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十二
第 四 章 心靈約會
  
  盧循終於生出如徐道覆對劉裕般的懼意。
  他錯失可能是今次到建康來,最後一個殺劉裕的機會。成敗只是一線之差,當載著歹毒
火器的平底船爆炸的一刻,他正位於岸旁暗黑處,兩手各持一截圓木,憑此他可在水中借力,
攻擊在兩河交匯處任何掉進水裡的敵人,以他的速度和功力,即使強如劉裕,在猝不及防下
也肯定沒命。
  今次他是不容有失,所以計算精確。等待的只是劉裕坐船返青溪的一個機會。
  苦候多時的機會終於出現。
  自上次在琅蚜王府門外行刺劉裕不遂,盧循便曉得糟糕,不但因試出劉裕武功大有進步,
儘管在單對單的情況下,對方仍有一併之力,更不妙是對方提高了警覺,令他再難攻其無備。
  所以要完成任務,必須有非常手段。
  於是他動用天師軍在建康的人力物力,張羅了一批殺傷力驚人的毒火器,想出這個在河
面進行刺殺的行動。
  只要火器船能在離目標兩丈內爆炸,激飛的淬毒鐵片和毒火可令敵人或死或傷,再加上
他伺機出手,幾可預見劉裕的敗亡。
  只可惜對方撐艇的小子不論反應武功,均是他始料不及,競能臨危不亂,借擲出船槳於
火器船進入必殺的距離前,先一步命中火器船,令火器船偏離了方向,就是那分毫之差,敵
人險險避過大禍。
  看著四人保持陣勢的沒入河水襄,盧循心中難受要命,船艇仍在河面燃燒,冒起一團團
烏黑的濃煙,但河水已回復平靜,敵人肯定在水內深處潛游,他乘危出手的如意算盤再打不
響。
  難道劉裕確是打不死的真命天子?這個想法正是他懼意的源頭。
  ※       ※       ※
  「燕郎呵!燕郎!你在哪裡呢?」
  燕飛中止了渡江的行動,在岸旁一塊大石坐下,回應紀千千超越凡塵、距離和物質的精
神呼喚。
  那是一種像打破仙凡之隔的感覺,支撐他們心靈聯繫的或許是他們火熱的愛戀、深心的
渴望,其中絕不容許半分人與人間的虛偽,是靈魂的接觸,美麗而玄秘。
  燕飛倏地進入了與紀千千神交意傳的動人境界,他的精神越過茫茫黎明前黑暗的大地,
高燃著毫無保留的愛火,應道:「在我眼前滾滾柬流的是千千熟悉的大江,對岸就是南方最
偉大的都城建康。流過千千建康故居雨枰台的秦淮河水,於上游不遠處匯人大江,加入往大
海傾瀉的壯麗旅程。」
  紀千千的心靈與燕飛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再無分彼我,人為的阻隔再不起任何作用,因
苦候多時而生的焦憂,在此刻得到了完滿回報。
  紀千千在燕飛心靈內沉醉的道:「燕郎形容得真動人。千千忽然感到和燕郎是世上最幸
福的一對,我們現在分享著的,正是世間所有男女夢寐以求,最動人無暇的愛。我們比任何
人更能彼此瞭解,千千因為你而再不感到孤獨,沒有任何秘密或感情不可與你分享。這才是
真正的愛,縱然千千在此刻死去,但我的一生再沒有遺憾。」
  燕飛完全絕對地瞭解紀千千的感受,那並非理性的分析,而是全心全靈超乎言語的心的
傳感,因為他們再非切斷隔離的兩個孤立個體,縱然肉體被萬水千山分隔開來,但他們的精
神已結合為一!一切的渴望、期待、迷惘、熱情、痛苦赤裸裸地呈現出來,虛偽根本沒有容
身之所。
  他把心靈完全開放,讓紀千千感受到他心中每一個感情的波蕩,他對她最深沉的愛戀、
撫慰她戰慄的靈魂,燕飛在心靈中應道:「死亡並非最後的境界,死亡之外尚有其它東西。
千千的狀況如何?自上次我們在參合陂的對話後,千千的身體有沒有出現問題呢?」
  紀千千道:「因為千千渴望能與燕郎你再作心靈的接觸,所以忘掉了一切,一念修持,
在禪修上大有進境。像今次人家呼喚你,便感到比上次精神上強大多了,該可進行更長的心
靈對話。最令人振奮的是有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穫,千千的內功竟頗有精進,每天便是練功和
想你,我的身軀雖然失去了自由,精神卻是完全不受拘速和限制,對將來更是充滿期待和希
望。參合陂之戰結果如何?勝的當然是燕郎的一方,這七、八天慕容垂都到了別處去,最奇
怪是從來不離我們左右的風娘,也失去了影蹤,令人更感事不尋常。」
  燕飛把戰果如實報上,然後道:「確是奇怪,風娘不是負責看管你們嗎?」
  紀千千道:「千千一直沒有機會向你提及風娘,她是個很特別的人,不時流露對我們的
同情心。她還說認識燕郎的娘親,又說在你小時曾見過你。燕郎有印象嗎?」
  燕飛心中湧起自己也不明白的感覺,道:「竟有此事,真教人意外。」
  紀千千歎息道:「燕郎呵!我又感到精神的力量在減退,不得不和燕郎分手,雖然千千
尚有無盡的話要向燕郎傾訴。風娘似乎和你的娘有點恩怨。噢!燕郎保重,千千要走哩!」
  聯繫中斷。
  燕飛睜開雙眼,已是天色大白,大江之水仍在前面滾流不休,波翻浪湧,就像他的心情。
  ※       ※       ※
  「不要推哩!你的手別碰我,老子早醒了過來,你當我是像你那般的低手嗎?」
  高彥瞪大眼睛朝下遊方向瞧著,不理被他弄醒的卓狂生不滿的抗議,道:「那是否荒夢
三號呢?」
  卓狂生睡眼惺忪循他目光望去,在曙光照射下,隱見帆影,心忖以他的眼力仍沒法辨認
是否邊荒游的樓船,高彥當然更不行。站起來道:「讓我數數看,一片、兩片……哈!果然
是我們的三桅樓船,你成功哩!」
  高彥整個人跳上半空,翻了個觔斗,大喝道:「兄弟們!全速前進,我的小白雁來哩!」
  駕舟的漢子苦笑道:「報告高爺,由昨晚開始一直是全速航行,沒可能再加速。」
  卓狂生猶在夢鄉喃喃道:「有點不妥當,為何沒有雙頭船領航?」
  高彥沒好氣道:「你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因為道路安全方面證實沒有問題,所以為節
省成本,雙頭船護航早已取消,你竟懵然不知。」
  卓狂生乾咳以掩飾心中的尷尬,道:「似乎是有這麼一回事。」
  高彥喜上眉梢,沒有興趣乘勝追擊,舉手嚷道:「小白雁你不用急,你命中注定的如意
郎君來哩!」
  ※       ※       ※
  江陵城,桓府。
  桓玄獨自一人坐在大堂裡,喝茶沉思,到門官報上任青娓到,才把杯子放到身旁几子上,
抬起頭來。
  任青媞神情嚴肅的來到他前方施禮道:「青媞向南郡公請安!」
  桓玄瞥她一眼,神態冷淡的道:「坐!」
  任青媞側坐一旁,垂下螓首,顯然感覺到桓玄態度上的轉變。
  桓玄道:「昨晚睡得好嗎?」
  任青媞輕歎一口氣,似在責怪他昨晚沒有依約夜訪她,徐徐道:「算可以吧!不知南郡
公一早召見奴家,有甚麼要緊的事呢?」
  桓玄道:「我想先弄清楚一件事,你現在和劉裕是怎樣的關係?」
  任青媞沒有抬頭看他,輕輕道:「不是已告訴了南郡公嘛!青媞和他的關係處於微妙的
情況,既不是朋友,但也不是敵人。」
  桓玄沉吟片晌,好一會後有點難以啟齒的道:「不殺此子,我絕不會甘心。」
  任青媞終抬頭朝他瞧去,桓玄卻避開她幽怨的目光,仰望屋樑。任青媞黛眉輕蹙,道:
「南郡公是否要奴家為你殺劉裕呢?」
  桓玄點頭道:「任後有把握為我辦到這件事嗎?只有你能接近他。」
  任青媞神態如常的道:「殺劉裕並不容易,因為他對我非是毫無戒心。可是南郡公有沒
有想過,在目前的形勢下殺死劉裕,等若幫了劉牢之一個大忙,他再不會把任何人放在眼內。
司馬道子也是看透此點,才利用劉裕來牽制劉牢之。」
  桓玄不耐煩的道:「劉裕有荒人作後盾,在北府兵內又有驚人的號召力,連建康的高門
也因謝玄的關係對他另眼相看,愚民更以為他是真命天子,這樣的一個人,我怎能容他活在
世上?比起來,劉牢之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因他殺王恭的行為,令他永遠得不到建康士人的
支持,難有甚麼大作為。」
  任青媞再次低首,柔聲道:「南郡公有令,青堤怎敢不從?讓奴家試試看吧!」
  桓玄暗歎一口氣,似欲說話,卻欲言又止,最後揮了揮手,似示意她離開。
  任青媞神色平靜的道:「若南郡公沒有其它吩咐,青媞想立即動身到建康去。」
  桓玄道:「有甚麼需要,儘管向桓修說,我會吩咐他全力支持你。」
  任青媞頭道:「要對付劉裕,人多並沒有用。每過一天,他的實力便增強一些,青媞只
能盡力一試,如果失敗了,南郡公勿要怪罪奴家。」
  說罷起立施禮告退。
  桓玄呆看著她背影消失門外,再暗歎一口氣時,一團香風從後側門捲進來,投入他的懷
裡。
  桓玄立即感慨盡去,一把抱緊懷內玉人,憐惜的道:「你全聽到哩!我和她是沒有任何
關係的。」
  譙嫩玉伏在他懷裡,像一頭馴伏的小綿羊,嬌柔的道:「嫩玉清楚哩!縱然要為南郡公
死,嫩玉也是心甘情願的。」
  桓玄微笑道:「不准提」死「這個字,你肯隨我桓玄,我會令嫩玉有享不盡富貴榮華,
家運興隆。」
  譙嫩玉把俏臉緊貼在他胸膛,柔聲道:「我要為南郡公辦事。」
  桓玄訝道:「我只要嫩玉好好的陪我,你還要去幹甚麼呢?」
  譙嫩玉淡淡道:「嫩玉心中不服氣呢?」
  桓玄忘掉任青,啞然笑道:「原來仍因除不掉高彥那小子而耿耿於懷。讓我告訴你,高
小子的生死根本無關輕重,我已擬定對付荒人的全盤計劃,荒人風光的日子,是屈指可數
了。」
  譙嫩玉嬌嗲的道:「高彥怎夠資格讓我放在心上?我要對付的是劉裕。劉裕之所以能呼
風喚雨,全賴得到荒人的支持,只要能毀掉邊荒集,劉裕打回原形,大不了是北府兵內較有
號召力的將領。嫩五曾與荒人接觸,明白他們的手段。讓嫩玉作南郡公的先鋒,只要南郡公
肯點頭,嫩玉有把握把邊荒集鬧個天翻地覆,異日南郡公麾軍邊荒,荒人將無力反抗。」
  桓玄皺眉道:「荒人能公開你的名字,顯是他們當中有熟悉你底細的人,你這樣到邊荒
集去太冒險了,我怎放心?」
  譙嫩玉把他摟得更緊了,輕輕道:「南郡公可以放心,嫩玉可把荒人騙倒一次,當然可
再騙倒他們。對做生意的人,邊荒集是來者不拒的。嫩玉會召集家族的高手助陣,不用費南
郡公的一兵一卒。失去了邊荒集的支持,劉裕絕非南郡公的對手。」
  桓玄終於心動,問道:「嫩玉心中有甚麼人選呢?」
  譙嫩玉道:「當然是嫩玉的親叔譙奉先,他用毒的功夫不在我爹之下,且智計絕倫,武
技強橫,只要我們能混進邊荒集去,摸清楚逞荒集的虛實,既可作南郡公的探子,又可於南
郡公對邊荒集用兵之時,瓦解荒人的鬥志,來個襄應外合,到時哪怕荒人不乖乖地屈服。」
  桓玄訝道:「如何瓦解荒人的鬥志呢?荒人全是亡命之徒,悍不畏死,故能屢敗屢戰,
兩次失而復得。」
  譙嫩玉欣然道:「任荒人是鐵打的,也捱不住穿腸的毒藥,只要我們掌握到荒人用水的
源頭,可使大量荒人中毒身亡。說到底荒人不過足因利益而結合的烏合之眾,一旦引起恐慌,
加上南郡公大兵臨集,荒人將不戰而潰,豈非勝過強攻邊荒集嗎?」
  桓玄皺眉道:「據說荒人用水以穎河為主,水井為副,下毒的方法恐怕行不通。」
  譙嫩玉胸有成竹的道:「用毒之法千變萬化、層出不窮,但我們必須到邊荒集實地視察,
方可針對情況施毒。嫩玉想為南郡公辦點事嘛!保證不會再令南郡公失望。」
  桓玄笑道:「我對嫩玉怎會失望,簡直是喜出望外。」
  譙嫩玉在他懷裹扭動嬌軀,撒嬌道:「南郡公壞死哩!」
  桓玄開懷大笑,雙手開始不規矩起來。
  譙嫩玉呻吟道:「現在是談正事的時候呵!」
  桓玄欣然道:「我正是在做最正經的事。」
  譙嫩玉把玉手從摟著他的腰改為纏上他的脖子,喘息道:「南郡公答應我了嗎?」
  桓玄猶豫道:「你去了,誰來陪我度過漫漫長夜呢?」
  譙嫩玉道:「當郡公成為新朝之主,嫩玉不是可以長伴聖上之旁,伺候聖上嗎?」
  桓玄雙目亮了起來,想像著成為九五之尊的風光,完成父親桓溫未竟之志,成就桓家的
帝皇霸業。
  譙嫩玉道:「怎麼樣呵?」
  桓玄低頭看她,沉聲道:「好吧!但如果情況不如理想,嫩玉千萬不要冒險,最重要是
能安然回來,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譙嫩玉歡呼一聲,主動獻上香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