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四
第 九 章 深入敵境
  尹清雅掠到高彥身旁,像他般俯伏雪地上,望小丘另一邊望去。問道:「有什麼問題?」
  他們置身處是北穎口西南方的丘陵山地,愈接近北穎口,地勢愈趨平坦。此時他們已抵
達丘陵地盡處,外面儘是雪原雪林,如果不是雪花紛飛,又值夜深之時,很容易便會敗露行
藏。
  高彥湊在她耳邊道:「外面縱橫七、八里之地,本是個容易藏身的長草原,現在卻變成
個一望無際的雪原,只間中有幾棵冷得發抖的老樹在撐場面。」
  尹清雅皺眉道:「不要誇大,樹怎會像人般發抖呢?」
  高彥笑道:「當你一個人在荒野中悶得發慌的時候,你會把一草一樹都當人般看待,如
此荒山野嶺才會變得有趣起來。嘿!邊荒不論是畜牲和花草樹木,以至高山小石,都是我高
彥的朋友,還有山神地仙都在保佑我,只要你睡覺時緊靠著我便成,一定可沾到我的福氣。」
  尹清雅為之氣結地道:「說來說去,兜兜轉轉,最後都是這些話。少點廢話好嗎?天亮
前我們必須抵達觀察台,否則肯定會死得很慘。」
  高彥道:「往觀察台的所有路線中,以這無遮無掩的雪原最容易被敵人發現,只要對方
在雪原另一邊的樹林設置瞭望臺,任何人想偷過雪原都要無所遁形,所以這條路線也是最危
險的。」
  尹清雅不解道:「那你為何還在此發呆呢?還不快到最安全的路線去,我們有很多時間
嗎?」
  高彥胸有成竹道:「敵人中最令我害怕的只有一個人,就是向雨田,如果在另一邊守候
我們的是他,肯定我們要完蛋。」
  尹清雅道:「看你的樣子,是肯定他不會在雪原的另一邊。」
  高彥點頭道:「當然肯定,因為向雨田是個聰明的傢伙,聰明人當然沒想過笨辦法。如
果我沒有猜錯,由於在穎水西岸老向和燕人遍尋我們而不獲,當會猜測我們躲往東岸去,至
乎逃進了巫女丘原的沼澤區,卻不知我高彥膽大包天,依然留在西岸。」
  尹清雅道:「你的話合情合理,我也相信向雨田不在附近,但如何越過這雪原區,又不
虞被敵人的哨兵發覺呢?」
  高彥坐了起來,笑道:「這便要靠我們特製的雪上飛車哩!」
  尹清雅陪他坐起來,訝道:「雪車?」
  高彥道:「我們先借飛靴滑行的便利,深入雪原,到離那邊的樹林區尚有里許的距離,
把兩雙飛靴脫下來,再用我帶來可伸縮的鋼枝造成支架,飛靴變成輪子,變成可乘載我們兩
人偷渡雪地的滑車,便可神不知鬼不覺地溜進雪林去。」
  尹清雅欣然道:「你這小子古靈精怪,最多鬼主意。」又懷疑道:「你以前試過嗎?這
樣的車子真能在雪地滑行?」
  高彥道:「當然試過!這正是我要造兩雙飛靴的原因。我在下你在上,只要把手變成擼
槳,把雪當作水,可像船兒般在雪海上滑行,快捷便妥。由於我們的百寶袍沾滿了雪,兼之
敵人哨兵身疲眼倦,在風雪連天中,保證我們在他們面前闖過,敵人仍要懵然不覺。」
  尹清雅道:「那我不是要整個人伏在你身上嗎?」
  高彥笑道:「老夫老妻,有什麼好計較的?」
  尹清雅探手過去,重重在他臂上扭了一記,痛得高彥齜牙咧嘴時,狠狠道:「想佔我便
宜嗎?這便是要預付的代價。假如我發覺另一邊根本沒有敵人,我會要你好看。」
  高彥把另一邊手臂伸向尹清雅,道:「再多扭一下,我願付出更大的代價,多佔點便
宜。」
  尹清雅「噗哧」笑道:「死小子!」
  高彥把嘴巴移往她耳旁,道:「好玩嗎?」
  尹清雅俏臉紅起來,狠狠白他一眼,跳將起來,道:「我們動身吧!」
  ※       ※       ※
  燕飛在縹緲峰站起來,環目掃視遠近臣服於腳下高矮不一的群峰,心懷舒暢。
  綿綿細雨下個不休。
  經過近兩個時辰的運功療治,他勉強壓下了傷勢,若要完全痊癒,至少還需十天的功夫。
  孫恩的黃天大法,其殺傷力遠超過魔門三大高手,對他造成嚴重的損害,令他經脈受損,
如果不是他身具至純至淨的先天奇功,恐怕永遠不能完全復原過來。
  由此看,孫恩確有「殺死」他的力量,或說是力能摧毀他的肉體,使他變成永遠徘徊於
人間的孤寂遊魂。
  即使他確是能永生不死的人,回想起剛才的情景,也有死裡逃生抹一把冷汗的驚悸感覺。
  他能安渡此戰,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令孫恩無功而退,靠的當然是實力和本領,但更
重要的是先一步看破孫恩的意圖。而他至所以能掌握孫恩的情況,是因為他明白孫恩。
  對孫恩來說,只有仙門才具有意義,所以孫恩要與他決戰,肯定與仙門有直接的關係,
與孫恩能否練成「破碎虛空」有關。
  燕飛暗歎一口氣,如果孫恩的目的只是殺死他,恐怕他已橫屍縹緲峰,孫恩的黃天大法
肯定在他之上,幸好他心有圖謀。
  假設他不能在明年今日之前,勘破擊敗孫恩的法門,不要說什麼攜美進入洞天福地,還
會「死」得很慘。
  燕飛搖搖頭,啞然失笑,下山去也。
  ※       ※       ※
  高彥和尹清雅在雪林內滑翔,頗有逍遙寫意的感覺。
  他們終於偷越過敵人最後一重警戒線,深入敵境。這片雪林綿延廣披,縱橫數十里,覆
蓋穎水西岸和泗水南岸的遼闊區域,也是偵察敵人的最佳掩護。
  今鋪高彥可說是賭贏了,押注在向雨田到了穎水東岸去,賭注則是他們的生命。高彥的
掩眼法可輕易瞞過燕人的哨兵,卻絕瞞不過像向雨田般高明的人。
  倏地高彥停了下來,接著撲往就近一棵大樹,把耳朵貼往樹幹去。
  尹清雅來到他身邊,卻不敢打擾他。
  好一會後,高彥把頭移離樹幹,道:「大批敵人正從北面徒步走過來。」
  尹清雅大吃一驚道:「還不快逃!」
  高彥道:「逃往任何一個方向,都一樣危險,敵人精通搜索之術,……」
  尹清雅截斷他道:「我們躲往樹頂如何?」
  高彥道:「這絕不是辦法。最頭痛是我們必須在天明前趕往觀察台去,否則若日上三竿,
雪又停了,敵人派出獵鷹惡犬,我們更難倖免。」
  尹清雅差點哭出來:「那怎辦好呢?」
  高彥出奇的冷靜,忽然道:「出嫁從夫,隨我來!」
  尹清雅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但哪還有心情和他計較,忙隨他在林內迂迴曲折地前進。
片刻後來到林內一個隆起的小丘旁,這處的樹木特別茂密,一道小溪繞著小丘的低窪地流過
來,溪旁怪石嶙峋。
  高彥道:「脫下百寶袍,千萬勿要拂掉袍上的雪。」
  尹清雅開始有點明白高彥要玩的把戲,連忙依他之言小心翼翼地把百寶袍脫下來,露出
青色的勁裝和玲瓏嬌美的身段。
  高彥正全神觀察溪旁一組又一組的大石,選擇目標,當他的目光移到尹清雅處,立即亮
起來,讚道:「雅兒真美!」
  尹清雅氣道:「死到臨頭,仍是這副德性。」
  高彥探手抓著她柔軟的小手,拉著她直抵溪旁一組亂石陣去,笑道:「我們扮一塊大石
如何?這塊石若不是叫姻緣石便是夫妻石。」
  尹清雅擔心地道:「若給燕人踏在我們這塊石上,我們還有命嗎?」
  高彥道:「技巧便在這裡,我們這塊石擠在兩塊巨石間,一半浸在溪水中,加上我們福
大命大,肯定可以過關。」
  尹清雅沒法子,照高彥的指示先蜷伏在溪旁兩石之間,讓高彥把百寶袍覆蓋在身上,接
著高彥鑽進百寶袍來,把他那件百寶袍蓋著臨溪的另一邊,接著探手把尹清雅摟個結實,還
在她耳邊道:「好玩嗎?」
  尹清雅「咿唔」一聲,沒有說話。
  高彥收回一手,掀開百寶袍,探頭外望,又立即縮回來,低聲道:「我看到燕人的火把
光哩!」嘴唇有意無意間輕碰尹清雅的香唇。
  尹清雅嬌軀輕顫,以低語般的聲音道:「死小子!不准吻我。」把俏臉埋入他的頸項處。
  高彥軟玉溫香抱滿懷,真不知人間何世?今夕何夕?什麼危險都拋於九天之外,嗅著尹
清雅醉人的體香髮香,感受著她動人胴體的溫熱,心忖生命還可再有什麼可奢求呢?
  尹清雅道:「你以前扮過大石嗎?」
  高彥道:「雅兒放心,扮石頭是我拿手本領之一,扮雪石更是十拿九穩,絕不會出岔
子。」
  人聲傳來。
  不知是否出於害怕,尹清雅主動摟緊他的腰,還相當用力,高彥樂得差點靈魂兒出竅,
心花怒放。
  迷迷糊糊間,四周儘是長靴踏上積雪的沙沙聲、獵獵作響的火把聲和間中傳來的叱喝叫
聲。
  那種處於最危險但又似是最安全地方的極端對比,令兩人生出同命鴛鴦的感覺。
  吵聲漸去,忽又有蹄音傳來。
  高彥暗呼好險,因為他差點掀袍去看外面的情況。
  倏地感到尹清雅在他背上以指尖比畫了一個字,只可惜他心神放到外面去,漏了開始的
筆劃,根本不曉得尹清雅畫了個什麼字。頑皮起來,也在尹清雅背上寫了個「妻」字。
  來騎已抵兩人隱藏的大石處,還停了下來。
  兩人大氣也不敢透半口,因怕最細微的動作,也會令敵人驚覺,但尹清雅心兒卻在「霍
霍」急跳著,顯然她心中害怕,反是高彥心跳聲更細微了,可見在冷靜功夫上,高彥確勝過
武功比他高的尹清雅。
  高彥並不擔心,馬兒噴氣的「呼嚕」聲,火把燃燒的聲音,可把任何微細的聲音蓋過,
何況還隔了件百寶袍。
  一把男聲響起道:「高彥和小白雁可能真的溜到東岸去了。」
  高彥還是首次聽到此人的聲音,更奇怪他不說鮮卑話而說漢語。
  另一把男聲道:「高彥這小子別的不行,但做探子確是非常出色,且狡滑如狐,我始終
認為向雨田是低估了他。哼!他這個人太驕傲了,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高彥有耳熟的感覺,偏是一時間沒法想起此人是誰。
  先前的男子道:「向雨田是有資格驕傲的,只要他能殺死燕飛,荒人將不戰而潰。唉!
看來今次的搜索又是沒有結果,高彥究竟躲到哪裡去了?」
  另一個男子道:「我管他躲到哪去,正如向雨田說的,他始終要到北穎口去,我們已在
那處張開天羅地網,等他和他的小情人投進去。」
  胡沛!
  高彥終於記起他是「大活彌勒」竺法慶的徒弟胡沛,一直潛伏在以前邊荒集的漢幫內作
臥底,極得漢幫龍頭祝老大的寵信,重創祝老大後潛逃,祝老大終告不治,想不到他竟成了
慕容垂的走狗,今次更被慕容垂派來對付他們荒人。此人對邊荒的形勢頗為熟悉,難怪在防
守放哨上這般嚴密,連他高彥也差點著了道兒。
  不過今回自己能在一旁偷聽他說話,正顯示自己仍穩勝他一籌。
  最早開腔說話的男子道:「當雪停了,我們便可以放出獵鷹,那時高小子和小白雁勢將
無所遁形。」
  胡沛諂媚的笑道:「我們今趟是穩操勝券,只要我們夾岸建成六座堡寨,任荒人如何悍
勇,也難越北穎口半步。宗將軍立此奇功,將來必得皇上重用,宗將軍可千萬別忘了我胡
沛。」
  高彥心中一動,從「宗將軍」猜到另一人必是有「小后羿」之稱的宗政良。
  宗政良道:「今次皇上派我來之前,曾找我說話,問我可曉得因何會派我負此重任?」
  胡沛興致盎然的問道:「宗將軍如何回答?」
  宗政良歎道:「坦白說,我是真的不明白。嚴格來說,我是有過無功,屢次吃虧在荒人
手上。於是我只好說不明白。你道皇上如何答我?他說正因我多次失敗,故不會有輕敵之心,
只要我能從失敗中汲取教訓,明白荒人的手段,今次將可不負他所托。」
  胡沛沉默下去,高彥也為他難過,因為他拍馬屁拍錯了地方。
  宗政良道:「所以我絕不會認為自己是穩操勝券。這場早來的大雪,對我們有利也有弊。
好處是荒人在我們建成堡寨前難以反攻,壞處是我們的支持隊伍在風雪停下前沒法開赴北穎
口來。今次我會打醒十二個精神,不容有失。」
  胡沛道:「皇上真懂用人,宗將軍肯定是主持這次任務的最佳人選。只要我們的援軍開
到,那時只要據寨力守,寨與寨間又能互相呼應,以逸代勞,荒人來攻,與送死並沒有分
別。」
  宗政良道:「現時當務之急,是拿下高小子,令荒人弄不清楚我們虛實,到建成堡寨後,
荒人若要反攻,已痛失時機了。」
  接著一陣長笑,策騎而行。
  隨行的百多騎隨他往南馳去,迅速去遠。
  尹清雅放開了摟著高彥的玉手。
  高彥又待片刻,在尹清雅耳旁道:「雅兒剛才在我背上寫的是什麼字?」
  尹清雅在他臂彎內輕掙了一下,沒有說話,只「哎!」的叫了一聲。
  高彥尋到她的臉蛋,親了一口,道:「是不是個『夫』字?」
  尹清雅把他的下巴抓著,令他沒法再輕薄她,大嗔道:「我去你的娘,我是絕不會嫁給
你這個壞蛋的,快放開我。」
  高彥道:「親個嘴兒……噢!」
  尹清雅另一手在他肋下戳了一記,痛得他全身抖震。
  尹清雅狠狠道:「若不是見你半邊身子浸在水裡,還有得你好受的,居然摟人家摟得這
麼用力。」
  高彥道:「彼此彼此,你摟得我很輕嗎?差點連卵……噢!沒什麼。」
  尹清雅掀開蓋在身上沾滿雪花的百寶袍,掙開他坐了起來。
  高彥也坐起來,笑道:「剛才舒服嗎?」
  尹清雅仍是粉臉通紅,橫他一眼道:「不要說廢話,我們還要趕路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