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六
第 五 章 秘密基地
  兩道人影迅捷地過山穿林,最後奔下一道山坡,然後躲進一堆亂石後。 他們正是劉裕
和屠奉三,兩人一洗頹喪之氣,兩雙眼睛射出興奮神色,並肩挨著其中一塊巨石坐下,雖在
一輪全力奔馳下頗感力竭,臉容仍難掩喜色。 
  劉裕輕拍一下腿於,先出聲道:「徐道覆那免崽子果然了不起,竟找到這麼一個鬼地方
作賊巢,藏於深山之上,又以樹木覆蓋,難怪我們差點找不到。」 
  屠奉三喘息著道:「他奶奶的!這座石堡肯定是早巳存在,由前人所建的,老徐只是把
舊堡修復擴建。如果我沒有猜錯,以前江邊該設有碼頭,只是給老徐拆掉。」 
  劉裕點頭道:「對!且有道路從半山的堡寨直通往江邊,不過現在都被老徐以障眼法遮
蓋了,但如果他們有材料在手,只要半天時間,便可重新架設碼頭,最妙是石堡有路通往後
面的山谷,讓天師軍的工匠可以砍木伐樹,建造大批攻城的工具。」 
  稍頓又道:「我們剛才見到的那個人,究竟是大師軍的哪個將領呢?」 
  屠奉三沉吟道:「看形相該是天師軍新崛起的大將張猛,這是個不能小覷的人,徐道覆
得他之助,如虎添翼,所以差他來主理這最重要的反擊行動。」 
  接著道:「我們終於掌握到敵人的佈置部署,這更是勝敗的關鍵,只要我們不讓敵人曉
得我們的存在,我們將有希望贏得最後的勝刊,故而保密是頭等要務,我們不但要瞞過敵
人,還要瞞苦己方的-些人,以免秘密外洩。」 
  劉裕默然片刻,道:「你是否想向宋人哥隱瞞此事?」 
  屠奉三道:「我不是不信任宋大哥,但他始終和謝家有主從之情,淵源深厚,我怕在某
些特別的情況下,他會忍不住向謝琰透露秘密,那我們的計劃便行不通了。」 
  劉裕道:「如果將來宋大哥發現我們欺騙他,他會有甚麼感受呢?」 
  屠奉三苦笑道:「我倒沒有想過事後會如何的問題,只知道若贏不了此仗,我們便要完
蛋。」 
  劉裕道:「我信任宋大哥。他是明白人,明白即使謝琰曉得天師軍秘密基地的存在,仍
是回天乏術,只是把敗亡的口產拖長,苟延殘喘多一點時間,而我們則一敗塗地,在權衡利
害下,宋大哥會作出明智的選擇。我們不但不應瞞他,還要唯恐他知得不夠仔細,讓他曉得
我們是絕對信任他。」 
  屠奉三歎道:「這是我和你不同之處,好吧!便依你之言,不過卻非因為我覺得這是更
聰明的做法,而是因我現在更認定你是真命天子,相信劉爺你的運數。」 
  劉裕笑道:「又在耍我了!甚麼真命天子?我去他的娘。」 
  兩人對視而笑,他們此時的心情,比之今早遍尋不擭的情況,確有天淵之別。 
  屠奉三笑著道:「要回去了嗎?」 
  劉裕跳將起來,欣然道:「此處離敵巢不到二十里,仍屬險地,愈早離開愈好。」 屠
奉三油然起立,拂拂沾在身上的沙石草屑,微笑道:「劉爺的心情我是明白的,可以向佳人
送上見面大禮,當然足愈早回去愈好。」 
  劉裕想起江文清,心底裡湧出難言的滋味,笑道:「你令我想起高小子,只有他從不肯
放過說這種話的機會。」 
  探手搭著屠奉三肩頭,道:「回家哩!」 
  拓跋儀開門見山的道:「這個關係重大的情報你是如何得來的?」 
  燕飛心中大感為難,在他得知赫連勃勃將突襲盛樂一事上,想編出能令拓跋儀信服的謊
話是不可能的,何況他根本不想向這位兒時好友說謊。苦笑道:「你可以撇開這個問題不問
嗎?」 
  拓跋儀不悅道:「有甚麼事須如此神秘兮兮的?就算我不問,族主也會問。」 
  燕飛坦白答道:「小珪明白是甚麼一回事,所以絕不會有延誤軍機的情況。」 
  拓跋儀不解道:「你說得我更糊塗了,族主怎會明白呢?」 
  燕飛把心一橫,道:「我可以告訴你,但你要有些心理準備,不要真給弄糊塗了。唉!
我不告訴你,實在是為你著想。」 
  拓跋儀一頭霧水的道:「我現在更想知道真相,究竟是甚麼一回事?你有甚麼難言之
隱?」 
  燕飛心忖我的難言之隱是愈來愈多,愈趨複雜,有時真的弄不清楚何時該說實話,像剛
才便被卓狂生那瘋子逼得很慘。道:「我們在慕容垂身旁有個超級的探子。」 
  拓跋儀愕然道:「竟有此事?這有甚麼問題?為何不可以說出來,你怕我會洩秘嗎?你
當我是哪種人呢?」 
  燕飛苦笑道:「你先不要發脾氣,我們這位超級探子,就是千千。」 
  拓跋儀失聲道:「甚麼?你是在開玩笑嗎?消息如何傳遞出來呢?且當時你正身在南
方。」 
  燕飛如釋重負的道:「關鍵處正在這裡,隔了萬水下山也不是問題,我和千千是以心來
傳遞信息的。」 
  拓跋儀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道:「你是說真的?」 燕飛攤手道:「信不信由
你。」 
  拓跋儀失聲道:「這是沒有可能的。」 
  燕飛道:「事實如此,所以我既能及時在北穎口前截著慕容垂擄走千千主婢的船隊,義
能潛入榮陽見上千千一面。在建康假死百天後,我多了些連自己也不明白的能力。」 
  拓跋儀顯然一時閃仍沒法接受,問道:「族主……族主他……」 
  燕飛道:「他接受了。來!喝杯酒定驚!」 
  舉起酒罈,為他斟酒。 
  拓跋儀癱瘓在椅內,吁一口氣道:「這是否古人說的心有靈犀一點通呢?」 
  燕飛義為自己倒酒,歎道:「坦白說,我怎知道呢?或許是老天爺有眼,可憐我們拓跋
族國破家亡,為我們做點好事。」 
  接著舉杯道:「為我族的復國希望喝一杯。」 
  拓跋儀和他碰杯,兩人把酒一飲而盡。 
  燕飛放下酒杯,問道:「你的荒游之戀又如何呢?」 
  拓跋儀平靜的道:「素君有了身孕。」 
  燕飛失聲道:「甚麼?」 
  拓跋儀重複道:「素君懷了我的孩子。」 
  燕飛道:「恭喜你!」 
  拓跋儀搖頭苦笑道:「在這朝不保夕的年代,有甚麼好恭喜的?我最怕自己不能盡父親
的責任。」 
  燕飛訝然看著他,道:「你好像真的很擔心?為何這麼悲觀呢?」 
  拓跋儀道:「我頂多只是想法現實。一旦慕容垂大軍發動,我便要到戰場去,生死難
卜,孩子出世時,我能否陪在素君身旁,仍是未知之數。」 
  燕飛心忖那自已是否過分樂觀了? 
  拓跋儀道:「我不想素君留在邊荒集,可是現在天下間有哪處是安樂之土」 
  燕飛點頭道:「北方早巳亂成一團,南方則是大亂即至,看來仍是邊荒集太平一點。」 
  拓跋儀道:「經過兩次失陷,誰還敢保證邊荒集的安全?邊荒集已成天下兵家必爭之
地,戰火可在任何一刻燒到這裡來,我又可能不在這裡,怎放得下心呢?」 
  燕飛心中一動,道:「我倒想到安置素君的一個好地方,看似危險,事實上卻頗為安
全。」 
  拓跋儀訝道:「竟有這麼一個地方?」 
  燕飛道:「你聽過崔宏嗎?」 
  拓跋儀道:「當然聽過,你親自向族七推介他,他亦得到族主的重用。」 
  燕飛道:「他的崔家堡位於北方,崔家子弟在崔宏的苦心訓練下,人人精通武事,加上
石堡規模宏大,有強大的防禦力,四周儘是平野河流,附近又沒有大城,雖位處燕人勢力范
圍內,卻能自給自足,保持獨立,際此慕容垂無暇他顧之時,當是安置素君的理想處所。只
要你同意,我可以和你一起把素君送到那裡去,如此你便可以放下心事。孩子出世時,你到
那裡去也方便多了。」 
  拓跋儀心動道:「待我無去和素君商量,再給你一個確實的答覆。」 
  此時高彥走進來,坐到兩人之間,興奮的道:「向雨田那傢伙競到北大街的千里馬驛館
要了間廂房,入房後便沒再出來,這小子的確膽大包天。」 
  燕飛道:「他是絕不會鬧事的,膽子大或小並沒有關係。」 
  高彥道:「你這麼相信他?此人行事難測,有他在集內,我再沒有安全的感覺。」 
  拓跋儀笑道:「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在燕飛身旁。」起身拍拍高彥肩頭,逕自離開。 
  高彥目光落在雪澗香上,立即發亮,毫不客氣的整壇捧起來,搖晃著道:「還剩下多
少,噢!我的娘,只有小半壇。來!我們喝一杯,借點酒意說起話來也爽一點。」 
  燕飛皺眉道:「你不是又要說你的小白雁吧?」 
  高彥雙目一瞪,理所當然的道:「不談小白雁還有甚麼好談的,你忍心看著我孤家寡人
一個的慘度餘生嗎?」 
  燕飛只好苦笑以對。 劉裕和屠奉三回到秘巢,天剛入黑,老手在村外截著兩人,道:
「魏泳之來了,正在屋內等候劉爺。」 
  兩人聞言大喜,想不到他來得這般快。 
  老手續道:「陰爺和宋爺到長蛇島去迎接大小姐,如果、切順利,他們該於明早回
來。」 
  屠奉三拍拍劉裕肩頭,低聲道:「小心點!」 
  劉裕明白他的意思,是在提醒自己對魏泳之說話要有保留,點頭答應。 然後依老手指
示,往魏泳之所在的小屋舉步,心中不由想起何無忌。 
  何無忌在他最艱難的時候捨棄他,劉裕雖然不滿,但卻沒有恨他,因為他瞭解他的處
境;明白他的為難處。在某一程度上,何無忌仍對他存有情義,至少何無忌沒有出賣他,否
則今夜魏泳之便不能在屋內等候他。何無忌在他的北府兵小集團內是核心分子,清楚他與魏
泳之的關係,只要向劉牢之透露魏泳之和他的關係,魏泳之肯定沒命。 
  劉裕跨過門坎,苦候他的魏泳之忙從椅子站起來,喜道:「真想不到你竟會到前線
來。」 
  劉裕撲前執著他的手,關切的道:「你瘦了!」 
  魏泳之苦笑道:「就只是氣也要氣瘦了,更何況過去三天加起來睡了不足三個時辰,我
又不像你是用鋼鐵打成的。閒話休提,今次小劉爺到這襄來,是否準備放手大幹?」 
  劉裕拉著他到一角坐下,才放開他的手,微笑道:「泳之認為我有機會嗎?」 
  魏泳之笑道:「如果換了小劉爺你是另一個人,我會勸你立即有多遠跑多遠,但小劉爺
你怎同呢?你敢到這裡來,肯定有全盤計劃。你自己或許不知道,但軍內佩服你的人愈來愈
多,大家都認為你是第二個玄帥,只有你才可以領導我們走向勝利。哈!情況如何呢?」 
  劉裕從容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魏泳之大喜道:「究竟還欠甚麼呢?」 
  劉裕欣然道:「當然是欠了你哩!」 
  魏泳之喜動顏色的道:「有甚麼事,小劉爺儘管吩咐下來,我魏泳之縱使肝腦塗地,也
必為小劉爺辦妥。」 劉裕失笑道:「不用那麼嚴重,大家兄弟,我怎會要你丈壯烈捐軀?
先讓我向你說出我們的大計。」 
  魏泳之忙道:「千萬勿要向我說出整盤計劃,只須讓我曉得該知道和該做的事便成。劉
牢之那奸賊把我看得很緊,卻不是因清楚你和我的關係,而是因為我曾追隨孫爺。」 
  劉裕面色一沉,問道:「孫爺情況如何?」 
  魏泳之道:「沒有人清楚,想得好點便是劉牢之把孫爺調往偏遠的城鎮,將他投閒置
散。」 
  劉裕沉吟片刻,問道:「遠征軍現時是怎樣的一番情況?」 
  魏泳之道:「表面看,遠征軍是氣勢如虹,先是勢如破竹的連奪吳郡、嘉興兩城,控制
了通往會稽的運河,然後水陸兩軍會師,攻下海鹽,聲勢一時無兩,但知兵的人,都知直到
此刻,天師軍的主力大軍仍避免與我們交鋒,但我們卻折損近二千人,傷者近五千之眾,這
絕對不是好的戰績。歸根究底,都是謝琰好大喜功,催軍過急,把戰線擴展得太快,而他根
本沒有駕馭如此龐大的一支部隊的本領。」 
  劉裕皺眉道:「朱序沒有給他忠告嗎?」 
  魏泳之破口罵道:「謝琰怎會聽別人的話?且他一向看不起曾投降苻堅的朱序,認為他
有失名士可殺不可辱的氣節,又當足自己是玄帥,以為天師車懾於他的威望,望風披靡,更
聽不入逆耳忠言。」 
  劉裕道:「劉牢之的看法,該不到謝琰忽略吧!」 
  魏泳之頹然道:「劉牢之對謝琰不安好心,是路人皆見的一回事,只有謝琰一個人不曉
得,表面上劉牢之對謝琰畢恭畢敬,事實上劉牢之心中在轉甚麼念頭,沒有人知道。」 
  劉裕問道:「謝琰何時進攻會稽?」 
  魏泳之道:「該是二、三天內的事。哪有人這麼蠢的,陣腳未穩,便深入敵人勢力最強
大的腹地?現時會稽一帶的民眾若不是天師軍的信徒,便是天師軍的支持者,奪得幾座城池
義如何?天師軍全面反攻時謝琰便知道箇中滋味,最教人不忿的是他要討死沒有人阻止他,
但他不應找其它人陪葬。」 
  劉裕道:「像你有這樣想法的人多不多呢?」 
  魏泳之苦笑道:「軍令如山,我怎敢和其它人討論?如被告發,我會被定以擾亂軍心之
罪,肯定給當場處決,劉牢之豈肯錯過機會?」 
  又歎道:「我可以為小劉爺你做甚麼呢?」 
  劉裕道:「我想秘密和朱序見個面。」 
  魏泳之臉露難色,道:「恐怕非常困難,朱序隨謝琰去了會稽,我本身又屬劉牢之旗下
的將領,實在沒法接觸到朱序。」 
  劉裕的心往下一沉,心忖如不能見未序一面,如何依計而行,豈非為山九仞,功虧一
簣? 
  魏泳之訝道:「見朱序有甚麼用呢?他對謝家有感恩之心,縱然他不喜謝琰,但亦不會
背棄他。」 
  又道:「你有甚麼好主意,儘管說出來,讓我看有沒有變通之法?」 
  劉裕道:「我要在謝琰全線潰敗之時,接收他的敗兵,重整陣腳後,再把遠征軍輸了出
去的全贏回來。」 
  魏泳之嚇了一跳,道:「你比我還看得灰黯,遠征軍雖不能取勝,但也不該如此輕易崩
潰吧?」 
  劉裕道:「時間會證實我的頂測。」 
  魏泳之沉吟片晌,道:「你或可向你的同鄉人手。」 
  劉裕一呆道:「劉毅?」 
  魏泳之點頭道:「他現在是海鹽的主將,又是謝琰的心腹,該比我有辦法。」 
  劉裕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