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六
第 八 章 不堪回首
  今次返回邊荒集,他首次有回家的感覺。
  從小他便沒有一個固定的家,回到娘親身旁,即算是回家,娘在哪,那處便是他的家。
  他從沒有想過,在娘辭世這麼多年後,他終於曉得父親是誰。能參加秘人的狂歡節並不
是偶然發生的,而是他爹墨夷明的精心安排,好能與親兒歡敘一夜。
  那年他和拓跋珪都是十二歲,但已是身手了得、高出同輩的孩子,且兩人膽大包天,竟
深入柔然族的勢力範圍,去偷柔然人的戰馬,豈知被牧犬的吠叫聲驚動柔然人,惹得柔然族
的戰士群起追之,兩人騎著偷來的無鞍戰馬,從黑夜逃至天亮,仍無法撇下數十追騎,慌不
擇路下,去到沙漠邊緣處的礫石區,馬兒已撐不下去,口吐白沫。 
  拓跋珪領頭衝入一座疏樹林,勒馬停下,躍往地上,隨後的燕飛立即放緩馬速,以鮮卑
話嚷道:「這裡不是躲藏的地方。」 
  拓跋珪一把抓著他馬兒的韁繩,喘息著道:「快下馬!馬兒撐不住哩!」 
  燕飛跳下馬來,回首掃視疏林外起伏的丘原,在火毒的陽光下,無盡的大地直伸延往天
際,騰升的熱氣令他的視野模模糊糊的, 
  拓跋珪來到他身旁,和他一起極目搜索迫兵的影蹤,道:「撇掉柔然人了嗎?」 
  燕飛惶惑的道:「我們昨夜數度以為撇閃了敵人,但每次都是錯的,希望今次是例外
吧!」 
  拓跋珪回頭瞥兩匹戰馬-眼,狠狠道:「馬兒再走不動了,為今之計,就是忍痛放棄馬
兒,然後找兩株枝葉茂密的樹躲起來,柔然族那些傢伙既得回戰馬,又因見不到我們,以為
我們逃進沙漠去,自然就收隊攜馬回家,我們便可以過關。」 
  燕飛一震道:「我明白了!」 
  拓跋珪愕然道:「你明白了甚麼?」 
  燕飛心驚膽跳的顫聲道:「我明白為何見不到追兵的蹤影,柔然人是故意逼我們朝這個
方向逃遁,因他們曉得這邊是沙漠,我們根本無路可逃,現在他們正把包圍網縮小,從另一
邊向我們逼來,今次我們死定了。」 
  拓跋珪倒抽一口涼氣,道:「你說得對,定是如此,只有我想出來的辦法行得通。」 
  燕飛搖頭道:「敵人追了整夜,肯定一肚子氣,兼且天氣這麼熱,就算人捱得住,坐騎
也撐不住,怎肯就此罷休?一定會趁馬兒休息時搜遍整座樹林,說不定他們還有獵犬獵鷹隨
行,你的辦法怎行得通?」 
  拓跋珪不自覺地詆詆乾涸的嘴唇,抬頭朝天張望,焦急的道:「那怎辦好呢?」 
  燕飛道:「唯一的方法,就是真的逃進沙漠去。」 
  拓跋珪失聲道:「甚麼?那是一條死路,以我們現在的狀態,一個時辰也撐不下去。」 
  燕飛道:「撐不住也要撐,被柔然人拿著,將是生不如死。」 
  拓跋珪正要說話,鼓掌聲在兩人身後驚心動魄的響起,兩人駭得魂飛魄散,手顫腳軟的
轉過身,一時都看得目瞪口呆。 
  一個外形古怪的人由遠而近,似乎是在緩緩踱步,但轉眼問已抵達兩人身前。此人身材
高頑,身穿粗麻長袍,頗有一種鶴立雞群的出塵姿態,可是卻帶著壓低至眉的大竹笠,還垂
下重紗,把臉孔掩蓋。 
  兩人你眼望我眼,一時失去了方寸。 
  「鏘!」 
  拓跋珪定過神來,拔出馬刀,指著怪人,還以肩頭輕撞燕飛一下,著他拔刀。 
  怪人負手身後,似不曉得拓跋珪亮出叮殺人的凶器,正深深的打量燕飛,柔聲道:「孩
子!你今年幾歲?」 
  他說的是鮮卑語,說得字正腔圓,還帶點拓跋族獨有的腔調,令燕飛生出親切的感覺,
不知如何,他直覺的感到對方沒有惡意,忙伸手攔著躍躍欲試的拓跋珪,老老實實的答道:
「小子今年十三歲,他和我同年。」 
  怪人忽然轉過身去,仰首望天,身軀似在輕微的顫動,像在壓抑某一種激動的情緒,聲
音嘶啞的歎道:「嘴乖聰明的孩子。」 
  燕飛和拓跋珪交換個眼色,都看出對方心中的疑惑,但再沒有那麼害怕。 
  忽然一個黑忽忽的東西從怪人處拋起來,往燕飛投去,燕飛一把接著,原來是個盛滿清
水的羊皮水袋。 
  怪人沉聲道:「讓我指點一條生路給你們走。」接著探手指著西北方,柔聲道:「循這
方向走上四個時辰,會抵達一個美麗的綠洲,保證你們死不了。只有逃進這片沙漠,你們才
可以撇掉柔然人,因為這是秘族人的沙漠,柔然人等閒不會闖進秘人的地域。」 
  兩人尚未有機會詳問,蹄音傳至,大駭回頭下,只見丘原遠方塵頭大起,且有數處之
多,分由不同方向接近。 
  怪人厲喝道:「快走!我為你們阻止追兵。」 
  拓跋珪看看燕飛手上的水袋,又望望燕飛,接著兩人齊聲發喊,朝沙漠的方向亡命奔
逃。 
  「你在想甚麼呢?」 
  高彥的聲音在燕飛耳鼓響起,驚醒了他的回憶。 燕飛回到現實,耳內立即填滿猜拳斗
酒的嘈吵聲,感受苦正東居地下大堂熱烈的氣氛。同席的慕容戰、卓狂生、龐義、姚猛、呼
雷方、拓跋儀、高彥、小傑、方鴻生、姬別等全定神看著他,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們的桌子位於大堂一角,鄰近的三桌擠滿夜窩族的兄弟,全是為了親近他們心中的大
英雄燕飛乘興而來。 
  高彥恃熟賣熟、老氣橫秋的道:「不是兄弟說你,今次小飛你回來邊荒集後,不時神思
恍惚,對著第一樓可以發呆,現在大碗酒大塊肉的盡歡時刻,亦可以魂遊天外。哈!你知道
我們剛才談論甚麼嗎?」 
  卓狂生打出阻止燕飛說話的手勢,道:「小飛不要說出來!想知道箇中原因的,請於明
日之後任何一晚,蒞臨敝館聽新鮮登場的最新章目《決戰古鐘樓》,便可以得個清楚明白,
且保證會擊節讚賞,大家兄弟,我給你們一個半價優惠,在座聽者有份。」 
  姬別哂道:「看!老卓是窮得發瘋了,整腦子只是生意和賺錢,比老紅這奸商更奸。小
飛不用理他,你有甚麼心事,儘管向我們傾訴,這世間還有甚麼比兩次失掉邊荒集更大的
事,說出來後你的心會舒服很多。」 
  燕飛苦笑無言。 
  慕容戰道:「聽說你剛才溜了去見向傢伙,那小子有甚麼話說?」 
  龐義道:「你是否勸他滾回沙漠去,免得被你宰掉呢?」 
  接著姚猛、小傑和鄰桌的兄弟們,一人一句,吵得喧聲震天。 
  呼雷方喝道:「大家閉嘴,這麼吵!教小飛如何傾吐心事?」 
  倏又靜下來。 
  燕飛道:「我確實有點心事,但只與明晚的決戰有少許關係,沒甚麼大不了的,有勞各
位關心。」 
  慕容戰皺眉道:「大家兄弟,有福同享,有禍同當,說出來好讓我們為你分憂。」 
  卓狂生笑道:「你們不逼他說出來,便是幫了他最大的忙。哈!」 
  高彥抗議道:「你可以告訴卓瘋子,為何不可以告訴我們?」 
  燕飛道:「此事我真不知從何說起,簡單點說,就是我年少時曾和秘人 
  有一段淵源,與萬俟明瑤和向雨田都是舊識。」 
  眾皆愕然,包括卓狂生在內。 因怕被娘親責罵,燕飛和拓跋珪離開綠洲返回部落後,
謊稱貪玩迷路,沒向人透露半句有關秘族的事,所以連拓跋儀也不曉得兩人有此奇遇。秘族
的狂歡節成了兩人之間共同的秘密。 
  姚猛瞪著卓狂生道:「看你的表情,便知道你並不知。」 
  卓狂生攤手道:「他不說,我怎麼知道呢?」接著埋怨燕飛道:「小飛你真不夠朋友,
如此曲折離奇的事競把我瞞著,還被乳臭未乾的小廣嘲笑。」 
  慕容戰舉手道:「不要鬧哩!大家聽小飛說。」 
  高彥仍忍不住道:「萬俟明瑤不會是你的初戀情人吧?怎可能這般曲折離奇呢?比老卓
的說書更誇張。」 
  燕飛苦笑道:「你猜中了!」 
  眾人再次愣住。 
  卓狂生一拍額頭,道:「我的娘!這事如何解決?」 
  此時燕飛忽生感應,朝大門處瞧去。 
  眾人目光隨他轉移,好半晌後,向雨田大搖大擺地進入正東居,目光落在他們一桌處,
含笑舉步走去。 
  整個大堂靜了下來,人人交頭接耳,交換情報,以掌握來者是何方神聖。 
  向雨田直抵他們的桌子,抱拳道:「各位好!向雨田恃來問安。」 
  卓狂生喝道:「向兄請坐!大家喝一杯。」 
  向雨田搖手道:「卓館主不用客氣,我到此來是要找燕飛,有要緊事和他商量。」 
  慕容戰笑道:「有甚麼事比喝酒更重要?讓我先敬向兄一杯。」 
  眾人同時起哄,更有人搬來椅子,安插向雨田坐在燕飛身旁。 
  向雨田卻不肯坐下,只接過高彥遞給他斟滿烈酒的杯子,舉杯道:「就讓我向雨田敬各
位一杯,祝邊荒集永遠興旺,財源廣進。嘿!這兩句話似不該由我的口中說出來,不過既然
說了,也收不回來。大家喝一杯。」 
  四席合共五十多人,加上整座大堂的其它荒人遊客,齊齊響應,舉杯痛飲。一時間,再
沒有人分得清楚敵友的關係,明晚的決戰,像是永遠不會發生的事。 劉裕坐在河旁一塊人
石上,呆看著暗沉的夜空。 
  為何有些人總比其它人幸運,就算跌倒了也可以爬起來,即使經歷天打雷劈的厄運,仍
可以取得最後的勝利。     他劉裕便沒有這種運道,淡真之死是一種「絕運」,因為是無
法彌補的終生遺憾。像現在他更要去和討厭的劉毅交手,還要爭取他的支持,這是多違背他
心意、多麼沒趣的事。可是他沒有另一個選擇,無可奈何下,只好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為了淡真,個人的好惡又算甚?處在他這樣的位置,便要做這個位置該做的事。直到此
刻,他才真正的明白謝玄,而謝玄更多了他所沒有的負擔,就是謝氏世家的家風和傳承,令
謝玄沒法取司馬氏而代之。一直以來,他不佩服謝玄的就只有這方面,此刻卻有舌同情和諒
解。
  自和司馬道子妥協後,他明白了首要之務是求存,違背心願只是等閒之事。為了淡真,
為了邊荒集,為了所有支持他的人,個人的好惡只好拋在一旁。
  要說服劉毅這自負和有野心的人,站到自己的一方來並不簡單,日後要壓抑他更不容
易,想到要和這卑鄙小人;這在自己危難時算計他和犧牲他的無義之徒,將會有一段沒完沒
了、糾纏不清的關係,劉裕便要大歎倒霉。
  屠奉三來到他身旁坐下,道:「睡不著嗎?」
  劉裕點頭道:「我想起兩個人,有點不舒服。」
  屠奉三訝道:「哪兩個人?」 
  劉裕道:「陳公公和李淑莊。」
  層奉三苦笑道:「我不是沒想過他們,只是想也沒有用。到今天我們仍弄不清楚陳公公
是否天師軍在朝廷的奸細。但我們已盡了人事,希望司馬道子能為我們守秘。」
  劉裕歎道:「司馬道於是不會防陳公公的,我們的難處是沒法明言陳公公最是可疑。」
  稍頓續道:「至於李淑莊,更是來歷不明,令人難以看透,這兩個人極可能會成為我們
致敗的因素,假如他們其中之一通知徐道覆我們潛往前線來,以徐道覆的才智,大有可能猜
到我們的圖謀。」 屠奉三冷笑道:「猜到又如何呢?只要徐道覆找不到我們,便沒法奈我
們的何,他的反擊計劃已如箭在弦,不得不發,若因我們而改變,只是自亂陣腳,非智者所
為。」
  劉裕道:「我們能避過全力找尋我們的天師軍嗎?」
  屠奉三沉吟片刻,終於搖頭道:「這是不可能的,他們既熟悉這區域的環境,附近的民
眾又大多是他們的支持者,何況他們人多勢眾,大小船隻過千艘,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定可
找到這襄來。」
  劉裕道:「我們定要改變策略,如被徐道覆掌握到我們的行蹤,我們肯定會全軍覆
沒。」 
  屠奉三道:「明早大小姐到來後,我們可以從長計議,只要能找到一個比長蛇島更理想
的地方,把船隊藏起來,我們便像在戰場上隱了形,立於不敗之地。」 
  劉裕道:「我愈想愈不妥當。」 
  屠奉三道:「不會那麼嚴重吧?」 
  劉裕道:「告訴我,長蛇蠔q是否你心目中在附近最理想隱藏船隊的地點?」 
  屠奉三遽震道:「對!我們想得到,徐道覆肯定也想得到。」 
  劉裕道:「我們現在立即坐奇兵號趕往長蛇島,還要毀去所有我們曾在這個魚村逗留的
痕跡。」 
  屠奉三跳將起來,道:「我立即去辦。」 
  屠奉三去後,劉裕頓感渾身舒泰輕鬆,這才曉得此事等於刺心的利刃,但因危機若隱若
現,有點霧裡看花,未能看得清楚,兼且這幾天忙於找尋天師軍的秘密基地,無暇分心去
想,所以直到此刻靜卜心來,方認真思量應付之法。 
  忽然他想起邊荒集。 
  與身處之地比較,邊荒集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個世界,刺激有趣,充滿了動人的活力。
劉裕暗歎一口氣,離開邊荒集愈來愈遠了,在往後一段很長的日子,假如他沒有戰死沙場,
仍不知何時才叮以再次踏足邊荒集,與自己的荒人兄弟盡興歡敘。 
  老手此時來到他身旁,恭敬的道:「劉爺的顧慮很有道理,事實上我一直感到長蛇群島
太接近會稽,不太妥當。」 
  劉裕皺眉道:「何不早點說出來?」 
  老手壓低聲音道:「因是屠爺的主意,我當然信任他的決定。」 
  劉裕搖頭道:「這豈是做兄弟之道?有甚麼想法,放膽說出來,因你也會有份一起沒
命。」 
  老手道:「我有一個提議。在長蛇島以東六十多里,還有一系列的無名島嶼,我們可以
躲往那裡去。再留下探子藏身長蛇島內,待天師軍的戰船來搜查過後,我們便可重返長蛇島
去。」
  劉裕拍腿道:「好提議!簡單而有效,這叫一人不抵二人智。」
  老手得劉裕採用他的辦法,大喜去了。
  半個時辰後,奇兵號駛離漁村,進入大海。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