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三
第 六 章 一場春夢
  燕飛坐在艇子中間,面向正在搖櫓的劉裕,忍不住的問道:「劉兄是否有話要說,為何
一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神態?」
  劉裕苦笑道:「因為我怕說出來後,你會責怪我。」
  燕飛失笑道:「是否與謝鐘秀有關呢?」
  劉裕大訝道:「你怎會一猜便中?」
  燕飛道:「謝鐘秀別頭看你時,我正在她後側,想裝作看不見也不成。好哩!你和她的
事是如何發生的?」
  劉裕只好從實招來,然後道:「我一直在壓制自己,可是今晚她瞥我的一眼,把我的防
御力完全毀掉了。唉!我怎忍心她重蹈淡真覆轍,她又是玄帥的骨肉,在任何一方面來看,
我都不可以袖手旁觀。」
  燕飛輕輕道:「你愛她嗎?」
  劉裕頹然道:「我不知道,事情來得太突然了,在她投懷悲泣前,我從沒想過和她有任
何可能性,可是當我擁著她的一刻,感覺著她的身軀在我懷抱裡抖動,我忘掉了一切,在那
刻開始,我便沒法忘記那種動人的滋味。但我仍能控制自己,甚至向宋大哥和奉三作出承諾,
不會對她有非分之想。可是你也見到了,她回頭看我的那一眼,是那麼令人心碎。於是我在
想,大丈夫立身處世,為的是什麼呢?去他娘的什麼高門寒門之別、士族布衣之差。我劉裕
今次到建康來,是要翻天覆地,如果連一個愛自己的女子亦保護不了,做了皇帝又如何?如
此打生打死還有什麼意義?」
  燕飛不住點頭,似乎表示同意,待他說罷後問道:「你打算如何處置江文清?」
  劉裕急喘一口氣,道:「我不會負她的。」
  燕飛微笑道:「你剛才說的天公地道,決不是非分之想。我完全同意。敢做敢為,才是
好漢。我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忙?」
  劉裕道:「我想今晚見她一面,只有你能助我偷入謝家,探訪她的閨房。」
  燕飛笑道:「那我們要蒙頭蒙臉才成,被人發現時,可以裝作是小偷之流。」
  劉裕大喜道:「你答應哩!」
  燕飛凝望著他,雙目射出深刻的感情,道:「我不單樂意玉成你的好事,還代你高興,
正如我常說的,人不能長期活在仇恨和悔恨中。老天爺對你曾經很殘忍不仁,現在該到了補
償你的時候。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不論是文清還是鐘秀,你必須有始有終,把你對淡真的
愛轉移到她們身上去,令她們幸福快樂。」
  劉裕堅定的道:「我絕不會忘記燕兄這一番話。」
  燕飛道:「由我來操舟吧!我要把船程縮短,好讓你多點時間夜會佳人。」
  ※       ※       ※
  卓狂生來到立在舟尾的高彥身旁,恐嚇道:「還不回房睡覺,小心向雨田忽然從水裡跳
出來,掐著你脆弱的喉嚨。」
  高彥歎道:「我很痛苦。」
  卓狂生勸道:「痛苦也回房內才痛苦吧!雖然雪停了,但仍是寒風陣陣,你看甲板上除
了你之外,還有別的人嗎?著了涼又如何陪你的小白雁玩足三天三夜?隨我回去吧!」
  高彥歎道:「你怎會明白我?你自己回去吧!我捱不住自然會回艙裡去。」
  卓狂生微怒道:「我不明白你?你有多難瞭解呢?他娘的!你這小子肯定是自懂人事後,
便為娘兒發瘋,以前是花天酒地,現在是為小白雁發狂。」
  高彥苦笑道:「都說你不明白我。回想起來,我以前晚晚泡青樓,實在是逼不得已,因
為未尋到真愛。說起那時的生活,真是無聊透頂,不要看我夜夜笙歌,左擁右抱,其實我感
到很孤獨,希望可以籍不住追求新鮮的東西,填補心中的不足。現在我終於找到真愛,卻落
到這種田地,你叫我今晚怎能入睡呢?」
  卓狂生正要說話,足音響起。
  一個荒人兄弟滿臉喜色的趕來,大聲嚷道:「小白雁有令,召見高少。」
  高彥登時欣喜若狂,一陣風的走了,剩下卓狂生和那荒人兄弟你眼望我眼,不知好氣還
是好笑。
  ※       ※       ※
  兩道黑影,從靠河的東牆翻入謝家,接著幾個起落,避過兩頭守夜的惡犬,落在東園別
廳的房脊上。
  這兩個不速之客,正是燕飛和劉裕,均穿一身夜行黑衣,還蒙著頭臉,只露出眼睛。
  劉裕見遠近房舍延綿,倒抽了一口涼氣道:「如何找她?」
  燕飛沉吟道:「當年我在謝家養傷,住的是在北院的賓客樓,而北院亦是家將下人聚居
的地方,當然不適合作謝鐘秀的香閨,可以在考慮範圍裡剔除。中間是忘官軒所在的四季園,
該是謝家休息游賞的地方。如此只剩下我們身處的南院和東院,這兩院皆臨近秦淮河,景觀
最美,如果我是像謝安、謝玄般的風流名士,也會選兩院之一作居所。」
  劉裕道:「你似乎漏了西院。」
  燕飛道:「北院和西院論景色遠及不上東南兩院,肯定不會是謝安、謝玄的居室所在,
在高門大族裡,這種事是會一絲不苟的。哈!我記起哩!我第一次見安公,是在東院的望淮
閣,如此看謝安該居於東院,謝琰是謝安之子,也該住在此院內。」
  劉裕問道:「這麼說,鐘秀的居室是否設於南院內的機會最大呢?」
  燕飛苦笑道:「恐怕只有天才曉得,真後悔沒有請宋大哥一起來。唉!你也知我只是說
笑。噢!」
  劉裕緊張的問道:「你想到了什麼?」
  燕飛現出回憶的神情,道:「我記起哩!我第一次見到謝鐘秀,是在貫通東北院的九曲
迴廊上,當時她和朋友出外剛回來,她肯定是返東院去,如此推論,她該是住在東院裡,就
是我們現時身處的院落。」
  劉裕掃視遠近,頹然道:「只是東院便高高低低、或眾或散的百多座房舍,如何尋找?」
  燕飛微笑道:「如果我不是深悉你的底細,絕猜不到你竟然是北府兵最出色的探子,否
則怎麼會說出這麼外行的話來。」
  劉裕尷尬的道:「我是當局者迷。對!當時謝家最有地位的三個人是謝安、謝石和謝玄。
如果謝安、謝玄均居於東院,謝石理該住南院。而謝安、謝玄的住處肯定是東院景觀最佳、
規模最宏大的兩組院落,如此鐘秀的香閨所在,已是呼之欲出了。」
  燕飛四下觀望,指著臨河的一組園林院落,道:「那就是望淮閣所在的建築組群,該是
現在謝琰、謝混居室所在。」
  又指著隔鄰的院落,道:「這一組又如何呢?只有這組樓閣可與其媲美。」
  劉裕吁出一口氣道:「卻沒想過在謝家找一個人這麼費周章。雖然這處院落有十多幢房
捨,但怎麼都比搜遍全府好多了。麻煩你老哥給小弟把風,我要進行尋佳人的遊戲哩!」
  燕飛道:「你有何尋人妙法呢?千萬別摸錯了別個小姐的香閨。」
  劉裕胸有成竹道:「憑的是我雖比不上方總但仍屬靈銳的鼻子,幸好我和她曾親熱過。」
  燕飛笑道:「我們去吧!」
  兩人從屋簷滑下,展開身法,往目標樓房潛去。
  ※       ※       ※
  「進來!」
  高彥有點提心吊膽的把門推開,因為尹清雅會用哪種方式歡迎他,根本是無從揣測。
  尹清雅輕鬆的道:「還不滾進來?」
  高彥放下心來,連忙把門關上,神氣的走進去,直抵坐在窗旁的尹清雅身前,先伸手握
著她椅子的兩邊扶手,情不自禁的俯前道:「我來哩!」
  尹清雅舉手掩著兩邊臉頰,美目圓睜道:「你想幹什麼?是否想討打?」
  高彥在離她不到半尺的位置與她四目交投,嗅吸著她迷人的氣息,所有悲苦一掃而空,
感到什麼都是值得的,心花怒放道:「我什麼都不想,只想和雅兒以後永不分離,每天令雅
兒快快樂樂。」
  尹清雅沒好氣的低聲道:「你這小子真是死性不改,若你還不滾到另一邊坐下,本姑娘
會立刻把你轟出門外去。」
  高彥一個旋身,轉了開去,又再一個旋身,以他認為最優美的姿態坐往和她隔了一張小
幾的椅子上,哈哈笑道:「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在時機未成熟下,暫且撤退。」
  尹清雅嬌笑道:「什麼能屈能伸,又胡言亂語了。」
  高彥嘻皮笑臉道:「伸者站也,屈者坐也,剛才我是伸,現在是屈,不是能屈能伸是什
麼?」
  尹清雅登時語塞,笑嗔道:「死小子!除了口甜舌滑外,你還有什麼本事?」
  高彥昂然道:「辯才無礙,便是一種大本事,想當年春秋戰國之時,縱橫家者如蘇秦、
張儀,便是憑三寸不爛之舌,贏得功名富貴,留名史冊。我高彥則賴此贏得雅兒的芳心,因
為她曉得,天下間只有我一人才能哄得她開心,其它人都不成。」
  尹清雅沒好氣道:「腦袋和嘴巴都是你的,你愛怎麼想,要怎麼說,愛一廂情願,我確
是拿你沒辦法。好哩!趁我還有耐性前,告訴我邊荒集有什麼特別的玩意兒?」
  高彥心中大樂,心忖如此豈非接受了我說的輕薄話,而不會動輒動武。那種感覺如是逍
遙雲端,像神仙般快樂,如數家珍道:「邊荒集十個讓人晝伏夜出的地方,白天讓我們一起
睡覺,晚上才出來活動……」
  尹清雅大嗔截斷他道:「誰和你一起睡覺?」
  高彥暗笑道:「一起睡覺和睡在一起是有分別的,讓我解釋給你聽……」
  尹清雅捂著耳朵,霞生玉頰道:「我不要聽。」
  好一會聽不到高彥的聲息,別過頭來,見高彥正呆瞪著她,放下玉手,狠狠道:「死小
子!有什麼好看的?」
  高彥吞一口涎沫,艱難的道:「雅兒真動人。」
  尹清雅作了個「我的天呵」的表情,氣道:「你放規矩點成嗎?」
  高彥小心翼翼的道:「我可以問雅兒一個問題嗎?」
  尹清雅戒備的道:「什麼問題?」
  高彥道:「上次我們在邊荒集分手時,你不是說過『雅兒有什麼好呢』這句話嗎?你還
記得嗎?」
  尹清雅兩邊玉頰飛起紅暈,令她更是嬌艷欲滴。當高彥仍未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時,早
給她執著胸口從椅子上硬扯起來,轟出門外去。
  ※       ※       ※
  劉裕終於找到了謝鐘秀,卻不是嗅到她的氣味,而是聽到她的聲音。
  聲音傳來處是一座兩層樓房,樓上仍透出黯弱的燈光,謝鐘秀似是在吩咐婢女去睡覺,
看來她也準備登榻就寢。
  這區域的防守格外森嚴,除有護院牽惡犬巡邏外,還有兩個暗哨。對探子來說,最頭痛
正是暗哨,因為對方靜伏暗處,令人難以察覺。敵暗我明下,很容易暴露形跡。但當然難不
倒像燕飛這種頂尖兒的高手,全賴他提點,令劉裕成功潛至小樓旁的花叢內。
  燕飛鬼魅般掠至他身旁,低聲道:「樓上只有她一人,你從南窗入樓,該可瞞過崗哨的
耳目,最重要是她不會因誤會而驚叫。」
  又指著後方兩丈許處的大樹,道:「我會藏身樹上,離開時須看我的指示。」
  劉裕點頭表示明白。接著燕飛現出全神貫注的神色,顯是在留意四周的動靜。劉裕感到
自己的心在忐忑狂跳,也不知為了什麼,緊張至一團糟,暗罵自己沒用時,燕飛喝道:
「去!」
  劉裕一溜煙的奔出去,繞到小樓的另一邊,騰身而起,撲附在南窗上。
  燈火熄滅。
  劉裕心中叫好,拉開半掩的花窗,無聲無息的鑽進去。如蘭如麋的香氣透鼻而入,不用
說床鋪衣物均用香料熏過。這還是劉裕破題兒第一趟私自創入閨女的臥室,那種感覺難以形
容至極點,好想冒犯了不可侵犯的神聖禁地。
  小樓上層以竹簾分隔作兩邊,他身處之地正中放著一張床榻,四邊垂下繡帳。一道優美
的人影,正從另一邊朝竹簾走來。
  劉裕心中燃起火熱的激情,忘記了一切的往竹簾移去,把正揭簾而入的美人兒一把抱著,
另一手掩住她香唇,嘴巴湊到她耳旁道:「是我!是劉裕!孫小姐不要害怕。」
  在黑暗裡,謝鐘秀聞言後仍劇烈的掙扎了兩下,這才安靜下來,嬌軀微微發抖。
  劉裕有點不解的再低聲喚道:「我是劉裕!」緩緩把手移離她濕潤的櫻唇。
  謝鐘秀喘息道:「你來幹什麼?還不放開我!」
  劉裕的滿腔熱情登時像被冰水照頭淋下,冷卻了大半,無意識的鬆手。
  謝鐘秀脫身出去,沿著竹簾退後,直至抵著牆壁,張口似要大叫,最後並沒有發出任何
聲音。
  劉裕感到整個人完全麻木似的,更是完全不明白,更沒有想過謝鐘秀會是如此反應,一
時間腦袋一片空白。然後他發覺自己來到靠牆而立的謝鐘秀身前停下來,生硬的道:「孫小
姐,我是……唉……」
  謝鐘秀或許是因他沒有進一步行動,冷靜下來,不悅道:「你怎麼可以在半夜三更到這
裡來呢?」
  劉裕再沒法把那天向自己投懷送抱的謝鐘秀和眼前的她連繫起來,勉強擠出點話來,道:
「孫小姐不是想見我嗎?只有這樣我們才有說密話的機會。」
  謝鐘秀氣道:「你可通過宋叔安排嘛!哪有這般無禮,亂闖我的閨房,傳出去成什麼樣
子?」
  劉裕差點要找個洞鑽進去,苦笑道:「錯都錯了,孫小姐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呢?」
  謝鐘秀氣鼓鼓的道:「我只想質問你,為何要投靠司馬道子那卑鄙無恥之徒?你忘了我
爹如何提攜你嗎?你對得起我爹和我們謝家嗎?你對得起淡真嗎?有什麼不好做的,偏要去
做司馬道子的走狗,我爹的威名給你丟盡了。」
  劉裕恍然大悟,整件事根本是一場誤會。她今天黃昏望自己的一眼,確是充滿無奈和怨
懟,問題是非是她愛上了他,而是怨他背叛謝玄,甘當司馬道子的走狗。事實上,她從沒有
看上自己,什麼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妄想。
  劉裕生出無地自容,恨不得立即自盡,好一了百了的想法。
  謝鐘秀的聲音續傳入他的耳內道:「我現在明白琰叔為何不准你踏入我們家半步了,他
是對的,淡真也識錯了你。」
  劉裕的心痛了起來,全身像被針刺般的不舒適,更有難以呼吸的感覺,勉強振起精神道:
「請孫小姐恕劉裕打擾之罪,以後我再不會打擾孫小姐。」
  說罷也不理會否驚動謝府的人,迅速循原路離開。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