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六
第 十一 章 魔門鬼影
  燕飛大感驚懍。 
  窺視他的人藏身穎水對岸的黑暗中,一座姜燕聯軍遺留下來的箭樓之上,感應一閃即
逝,以他的靈銳,也有是否錯覺的懷疑。 
  這個人該是自他和向雨田到這裡說話後,因怕惹起兩人警覺,故潛往對岸遙遙監視他
們,即使被發現,也因有河道阻隔,可以從容逸走。 
  他並不擔心對方偷聽到他們的對話,因為他和向雨田交談時都以真氣蓄聚聲音,只送往
對方耳內,不虞外洩。 
  他擔心的是對方具有極高明的潛蹤匿跡之術,競可瞞過他的靈覺,可知非是一般凡俗的
心法。直至他起立打算離開,對方心靈始露出一絲空隙,讓燕飛感應到他的存在。 
  天下間竟有如斯功法。 
  對方輕功極端高明不在話下,最教人驚異是其能把心靈隱蔽的功夫,天下確是無奇不
有,想到這裡,心十一動,記起李淑莊曾提起過的魔門高手鬼影,人如其名,只聽外號便知
此人必是精通遁術的高手,所以才被派往監察他和孫恩在縹緲峰的戰況。只從鬼影準確地掌
握兩人不分勝負的離開,而他和孫恩均沒有察覺,便知此人名不虛傳。 
  這時燕飛可肯定正隱伏於對岸的正是鬼影,不由心中殺機大盛,心忖此人從太湖一直追
蹤著自己到這裡來,有如附骨之蛆,不幹掉他,以後如何過日子。 
  心中一動,詐作回集去了。 
  劉裕和屠奉三極目前望,黑暗的海面上另一艘沒有任何燈火的船,正從遠處全速駛近,
與他們一樣靠岸而行,但離岸比「奇兵號」沓上數里。 
  劉裕發出命令道:「亮燈號打招呼!」 
  屠奉三皺眉道:「如果不是大小姐的座駕舟,我們豈非暴露行藏?」 
  劉裕沉聲道:「你認為機會大嗎?」 
  屠奉三點頭道:「確有很大的可能性。」 
  劉裕道:「只要有三分的機率,我便會試試看,因為失之交臂的後果會非常嚴重,天師
軍的戰船隊正在後方趕來。」 
  燈火閃亮,打出荒人問好的燈號,黃色和綠色的燈光交替閃爍,如是者共閃十六次,又
回復先前的烏燈瞎火。 
  劉裕和屠奉三緊張起來,如果來船是天師軍又或北府兵的戰船,都會令他們惹上麻煩。 
  起初對方似乎沒有反應,驀地來船同時亮起紅、白、藍三色燈號,達三息之久,倏又斂
沒。 
  「奇兵號」上的兄弟齊聲歡呼。」 
  劉裕欣然道:「逗一苦押對了,果然是我們的大小姐。」 
  屠奉三如釋重負的道:「大小姐安然無恙,證實了我們佔上先機,搶在敵人的前頭。」 
  老手不待劉裕吩咐,改變航向,朝江文清的雙頭艦駛去。 
  兩船不住接近。 
  劉裕一顆心忐忑躍動,心情有點像浪跡天涯的遊子,流浪多年,嘗盡人世間種種滄桑
後,回到一直盼望他回家的小情人身旁,準備向舊情人懺悔過去的胡作非為,請求她的原
諒。 
  燕飛潛入向雨田隔鄰的客房,盤膝坐下,功聚雙耳,聽覺提至極限,以他的功力,縱然
對方以氣功蓄斂聲音,仍難避過他的聽覺。 
  要瞞過身具魔種的向雨田並非易事,但燕飛因有與孫恩玩這個特別遊戲的經驗,懂得如
何收藏心靈的信息,兼且這是人多氣雜的旅館,遠比在空曠無人的荒野容易。 
  那個他認為是叫鬼影的魔門高手,於上游渡河,接著便朝小建康的方向潛去。在暗裡監
視的燕飛見到他迅捷的身法,也要自認遜色,此人身法之高明,是他從未見過的,明明見著
他在騰躍閃動,也有疑幻疑真的感覺,尤其對方允分利用了黑暗和建築物的掩護,身形有若
失去了實質,確不負「鬼影」之名。 
  要追躡這樣的一個人,以燕飛之能,亦自問辦不到,幸好他猜到鬼影該是到旅館找向雨
田,遂先一步到旅館去。 
  向雨田房內全無聲息,換了一般高手,會以為房內沒有人,但燕飛卻憑直覺曉得向雨田
在房內。 
  待了半晌,終於有動靜了。 
  向雨田房外傳來彈甲的聲響,共四下,前三下是連續的,最後一下隔了三息之久。 
  向雨田的歎氣聲在房內響起,有氣無力的道:「早猜到你們會來找我。」 
  正在竊聽的燕飛更肯定對方是魔門高手鬼影,否則向雨田不會有這句話。無意間他學懂
了魔門相認身份的信號。 
  向雨田聲音轉細,顯是運功蓄斂音浪,道:「唉!今次更頭痛,原來是你老人家。」 
  燕飛心中奇怪,以向雨田的武功,是不用怕任何人的,為何見到鬼影會叫頭痛。 
  向雨田說了句更奇怪的話,道:「寫吧!」 
  燕飛大惑不解時,向雨田嚷起來道:「我的娘,我和燕飛交談時,你竟在對岸!」 
  直到此刻,燕飛仍沒有聽到鬼影說的話,他根本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向雨田便像對著空
氣自言自語。 
  燕飛醒悟過來,鬼影原來是個啞巴,所以向雨田著他把話「寫」出來。 
  通常啞巴也是聾子,但鬼影顯然聽得到向雨田的聲音,否則向雨田也須把要說的話寫出
來,讓鬼影看。 
  房內沉靜下來,但燕飛知道對話仍在進行著,只因鬼影書寫需時罷了。 
  向雨田忽道:「這句要再寫過,我掌握不到。」 
  燕飛一時間糊塗起來,不明白向雨田為何有掌握不到的情況,難道鬼影寫出來的字太潦
草,難以辨識?旋又明白過來,鬼影該是在向雨田攤開的手板上寫字,方會發生這種情況。 
  好一會後,向雨田歎道:「你是否逼我殺了你呢?」 
  燕飛被向雨田這句話嚇了一跳,完全不明白為何忽然要喊打喊毅。 
  一陣沉默後,向雨田問道:「你曉得燕飛是誰嗎?」 
  燕飛愈聽愈糊塗。 
  向雨田忽又笑起來,語氣輕鬆多了,道:「差點給你唬倒,我心中一直在想,又黑又
暗,加上我們說話時仰天望湖,又或側頭說話,就算你的眼睛比我更銳利,亦難盡見我們嘴
皮子的動作。哼!竟敢來騙我向雨田,是不是活得不耐煩哩!」 
  燕飛恍然大悟,鬼影不但是啞巴,且是聾子,不過他卻有能讀懂唇語的超人本領。向雨
田說得對,當時又黑又暗,鬼影卻躲在離地十多丈的箭樓上,隔了一條寬闊的穎水,任他眼
力如何厲害,只能掌握他們小部分的談話。所以向雨田試探清楚後,如釋重負,要騙向雨
田,實是非常困難。 
  燕飛心叫好險,幸好他和向雨田談話的環境特別,否則如被鬼影「讀」得他們所有對
話,後果真的不堪想像,只要他向萬俟明瑤透露,他們的大計便要胎死腹中。如果萬俟明瑤
一怒之下燒掉寶卷,就更糟糕。 
  不過即使鬼影對他們的交談一知半解,仍是嚴重的事,故而向雨田心中不住轉苦殺人滅
口的念頭,只因念著大家同屬魔門,以致猶豫難決,否則以向雨田的性格,早向鬼影動粗。 
  向雨田的聲音又傳來道:「鬼影你雖然來見過先師,但不等於你是先師的朋友,先師便
曾說過,聖門中人一切以利益先行。你對我有利,便是夥伴朋友;不合我的利益,便是敵
人,沒有甚麼人情可說的。你要我為聖門出力,但我卻認為聖門現在做的事根本只是緣木求
魚,盡做著最愚蠢的事。這是個大亂的時代,沒有人有能力逆轉整個局勢。你來勸我,我卻
要反勸你們,省點氣力吧!現在仍不是時候。這是我對你們最後一次好言相勸,由今夜開
始,以後再不要來煩我,你當我很有空嗎?如敢再來煩我,休怪我向雨田反臉無情。」 
  房內沉寂下去。 
  陰奇騰空而起,落往奇兵號。 
  劉裕大訝道:「大小姐呢?」 
  陰奇笑道:「這是我和大小姐分手前,告訴大小姐我猜劉爺會說的第一句話,果然給我
猜個正著。」 
  劉裕老臉一紅,道:「冱個不難猜吧!你是去迎接大小姐,卻不見你和她一起來,不問
這句問哪一句呢?」 
  兩船並排在海浪上推進,海風刮來,吹得眾人衣袂飛揚。 
  屠奉三笑而不語,陰奇拿江文清來開玩笑,正代表荒人希望劉裕和江文清可以有情人終
成眷屬,亦代表眾兄弟對江文清的擁戴和愛護。 
  陰奇與江文清關係極佳,更是大力撮合兩人。 
  陰奇笑嘻嘻道:「劉爺也可以問『宋爺到哪裡去了?為何見不到宋爺。』對嗎?」 
  劉裕招架不來,苦笑道:「好吧!為何不見大小姐和宋大哥一起隨你來呢?」 
  陰奇正容道:「大小姐率船隊在來此的海途上,發覺被天師軍的戰船跟蹤,雖撇掉敵
人,但已知不炒,所以到達長蛇島後,立即開往離岸更遠的島嶼躲避,並著我回來告訴你
們。」 
  屠奉三道:「大小姐這個決定很高明,天師軍的戰船隊正蜂擁而來。」 
  陰奇神情古怪的道:「今次我見到大小姐,她給我煥然一新的感覺,又或可以這樣說,
她又變回當日的邊荒公子了。」 
  劉裕心中欣慰,曉得在此關鍵時刻,江文清終於回復了信心和鬥志。 屠奉三大喝道:
「改變航向。陰奇你來領路。」 
  兩船的兄弟同聲叱喝,戰船偏離陸岸,往大海的東南方乘風破浪去了。 
  向雨田歎道:「我們錯失了殺他的唯-機會,但我真的沒法狠下心腸,我快變成個心軟
的娘兒哩!」 
  燕飛明白過來,鬼影離開了,向雨田這句話不是說給鬼影聽的,而是說給他燕飛聽。不
由心中苦笑,向雨田的魔種確實不在他的金丹之下,明晚將是非常艱苦的一戰。 
  向雨田續道:「我們剛才在碼頭處的對話,即使有人在旁邊聽著,也只會聽得一頭霧
水,何況是只靠眼睛去讀人說話的鬼影,所以我反不擔心他會洩露我們的秘密,問題只在他
已對我們生疑,而鬼影是天生有缺陷的人,懷疑心會比一般人更重。唉!他娘的!明天想不
全力出乎也不成。讓我告訴你吧!鬼影曾到沙漠去找你爹,央他出山。你爹拒絕了他,但亦
請他到長安探聽族長的情況,所以鬼影是認識明瑤的,我今晚開罪了他,他是不會罷休
的。」 
  燕飛道:「我殺了他如何?」 
  向雨田道:「你爹曾向我說過,天下間只有鬼影是他完全沒有把握能殺死的人,因為沒
有人可追上他。他若躲了起來,更是任何人也無計可施的事,包括你和我在內。」 
  稍頓續道:「如果高彥是邊荒集最出色的風媒,鬼影便是聖門最高明潛蹤匿跡的超卓探
子。明天你真的有把握嗎?在鬼影的監察下,我稍有保留也會露出破綻,若被他看破我們弄
虛作假,我們的大計將要泡湯。」 
  燕飛道:「兄弟!全力出手吧!千萬不要有任何保留,只要你想著寶卷,自然會盡力而
為。我走哩!好好睡一覺。」 
  聶天還像從沉思裡醒轉過來般,瞥了正跨檻進入小廳的郝長亨一眼,道:「長亨坐!」 
  郝長亨走到他身旁坐下,識趣的沒有說話。 
  聶天還若有所思的沉吟了好一會,才找到話兒似的問道:「多年以來,我們一直與桓家
為敵,但我們仍能不住壯大,長亨可知是甚麼道理呢?」 郝長享忙道:「全賴幫主英明領
導,我幫上卜又齊心抗敵,故能保不失。」 
  聶天還道:「長亨尚未能說出其中關鍵的因素。」 
  接著雙目閃閃生輝,續道:「直到今天,我們的實力仍是難與雄霸荊州的桓家相比,但
桓家仍沒法奈何我們,桓玄更改弦易轍,與我們結盟合作,許以種種利益,實因我們兩湖幫
的獨特形勢。」 
  郝長亨直至此刻,乃不曉得聶天還找他來有甚麼吩咐,只好恭敬的聽著。 
  聶天還忽然岔開道:「剛才我去看雅兒,她睡得香甜,嘴角還掛著笑容,該是在作好
夢。唉!這孩子。」 
  郝長亨心忖自己亦準備上床睡覺,卻被聶天還召來,肯定聶天還有心事。 
  聶天還又返回先前的話題,道:「一直以來,我們採取的是與民共利的策略,故影響力
能深入社會的各個階層,與民眾的利益結合,但我們從不稱王占城,亦沒有予敵可攻打的固
定基地,等於整個兩湖都是我們的基地,所以即使以桓家的強大實力,亦對我們無從人手,
奈何不了我們。」 
  郝長亨點頭道:「確是如此,每次敵人大舉來犯,我們便坐上戰船,遁入兩湖,從有影
變成無形,再覷準敵人強弱擇肥而噬之,令敵人每次都損兵折將而回。」 
  聶天還沉聲道:「長亨可有想過,我們這種無影無形的策略,將隨我們的出擊而徹底改
變過來呢?」 
  郝長亨愕然道:「幫主的意思……」 
  聶天還道:「我沒有甚麼特別的意思,也不是要半途而廢,只是在思索形勢發展的每-
種可能性。桓玄這小子秘密與譙家結盟,惹起了我的警覺。如果桓玄與我們合作竟是引蛇出
洞的陰謀詭計,那桓玄實比死鬼桓沖更高明厲害,我們怎也要防他一手。」 
  郝長亨點頭道:「桓玄從來都不是可靠的夥伴。」 
  聶天還微笑道:「昨晚我忘記問你一件事,當雅兒為高彥說話時,當時她是怎樣的一副
神態,以你對她的認識,她是說真話還是為高彥撒謊呢?」 
  郝長亨大感頭痛,現在輪到他選擇該說真話還是假話,真話當然是尹清雅為高彥說假
話,但若如實說出來,等於出賣尹清雅,只好中間著墨,道:「清雅說自己與高彥沒有那種
關係,肯定是真的,她……」 
  聶天還不耐煩地截斷他道:「只聽長亨這兩句話,便知你像雅兒為高彥說好話般在為雅
兒開脫。我要聽的是最坦白的話,因為我想曉得雅兒是否對高彥情根深種。」 
  郝長亨頹然道:「清雅的確是愛上了高彥,否則怎會焉高彥說好話呢?」 
  聶天還全身一震,再說不出話來。 
  郝長亨心忖聶天還心中早有想法,只不過想經由自己去進一步證實,待要為尹清雅美言
幾句,聶天還像失去談話的興趣,揮手苦他離開。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