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六
第 三 章 重返邊集
  劉裕和屠奉三坐在一座山峰上,呆看著第一線曙光出現在海面上。兩人都有點不想說
話,一方面是精疲力盡,更大的原因是經過一晚的搜索後,卻是一無所獲。
  經過反覆推敲和測算後,他們把需搜索的範圍大大縮小,只對吳郡和嘉興以東的沿海地
區作地毯式的探查,豈料仍找不到敵方秘密基地的半點影子。
  能否找到徐道覆的反攻基地,是他們此仗成敗的關鍵,更是刻不容緩,愈有時間部署,
愈有勝算,所以兩人連夜動身,且心中頗有十拿九穩的感覺,豈知事與原違,到最後仍一無
所得,怎教他們不意興闌珊,大失所望。
  潮水嘩啦啦的作響,一重一重的潮浪湧向陸岸淺灘,撞上礁石時更是浪花激濺,從高處
望下去,非常壯觀,可是兩人都失去觀賞的心情。
  劉裕呆看潮水暴漲的大海,心中最大的願望,是忽然發現天師軍的秘密基地,      劉
裕呆看潮水暴漲的大海,心中最大的願望,是忽然發現天師軍的戰船,正朝他們的秘密基地
駛去,那他和屠奉三便可悄悄跟蹤,找出徐道覆的巢穴,只可惜海面上沒有半艘船兒的影
子。 
  這是否意味著將徹底的失敗呢? 
  劉裕還有一個想法,是給江文清一個驚喜。從陰奇處獲悉江文清親自領軍南來,他期望
見到她但也有點怕見到她,心情複雜矛盾,連他自己亦不明白這種心情。 
  江文清白江海流敗亡於聶天還手上後,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種沉重的打擊他是明白
的,所以更渴望做出點成績來,令她雀躍開懷,因此當遍尋而一無所得後,他尤為失落。 
  屠奉三歎了一口氣。 
  劉裕苦笑道:「是不是根本沒有這麼一個基地呢?徐道覆反擊的水陸部隊,是藏於海上
某一個島嶼處。」 
  屠奉三斷然搖頭,道:「在兵法上這是最愚蠢的部署,而徐道覆絕非不懂兵法的蠢蛋,
所以秘密基地肯定存在,只是我們一時間找不到吧!試想在遠征軍有心提防下,徐道覆的船
隊聲勢浩蕩的從海上直駛往嘉興和吳郡去,還如何收奇兵突襲,攻其無備之神效?只怕天師
軍也要輸掉此仗。」 
  劉裕找不到反駁他的話,陪他歎了一口氣,頹然道:「我們是否仍要找下去呢?」 
  屠奉三仰望烏雲密佈的天空,堅定的道:「當然要繼續找下去,我們還有退路嗎?我寧
願戰死沙場,也不會回邊荒集苟且偷生,等待桓玄來收拾我。」 
  劉裕心中同意,屠奉三沒有退路,他更沒另一條路可走,不由重新掃視遠近,忽然全身
遽震,雙目射出奇光。 
  屠奉三訝然循他注視的方向瞧去,奇道:「你有甚麼發現?我倒看不到甚麼特別的地
方。」 
  劉裕深吸一口氣,嚷道:「你再看清楚點,潮退和潮漲的分別。」 
  屠奉三一震道:「我的娘!徐道覆這小子想得真絕。」 
  在東北方三里許處的陸岸,潮水淹沒了岸沿的石灘,還朝內陸湧進去,登時把一道流出
大海的小河擴闊,從本僅可容一艘小艇經過的淺窄河道,變成可容一艘大艦通行的水道,其
變化神妙非常。 屠奉三精神大振的道:「這叫天助我也,我們若不是居高臨下,肯定會錯
過這番景象。這道小河連接著一個小湖,址附近小河流集之處,天師軍的秘密基地,肯定在
深入內陸某一隱蔽地點,難怪我們找不到。」 
  劉裕跳了起來,道:「去吧!」 
  燕飛的回歸,把荒人勝利的情緒推上顛峰,雖然剛在徹夜狂歡之後,仍於下午舉行鐘樓
議會,以決定邊荒集未來的動向。 
  能出席會議的議會成員全體在場,列席的有劉穆之、王鎮惡、丁宣、高彥、龐義、方鴻
生和小傑。 
  小傑還足首次得到列席的資格,皆因在此仗他立下大功,保住了高彥。 
  卓狂生以主席的身份,先向燕飛簡報了奪回北穎口的整個過程。最後道:「今次一戰功
成,有若撥開雲霧見青天,今決議會要討論的,就是如何北上支持拓跋珪,以應付明春慕容
垂的反擊戰,只要擊垮慕容垂,我們便可把千千小姐和小詩姑娘迎回邊荒集。他奶奶的,捱
到今天真不容易。」 
  眾人並沒有歡呼怪叫,皆因曉得此戰並不容易,而且即使能打敗從未吃過敗仗、堪稱無
敵於北方的慕容垂,能否救回千千主婢,仍屬未知之數。 
  慕容戰道:「今仗之所以能大獲全勝,關鍵處在高小廣盡悉敵況,使我們能速戰速決,
把敵陣夷為平地。而高小於之能活著回來作報告,則在於向雨田這傢伙肯劍下留人。唉!我
的娘!向小於確教人又愛又恨,不知該當他是朋友還是敵人?不過縱然視他為死敵,他也是
個有趣和可愛的敵人。」 
  姬別道:「我們被逼答應他可讓他在集內來去自如,又可向小飛你挑戰,時間地點任他
選擇。唉!我們都不想你宰掉這傢伙,但又知以他的功夫,你是沒可能劍下留情的,真教人
煩惱。」 
  卓狂生提醒道:「這個傢伙絕頂聰明,小飛千萬勿掉以輕心,必須全力以赴,若存留手
之心,說不定連你老哥也要吃虧。」 
  燕飛尚未有機會報上此行的遭遇,因回集時人人宿醉未醒,問言笑道:「我和他交過手
哩!」 
  卓狂生失聲驚呼,其它人也瞪大眼睛看著他。 
  高彥色變道:「你不是已宰了他吧?」 
  燕飛從容道:「你們放心,他仍活得好好的,還定明晚子時頭,大家在上面的觀遠台決
一生死。」 
  拓跋儀問道:「你在何處碰上向雨田,交手的情況如何?」 
  他問了眾人都關注的問題,大家無不眾精會神的聆聽。 
  燕飛道:「他在天穴截著我,和我過了三招,嚴格來說該是兩招半,雙方以平手作結,
臨走前他定下戰期,就是如此這般。」 
  眾人都聽得一頭霧水。 
  燕飛心中苦笑,若要他詳細交代交手的過程,恐怕卓狂生的炒筆仍力有未逮,難以描述
其中的微妙處。更何況他若真的說出來,便要洩露仙門之秘了,所以他只能含糊了事。 
  王鎮惡道:「燕兄有擊敗他的把握嗎?」 
  燕飛微笑道:「坦白說,雖然大家交過手,但直至此刻我仍未摸清楚他的功底。信心當
然是有的,且是十足的信心,難處在於不足要殺他,而是要他甘心認敗服輸。我明白大家的
心意,希望我不會今你們失望吧!」 
  眾人都鬆了一口氣,燕飛一向謙虛,可以說出這番話,肯定非是虛造。 
  呼雷方不解道:「連我們也不曉得小飛你何時回來,這傢伙怎能在天穴截著你?他怎知
你回集前會繞道往探天穴?」 
  他說出眾人心中的疑惑。 
  燕飛苦笑道:「大家兄弟,我當然不會向你們說假話,但有些事真的很難解釋,我和秘
人的關係並不是你們以為的那麼簡單,事實上我早在長安便認識向雨田。而向雨田此人更是
大有來歷,非是一般秘人。簡而言之,他是某一神秘派系的衣砵傳人,他的師傅在數十年前
曾有一段叱吒風雲的歲月,天下無人能制,最後為避敵隱居沙漠,受秘人的崇敬。」 
  王鎮惡遽震道:「向雨田竟是魔門傳人!」 
  燕飛點頭道:「王兄既知道有魔門的存在,可省去我不少唇舌。」見除王鎮惡外人人一
頭霧水,遂扼要的解釋了魔門和墨夷明的來龍去脈,然後道:「魔門的心法武功,與流俗不
同,向雨田修的更是魔門最高的心法,上窺天道,令他擁有超凡的靈覺天機,能人之所不
能,故而能在天穴把我截著。」 
  慕容戰皺眉道:「想不到竟有如此詭異的江湖門派,如此是否代表魔門要與我們荒人為
敵呢?」 燕飛道:「魔門確實已蠢蠢欲動,目的是為了爭天下,但我們卻不可把向雨田與
魔門一概而論,向雨田此人獨立特行,不群不黨,並不認同魔門的理念。只要我明晚能擊敗
他,將可把他的問題徹底解決。」 
  卓狂生道:「好了!對向雨田的討論到此為止,現在輪到最重要的人事,就是如何營救
千千土婢的問題。」      眾人同時起哄,個個摩拳擦掌,氣氛熱烈。 程蒼古道:「小飛
有甚麼好主意?」      拓跋儀代答道:「我們先要解決秘族的問題,否則一切休提。」 
  紅子春點頭同意道:「對!收拾了向雨田,並不等於收拾了秘族,和向雨田交手,可以
明刀明槍,乾淨利落,但要對付-個以秘人組成的軍團,則完全是另一回事。」 
  慕容戰向燕飛問道:「南方的情況如何?你見過劉爺和老屠嗎?」 
  燕飛把南方的情況作了個詳盡的報告,除了有關安玉晴和劉裕與謝鐘秀的瓜葛外,其它
都沒有隱瞞,當說到斬殺魔門三大高手,眾人轟然鼓噪喝采,最後述說與孫恩縹緲峰之戰,
眾人更是聽得喘不過氣來。 
  卓狂生長笑鼓掌道:「精彩精彩!小燕飛三戰孫恩,竟又以兩敗俱傷平手作結,本館主
又多了說書的好題材。」 
  接著訝道:「但看小飛你的神態模樣,絕不似有傷在身。」 
  燕飛漫不經意的道:「直到與向雨田交手時,我仍身負內傷,車好在接第三招也是這次
交手最後一招前,忽然好了!」 
  費二撇啞然失笑道:「燕爺在說笑嗎?天底F哪有人靠動手過招來療傷?」 
  姚猛道:「你懂甚麼?這叫燕飛神功,也就是能人所不能,故一劍即駭退向雨田,嚇得
他屁滾尿流地走了,甚麼約期再戰只是場面話,我保證到時屁都不見他放半個。」 
  眾人哄然大笑。 
  燕飛心中苦笑,事實上他是差些兒便輸個一敗塗地,當然他明白眾人對他的信心,亦沒
有人擔心他與向雨田的決戰,只有他明白,向雨田是個在任何一方面均能與他匹敵的對手。 
  道:「現在不論劉爺或北府兵,都陷身於與天師軍的激戰裡,司馬道子若能保著建康,
可說是邀天之倖。在這樣的情況下,桓玄肯定坐大,乘機擴展勢力,我們如果疏忽了他,不
用到明存,我們便已完蛋。」 
  眾人沉默下來。 
  對荒人來說,最害怕的就是要打一場南北兩條戰線的戰爭,皆因兵力不足,力有未逮。 
  程蒼占歎道:「只要桓玄攻陷壽陽,等於北穎口被奪,我們的確肯定完蛋。」 
  卓狂生道:「劉先生一直沒有說話,是否有甚麼好主意呢?」 
  所有人的日光全集中到劉穆之身上,看這位智者有甚麼奇謀妙策。 
  劉穆之從容道:「我們究竟有多少可用之兵?」 
  慕容戰答道:「我不知該否以『兵』來形容我們的戰十,坦白說我們並沒有正式的軍
團,但作戰的經驗卻比正式的軍團更要豐富,人人自願參與。在過去守護和反攻邊荒集的戰
爭裡,我們邊荒集更是全民皆兵,老弱婦孺都負超支持和後勤的工作。」 
  拓跋儀續下去道:「如果目標明確清楚,例如是為千千小姐而戰,在議會的號召下,夜
窩族肯定人人奮不顧身,自願齊赴戰場。以此作計算,我們可動員的人手在一萬到一萬二千
人間。」 
  王鎮惡動容道:「這是很強大的力量了。尤其是人人自願參戰,鬥志和士氣均勝敵一
籌。」 
  劉穆之微笑道:「就當我們能上戰場的戰士有一萬人,只要再加訓練,改良裝備,便可
真正成為一支有組織的勁旅。這方面由鎮惡負一隻如何?只要每天操練一個時辰,到明年春
天,他們將變成能縱橫天下的軍團,且不會影響邊荒集的生產。」 
  卓狂生捋鬚笑道:「在北穎門之戰前,恐怕仍有人會懷疑鎮惡的能力,現在該沒有人有
異議了。對嗎?誰反對呢?」 
  慕容戰喝道:「全體通過,就這麼決定。」 
  王鎮惡慌忙起立,激動至眼也紅了,躬身向議會表示感謝。 
  眾人都明白他的心情,王鎮惡這個本來對前途絕望心死的人,終於在邊荒集得到機會和
希望,重燃死去了的壯志雄心。 王鎮惡坐下後,費二撇苦笑道:「劉先生該清楚現時邊荒
集的情況,雖說賣馬和邊荒游令邊荒集經濟大有起色,但離完全復甦,仍是言之過早,現在
只算是勉強撐得住。但若要裝備一支萬人的軍隊,卻在在需財,只恨為了建造雙頭艦,已耗
盡了我們的財力,我們實在無餘力支持龐大的軍事行動。」 劉穆之胸有成竹的道:「如果
我們多廠那丘車黃金義如何呢?」 費二撇呆了一呆,拍額道:「我差點忘了,對!五車黃
金!哈!一切問題當然迎刃而解。」 
  眾人齊聲歡呼喝采,似是黃金已進了袋內去。 
  劉穆之道:「現在我們首要之務,是保著南北的運輸線,北線的問題暫且解決,而南線
只要保住壽陽不失,我們的計劃便可順利進行。」 
  呼雷方道:「壽陽的胡彬是自己人,也是明白人,很容易商量。」 
  慕容戰道:「我會親赴壽陽,找胡彬討論對策,讓他曉得我們會全力支持他。」 
  燕飛道:「胡彬始終是北府兵的將領、大晉的官員,他的意向會受我們劉爺的表現影響
左右。」 
  慕容戰點頭道:「我曉得如何拿捏的了。」 
  高彥笑道:「有戰爺出馬,何用我們擔心呢?」 
  姬別道:「我們還要找孔老大說話。不過孔老大肯否全力支持我們,亦須看劉爺的表
現。唉!希望劉爺確是真命天子,而非老卓硬捧出來的偶像。」 
  卓狂生不悅道:「我怎麼硬捧他出來呢?你們對我和對劉爺都要有信心,放長你的眼睛
去看吧!」 
  燕飛心中苦笑,他是在座唯一曉得根本沒有真命天子這回事的人,但當然不會揭穿。 
  道:「了卻向雨田一事後,我要立即趕往平城,把黃金押運回邊荒集,同時設法解決秘
族的事,邊荒集便交給各位打理了。」 
  眾人轟然答應。 
  燕飛腦海浮現萬俟明瑤詭秘動人的玉容,心中暗歎,避不了的事終要面對,當年熱戀她
時,怎想到有一天情侶會變成敵人? 
  卓狂生喝道:「議會結束,小飛請留步,我還有很多事要問你,你是逃不了的。」 
  燕飛再暗歎一口氣,敵人固難處理,但有時朋友兄弟更不易應付,現在他的情況便是最
好的例證。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