的人的原因,他希望停止無謂的殺戮,就在此時,一道白影出現在雪原的遠處。
  燕飛仰望夜空,今夜雖然寒氣徹骨,天空卻是清朗無雲,繁星密佈,令人歎為觀止。
  燕飛深吸一口氣,曉得會於此一美麗星夜,見到曾傷透了他的心的舊愛。
  戰事如火如荼地進行著,盛樂城襄城外變成地獄般的恐怖世界,雪花仍漠視一切的從天降下。
  拓跋珪清楚他這一方已控制了整個戰場。一如過去在他指揮中的每一場戰爭般,沒有人能在戰場上擊敗他,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天生的統帥,但只有在殺戮的戰場上,他可以平靜下來,冰雪般的冷靜。他不會錯過敵人的破綻弱點,每每能在最適當的時機予敵人最致命的一擊。
  今仗來犯的鐵弗部戰士達一萬五千之眾,兵分兩路,主力軍一萬人,分三隊冒雪正面強攻盛樂,一隊直衝城內,另兩隊分攻佈於左右的營地,另一路兵有五千人,則繞往盛樂後方,從北面攻城。
  由於盛樂城牆城門尚未修復,缺口處處,前後衝至的敵騎幾乎是長軀直入,他們同時點起火把,再將火把投往營帳和房屋裡去,登時火頭四起,卻聽不到慘呼的聲音,也見不到有人從營地房舍奔出來逃命。
  到敵軍曉得中計時,一切都遲了。
  埋伏在城牆上拓跋族戰士在反擊的號角聲響起卜現身,數以千計的勁箭驟雨般朝敵人灑下去,射得敵騎人仰馬翻,狼奔鼠竄,陣腳大亂。
  埋伏四角房舍襄的戰士衝將出來,以二十人為一組,二百組合共四千人,人人徒步持矛,有組織具規模地走進橫街長巷,在他們熟悉的城池以長矛專攻馬背上的敵人,卻放過敵人座下的馬兒。立即把敵人逼得退往貫通南北的主大街去,只剩F失去主人的空騎受驚奔跑。
  此時埋伏在城後雪林的二千騎兵從北門掩至,殺人北門裡,沖得敵人四散奔逃,各自為戰,又不能逃進被拓跋族步軍控制了的橫街,只好向唯一的出路南門逃去。
  牆頭上的箭手改為專對付攻打左右空營的敵人,居高臨下以強弓勁箭,毫不留情地射殺敵人。營帳陷於火海之中,火光染紅了雪地,也照得敵人纖毫畢露,更難避過奪命箭矢貫體之危。
  立在南牆城樓的拓跋珪冷然注視一切,無喜無怒。
  在坑殺了慕容寶的大批降兵後,他對殺人已感到麻木,不會有絲毫情緒的波蕩,至少是當身處殘酷戰場上,勝敗每決定於他一念的時刻。
  一隊人馬從南面衝出,往城外逃去,人數只有數百,但拓跋珪看到赫連勃勃正是其中之一,緊隨他身旁的是波哈瑪斯。
  拓跋珪一直在等待這個機會,提起手上大弓,搭上箭矢,再把強弓拉成滿月,身旁左右五十多個親兵紛紛倣傚,同時彎弓搭箭。
  「放箭」!
  一聲令下,箭矢蝗蟲般從牆頭射下去,索命鬼般追上正逃走的敵人。
  慘叫聲應箭響起。
  十多個人從馬上墜下來,伏屍城外雪地上,餘下的敵騎和十多匹空馬,迅速去遠。
  「蓬!」
  拓跋珪在親兵點燃煙花火箭後,擲上高空,在雪花裡爆開一朵詭狀的紅色光花。
  他曉得波哈瑪斯今次死定了,因為等待他的是武功高強,不在他之下的楚無暇。若楚無暇力有不逮,尚有從他親兵挑選出來的二百精銳一同出手。
  剛才的一箭,他放過了宿敵赫連勃勃,射向波哈瑪斯,這波斯高手也是了得,避開了背心要害,只讓箭貫入他右肩。
  拓跋珪清楚此箭的威力,貫滿了真氣,不單廢了他的右手,還傷及他的內臟。
  沒有了波哈瑪斯,赫連勃勃除了可以擾亂姚萇的大計外,再難有甚麼大作為。
  燕飛在雪地飛馳,追在前方體形健美的秘族女高乎後方,朝東北方走,好一會抵達山區,兩人一先一後穿林過丘,忽然豁然開闊,原來到了個小山谷。
  谷的另一邊隱隱傳來瀑布的聲音,一道溪流蜿蜒而來,流往谷外去。四周的山丘擋著吹來的西北風,雖然放眼所見均是萰q白雪,但仍有一絲溫暖的感覺。
  秘族女高手以秘語道:「族主著你在這襄等候她,千萬不要離開,你該明白族主的脾性。」
  燕飛點頭答應後,這位把全身裹在白布裡,只露出一雙眼睛的秘族女高手,迅速離谷而去,剩下他一個人。
  燕飛暗歎一口氣,到小溪旁找了一塊平坦的大石,撥掉上面的積雪坐了下去。
  帶他到這個地方來,肯定是不懷好意,只要萬俟明瑤使人把守谷口,又派人在谷頂四周的山頭居高臨下守以強弓勁箭,一般好手將陷於插翅難飛的絕境。
  但當然難不倒他,這樣的形勢對他是有利無害,他還可利用形勢使秘人無法形成合圍之勢。
  他的想法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由於事起突然,萬俟明瑤一時間召喚不到足夠的高手,所以拖延時間,先使人帶他到這裡來,好讓她能從容部署。
  燕飛再歎一口氣,把雜念排出腦海之外,進入無人無我的境界。
  「吳郡守將王康,參見小劉爺。」
  劉裕安坐太守府大堂主位,看著拜伏身前容顏疲倦的將領,心中升起古怪的感覺。
  自己這個太守可說是騙回來的,但人人二話不說地便接受了,可見自己在北府兵心中,確實佔有奇異獨特的位置。
  王康在半個時辰前率領干余敗軍抵達海鹽,當時他渾身血污,身上有多處傷口,經調治後到大堂來見他。其它兵將均得到良好的照顧,被安頓到城內的民居休息。
  劉裕搶前把他扶起,道:「大家兄弟,無須多禮。」
  坐在旁邊的劉毅也道:「小劉爺作風似玄帥,最怕無謂的禮數。」
  聽劉毅這麼說,劉裕登時曉得謝琰必是規矩多多,講究禮節,所以王康縱然身帶創傷,仍不敢禮數不周。
  坐好後,王康歎道:「小劉爺得朝廷派來主持大局,實在太好哩!」
  劉裕暗叫慚愧,岔開道:「王將軍怎會逃來海鹽呢?」
  劉毅聽得眉頭大皺,心想不來海鹽該到甚麼地方去?
  王康道:「若我曉得小劉爺在海鹽主事,我定會領人到海鹽來,不過我並不知道,所以城破後一心往無錫去,卻被天師軍封鎖了逃路,只好往海鹽來試試看。」
  劉裕拍腿道:「好一個徐道覆,此計果然惡毒。」
  劉毅和王康不解地瞧苦他。
  劉裕心忖若聽的是屠奉三,肯定明白自己的想法。從容道:「徐道覆是故意把逃出吳郡和嘉興兩城的兄弟逼往海鹽來,一方面可弄得海鹽人心惶隍,另一方面可加重我們在糧草物資方面的負擔,此為一石二鳥之計。」
  王康有點尷尬的道:「如此……嘿!如此我們不是拖累了小劉爺?」
  劉裕出自真心的道:「恰恰相反,我對徐道覆這做非常感激才真。糧草物資方面我們絕無問題,兩艘從建康來的糧船會於午夜時分抵達海鹽。哼!徐道覆今次是弄巧反拙。」
  王康露出釋然的神色。
  劉裕向劉毅道:「今晚將會有大批兄弟從吳郡和嘉興來,請宗兄好好招待他們。」
  劉毅點頭應諾,接受了劉裕向他下的首個命令。
  劉裕又向王康道:「今次吳郡失陷,罪責絕不在王將軍身上,王將軍好好休息,勿要胡思亂想。」
  兩人去後,劉裕心想自己難道確實是真命天子,否則徐道覆怎會這麼便宜自己呢?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