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四
第 十三 章 卿卿我我
  高彥歎道:「老子當風媒以來,最驚險該算今回了,尤其是還要擔心你大小姐的安全,
那種壓力真叫我受不了,幸好終於完成任務,燕人今趟有禍哩!」
  尹清雅坐在床邊,默默看著他把各式法寶放回秘庫去,沒有作聲。
  高彥情緒高漲,續道:「我有種奇怪的感覺,便像過去幾天的事從未發生過,我是首次
帶雅兒到一號行宮來,天亮前我們會從這裡出發。哈!這個想法真可怕,幸好不是事實。咦!
雅兒為何不作聲?」
  尹清雅垂下螓首,輕輕道:「我要走哩!」
  高彥未能醒悟,把地庫蓋好,點頭道:「我真想摟著雅兒睡他奶奶的一個不省人事,待
疲勞盡去才返邊荒集去,不過想起老向,便有仍在險地的感覺,還是先返回邊荒集穩妥點,
待我應付了議會後,便和雅兒去吃烤羊腿,我保證雅兒未試過這麼棒的羊腿肉。」
  尹清雅的聲音更小了,道:「我是要回去啊!」
  高彥聽尹清雅說得沒精打彩的,終發覺有不妥當的地方,轉過身來面對尹清雅。
  尹清雅露出一絲苦澀的表情,避開她的目光,道:「我要回兩湖去了。」
  這句話像晴天霹靂,轟得高彥從地上跳起來,嚷道:「雅兒在開玩笑吧?」
  尹清雅迎上他的目光,咬牙道:「誰和你開玩笑?我只答應你到邊荒集玩三天,現在是
第四天哩!」
  高彥撲前半蹲在地上,探手抓著尹清雅兩邊肩頭,驚惶失措地道:「唉!你在邊荒集逗
留了不足兩個時辰,怎夠三天之數。這樣吧!一切待回邊荒集再說,好嗎?就當是我求你
吧!」
  尹清雅堅決地搖頭道:「我再不回去,師傅會擔心死哩!」
  高彥差點哭出來,苦喪著臉道:「你這麼走了,我怎麼辦?上次和你分手後,我已差點
被相思症折磨死了,你若走了,我再不想活下去。」
  尹清雅沒好氣道:「好好一個男子漢,怎可以要死要活的?我真的要走了,再留在這裡,
我會內疚,感到對不起師傅。」
  高彥痛苦地道:「你只顧著師傅,那老子我怎辦呢?」
  尹清雅道:「師傅對我恩重如山,最疼惜人家,你明白嗎?」
  高彥跳將起來,點頭道:「我當然明白。好!雅兒先和我回邊荒集去,待我向議會報告
了敵人的情況後,我立刻陪你回兩湖去。」
  尹清雅凝望著他,好一會後,大嚷道:「你這小子的腦袋是用什麼做的,如此冥頑不靈?
告訴你事實吧!我和你是不會有結果的,更沒有未來,由始至終都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
  高彥如遭雷殛,挫退半步,臉上血色盡去,兩唇顫震地道:「雅兒難道對我沒有半點意
思嗎?」
  尹清雅豁了出去的杈腰罵道:「你這小子沒有半點明白的,我對你有意思也好,沒有意
思也好,總言之師傅是決不允我和你在一起的。我尹清雅今次到邊荒集來,已是對你很好哩!
還不心足。」
  高彥燃起希望,坐到尹清雅身旁,探手摟著她雙肩,道:「雅兒你聽我說,你尊重你師
傅,是天經地義的事,但也好應為自己的終身幸福著想,也請為對你癡心一片的高小子我想
想。說到底我和你師傅往日無冤,今日無仇,他若是真的對你好,當然希望你有個好歸宿。
唉!我的娘!我說得有點語無倫次了。」
  尹清雅任他摟著,瞟他一眼道:「你是我的好歸宿嗎?」
  高彥大喜道:「這個當然。試想想過去的幾天,你是不是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是否有
一寸光陰一寸金的感覺?雅兒試過這麼開心嗎?試過這麼刺激好玩嗎?是不是有種情話說不
盡的美妙感覺呢?是否……」
  尹清雅「噗嗤」地笑了起來,然後苦忍著笑地道:「你這小子最愛自吹自擂,強派人家
這般那般的。坦白告訴你,和你在一起算好玩吧!但並不表示我愛上了你。」
  高彥搖頭道:「雅兒不要騙自己了,如果你不喜歡我,怎會讓我這樣摟著呢?」
  尹清雅微聳香肩,若無其事地道:「或許被你摟慣了吧!」
  高彥氣得鬆開手,恨得牙癢癢地道:「雅兒望著我。」
  尹清雅別過俏臉,迎上他不忿的眼神,道:「看著你哩!又如何呢?」
  高彥差點語塞,忙道:「你如果不愛我,怎會不怕你師傅不高興,萬水千山地到邊荒集
來,又明知危險,也要陪我到北穎口去。」
  尹清雅漫不經意地道:「道理很簡單,因為我貪玩嘛!」
  高彥為之啞口無言,整張臉也漲紅了。
  尹清雅苦笑道:「不要那麼氣惱好嗎?忘了雅兒吧!我們是不會有好結果的。我師傅和
你們荒人是勢不兩立,與大江幫更有解不開的仇結,師傅是不會容許我愛上一個荒人的,我
更不可以傷他的心。」
  高彥道:「先告訴我你不是因貪玩才到邊荒集來,而是因為……」
  尹清雅豎起兩指按上他嘴唇,阻止他說下去,輕柔地道:「傻瓜!有很多話是不用說出
來的。這樣如何?你閉上眼睛,讓我悄悄的離開,將來的事,將來再說。」
  高彥再忍不住,熱淚奪眶而出,淒然道:「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的。」
  尹清雅急忙縮手,眉頭大皺道:「你算是男人來的嗎?人家還沒哭,你倒先哭起來。」
  高彥涕淚交流,一塌糊塗地道:「是男人——好,不是男人也好,我決不會讓你走的。」
  尹清雅歎了一口氣,哄孩子般的軟語相勸,道:「可以給人家一點時間嗎?」
  高彥倏地止哭,愕然瞧著她道:「雅兒確是愛上了我,對嗎?」
  尹清雅大嗔道:「沒有!誰看上了你?人家根本仍拿不定主意,你再逼人家,我便點了
你的穴道,然後直溜回兩湖去。」
  高彥舉手投降,道:「雅兒先隨我返邊荒集吧!你也要給我一點時間,這般說走就走,
我如何受得了?」
  尹清雅嗔道:「男子漢大丈夫,哪有這般糾纏不清的?」
  高彥沉吟片刻,點頭道:「好吧!我可讓雅兒返兩湖去,但雅兒須親口答應我,假設你
師傅肯答應我們的婚事,雅兒便嫁給我。」
  尹清雅現出苦惱的神色,歎道:「那是沒有可能的,要我怎麼說你才肯相信?」
  高彥道:「先不理那是否有可能,假如你師傅肯點頭,雅兒願意下嫁我高小子嗎?」
  尹清雅跺腳生氣地道:「我是女兒家啊!教人家怎樣答你的蠢問題呢?死小子!臭小
子!」
  高彥一聲歡呼,從床邊彈起來,翻了個觔斗捧頭叫道:「成功哩!雅兒終於肯嫁我了。」
  尹清雅嘟著嘴兒道:「你最愛自說自話,人家何時答應過你了?」
  高彥神氣地道:「我明白了!再不明白便是大蠢蛋。哈!我們先回邊荒集如何?遲都遲
了,也不怕多遲上幾個時辰,吃完烤羊腿你再走吧!坐船怎都舒服過在雪地奔跑。」
  尹清雅懷疑地道:「吃過烤羊腿後,你真的肯讓我走?」
  高彥拍胸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雅兒放心好哩!」
  尹清雅欣然起立,帶著千嬌百媚的姿態風情,橫他一眼。
  高彥一把拉開木門,道:「雅兒請!」
  尹清雅走到門前,正要跨過門坎,倏地嬌軀遽震。
  高彥朝外一看,也立告色變,全身的雪液似被冷得凝結起來。
  向雨田挨在屋外一棵大樹的樹幹上,側頭朝他們瞧來,搖頭歎息道:「如果你們沒花時
間去卿卿我我,我哪能在這裡恭候兩位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