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四
第 十 章 覆舟之喜
  搳u到哩!」
  尹清雅趕到高彥身旁,見前方黑漆漆一片,也分不清楚是樹叢還是山丘,不解道:「你
的觀察台在哪裡?」
  高彥往後便坐,原來後面有塊大石,這小子坐個四平八穩,輕鬆地道:「雅兒坐到我身
旁來,這塊石是我精心挑選的,又平又滑,保證雅兒坐得舒舒服服。」
  尹清雅實在累了,只好依言靠著他坐下,旋又站起來,改在他另一邊坐下,以背靠著他
的背,歎道:「這才舒服嘛!噢!人家的腿酸死了。」
  她這主動親暱的行動,令高彥喜出望外地直甜進心底裡去,忙道:「要不要我給雅兒揉
腿子?」
  尹清雅警告道:「不要得寸進尺,我只是借你的背脊休息,如果這塊鬼石頭就是你的觀
察台,我會狠揍你一頓的。」
  高彥傲然道:「脫掉飛靴再說吧!你剛才沒聽到嗎?連敵人也要稱許我。這塊大石只是
進入觀察台秘道的入口。你現在看著的是個茂密的荊棘林,當年不知費了我多少功夫,才弄
得成這個隱秘的觀察台,你現在正享受著我心血的成果。」
  尹清雅現出傾聽的神色,道:「這是什麼聲音?」
  高彥脫下靴子,分別塞進百寶袍的兩個長袋子去,油然道:「這是敵人營地的號角聲,
一長三短,表示仍沒有發現外人入侵,他奶奶的,怎會沒有外人入侵呢?我們不是外人嗎?
只是你們窩囊,沒有發現我們吧!」
  尹清雅邊解靴邊笑道:「你這小子最愛發瘋。究竟脫靴子來幹什麼呢?穿上靴子在雪上
走路不是方便點嗎?」
  高彥笑道:「雅兒習慣了我設計的好寶貝哩!是否脫下靴子後,每一步都像重了十來斤
的樣子?」
  尹清雅道:「少說廢話,秘道在哪裡?是否掀開石頭便見到入口?」
  高彥跳將起來,同時抓著尹清雅兩邊香肩,助她站起來,笑道:「讓我變戲法你看。」
  說罷移到荊棘叢林前,俯身把緊貼地面高約尺半的大截荊棘,用力一拉,雪花四濺下,
荊棘應手移開,露出一個僅容人貼地爬進去的小洞。
  高彥得意地道:「雅兒現在明白為何要脫靴子了吧?因為要爬進去啊!」
  尹清雅眉頭大皺道:「這個鬼洞有多深?」
  高彥道:「大約七、八丈。弄這秘道便像築長城般辛苦,是由我和小傑兩人開拓出來的。
以前我多次被人追殺,全賴這秘道脫身。雅兒請!」
  尹清雅道:「你先進去!」
  高彥歎道:「我不是不想打頭陣,只是須負責關門,把這荊棘造的活動門扎綁好。」
  尹清雅拗不過他,只好領先爬進去。
  高彥低嚷道:「密道是筆直的通往觀察台,雅兒直往前去便成。」
  接著把移開的荊棘拉回原位,他們兩人便像消失了。
  當他們仍在秘道摸黑深進的當兒,一隊巡兵經過荊棘林,毫不在意地巡往別去處,確是
險至極點。
  ※       ※       ※
  黃昏時分,燕飛在太湖北岸棄筏登陸,朝健康奔去。
  這時他方有閒情思考與孫恩在縹緲峰頂的決戰。歸途的行程比去時用的時間多出一倍,
因為他一邊操筏,一邊療傷,精神似與肉體分開了。
  對孫恩的黃天大法,他有更深刻的體會。以前與孫恩的兩度對仗,都沒有這種瞭解和感
受。孫恩想從他身上得到開啟仙門的功法,事實上孫恩也在啟發他掌握「破碎虛空」的秘密。
  孫恩的「黃天無極」,代表了孫恩已練成了「破碎虛空」一半的功法,以天、地、心三
佩作譬喻,他已得到心佩,只差能合璧的天地佩。
  「黃天無極」無有窮盡,完全超越了人力和武功的範疇,與天地渾成一體。黃天大法之
可以無極,皆因孫恩能提取天地的能量,奪天地造化之精華,故能著著領先,壓著他來打。
  如非燕飛人急智生,先以至陰之氣吸引至陽之氣的天性,移動孫恩的氣場,再以奇招擊
傷孫恩,令他沒法再施展「黃天無極」,後果實不堪設想。
  比起孫恩,燕飛的仙門訣便像兩邊都不著岸,故只能施展孫恩所說的小三合。但假如他
的太陽太陰均能無限地提取天地的能量,他豈非可使出大三合,破空而去?他生出悟通了
「破碎虛空」的感覺,雖然實際上如何可以辦得到,他仍是毫無頭緒,但孫恩既能成功,他
當然也有可能達成。
  忽然間,他感到心懷擴闊至無盡的遠處,天地的秘密盡在掌握之中。
  斜陽在厚雲後初現仙姿,灑射下沒落前金黃的餘輝,平原美麗得像個仙境。
  燕飛一聲長嘯,加速朝目的地奔去。
  ※       ※       ※
  「奇兵號」緩緩駛進小海灣,這是與屠奉三約定會合之處,離海鹽城只有一天的水程。
  太陽沒入海灣西面綿延的山脈後,高掛於「奇兵號」帆桅上兩綠一黃的風燈揮散著詭異
的彩芒,這是與屠奉三約定的燈號。
  劉裕、宋悲風和老手三人站在望台上,用神觀察海灣和陸岸的情況。
  追隨老手的二十五名精通操舟之道的兄弟也全神戒備,以應付任何突發的情況。
  宋悲風皺眉道:「難道奉三尚未抵達嗎?」
  劉裕搖頭道:「他的船論速度不在我們之下,且比我們領先了近一天的時間,怎也該到
了。」
  老手掃視海面,沉聲道:「在不久前,這裡應發生過激烈的船戰,你們看,海面仍飄浮
著火油漬。」
  宋悲風一震道:「奉三可能中伏了!」
  老手沉著地道:「不用擔心,屠爺該已成功突圍逃脫,否則火油漬不會直延往海灣外。」
  劉裕神色凝重地依老手指示觀看海面。
  老手道:「我們該立即離開,此灣不宜久留。」
  劉裕道:「我們駛出海灣,卻不要離得太遠,奉三若成功逃掉,必會回來與我們會合。」
  宋悲風叫道:「看!」
  劉裕大喜道:「是奉三!」
  只見在海灣口的一座山上,燈火有節奏的閃爍著,正是荒人打燈號的手法。
  不待劉裕下令,老手早指示手下把「奇兵號」駛過去。
  ※       ※       ※
  「雅兒!雅兒!」
  尹清雅睜開眼睛,接著駭然坐了起來,道:「現在是什麼時候?我睡了多久?」
  高彥在小帳幕的黑暗裡,蹲在她身前,愛憐地道:「現在該是初更時分,雅兒睡了足有
一天半夜。」
  尹清雅發現高彥的輪廓清晰起來,事實上整個以真絲織成、薄如蟬翼的帳幕也亮了起來,
透著金黃的色光,迷迷糊糊地訝道:「怎會這麼亮的?」
  高彥探手抓著她兩邊香肩,柔聲道:「是月兒的光嘛!今天午後天氣轉晴,碧空一望無
際。來!快穿上百寶袍,是時候離開了。」
  尹清雅清醒了點,道:「你完成了你的任務了嗎?」
  高彥像伺候小公主般助她穿上百寶袍,笑道:「我在觀察台上看足一整天,什麼都看得
一清二楚,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尹清雅「噗哧」嬌笑,白他一眼道:「你的所謂什麼觀察台,不過是一棵長得特別高的
大樹吧!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高彥正為她整理衣襟,欣然道:「有我這超級探子徵用它,這棵老樹也自然地成了超級
觀察台,且會名傳邊荒的歷史上,由卓瘋子的《天書》一直傳誦下去。」
  尹清雅仰起俏臉,凝望帳頂,似可透帳看到夜空上的明月,悶哼道:「你最愛自吹自擂
——噢!真美!」
  高彥藉著透帳而入的月光,看著她有如神跡的美麗花容。尹清雅天真爛漫的神情,在月
兒的光色下更是不可方物,高彥一時心神皆醉,朝她香唇親去。
  豈知尹清雅一個閃身,竟鑽了出帳外去,害得他不但撲了個空,還差點失去平衡,撲倒
帳內。
  高彥垂頭喪氣地鑽出帳外去,只見尹清雅一邊伸著懶腰,一邊抬頭仰望掛在夜空上的月
兒,她站在荊棘林核心處被開闢出來的小空間裡,活像長期生活在雪林裡最可愛的美麗精靈。
  觀察樹孤零零的獨立在敵境靠東北的一角,直聳夜空。
  號角聲從只有一林之隔的敵方陣地傳來,還隱聽到穎河流動的水響。
  這片雜樹叢生的荊棘林,綿延於泗水南面和穎河西岸的丘陵地,而觀察台所在處正是丘
陵高處,登樹後可把北穎口的情況盡收眼下。
  尹清雅目光往高彥投去,露出頑皮的笑容,道:「你該趁人家未睡醒時使壞嘛!現在錯
失機會哩!」
  高彥收拾營帳,若無其事地道:「雅兒放心,每次我從樹上落到地面休息時,我都會到
帳內和雅兒親個嘴,所以絕不存在什麼痛失機會的問題。」
  「什麼?」
  高彥把帳幕折迭起來塞進內袋去,別過頭來,只見尹清雅杈著小蠻腰,杏眼圓瞪地狠狠
望著他。
  高彥道:「沒什麼——哈!我已非常克制,雅兒的小嘴真香。」
  尹清雅嘟著小嘴生氣地道:「你只是在胡謅!快告訴我,你是在胡謅。」
  高彥聳肩道:「對!我只是在胡謅。」
  尹清雅「噗哧」笑起來,橫他一眼道:「你這死小子、臭小子,如果真的佔了本姑娘便
宜,我會和你沒完沒了的。」
  高彥仰望夜空,道:「打從第一天見到你,我和你這一生已沒完沒了。唉!說到佔便宜,
嘿!——」
  尹清雅神色不善地道:「你在說什麼?」
  高彥忙道:「沒說什麼!時候無多,我們必須立即離開,這處太危險了,最怕向雨田那
小子來了。」
  尹清雅道:「我們不等另一次大雪嗎?」
  高彥道:「看天色,接著的幾天都不會下雪,若明天太陽出來,我們便危險了。」
  尹清雅再沒有和高彥算賬的閒情,領先朝秘道入口走去。
  ※       ※       ※
  屠奉三與十多名兄弟登船後,「奇兵號」迅速開離海灣。
  屠奉三在倉廳內說出經過,原來他的船於午後時分抵達海灣,幸好他一向小心謹慎,一
直處於高度戒備的狀態下,沒有下錨和泊岸,而是選擇沿海灣巡弋,這才避過大難。
  就在毫無先兆下,天師軍的十多艘戰船忽然來襲,屠奉三等只好且戰且走,憑優良的戰
術突圍出海,沿南岸逃逸,可惜戰船受創過重,多處起火和入水,最後只好棄船逃上陸岸,
再潛回海灣守候劉裕。
  屠奉三總結道:「今次是不幸中的大幸,只有五個兄弟被矢石所傷,但均非重創。」說
罷現出笑容。
  坐在桌子另一邊的宋悲風訝道:「我是否看錯了,奉三似乎還相當興奮雀躍?」
  屠奉三微笑道:「宋大哥不但沒有看錯,還看得很準,我心情的確極好。」
  接著向劉裕道:「劉爺明白我的心情嗎?」
  劉裕心中一陣溫暖,想起屠奉三從與自己誓不兩立的敵對立場,發展至成為絕對信任對
方的戰友和生死之交,其中的過程,實在令人回味不已。笑道:「又來考量我嗎?你不是早
認定我是真命天子,仍要來這一套?」
  屠奉三和宋悲風交換個眼神,同時放聲大笑。
  劉裕點頭道:「好吧!屠兄的心情之所以這麼好,皆因曉得今回覆舟之恨的債,不但可
以本利討還,且可以要敵人連老本都賠出來。」
  宋悲風苦笑道:「我想不認蠢都不行,我仍是不明白有什麼好高興的?」
  屠奉三解釋道:「我們一直不明白徐道覆在玩什麼陰謀手段,他敢放棄吳郡和嘉興兩個
位於運河沿線的重要城池,定有後著,可是這後著是什麼?我們看不通更摸不透,在現時的
情況下,徐道覆能保住海鹽、吳興和義興三城已不容易,更不要說能奪回吳郡和嘉興兩城。
  「現在劉牢之的水師船隊已抵達海鹽,並在海鹽南岸登陸,與由朱序指揮的部隊連手攻
打海鹽。在這樣的情況下,海鹽的失陷只是早晚間的事。一旦海鹽淪陷,謝琰的大軍將會長
驅直下,攻打會稽;而劉牢之在奪得海鹽後,會渡峽助謝琰圍攻會稽,當會稽被遠征軍收復,
整場大戰的決勝時刻將會來臨。
  「而天師軍的成敗,正繫於能否重奪吳郡、嘉興和海鹽三城,從而截斷遠征軍的糧線,
令遠征軍陷於天師軍勢力所在的泥沼中,變成無援的孤軍。」
  宋悲風皺眉道:「我仍不明白,這與奉三在那海灣遇襲有何關係?」
  屠奉三道:「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天師軍卻露了形跡,讓我們曉得海灣附近有天師軍的
秘密基地,所以警覺性會如此的高,我們逗留了不到兩個時辰,天師軍便可調動水師來圍剿
我的戰船。失去一艘戰船對我們來說無關痛癢,可是讓我們曉得天師軍在海灣附近有個秘密
基地,對天師軍卻是個非常嚴重的失誤。所以我的心情會這麼的好。」
  宋悲風恍然,點頭表示同意。
  劉裕歎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屠奉三淡淡道:「這是個以命搏命換回來的珍貴情報,只可供我們私用。如果我們的目
標只是助遠征軍打贏這場仗,我會請劉爺立即去通知朱序,但現在的情況當然不是這樣子,
這更是劉爺軍事生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宋大哥同意嗎?」
  宋悲風苦笑道:「我可以說什麼呢?如果遠征軍大獲全勝,第一個沒命的肯定是我們的
劉爺。」
  屠奉三冷哼道:「我敢大膽說一句,即使我們向遠征軍洩漏這關乎勝敗的情報,遠征軍
仍沒有回天之力,因為徐道覆對遠征軍有精密的監察和防範,只有我們這支奇兵,在徐道覆
的算計之外,故可以扭轉乾坤。劉爺認為我說得對嗎?」
  劉裕斷然道:「一切依你的話去辦。」
  宋悲風道:「天師軍的秘密基地在哪裡呢?」
  屠奉三微笑道:「我們很快便會知道。」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