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二
第 九 章 魔道之爭
  
  燕飛將蝶戀花平放膝上,想起乘船到秦淮樓見紀千千那動人的晚上。
  小艇駛離謝家的碼頭。
  宋悲風負起操舟之責,神情輕鬆,顯是因謝道韞復原有望而心情大佳。見燕飛閉上雙目,
還以為他是因為謝道韞療治內傷,致真元損耗,固趁機休息。
  燕飛此時心中想的並不是紀千千,事實上他有點不敢想她,更不知該否告訴她自己大有
可能變成了永遠不死的怪物。
  他想的是蝶戀花因盧循偷襲的示警,那是蝶戀花首次顯出「護主」的靈性。
  在那晚之前,從沒有發生這般的異事,究竟是因他的人變了?還是蝶戀花本身的變易?
看來當是前者居多,因為當時安玉晴指他結下金丹的話仍是言猶在耳。
  金丹、元神、元嬰、陽神諸多名道家名詞,指的可能都是所謂的身外之身,是抗拒生死
的一種法門,這類事確是玄之又玄,教人沒法理解,更是永遠沒法證實。
  真的是沒法證實嗎?
  燕飛心中苦笑。唉!膝上的蝶戀花便可能是鐵證。又不見她在胎息百日前示警護主,卻
偏在胎息後有此異能,變成像有生命的東西似的。
  當時雖嚇了一跳,卻是喜多於驚,怎想得到同時是敲響了噩夢的警鐘。
  陽神是通過蝶戀花向他示警,說不定自此陽神一直「依附」在蝶戀花劍體上。
  燕飛愈想愈糊塗,愈想愈感難以接受,古人有謂不語怪力亂神,在光天化日下更令人難
以想像世間竟有此異事。可是正如安玉晴說的,眼前的天地本身便是個千古難解的奇謎,只
是我們習以為常,對所有超乎人類思維的事置之不理、視而不見,埋首於自以為明白了一切
的窄小空間裡,對任何脫離「現實」的看法視之為虛妄之論。
  真的是這樣嗎?
  燕飛張開雙目,蝶戀花在眼前閃閃生輝,不知是否因他心中的想法,蝶戀花再不是一把
普通的利刃,而是具有超凡異稟的靈器。燕飛生出與她血肉相連的沉重感覺。
  宋悲風望向他,道:「恢復精神了嗎?」
  燕飛知他誤會了,也不說破,點頭道:「好多了。」稍頓又道:「謝琰真的說過不准劉
裕踏入謝家半步嗎?」
  宋悲風頹然道:「是二少爺私下對著小裕說的,小裕該不會說謊。二少爺確屬不智,怎
可以和小裕鬧到這麼僵的?謝家再不是以前的謝家了,希望大小姐痊癒後,可以出來主持大
局,不要讓謝混這小子敗壞謝家的聲名。」
  燕飛道:「孫少爺長得非常俊俏,現在只是年少無知,有大少姐循循善誘,將來該可成
材。」
  宋悲風道:「希望是這樣吧!但我心中仍然害怕,怕的是天意弄人。如果不是大小姐傷
勢嚴重,小裕和二少爺的關係不會發展至今天的田地,孫少爺亦不會近劉毅而遠小裕。我在
建康見盡政治的醜惡無情,一旦成為政敵,將會各走極端,當有一天謝家成為小裕最大的絆
腳石,小裕沒有人情可說時,我們亦很難怪小裕。」
  燕飛愕然道:「不會發展至那樣的情況吧?我明白劉裕,他是個念舊的人。」
  宋悲風搖頭道:「小裕與你和我都不同,他的想法實際,所以他可於絕處想到與司馬道
子這*賊修好。換了是你和我,會這樣做嗎?我絕不是批評他,反佩服他死裡求生的手段,
只有他這樣的人,才能在目下的情況掙扎向上,其他人都不行。」
  又歎道:「現在最能影響他的人是屠奉三。我喜歡奉三,而且欣賞他,卻不得不承認他
本身是心狠手辣的人,更是為求成功不擇手段。小裕需要這樣一個人為他籌謀運策,但也會
不自覺的受到他的影響。」
  燕飛不由想起拓跋圭,心忖或許只有具備如此素質的人,才能成就帝王霸業。吁出一口
氣道:「事實證明他們行事的方式是有效的,否則他們早死掉了。戰爭本身便是為求勝利,
無所不用其極。不過我仍深信小裕是感情豐富的人。屠奉三或許是另一類人,但他也有不為
人知的另一面,在邊荒集的兩次攻防戰裡,他都表現出高尚的情操,不把生命和個人的利益
放在眼內。」
  宋悲風歎了一口氣,沒再說下去。
  燕飛手執蝶戀花,站了起來。
  宋悲風訝道:「小飛要到哪裡去?」
  燕飛道:「宋大哥先返青溪小築,我要去見一個人。」
  宋悲風識趣的沒有問他要去見誰,把艇*岸,讓燕飛登岸去也。
  ※       ※       ※
  到了午膳時間,艙廳熱鬧起來,履烏交錯,佳餚美點,流水般送到席上。
  今次邊荒游的團友仍以商家為主,囊裡多金的世家子弟為副。對今早發生的事,大多數
人都是懵然不知,知道的也是知而不詳,還以為有人在開玩笑或患了失心瘋。
  卓狂生和程蒼古據坐一桌,監察全廳,也為團友提供保護。
  想起今早的事,兩人仍猶有餘悸。
  程蒼古道:「今次幸好鬼使神差的讓你來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肯定會被那姓向的家
伙鬧個天翻地覆。」
  卓狂生呷了一口熱茶,道:「照我看小白雁該是我們邊荒集的福星,如果不是她,當不
會有什麼娘的『一箭沉隱龍』,而我和高彥也不會發了瘋的趕來迎接小白雁,最妙是她那一
劍不但救了高小子一命,還嚇走了向雨田。我保證向雨田到現在仍疑神疑鬼,以為我們早有
預謀,布下陷阱等他上鉤。哈!真爽!」
  程蒼古沉吟道:「這小子確是個怪人,佩劍可隨手擲出,榴木棍要斷便斷,似對身外物
顯得毫不珍惜,但對自己的小命卻謹慎得過了份,不肯冒險,教人難解。」
  卓狂生道:「只看這人的面相談吐,便知他是極端聰明的人,事實上他一擊不中,立即
遠揚的策略令他分毫無損。王猛的孫子說得對,他絕對不是膽小的人,採用這種算是膽小的
戰術該有他的理由。」
  程蒼古道:「不理他有什麼理由,此人武功之高,招式之奇,技擊之巧,是我平生僅見。
其詭變之道,恐怕猶在燕飛之上,最令人防不勝防是他仿如能分身般使出截然相反招數,如
此一個照面便吃虧,在我來說還是破題兒第一遭。」
  卓狂生點頭道:「不是長他人的志氣,我們荒人的所謂高手,任何一個落單遇上他,都
要吃不完兜著走,那即是說他是有刺殺集內任何人的本事。真想立即以飛鴿傳書把燕飛急召
回來。唉!我們當然不可以這般窩囊。」
  程蒼古道:「這小子等若一個厲害了幾倍的花妖,只要來幾顆煙霧彈,人多不但沒有用,
反更為累事。」
  想起他迅如魔魅的身法,要來便來,要去便去,卓狂生欲語無言。
  此時高彥垂頭喪氣地來了,在兩人對面坐下,拍桌道:「酒!」
  卓狂生罵道:「酒!借酒消愁有他娘的用?若小白雁回心轉意出來見你,你卻變成爛醉
如泥的死酒鬼,成什麼樣子?」
  程蒼古問道:「仍不肯開門嗎?」
  高彥失去了所有人生樂趣似的頹然搖頭。
  卓狂生道:「你不懂爬窗進去嗎?」
  高彥一呆道:「爬窗?」
  程蒼古道:「你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竟忘了我的船主艙的窗門不是密封的。」
  高彥怪叫一聲,惹得人人側目,旋風般衝出廳子。
  卓狂生歎道:「你究竟是害他還是幫他呢?」
  程蒼古撫鬚微笑道:「那就要走著瞧了!」
  ※       ※       ※
  燕飛進入支遁的禪室,這位有道高僧端坐蒲團上,合十致禮,打手勢請燕飛在他面前的
蒲團坐下,含笑道:「燕施主終於來了!」
  燕飛依指示坐在他前方,心中生出奇異感覺。一直以來,他對方外之人,總抱著敬而遠
之的態度,所以從來沒有和支遁深談過。原因或許是他不想打擾他們的清修,又或許是因為
感到和他們是不同的兩類人,而更因他對宗教一向不感興趣。
  可是,今天踏入歸善寺的大門,他卻有著全新的感受,因為他忽然發覺他大有可能比支
遁他們自己更明白他們。更明白什麼是四大皆空。
  大家都「覺醒」到人是被困在生死的囚籠內,大家都在想辦法破籠而逃,出乎生死之外。
可是燕飛和他們卻有個基本的差異,燕飛是根本沒得選擇,他並不是心甘情願的,但「逃脫」
已變成他唯一的選擇。一是他能攜美而去,一是他萬劫不復,再不會有第三個可能性。
  這算是什麼娘的命運?
  支遁面帶疑問道:「燕施主的苦笑,暗藏禪機深意,令老衲感到非常奇怪,為何施主能
令老衲生出這般感覺?」
  燕飛心中佩服,曉得這位佛法精勘的高僧,對他的心意生出靈機妙覺,不過抱歉的是他
仍不能把心事說出來,為的亦是怕擾他清修。他自問沒有資格論斷「成佛」是否等若「破碎
虛空」,又或「成佛」是另一種超脫生死輪迴的法門,只感到若說出心中所思所想,或會從
根本動搖支遁本身的信念,對他有害無益。每次如眼前般的情況出現時,他都感到無比的孤
獨。
  他面對的極可能是由古至今,沒有人曾面對過的死結和難題,儘管是廣成子,他的目標
也比燕飛簡單明白多了。
  燕飛歎道:「我只是心中感到苦惱,所以不自覺地表現出來吧!」
  支遁雙目奇光閃閃深凝地瞥他一眼,然後緩緩閉目,寶相莊嚴的道:「燕施主因何而煩
困呢?」
  燕飛來找他,只是為見安玉晴,但對這位謝安的方外至交忽然「多事」起來的關懷問語,
卻不能不答。只好找話題答道:「我的煩惱是因難以分身而來,既想留在邊荒集與兄弟般共
抗強敵,卻又不得不到建康來。」
  支遁道:「道韞的傷勢,是否沒有起色?」
  燕飛今次不用找話來搪塞,輕鬆起來,答道:「孫恩是故意留手,故而王夫人生機未絕,
照我估計,王夫人可在幾天內復原。」
  支遁閉目道:「這是個好消息,既然如此,燕施主將可在數天內返回邊荒集去。」
  燕飛苦笑道:「我也希望可以如此,但孫恩一意傷害王夫人,正是向我發出挑戰書,我
和孫恩之戰,勢在必發,更是避無可避。」
  支遁道:「竺法慶既授首燕施主劍下,天下間該沒有施主解決不來的事。」
  燕飛坦白道:「我對與孫恩一戰,事實上沒有半分把握,只能盡力而為。」
  支遁淡淡道:「當日與竺法慶之戰,施主是否信心十足呢?」
  燕飛一呆道:「那次能殺竺法慶,全賴機緣巧合,盡力而為下取得的意外成果。」
  支遁岔開話題問道:「然則邊荒集又有什麼迫不及待的事,令施主感到身難二用之苦?」
  燕飛心中大奇,如此追問到底,實不似這位高僧一向的作風,卻又不得不老實作答,因
為對他隱瞞仙門的事,燕飛早有點於心不安。只好道:「皆因慕容垂請出深居大漠的一個神
秘民族,來對付我們荒人,令變數大增,所以……」
  支遁倏地睜開雙目,沉聲道:「是否以沙漠為家的秘族?」
  燕飛一呆道:「原來安姑娘已向大師提及此事。」
  支遁凝望燕飛,他的目光似能洞悉燕飛的肺腑,道:「玉晴對此沒有說過半句話。」燕
飛錯愕道:「大師怎會知道有此異族?」
  支遁雙目射出奇異的神色,語氣卻非常平靜,道:「燕施主願聽牽涉到佛道兩門的一個
秘密嗎?」
  燕飛想不到他會有此反應,暗忖自己的煩惱還不夠多嗎?不過他一向尊敬支遁,想到能
被支遁認為是秘密的事,肯定非同小可,且必與眼前情況多少有點關係,至少與秘族有關係。
答道:「晚輩洗耳恭聽。」
  支遁道:「春秋戰國之時,諸家學說興起,呈百花齊放之局。到秦一統天下,以法家治
國,兩代而亡。高祖劉邦,開大漢盛世,文景兩朝,以黃老之術治國,予民休養生息之機,
遂有後來漢武帝威懾四夷的武功。」
  燕飛聽得糊塗起來,支遁即將說出來的秘事,難道竟與歷朝的治亂興衰有關係?
  支遁道:「漢武帝採取董仲舒上承天意,任用德教的『大一統』政策,『罷黜百家、獨
尊儒學」,其他諸家學說,被打為異端,從此天下多事矣。「
  燕飛道:「思想只能被壓制於一時,政權卻不住更迭,像現時的建康,便是黃老當道。」
  支遁道:「燕施主的看法正確,所謂人心不死,便是此意。任何一種思想,本身自有其
生命力。到東漢時期,道家和佛門相繼與儒教結合,便取得新的立足點和活力,轉趨興盛。
儒、佛、道本有相通相借之處,遂成主流。既有主流,便有異流,漸成對立之勢。」
  燕飛訝道:「異流?」
  支遁道:「此事確是一言難盡,內中情況異常複雜。大致而言之,異流便是主流思想外
的各種論說。當年武帝策問董仲舒,因此有名傳千古的《天人三策》,在策尾董仲舒總結
道:」春秋大一統者,天地之常經,古今之通誼也。今師異道,人異論,百家殊方,指意不
同,是以上無以持一統;法制變數,下不知所守。臣愚以為諸不在六藝之科,孔子之術者,
皆絕其道,勿使並進。邪辟之說滅息,然後統紀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從矣『。正是』
皆絕其道『這句話,令各家思想出現分裂和對立,凡不能融入儒家學說者,均受到逼害和排
擠,形成主流和異流誓不兩立的對抗局面。主異之爭已持續了數百年,至今未息。「
  燕飛差點抓頭,謙虛的道:「請大師恕我愚魯,大師說的似是學說之爭,與我目前的情
況有何關係?」
  支遁道:「不論儒道墨法,又或孔丘、老於、莊周、楊朱、墨翟和惠施,他們都是想提
供一套管治國家的理念和方法。體現於現實裡,便成爭天下的國家大事,誰能奪得政權,便
可以實施自己的一套辦法;體現於江湖上,便是正統派系與異端派系之爭。」
  燕飛深吸一口氣道:「竟有這麼一回事嗎?我真的全無所覺。」
  支遁道:「這是一場秘而不宣的戰爭,沒有人願意張揚,鬥爭更是隨時勢的變化,若斷
若續。像竺法慶便是個可疑者,只看他對北方佛門的殘忍手段,差點把北方佛門連根拔起,
便知其中可能牽涉到這場恩怨。」
  燕飛咋舌道:「這個真令人想不到。」
  支遁道:「我們習慣統稱異流派系為魔門,魔門中也包含不同的派系,凡屬魔門者,均
千方百計掩飾自己的身份。我今天因何會向施主說及關於魔門的事,皆因在三十多年前,魔
門終出了一個出類拔萃的超卓人物,而此人與秘族大有關係。」
  燕飛聽得頭皮發麻,心中湧起有點明白,但又不願深思探究下去的惶惑感覺。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