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五
第九章 抽絲剝繭
  劉裕回到基地時,夜空烏雲低壓,狂風呼號,眼看將有一場大雨。過去兩天的天氣頗不
穩定,不時F場大雨小雨,卻為他的探子任務提供了掩護。 
  過去的兩天,他和屠奉二、宋悲風各率三個兄弟,每組四個人,以屠奉三遇襲的海灣作
起點,分二路由近而遠的搜索天師軍的藏兵基地,不住擴大搜索的範圍,結果卻是一無所
得,今劉裕大感失望。 
  難道他們猜錯了? 
  屠奉三和宋悲風依約定和他差不多同一時間回到基地。 
  這個位於鹽城之柬的基地,本身是個荒棄了的漁村,有十多間土石築成的小屋,處於一
道河旁,接連大海。奇兵號泊在河灣處,由這裡駛往鹽城,半天可達。 
  三人聚在其中一間小屋交換情況。 
  屠奉三苦笑道:「我本以為搜尋徐道覆的藏兵基地是手到擒來的事,因為按道理,他們
的基地必是在水陸交通方便之地,離吳郡、嘉興、海鹽三城應不會過遠。豈知走遍沿海區
域,仍沒有發現敵蹤。」 
  宋悲風道:「我專搜索通往此三城的河道,也像奉三般以為可輕易找到天師軍藏身之
所,可惜亦是徒勞無功。」 
  劉裕凝望閃跳不停的燭火,沉吟道:「徐道覆熟悉這個區域的環境,而能否瞞過遠征軍
的探了,正是此仗成敗的關鍵,在如此情況下,他的藏軍之地肯定是巧妙安排、精心籌劃,
考慮及所有破綻,非是我們可輕易識破的。」 
  屠奉三點頭道:「我也有同樣的想法。照我的猜測,陸上的作戰部隊和海上艦隊該是分
開處理,反攻時方會師出擊。」 
  宋悲風點頭道:「合理!要把一支龐大數量的艦艇船隊藏起來,即使是長江和大河那樣
的河道,仍是非常困難。另一個可能性是把艦隊藏在太湖內,但始終須離開太湖,當艦隊進
入河道,既容易被察覺,更易被伏擊,是智者所不為。最理想莫如把艦隊留在大海上,像我
們這般把長蛇島當作海上的隱蔽基地。」 
  屠奉三欣然道:「對!正因我乘的那條船是從海路潛來,方會被天師軍藏在海上的艦隊
發覺,故能偷襲我們殺個措手不及。」 
  宋悲風大喜道:「你記得曾經過哪些島嶼嗎?」 
  屠奉三苦笑道:「大海茫茫,遠遠近近島嶼無數,根本無法分辨。何況知道天師軍主力
艦隊藏身之處又如何呢?憑我們的實力,去惹他們等於以卵擊石。」 
  劉裕冷靜的以目光掃視兩人,最後落在屠奉三身上,問道:「當時攻擊奉三的天師軍戰
船,是哪類的戰船?戰力如何?」 
  屠奉三答道:「攻擊我們的有五艘戰船,均屬輕巧型的海船,兩艘是頭低尾高、前大後
小的海鵲船,左右置浮板,長只五丈,頗易辨認。其餘三艘是開浪船,船頭尖突,長約七丈
多。以其操控者的功力和船上的裝備評之,均是第一流的戰船。」 
  劉裕點頭道:「這證實了我的想法。天師軍雖號稱兵力達三十萬之眾,戰船逾千艘,但
其中大部分士兵均只是裝備不齊的亂民,戰船更不乏由普通漁舟加以改良而成。從當日天師
軍攻打邊荒集的兵力看,天師軍堪稱精銳者不會超過十萬之眾,這還包括從邊荒撤退後軍力
上的擴充。至於戰船,粗略的估計,能見得人的有二、三百艘已相當不容易了。」 
  宋悲風道:「我明白小裕的意思,今次徐道覆先縱後擒的反攻戰略,成敗的關鍵首要是
保密,方能收奇兵之效。所以入選的戰士,必須是天師軍核心的精銳,且在忠誠方面沒有問
題,不會洩漏機密。戰船則是一流的戰船,如果是使用由普通漁舟濫竽充數的劣等船,只會
影響機動性和戰力,反成為尾大不掉的負擔。」 
  屠奉三笑道:「劉爺又再次顯示明帥之風,從茫無頭緒的事理出頭緒來,我們是成王還
是敗寇,就看今晚此一席話。」 
  倏地屋外刮起陣陣大風,樹搖葉響,窗門吹得砰?作聲,接著大雨灑下,由疏轉密,豪
雨終君臨大地。 
  劉裕完全不為天威所動,沉聲道:「我今次也是被逼出來的,以謝琰好大喜功的性情,
這幾天便會由水陸兩路攻打會稽。當會稽落於遠征軍之手,徐道覆會於任何一刻展開反攻行
動。現在可說刻不容緩,我們必須盡快找出徐道覆的秘密基地,才能佔奪先機,以有限的兵
力去攻破強橫的敵人。」 
  宋悲風苦笑道:「我想不認外行也不行,你們說的話對我來說似在猜謎語,究竟天師軍
的秘密基地在哪裡呢?」 
  劉裕油然道:「假設你是徐道覆,在海鹽、會稽、吳郡和嘉興四大重鎮都落入遠征車手
上,形勢告急下,你要扭轉敗局,會怎樣做呢?記著謝琰的副手朱序是知兵的人,劉牢之更
不用說,當然會千方百計防止天師軍反撲成功。」 
  宋悲風道:「我會竭盡全力保衛吳郡和嘉興兩城,只要保持運河暢通,建康的兵員物資
就可以源源不絕的支持會稽,守穩會稽後,便可對會稽附近沿海城池用兵,如此功過半
矣。」 
  劉裕再問道:「吳郡和嘉興兩城的守軍,可藉運河互相呼應,防守力當然遠比海鹽強
大,老哥為何要捨易取難,何不先陷海鹽,再攻兩城?」 
  宋悲風道:「道理簡單明白,如先奪回海鹽,不但會惹起遠征軍的警覺,且對佔領會稽
的遠征軍主力部隊起不了作用。只有截斷運河交通,方能令遠征軍陷於糧草不繼的劣況。」 
  屠奉三笑道:「如此徐道覆的反擊戰略,已是呼之欲出,就是出奇制勝,攻其不備,以
隱了形的水陸部隊,忽然發動猛攻,一舉奪回吳郡和嘉興兩城,如此海鹽將不攻自破,而會
稽的遠征軍將變為孤軍,任由天師軍宰割。這是最簡單的說法,以徐道覆的智謀,會以種種
虛虛實實的手段,於吳郡和嘉興的守軍應接不暇時,才忽然發動。」 
  宋悲風歎道:「二少爺確實比大少爺差遠了,還以為自己破敵如神,犯了擴展過急的毛
病而不自覺。現在遠征軍的戰線太長了,致實力分散,反之天師軍則集中起來,強弱之勢不
言可知。」 
  劉裕冷然道:「所以天師軍的秘密基地,肯定在吳郡和嘉興之東,離海不遠處,當他發
動時,縱然兩城守軍立生警覺,但已來不及求援。」 
  宋悲風搖頭道:「我不明白為何是離海不遠之處?徐道覆大可把水陸兩軍分開,各自行
動。」 
  劉裕微笑道:「宋大哥認為需多少兵力,方可攻陷吳郡或嘉興?」 
  宋悲風摸不著頭腦的道:「這有甚麼關係呢?」 
  屠奉三精神一振,雙目閃亮的道:「當然大有關係。要攻陷吳郡或嘉興任何一城,首先
要切斷兩城之間和其對外的聯繫,孤立它們,再以牽制其中一城,猛攻另一城的策略,方有
成功的可能。一般來說,要攻陷一座有強大防禦力的城池,攻城軍的兵力至少要在守城軍兩
倍或以上。以我的估計,徐道覆若要速戰速決,兵力當不少於五萬人,戰船百艘。」 
  劉裕沉聲道:「要找一個隱蔽的地方藏起五萬人,在現今的情況下,是沒有可能的。只
是物資糧貨來來往往,已難避探子的耳目。所以這批天師軍的隱藏地點該是在海上某處的偏
遠島嶼,如此才可以瞞過遠征軍。」 
  宋悲風一頭霧水的道:「這麼說,他們在陸上豈非沒有甚 秘密基地?」 
  劉裕從容道:「這樣的戰術,更需一個陸上的基地,以建造攻城用的工具,當時機來
臨,天師軍的戰艦可在數天內把海上的兵員送往此基地,再分從水陸兩路大舉進攻。從策略
上來說,這個計劃是非常高明的。」 
  屠奉三道:「正因之前我們錯會了徐道覆的策略,所以沒法找到敵人的秘密基地。此基
地極可能離開海河有一段距離,甚至或在山區之內,不虞被人無意中撞破。」 
  宋悲風恍然道:「我明白了,所以這個基地不該離岸過遠,好方便調動軍隊。」 
  屠奉三摩拳擦掌的道:「我真想再次出動,搜索天師軍的秘巢。」 
  劉裕道:「此事絕不可輕舉妄動,如被對方曉得秘密外洩,我們漁翁得利的策略將難奏
效。」 
  屠奉三點頭道:「讓我們三人親自當探子,如此可保萬無一失。」 
  接著道:「這方面就如此決定。不過掌握敵人秘密基地的位置,只完成我們破天師軍大
計的一半,另一半是如何聯絡魏泳之,好弄清楚遠征軍的情況,讓我們能在遠征軍崩潰時,
招降敗軍。」 
  劉裕道:「魏泳之曾和我拍文件過探察的任務,有幾種聯絡的手法,只有我和他曉得。
只要他身在鹽城,我可在城外必經之路設下暗記,他看到後便可到某一指定地點,找到我的
信函,再到這裹來見我。」 
  屠奉三大喜道:「既有此法,一切好辦。劉爺是主帥,當然不用奔波勞碌,此事交由手
下兒郎去辦,保證妥當。」 
  此時屋外足音響起,三人停止說話。 
  不一會老手推門進來,欣然道:「陰爺來哩!」 
  三人均有如釋重負的感覺,陰奇的到來,正代表一切依計而行。 
  今次的行動他們是不容有失,任何的錯失,會令他們功虧一簣,且永遠沒有翻身的機
會。 
  郝長亨進入大廳,聶天還正細看攤開在桌子上的圖卷,看得津津入味,捲上畫的是太湖
一帶的地理形勢圖。 
  郝長亨心中湧起崇慕之情,更感到幸運,能追隨像聶天還如此超卓的人物,實在是他的
福氣。他幾乎從未見過聶天還吃敗仗,唯一的挫折便是那次被燕飛贏了賭約。從一個微不足
道的江湖人物,成為一個幫會的龍頭大哥;由一個黑道人物,成為雄霸一方的豪雄,聶天還
本人便是個傳奇。 
  郝長亨尤為欣賞聶天還治民的手段,令兩湖幫的利益與兩湖的民眾結合在一起,正是這
種上下一心的和諧,使兩湖幫勢力不住膨脹,最後更擊垮了宿敵大江幫。 
  聶天還頭也不回的道:「雅兒方面有甚麼最新的消息?」 
  郝長亨來到聶天還身旁,恭敬的道:「長亨正是來向幫主報告,剛接到壽陽來的飛鴿傳
書,得知清雅已離開邊荒集。」 
  聶天還遽震道:「雅兒回來了!」 
  郝長亨清楚感到正如聶天還所說的,他對尹清雅的愛是毫無保留的,只有尹清雅才可令
聶天還失去冷靜,令他後悔和反省。 
  郝長亨苦笑道:「該是回來吧!」 
  聶天還呆了一呆,接著點頭道:「對!沒有人知道她是否回來。」又皺眉道:「為何不
直接去問紅子春?他該比我們的人知道多一點的。」 
  郝長亨道:「紅子春到北穎口去了,找不著他。」 
  聶天還愕然道:「荒人反擊慕容垂哩!咦!高彥是否也到北穎口去了。」 
  郝長亨歎道:「我們派到邊荒集的人,雖然是參加邊荒游到邊荒集去,但始終是外人,
很難掌握所有情況。」 
  聶天還目光回到桌上的圖卷,道:「北府兵的遠征軍連奪三城,得卻是失,已逐步走進
徐道覆精心設計的陷阱。謝琰肯定是個『白望』,愚蠢至此,但劉牢之該不致這麼差,照你
猜劉牢之是否真的被桓玄收買了呢?」 
  郝長亨道:「不會吧!劉牢之曾背叛桓玄,照我看劉牢之只是要借天師軍清除謝家在北
府兵的影響力,和剷除原屬何謙派系的將領。」 
  聶天還沉吟片刻,忽然問道:「你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劉裕是否還有機會?」 
  郝長亨想不到聶天還會忽然把話題轉到劉裕身上,錯愕的道:「劉裕手上無兵無將,可
以起甚 作用?且司馬道子是永遠不會信任劉裕的,頂多只讓他作個先鋒將。」 
  聶天還搖頭道:「你太低估劉裕了。」 
  郝長亨感到有點無話可說,因為他真的不曉得在現今的情況下,劉裕可以有甚麼作為。 
  聶天還目光移離圖卷,投往屋樑,負手露出思索的神色,徐徐道:「現在天下間能令我
感到顧忌的有兩個人,一個是燕飛,如在單打獨鬥的情況下,我沒有必勝的把握;另一個人
便是劉裕,我顧忌的是他對軍民的號召力,只要予他一個機會,他可以立即冒出頭來。」 
  郝長亨心中佩服,正是聶天還這種知彼知己的態度,令他從不輕敵,致能屢戰屢勝。 
  道:「幸好劉裕尚未成氣候,一旦北府兵敗退,劉牢之又能保存實力,他將永遠錯失機
會。」 
  聶天還歎道:「我也希望如此,可是桓玄和任青媞千方百計,想盡辦法仍殺不掉他,卻
令我非常擔心。」 
  郝長亨一呆道:「任青媞?她是否真的要殺劉裕呢?」 
  聶天還淡淡道:「在這裡我順道提醒你一句,千萬不要被她迷惑,此女精於媚術,最懂
如何勾引男人。論智計,她絕不在你我之下,以為可以駕馭她的男人,最後都不會有好的收
場。」 
  郝長亨老臉一紅,尷尬的道:「長亨會謹記幫主的指示。」 
  聶天還冷哼道:「甚麼『我疲倦了,希望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休息。』哼!這種鬼話我
會相信嗎?」 
  郝長亨訝道:「今次任青?來投靠我們,竟是別有居心?」 
  聶天還冷然道:「可以說是別有居心,卻不一定要來害我們。現在南方形勢混亂又復
雜,她是借我們這棵大樹來遮蔭,一方面可以靜觀其變,另一方面是覓地潛修。她以為我看
不破她嗎?我只是不想揭破她吧!」 
  郝長亨愕然道:「她竟是借我們的地方來練功,真教人想不到。」 
  聶天還道:「她教你意外的事會陸續有來。此女不但媚骨天生,且是練武的好料子,每
次我見到她,都感到她進步了。今回見到她,我這個感覺更強烈,她應是處於突破的邊緣。
如給她練成『逍遙大法』,她將會變成另一個任遙,至乎猶有過之。」 
  郝長亨糊塗起來,道:「我們這樣收留她,究竟是凶還是吉呢?」 
  聶天還道:「那就要看我們的表現,明白嗎?」 
  郝長亨醒悟過來,點頭道:「我明白了,她是一頭擇木而棲的鳥兒。」 
  聶天還道:「她確是天生的尤物,男人的恩物,桓玄沒有選她,大出我意料之外,也打
亂了我的部署。長亨你放心吧!我聶天還何等樣人,豈會被女色所迷?除非她做到一件事,
否則休想我信任她。」 
  郝長亨好奇心大起,問道:「要她為幫主幹甚麼事呢?」 
  聶天還淡淡道:「就是殺死劉裕。劉裕一去,我將成為她唯一的選擇,如此她才肯對我
死心塌地。」 
  郝長亨歎道:「幫主高明!」 
  此時手下急奔來報,在門外已高呼道:「報告幫主,小姐回來哩!小姐回來哩!」 
  郝長亨尚未來得及反應,聶天還早旋風般轉了出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