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二
第 五 章 長生毒咒
  
  「燕飛!」
  一艘小舟,由上游駛下來。
  燕飛騰身而起,落到艇子上,訝道:「怎會這麼巧的?」
  安玉晴掉轉船頭,神態悠閒的搖櫓,*著大江北岸逆流而上,微笑道:「我是專誠在此
等候你哩!」
  她一身漁夫船家樸實無華的打扮,戴著壓至秀眉的寬邊笠帽,卻愈發顯現出她清麗脫俗
的氣質,雙眸宛如兩泓深不見底、內中蘊含無限玄虛的淵潭。
  燕飛曉得自己仍未從與紀千千的心靈約會回復過來,故問出這句像沒長腦袋的話,道:
「讓小弟代勞如何?」
  安玉晴輕柔的道:「燕大俠給小女子好好的坐下,事實上我很享受搖櫓的感覺。」
  燕飛洒然坐在艇子中間,含笑看著她,這美女有種非常特別的氣質,就是可令人緊張的
情緒鬆弛下來,生出無憂無慮的感覺。
  安玉晴靜靜地瞧著他,忽然輕歎一口氣,道:「與你在白雲山分手後,幾天來我不住思
索,想到了一個問題。」
  燕飛興致勃勃地問道:「能令姑娘用心的問題,當非尋常之事,是否與仙門有關係呢?」
  安玉晴現出一個苦惱的神情,道:「你猜錯哩!這個問題與你有直接的關係,且是非常
驚人,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
  燕飛駭然道:「不是那麼嚴重吧?我真的完全捉摸不到姑娘的意思,如何心裡可有個准
備?」
  安玉晴苦笑道:「我有點不想說出來,但站在朋友的立場,又感到非說不可。」
  燕飛倒抽一口涼氣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安玉晴道:「在說出來之前,我要先弄清楚一件事,那次你和孫恩在邊荒集外決戰,事
後天師軍廣泛宣揚你已死在孫恩手底,而事實上你的確失蹤了一段時間,其間發生過什麼事
呢?」
  燕飛到此刻仍未弄清楚安玉晴心中想到的問題,只好老實的答道:「那次決戰我是慘敗
收場,還完全失去了知覺,到醒來時才發覺自己給埋在泥土下。」
  安玉晴訝道:「孫恩怎會如此疏忽呢?」
  燕飛道:「孫恩並沒有疏忽,當我被他轟下鎮荒崗之時,任青媞出手偷襲他,令他沒法
向我補上一掌。接著窺伺在旁的尼惠暉,卻把我帶走和安葬。嘿!這些事與姑娘想到有關我
的問題,究竟有何關連呢?」
  安玉晴歎道:「今次糟糕哩!」
  燕飛一陣心寒,隱隱想到安玉晴的心事,該與他的生死有關。
  安玉晴欲語還休的看了他兩眼,然後徐徐道:「還記得我在烏衣巷謝家說過的話嗎?我
說你令我生出恐懼,是對自己不明白事物的懼意,因為在道門史籍裡,尚未有人能達至胎息
百日的境界,所以你該已結下金丹,更奇怪你為何仍未白日飛昇,因而弄不清楚你是人還是
仙。記得嗎?」
  燕飛點頭道:「姑娘確說過這一番話。」
  安玉晴道:「尼惠暉從孫恩手底下把你帶走,是要向孫恩示威,表達她對孫恩的恨意,
至於把你埋葬,則因見你生機已絕,又因起了憐惜之心,不願見你曝屍荒野,故讓你入土為
安。豈知你竟死而復生。」
  燕飛道:「我並沒有見到閻羅王,該還沒有死去,或者可說尚未完全斷氣。」
  安玉晴定睛看著他,道:「你這句話該錯不到哪裡去。據古老的說法,人有三魂七魄,
肉身死亡後,三魂七魄便會散去,到回魂時才會重聚,看看是否死得冤枉,再決定該否陰魂
不散繼續做鬼,又或轉世輪迴。這說法是真是假,當然沒有活人知道。」
  燕飛深吸一口氣道:「給你說得我有點毛骨悚然。唉!姑娘請說出心中的想法,希望我
可以接受吧!」
  安玉晴道:「當時你的確死了,可是魂魄仍依附肉體,重接斷去的心脈,令你生還過來,
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燕飛輕鬆了點,道:「那我並沒有真的死去,只是假死,我也聽過族人中有人死了兩天,
忽然復活過來的事,這死而復生的人,還多活了兩年才真的死掉。」
  安玉晴道:「你肯定已結下求道者夢寐以求的金丹。」
  燕飛被她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弄得糊塗起來,皺眉道:「金丹究竟是什麼東西?我真的感
覺不到身體內多了任何東西。」
  安玉晴道:「金丹便是我們道家致力修練的陽神,又稱身外之身,觸不著摸不到。據典
籍所說,凡結下金丹者,會成為永生不死的人。」
  燕飛失聲道:「什麼?」
  安玉晴苦笑道:「你現在該明白我因何不想說出來哩!對道家來說,這當是天大喜訊,
對你來,卻是……唉!我也不知該如何措辭了。」
  燕飛呆看著她,好一會後道:「假若有人將我碎屍萬段,我是否仍能不死呢?」
  安玉晴歎道:「你的問題恐怕沒有人能回答,只有老天爺才清楚。唉!你的臉色又變得
很難看哩!」
  燕飛臉上再沒有半點血色,心中翻起了千重澎湃洶湧的巨浪,衝擊著他的心靈。
  安玉晴說的話很有說服力。當日破土而出時,燕飛確有死而復生的感受,且從此生出能
感應紀千千的靈覺。事情怪異得令他也感到難以接受,只不過逐漸習慣過來,故能對己身的
「異常」也不以為異。
  他更明白安玉晴說的「糟糕」意何所指,因為她清楚他是怎樣的一個人,是他的「紅顏
知己」。
  對矢志成仙的人,「永生不死」確是一種恩賜,因為可擁有無限的時間,去尋找成仙的
方法,堪破生死的秘密。
  可是對他來說,那只是一個永無休止的夢魘,他更變成一頭不會死的怪物。那絕非祝福,
而是詛咒,且是最可怕的毒咒。
  試想想,看著紀千千從紅顏變成白髮,看著她經歷耆老病死,而他燕飛則永遠是那個模
樣,不論對紀千千或是對他,是多麼殘忍可怕的一回事。那時唯一解決的辦法,便是自盡—
—如果他可以辦得到的話。
  安玉晴沒有打擾他,默默搖櫓,渡過大江,駛入秦淮河去。
  唯一解決的方法,便是開啟仙門,趁紀千千仍青春煥發的好時光,兩人一齊攜手破空而
去,直闖那不知是修羅地獄還是洞天福地的奇異天地,怎都好過看著千千老死,而自己則永
遠存活人世。
  但他早否定了這個可行性,即使他讓紀千千先他一步進入仙門,紀千千也會被仙門開啟
的能量炸個粉身碎骨。
  這是個根本沒法解決的難題。
  燕飛生出被宣判了極刑的感覺,且是人世界最殘酷和沒有終結的刑罰。
  安玉晴柔聲道:「唯一結束長生苦難的方法,便是練成《戰神圖錄》最終極的絕學」破
碎虛空「,把仙門開啟,渡往彼岸,看看那邊是何光景。對嗎?」
  燕飛抬頭朝她望去,接觸到是她深遂神秘,每次均能令他心神顫動的美眸,內中充滿渴
望和期待。
  燕飛遽震道:「這是否姑娘心中唯一在意的事呢?」
  安玉晴縱目秦淮河兩岸的美景,悠然神往的道:「我自小便對眼前的天地充滿好奇心。
天的盡頭在哪裡呢?地的盡頭又在哪裡?一切是如何開始?一切又如何結束?眼前的事物是
否只是一個幻象?人來到世上,有什麼目的?生命是不是如季節星辰般不住循環往復?所以
我對世人的爭逐名利,看得很淡;但又對佛道兩家的成佛之說,抱懷疑的態度,直至遇上燕
飛你,親耳聽到仙門開啟的情況,心才安定下來。仙門的另一方,是不是洞天福地並不重要,
只要知道這個可能性,我不試試看絕不會甘心。可是經細心思考過你述說天地心三佩合一開
啟仙門的狀況,仙門像是只有一步之遙的距離,可是要跨出這一步,卻是難比登天,可望而
不可即,心中的矛盾,怕只有燕飛你明白。」
  燕飛苦澀的道:「我明白。唉!假若我能打開仙門,姑娘敢否毫不猶豫地闖進去呢?」
  安玉晴平靜的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破碎虛空「如此驚天地、泣鬼神,力能開天辟
地的絕世招數,將超越了任何武學大師的極限,終其一生只能能使出一次,且要耗盡所有潛
能。你明白嗎?仙機只有一個,你如讓了給我,而我又確能越門而去,你將永遠錯失到達彼
岸的機會,還要承受不可知的嚴厲後果,你仍願意這麼為我犧牲嗎?」
  燕飛為之啞口無言,他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須為紀千千著想。
  安玉晴微笑道:「我的生命因仙門而充滿惱人的情緒,你也因己身史無先例的困境,被
逼要面對最終極的難題。人生便是如此永遠是苦樂參半。但我們和其它人都不同,我們追求
的並非一般世俗的得與失,而是超越生死,超脫人世。」
  燕飛仍是無言以對。
  安玉晴道:「你要在哪處登岸呢?我暫時寄居於支遁大師的歸善寺,你找到支遁大師,
便可以找到我。不必有事才來找我的,閒聊也可以呢!」
  ※       ※       ※
  劉裕來到主廳,屠奉三正和蒯恩說話,後者聚精會神的聆聽,不住點頭,一副虛心受教
的模樣。
  對蒯恩這個後起之秀,劉裕和屠奉三等早認定他是可造之材,卻從未想過他可以如此出
色,到建康不到十天工夫,便屢立大功。先是悉破干歸的刺殺方法,昨夜更多虧他及時擲出
船槳,改變了敵方火器船的方向速度,否則後果不堪想像。
  劉裕在兩人身旁坐下,訝道:「為何要以這種紙上談兵的方式傳小恩練兵之術?待我們
的邊荒勁旅到達後,臨場授法,效果不是會更理想嗎?」
  屠奉三沉聲道:「因為我想再見楊全期,看看可否盡最後的努力,策動他和殷仲堪先發
制人,扳倒桓玄。」
  劉裕愕然道:「還有希望說服他們嗎?一個不好,反會牽累你。何況這裡更需要你。」
  屠奉三微笑道:「小恩在統兵一事的識見才能,肯定可給你一個驚喜。侯先生的循循善
誘,已在小恩身上顯現出驕人的成果,只要給他機會,保證可令你滿意。更何況我不在還有
你,只要你提攜小恩,讓他在我們的荒人兄弟心中建立權威,小恩將是你的頭號猛將。」
  蒯恩不好意思的道:「屠爺太誇獎我了,但我定會盡力而為,希望不會辜負兩位爺們的
厚意。」
  屠奉三又道:「這更是一種策略上的考慮,不論桓玄或徐道覆,對我慣用的戰術和手段
都知之甚詳,如此便是有跡可尋。
  但小恩是新人事新作風,只要我們把他栽培成材,便是一著奇兵。「
  劉裕曉得屠奉三去意已決,皺眉道:「如果真的扳倒桓玄,司馬道子去了這個頭號勁敵,
還用倚賴我們嗎?」
  屠奉三歎道:「話是這麼說,但你和我都清楚楊殷兩人,怎會是桓玄和聶天還的對手?
我只是希望他們能掌握先機,不致一觸即潰,俾可以盡量延遲桓玄全面向建康發動的時間,
否則在我們仍疲於應付孫恩之時,更要憂心桓玄。」
  劉裕正要說話,見蒯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心中一動,向蒯恩道:「小恩心中有甚麼
話,儘管放膽說出來。」
  屠奉三也笑道:「對!不用害羞。你曾到過邊荒集去,該曉得荒人都是妙想天開的瘋子,
而劉爺更是瘋子裡的瘋子,面對強敵壓倒性的兵力,仍想著如何玉成小白雁和高彥的美事。」
  蒯恩提起勇氣,道:「縱然桓玄和聶天還連手,要攻陷有如此強大防禦能力的建康都城,
仍是力有未逮,否則不會拖延至今天,又千方百計爭取劉牢之站到他們的一方去。桓玄尚有
一個顧慮,就是怕若與建康軍戰個兩敗俱傷,會被天師軍檢到便宜,所以一天天師車仍在,
桓玄都不會直接攻打建康。」
  這番話對劉裕和屠奉三來說,已是老生常談的事,但蒯恩到建康只是短短幾天時間,便
掌握到情況,確是令人激賞。
  屠奉三點頭道:「說得好!」
  劉裕鼓勵道:「說下去吧!」
  蒯恩的膽子大起來了,道:「桓玄獨霸荊州後,可以做的事是封鎖建康上游、斷去建康
最主要的命脈,令上游的物資難以源源不絕的運來支持建康,而建康在被孤立的惡劣形勢下,
將更難應付天師軍。」
  劉裕和屠奉三均點頭表示同意。
  封鎖建康的上游是桓玄的撒手寣A更是他力所能及,又是掌握主動的高明手段。當建康
局勢不堪水道命脈被截斷之苦時,欲反攻莉州,桓玄便可以逸待勞,來個迎頭痛擊,一戰定
江山。劉裕和屠奉二雖明知如此,仍是無從措手,所以才有敗中求勝的策略。
  屠奉三今次要重返荊州,正是希望能把桓玄封鎖大江的計劃盡量推遲。
  蒯恩續道:「要改變這種情況是沒有可能的,但小恩認為在天師軍敗北前,桓玄該不會
魯莽地進行鎖江行動,因為這會引起建康高門大族的極大反感,認定桓玄是個乘人之危的卑
鄙之徒,日後儘管他能擊敗建康軍,對他的管治會有非常不良的影響。
  還有是在桓玄的立場來說,最佳策略莫如坐山觀虎鬥,最理想是天師軍潰敗,而建康軍
和北府兵又傷亡慘重,然後桓玄便可以風捲殘兵的姿態,席捲建康,取代早已令建康高門大
族心死的司馬氏皇朝。「
  屠奉三和劉裕齊齊動容。
  宋悲風的聲音在後側門處響起道:「這個看法很新鮮,更是非常有見地。」
  蒯恩赧然道:「只是小恩的愚見。」
  宋悲風坐下後,屠奉三道:「繼續說下去。」
  蒯恩道:「屠爺勿要怪小恩冒犯,小恩認為殷楊兩人是沒有半點機會的,這個險不值得
屠爺去冒,我們現在應集中精神對付孫恩,另一方面則以邊荒集牽制桓玄,例如在壽陽集結
戰船,令桓玄有顧忌,勝過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
  屠奉三點頭道:「小恩的說法很有道理。」
  蒯恩現出感動的神色,顯是以為自己人微言輕,想不到說出來的想法會得到屠奉三的采
納和重視,也從而看出屠奉三納諫的胸襟。
  就在此時,四人均有所覺。
  一道人影穿窗而入,迅如鬼魅,四人警覺地跳起來時,方看清楚來者是燕飛。
  蒯恩是唯一不認識燕飛的人,還以為來的是敵人,箭步搶前,一拳向燕飛轟去,眾人已
來不及喝止。
  燕飛一掌推出,抵住蒯恩的鐵拳,竟沒有發出任何勁氣交激的風聲,臉露訝色道:「這
位兄弟的功夫非常不錯。」
  蒯恩發覺拳頭擊中對方掌心,真勁如石沉大海,駭然急退時,屠奉三歎道:「我們的邊
荒第一高手終於駕臨建康哩!」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