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三
第 十一 章 尋人遊戲
  大江幫東大街總堂。
  一眾鐘樓議會的成員,齊集忠義堂內,其它還有劉穆之、方鴻生和王鎮惡等人。
  聽罷王鎮惡剛才的遭遇,人人色變,均曉得在與向雨田的鬥爭上,荒人已處於絕對的下
風。
  忠義堂的防衛由大江幫的高手負責,空前的嚴密,以免被神出鬼沒的向雨田來竊聽機密,
那就真的是糟糕透頂。
  王鎮惡最後總結道:「向雨田不論武功才智,均令人感到可怕,如他一意要追殺高彥,
又清楚高彥的探察目標,雖說高少從沒有被人在邊荒內追殺成功的記錄,但今次極可能是例
外。」
  卓狂生慘然道:「如被向雨田離開邊荒集,今次高小子是死定了。」
  慕容戰皺眉道:「卓館主為何忽然對高少的命運如此悲觀呢?照我看是鹿死誰手,尚未
可知,勝敗仍保持五五之數。」
  姚猛頹然道:「若只是高小子一人,理當如此,可是小白雁也隨高小子一齊失去影蹤,
肯定是這小子捨不下小白雁,攜她去了。」
  紅子春遽震道:「這小子真不長進,愛得腦袋也壞了,他就算不為自己設想,也好該為
小白雁著想。」
  拓跋議沉聲道:「所以,我們絕不可以讓向雨田活著離開!」又苦笑道:「但如此卻正
中向雨田的奸計,他正是要把我們逼進絕路,在邊荒集翻天覆地的找他。」
  方鴻生臉上血色盡褪,目光投往窗外正不住飄降的雪花,搖頭道:「每逢下雨或降雪,
我的鼻子就不靈光,除非雪停,否則我確是無能為力。」
  呼雷方轉向劉穆之道:「劉先生有甚麼好主意?」
  人人把目光投向劉穆之。
  這位智者仍是從容自若的神態氣度,似乎天下沒有事能令他著急,油然道:「今次向雨
田故意現身見鎮惡,好向我們下挑戰書,固是絕頂高明的妙著,可是因他也是真情真性的人,
兼之鎮惡的才智不遜於他,所以他不自覺洩漏了自身的玄機,對我們來說是利弊參半。」
  費二撇道:「或許鎮惡只是湊巧碰上他,而所謂公開挑戰是這小子忽然而來的念頭,先
生怎可說得如此肯定?」
  沒有人會認為費二撇是故意詰難劉穆之,因為費二撇說出大多數人心中的疑問。
  劉穆之拈鬚笑道:「自向雨田於鎮荒崗行刺高彥不遂,我們可看到向雨田每一個行動,
均是謀定後動,只要他達致目的,我們立陷萬劫不復之地,而他今次看似隨意的公開宣戰,
亦深合兵家之旨。如果要憑一次巧合才能進行,那向雨田便不是我心中的向雨田。他根本是
蓄意在夜窩子讓鎮惡碰上,再營造可把酒言歡的氣忿,刺探高少的所在,這才決定是否要向
我們下戰書。」
  陰奇恍然道:「對!他該是在黃昏時才入集,因為遍尋高小子而不獲,遂把心一橫,現
身見鎮惡。他奶奶的!這小子的確膽大包天。」
  程蒼古狠狠道:「這小子很聰明,籍向鎮惡透露與花妖的師兄弟關係,令鎮惡生出他對
自己推心置腹的感覺,這才單刀直入的提及高小子,令鎮惡一時不察下,被他看破端倪。好
一個向雨田,我真的沒遇過比他更有手段的人。」
  姚猛不解道:「他的目標既在高小子,何不直接去追殺他,卻偏要在邊荒集多磨蹭十二
個時辰呢?」
  姬別罵道:「你這小子和高彥混得多了,近朱者赤,變得如他般愚蠢。向雨田這招叫一
舉數得,首先是要弄清楚我們憑甚麼可以掌握他的行蹤;其次是如果我們把邊荒集翻轉來搜
索他,那不但會令邊荒集人心惶惶,嚇走了所有來客,更間接證實了高彥不是躲了起來,而
是出外辦事去了。最後是他可從我們搜尋的行動,從而對我們在集內動員的能力,作出精確
的判斷,若將來他要從內顛覆我們邊荒集,便可曉得甚麼手段最有實效。」
  姚猛不服道:「不要把對高小子的怨憤出在我姚猛身上,他是他,老子是老子。」
  江文清嗔道:「現在豈是內訌的時候?大家冷靜點,眼前最重要的,是我們比須團結一
致。」
  丁宣頹然道:「但我真的想不到解決的妙法。向雨田太明白我們了。」
  呼雷方道:「一動不如一靜,我們可否耐心等候停止下雪的時機,然後憑方總的鼻子,
迅速尋到他藏身的地方,再像對付花妖般,一舉把他擊殺?」
  王鎮惡搖頭道:「這等若明著告訴他我們是憑氣味找到他,如此,恐怕他殺人名單內的
空缺,將由方總補上去。」
  方鴻生立即倒抽一口氣,縱然堂內燃起兩個火爐,仍有通體寒冷的感受。
  拓跋議道:「他的所謂殺人名額,會否只是胡皺出來,只是他的惑敵之計?」
  人人望向王鎮惡,因為只有他有作出判斷的資格。
  王鎮惡沉吟片刻,道:「不知是否我的錯覺,他似乎是不愛說假話的人,嘿!該是這麼
說,他實在太自負了,根本不屑說假話。」
  劉穆之微笑道:「首先我們須對他瞭解我們的程度作出分析。愚見以為他對我們所知,
仍限於燕人提供的情報。由於到邊荒集時日尚淺,他該仍未能真正掌握我們的情況。但十二
個時辰後將是另一回事。我們這個對手是絕頂聰明的人,懂得如何鬥智不鬥力,如果我沒有
猜錯,他是不怕被我們尋到的,任我們以眾凌寡,他仍有脫身的計策。只要想想,如果他等
若另一個燕飛,大家更能體會我這番話。」
  大堂內靜至落針可聞,只間中響起沉重的呼吸聲。
  江文清道:「如此說,我們不但陷於進退兩難、絕對被動的處境,且是立於必敗之地?」
  劉穆之從容道:「假若殺不掉他便算失敗,我們確是必敗無勝。但勝敗顯然不是用這種
方法去界定的,只有當邊荒集徹底毀掉,我們才是真的輸了,現在面對的只是一時的得失。」
  卓狂生鼓掌道:「說得非常精彩,令我頓然感到混身輕鬆,從進退兩難的泥沼脫身出
來。」
  姬別皺眉道:「我們是否以不變應萬變呢?」
  劉穆之胸有成竹道:「當然不可以如此示弱。兵法之要,仍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這兩句話。讓我們暫時把高少的安危撇在一旁,想想該如何和向雨田玩這場遊戲?」
  卓狂生用神打量他道:「先生的『守靜』功夫,我們沒有一個人可望先生的項背。」
  紅子春道:「請先生指點。」
  劉穆之道:「首先讓我們假設向雨田今趟冒險重臨邊荒集,目的仍是要殺死高少。我這
個推斷該離實情不遠,因向雨田初露行藏,正為了刺殺高少。由此可見他是急於完成他的
『殺人名額』,還了對秘族的債,好能回復無牽無掛的自由身。」
  慕容戰喝采道:「分析得好,確令人生出知敵的感覺。」
  劉穆之淡淡道:「當他尋不到高彥,更發覺我們並不曉得他回來了,由此而想到,我們
可能是憑氣味才掌握到他的行蹤;另一方面,他亦猜到高少不在集內。在後一項上,他仍不
是有絕對把握,因為高彥也可以是躲在集內,在某處與小白雁足不出戶的享受人生,這與高
彥予人的印象相符。」
  拓跋議拍額道:「說得好!反是高彥撇下小白雁獨自往北線作探子去,又或攜美去進行
最危險的任務,會令對高小子認識不深的人難以相信。哈!這般說,向雨田對高小子和小白
雁同告失蹤,究竟是到了北線去,還是留在集內某處胡天胡地,仍弄不清楚。」
  卓狂生拍腿歎道:「先生的話,能令人生出撥開迷霧見青天的感覺,應付之法,已是呼
之欲出了。嘿!當然我仍未想到對付這傢伙確實可行的辦法,但肯定先生已有定計,對嗎?」
  劉穆之拈鬚笑道:「我的計策,正是針對聰明人而設的,且對方愈聰明愈好,對蠢人反
而不會有任何作用。」
  慕容戰舒一口氣道:「我的心現在才安定下來,計將安出?」
  卓狂生搶著道:「首先我們虛應故事般,在集內各處裝模作樣的搜查,顯示我們對是否
能找到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對吧?」
  大部分人都點頭,表示同意卓狂生的說法,因為對方既是聰明人,該可從他們敷衍了事
的搜索方式,看破荒人根本不在乎他會否去追殺高彥。
  劉穆之不好意思地道:「我的計策剛好相反,因為如此太著跡了,且太過示弱。我的方
法是要向對方展示我們不惜一切尋到他的決心,顯示我們荒人團結一致、上下一心的威力,
令他死去顛覆我集的意圖。那不論他是孤身一人,還是有大批秘族武士等待他發號施令,他
要明攻暗襲,都要三思而行。」
  眾人均感愕然。
  方鴻生囁嚅道:「可是我真的沒法在現在的情況下找到他。」
  劉穆之道:「在邊荒集誰人的畫功最好?」
  慕容戰答道:「在邊荒集以繪畫稱著者,我隨時可以說出十來二十個名字。先生是否要
用懸圖尋人的招數呢?」
  劉穆之往王鎮惡望去。
  王鎮惡精神大振道:「向雨田的臉相非常特別,身材更是異常特出,只要依我的描述,
畫出五、六分神似來,肯定有心者可以一眼把他辯認出來。」
  劉穆之道:「邊荒集只是個小地方,如果每個人都曉得向雨田的身形長相,他可以躲到
那裡去呢?」
  江文清道:「如此勢將動員全集的人,更怕嚇壞來邊荒集的遊人。」
  卓狂生笑吟吟地道:「今次我又可一展所長哩!我卓狂生別的不行,妙想天開最行,讓
我化壞事為好事如何?就讓我們進行一個別開生面的尋人遊戲,令主客盡歡,還可強調此被
尋找的目標,絕不會胡亂殺人。哈!夠荒謬吧!」
  紅子春大笑道:「精彩!他娘的!懸賞百兩黃金如何呢?夠吸引吧!誰不想發財,只要
找到老向,而我們又成功把他圍捕,舉報者便可得百兩黃金。」
  拓跋議點頭道:「這個方法最巧妙處,是把本是擾民的事,變成任何人均可參與的遊戲。
在白天向雨田更難躲藏,如忽然停雪,他將更避不過方總的靈鼻。」
  慕容戰道:「我們只須預備一支有足夠實力殺死向雨田的高手隊,便可以坐著等收成
了。」
  紅子春喝道:「就這麼辦,計劃通過。」
  劉穆之微笑道:「這只是計策的一半,還有另一半。」
  眾人大訝,靜下來聽他說話。
  劉穆之道:「我們必須製造一個假象,就是高少和小白雁仍在集內,這更是一個陷阱,
如果向雨田過於高估自己,大有中計的可能。」
  眾人明白過來。
  卓狂生思索道:「如果高小子要找個地方躲起來與小白雁度春宵,會選哪個地方呢?」
  姚猛道:「肯定是集內最安全的地方。」
  姬別道:「最安全的地方,該就是這裡,否則劉先生該到別處去。」
  卓狂生道:「可是這裡太多房舍,防守上並不容易。」
  紅子春道:「可否這般想呢?高小子因為想無驚無險地度過一個溫馨難忘的晚上,所以
到大小姐這處來借宿一宵,接著鎮惡遇上向雨田,大吃一驚下立即趕到這裡來,向高小子發
出警告,同時召集我們來商量大計。於是在大家同意下,立即展開大規模的搜捕行動,同時
把高小子和小白雁送往更安全的地方,以免他受到打擾。而比這裡更安全的地方,便恐怕只
有……嘿!只有是……」
  卓狂生、陰奇和丁宣齊聲喝道:「鐘樓!」
  紅子春拍腿道:「肯定是鐘樓。」
  慕容戰總結道:「現在只剩下十一個時辰,便讓我們做一台好戲給老向看,讓他曉得我
們別出心裁玩遊戲的方式,展示給他看我們邊荒集不但人才濟濟,且有驚人的動員能力和高
效率。不論他會否中計,也要令他疑神疑鬼,舉棋不定。」
  江文清道:「我們應否另派人去照應高小子呢?」
  卓狂生道:「這樣做,我們的惑敵之計便不靈光,只要被向雨田發覺我們少了幾個不應
少的人,一切都變成白費心機。」
  接著目光投往窗外飄飛的雪花,道:「高小子是我們集裡最擅潛蹤匿跡的人,他更比我
們任何人在意小白雁,他既有膽量帶小白雁去,當有本事帶她回來。我們勉強去幫他,只會
壞事,只要向雨田對他們的行蹤有一絲存疑,他們或可逃過大難,並完成任務,令我們能在
明年春暖前,破掉燕兵的封鎖。辦事的時間到了,請戰爺分配工作。」
  眾人轟然應是,士氣大振。
  ※       ※       ※
  燕飛在平野飛馳。
  今夜星月無光,天上佈滿層雲。
  假如自己成了長生不死的人,會否便等如世人所稱的地仙。
  唉!做仙人又如何呢?還不是滿懷苦惱?但無可否認的是,自己的確變成別於常人的異
物,他再沒法像以前般的投入去做「人」這生物。
  如果他真的變成了「地仙」一類的「人」,那另一個地仙該是孫恩,這位名震天下的天
師,不但擁有像他這般的靈覺,更與他有著同樣的認知,曉得人世只是一場幻夢,這幻夢之
外尚有另一個處所。至於究竟這處所是洞天福地,還是修羅地獄,則只有天才曉得。
  燕飛心中苦笑,他真的不明白,孫恩為何仍看不破?對孫恩來說,該沒有任何事可以比
破空而去更重要。想到這裡,燕飛心中一動,停了下來,剛在一座小丘之上,四周是無邊無
際的黑暗。
  對!孫恩是有智慧的人,絕不會做無謂的事。既然如此,他約戰自己,肯定與仙門有關。
  想到這裡,燕飛差點出了一身冷汗。
  他終於勘破了孫恩約戰他的動機,同時掌握了擊敗孫恩的訣竅。
  就在這刻,他感應到被人盯稍著。此人充滿了敵意,正在七、八里外的某高處瞧著他。
  以燕飛的修養功夫,心中也湧出寒意。
  對方肯定不是孫恩,卻是近乎孫恩那一級數的高手。
  此人會是誰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