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三
第十二章 火冰異象
  荊州、江陵、刺史府。
  桓玄腰掛「斷玉寒」,一身武士便服,在內堂接待從建康趕來奔喪的江海流,他們席地
而坐,由江海流細說建康的情況。
  淝水的捷報在一個時辰前傳到江陵,舉城哄動,桓玄立即下令手下諸將集結軍力,準備
明天發軍,一舉克服北面失地。
  聽到謝安肯對他繼承乃兄大司馬之位點頭,桓玄暗鬆一口氣,微笑道:「算他識相
吧!」
  又對江海流道:「海流你為此事奔走,我桓玄非常感激,絕不會忘記。」
  江海流微笑道:「南郡公……噢!應該是大司馬,對我江海流一向鼎力支持,現在有機
會為大司馬效勞,我怎可不盡心盡力。」
  桓玄欣然道:「我桓家從來不把海流你視為外人,只要我一天掌權,可保大江幫繼續壯
大,大家禍福與共。是哩!謝安逼你切斷與孫恩的交易,你有甚ど看法,不用有任何顧忌,
甚ど也可以說出來。」
  江海流頹然道:「坦白說,安公的指示令我非常為難。對孫恩我絕對沒有任何好感,不
過他控制著沿海大部份鹽貨買賣,價錢又因不用納鹽稅而變得非常便宜,對我幫的財力事關
重大。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若給孫恩勾結上聶天還,對我大江幫的損害將是難以估
計。」
  桓玄冷哼一聲,喃喃念道:「聶天還!」
  又盯著江海流道:「你怎ど看待他的警告?」
  江海流沉吟片刻,歎道:「安公說過若擊退苻堅,會乘勢收拾孫恩。坦白說,對安公我
是非常尊重的,他老人家既宣諸於口,我很難忤逆他的心意。而且我幫上下亦視他如神明,
我們很難公開和他作對,只好另想辦法。」
  接著試探道:「當然也要看大司馬的想法。」
  桓玄沉聲道:「我對謝安也有一份尊敬,海流這般做亦合乎形勢,我初登大司馬之位,
還須一段日子鞏固荊州軍民之心,幸好機會就在眼前,待我收復襄陽等十多座城池後,立即
揮軍巴蜀,奪取漠中,北脅關中,去我莉州西面禍源。」
  江海流暗鬆一口氣,他現在最怕的是桓玄逼他公然違抗謝安,那謝安一怒之下,他大江
幫肯定遭殃。謝玄挾擊垮苻堅百萬大軍之威,此時誰敢與他爭鋒。即使強如桓玄,也要韜光
養晦,暫把矛頭指向川蜀。
  點頭道:「有大司馬這番指示,海流明白哩!」
  桓玄胸有成竹的道:「謝安叔侄愈顯鋒芒,司馬曜兄弟對他猜忌愈深,他們風光的日子
已是屈指可數,我們先搞好荊州,然後靜待時機。」
  江海流道:「不過若拖得太久,讓聶天還坐大,勢將威脅荊州後防,於我們有百害而無
一利。」
  桓玄微笑道:「往昔我們為應付北方的威脅,疲於奔命,故無暇顧及南方兩湖一帶的區
域,讓聶天還稱王稱霸,至乎不把我桓家放在眼內。」
  接而雙目厲芒爍閃,冷然道:「誰敢與我桓家作對,我會教他後悔人世為人。對兩湖幫
我已有全盤的計劃,縱讓聶天還得意一時又如何?」
  江海流心中一陣心寒,他熟悉桓玄的行事作風和手段,以前事事要聽桓沖的話,故不得
不壓抑收斂。現在桓沖病逝,荊州的軍政大權落在他手上,逆我者亡的情性再無顧忌。這番
話雖是針對聶天還說的,還不也在警告自己不得生出異心。
  桓玄又往他瞧來,神色復常,淡淡道:「謝安那次找你到秦淮樓,只是順道警告你幾
句,真正的目的在於彌勒教,對嗎?」
  江海流只好點頭。
  桓玄悠然道:「讓我向你提出忠告,你們做生意買賣的,最好不要隨便開罪人,要做到
面面俱圓,方可通吃四方。說到底,建康仍是司馬曜兄弟的天下,一天我不點頭,謝玄縱有
北府兵在手,仍不敢造反。」
  江海流皺眉道:「大司馬的意思是……」
  桓玄截斷他道:「我是希望你懂得明哲保身之道,勿要介入謝安和皇上兄弟間的鬥爭
去。否則一天謝安失勢,便輪到你失勢,我和謝玄均是鞭長莫及,很難保住你在建康的生
意。司馬道子那奸賊只要指示王國寶為難你,可教你吃不完兜著走。我要說的就是這ど多,
其它由你自己斟酌輕重。」
  江海流的心直沉下去,明白再不能像桓沖與謝安交好的時代般處處逢春,而必須選擇立
場。
  桓玄說得雖輕描淡寫,背後卻暗含嚴重的警告。
  苦笑道:「海流明白哩!」
  任遙、青媞和曼妙三人立在適才燕飛倒臥的位置處,不敢相信自己那雙眼睛般看著眼前
詭異可怕的情景。
  地面一片焦黑,像給猛烈的大火燒過,又像天上驚雷下劈,波及處足有丈許方圓,寸草
不留,石頭被燻黑,而更驚人的是在這片焦土外,不論草木泥土均結上薄冰,像一條寬若半
丈的冰帶環繞著內中的焦土。
  三人不但從沒有見過這般可怕的異像,連想也從未想過,當然更無法猜估究竟發生了甚
ど事。
  青媞花容慘淡的指著焦土的中心,道:「燕飛剛才是躺在這裡。」
  任遙目光投往西南方,那是一片茂密的叢林,現在卻現出一條可容人通過的空隙,枝折
葉落,顯然是給人以厲害至極的氣功硬辟出來的。
  泥土上卻出奇地沒有任何腳印遺痕。
  曼妙倒抽一口涼氣,道:「難道燕飛因死得太慘,化為厲鬼。」
  青媞顫聲道:「不要嚇我!」心忖若燕飛變成會尋仇的殭屍,肯定第一個不放過的就是
自己。
  任遙在三人中最冷靜,往青媞望去,沉聲道:「你肯定他中了你的逍遙氣嗎?」
  青媞仍是驚魂不定,道:「我再不敢肯定。」
  任遙歎道:「此子確有鬼神莫測之能,若不是他弄出聲音,江老妖將劫數難逃。」
  原來他負傷逃離寧家鎮後,覓地療傷,治好內傷後,再全速追趕車隊,還趕在燕飛前
面,到發覺車隊遇襲,按曼妙留下的暗記,追上曼妙,著她發放訊號火箭,把江凌虛誘來,
正要憑三人之力,圍殲江凌虛,卻給燕飛神推鬼使般破壞了,嚇走江凌虛。三人遂來尋燕飛
晦氣,豈知覓到的竟是如此異象。
  任遙當機立斷道:「青媞你負責送曼妙到建康去,由我負責追殺燕飛,即使他化為厲
鬼,我也有方法令他永不超生。」
  司馬道子氣沖沖的回到王府,隨他從宮內回來的還有王國寶和菇千秋兩大心腹。
  三人直入內堂,分賓主坐下。
  司馬道子一掌拍在身旁小几上,怒道:「戰爭還未有最後結果,皇兄便急不及待的封謝
安作甚ど盧陵郡公,謝石為南康縣公,謝玄為康樂縣公,謝琰為望祭縣公,一門四公,當世
莫比。可是若苻堅憑邊荒集的大軍反撲,重渡淮水,謝安再保不住皇兄的半壁江山,皇兄是
否又須急急褫奪對他們的封賞。唉!皇兄的所作所為,真的令人費解。」
  王國寶皺眉道:「照道理皇上於曉得謝安持寵生驕,指使手下欺壓元顯公子的事,該有
提防才對。」
  司馬道子沒好氣的道:「此事更不用說,他在見謝安前,親自向我提出警告,著我好好
管教兒子,差點給他氣死。」
  菇千秋陰惻側道:「王爺不用動氣,皇上是因淝水之勝忽然而來,且得來不易,故心情
興奮,喜出望外,乃人之常情,故對謝安有感激之心。一旦戰勝的熱潮減退,將不得不回歸
到種種現實的問題上,那時王爺說的話,皇上定會聽得入耳。」
  司馬道子回復冷靜,沉吟道:「皇兄讓桓玄繼承大司馬的聖諭批文,已發往荊州,謝玄
與桓玄一向不和,謝安怎會反在此事上支持桓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即使怕桓玄起兵作
亂,大可把事情拖延,待與苻堅勝負分明後再想辦法,你們怎樣看此事?」
  王國寶雙目閃過妒忌神色,兩玄的不和,固是江南眾所周知的事,可是他和桓玄更是關
系惡劣,他輿桓玄曾在一個宴會場合中發生齟齬,鬧得非常不愉快。
  點頭道:「以謝安一向護短的作風,理該待擊退苻堅後,把謝玄捧上大司馬之位,那時
候謝家更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菇千秋奸笑道:「照我看謝安是在表明立場,向皇上暗示他對權力並無野心,他謝家並
不希罕大司馬之位。」
  司馬道子冷哼道:「這或是他以退為進之策。」
  菇千秋陰陰笑道:「謝安深謀遠慮,有此想法絕不稀奇,不過他有個大缺點,如我們擅
加利用,可以輕易把他扳倒。」
  菇千秋在司馬道子的心腹手下中,最足智多謀,滿肚陰謀詭吁,司馬道子聞言,大喜
道:「還不給我說出來!」
  菇千秋故意慢吞吞的道:「謝安的缺點,是他有著江左名士的習氣,追求的是放縱任意
和逍遙自適的精神,不住懷念往昔退隱東山的生活方式。只要我們狠狠予他一個重重的打
擊,便可惹起他退隱之念,那時只要皇上不挽留他,肯定他萬念俱灰。那時建康將是王爺的
天下,王爺想對付那個人便那個人,誰敢反對?」
  司馬道子皺起眉頭,道:「在現今的氣氛下,我們若對謝安輕舉妄動,會令皇兄不快,
到頭來被責的不又是我嗎?」
  菇千秋胸有成竹的道:「只要我們謀定後動,教謝安抓不著我們任何把柄,而謝安雖明
知是我們幹的,卻苦於無法指證,最妙是這件事對皇上來說又不關痛癢,使謝安進既不能,
惟有黯然告退。」
  王國寶道:「菇大人不要賣關子好嗎?快爽脆點的說出來,看看是否可行。」
  菇千秋淡淡道:「殺宋悲風!」
  司馬道子和王國寶兩人面面相覷,宋悲風乃追隨謝安多年的忠僕,殺他等於直接捋謝安
的虎鬚,後果難測。
  王國寶搖頭道:「皇上剛訓斥王爺,著王爺管教元顯公子,掉個頭我們便去殺宋悲風,
王爺怎樣向皇上交待?」
  菇千秋道:「微妙處正在這裡,宋悲風本身是無關痛癢的人物,但對謝安卻意義重大,
我們方的人完全置身於此事之外,另安排能人出手,還佈置成江湖公平決鬥的格局,那皇上
如何可怪罪王爺,謝安則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
  司馬道子吁出一口氣道:「宋悲風雖然身份低微,但他的劍法卻一等一的劍法,環顧建
康,除我和國寶外,恐怕沒有人是他的敵手。若要殺他,必須採伏擊圍攻的方法。」
  王國寶也點頭道:「即使有這ど一個人,若他搏殺宋悲風,不要說謝安,皇上肯定不會
放過他。」
  菇千秋欣然道:「就讓我們請出一個連皇上也不敢降罪,其武功又穩贏宋悲風的人,那
又如何呢?」
  司馬道子一震道:「小活彌勒!」
  菇千秋緩緩點頭,道:「竺雷音明天便要動程往迎我們的「小活彌勒」竺不歸大師,他
的武功僅次於「大活彌勒」,與尼惠輝在伯仲之間,以他老人家的功夫,只要答應出手,宋
悲風必死無疑。」
  王國寶興奮的道::冱確不失是可行之計,只要我們巧布妙局,裝成是宋悲風開罪小活
彌勒,謝安也沒有話可說。」
  司馬道子仍在猶豫。
  菇千秋鼓其如簧之舌道:「此計萬無一失,加上我們即將抵達的絕色美人兒在皇上寢邊
說話,謝安又確是功高震主,必可遂王爺心願。」
  王國寶一頭霧水問道:「甚ど絕色美人兒?」
  司馬道子和菇千秋沒有理會他,前者瞧著菇千秋,一字一字的道:「千秋思慮周長,此
計確是可行。不過若宋悲風被殺,將觸動整個謝家,謝玄牢牢控制北府軍兵權,若把此事鬧
大,我們引進新教的大計極可能半途而廢,而不歸大師將變成真的歸不了北方,我們如何向
大活彌勒交待?」
  菇千秋從容解惑道:「謝安捧桓玄為大司馬,是作繭自縛,有桓玄牽制謝玄,他空有北
府兵在手,仍不敢妄動。更重要是謝安倦勤的心態,如此事真的發生,皇上又縱容不歸大
師,我敢肯定謝安只餘告退一途,絕不會有第二種可能性。」
  「砰」!
  司馬道子一掌拍在几上,冷喝道:「就這ど辦!」
  謝安於宮宴中途告退,司馬曜樂得沒有他在旁監視,更可放浪形骸,立即賜准。
  謝安先送王坦之返王府,此時整條烏衣巷已完全被歡樂的氣氛籠罩,各戶豪門張燈結
彩,家家大開中門,不但任由客人進出,還侍之以名酒美食,雖時過二更天,卻沒有人肯乖
乖在家睡覺,特別是年輕一代,男的奇冠異服,女的打扮得花枝招展,聯群結隊的穿梭各
府,嬉鬧街頭,好不熱鬧。
  更有高門大宅鼓樂喧天,歌舞不絕,比對起今夜前的人人自危,家家門戶緊閉,一片末
日來臨前的情況,其對比之強烈,不是親歷兩景者,實在無法想像。
  謝安馬車到處,人人喝采鼓掌,一群小孩更追在馬車後,無處不受到最熱烈的歡迎。
  不過烏衣巷出入口仍由衛兵把守,只許高門子弟進出,寒門人士一律嚴禁內進,涇渭分
明。
  謝府的熱鬧是盛況空前,屬於謝安孫子輩的一代百多人,全聚集在府前大廣場上玩煙花
放爆竹,門前掛起以百計的彩燈,加上擁進府內祝賀謝安以表感激的人群,擠得廣場水洩不
通。
  好不容易進入府門,立時爆起震天采聲,高呼「安公」之名不絕,人人爭睹此次勝仗大
功臣的風采。
  謝安的心情卻更是沉重,司馬道子中途拂袖而去,是非常不好的兆頭。
  在此一刻,他謝家臻於鼎盛的巔峰,可是綜觀江左政權所有權臣的下場,不立功反比立
功好,立小功反比立大功好,而苻堅的南來,使他在無可選擇下,立下大功,還是自古以
來,從未有過的顯赫大功,後果確不堪想像。
  謝安自出仕東山後,過往隱居時的風流瀟灑、放情磊落已不復得,在放達逍遙的外表
下,內心深處是充滿感時傷世的悲情,還要承受長期內亂外患殺戮死喪遣留下來的精神重
擔。而在這一刻,勝利的狂喜與對大晉未來的深憂,揉集而成他沒法向任何人傾訴的複雜心
懷。
  若可以選擇,他情願避開眼前的熱鬧,躲到千千的雨坪台,靜靜的聽她彈琴唱曲,灌兩
杯美酒入肚子去。
  當然他不可以脫身離開,在萬眾期待下,他必須與眾同樂。
  宋悲風等一眾隨從,根本無法插手侍候謝安下車。
  佔得有利位置的一眾謝家子弟,一哄而上團團圍著泊在府門的馬車,由有謝家第一美
女,年方十八,謝玄的幼女謝鐘秀與另一嬌美無倫,年紀相若的少女為他拉開車門。
  謝安剛踏足地上,眾少男少女百多人齊聲施禮叫道:「安公你好!」
  接著是完全沒有拘促的笑聲,四周的人紛紛叫好,把本已喧鬧的氣氛推上最高峰。
  一個小孩往謝安撲過來,撞入他懷裡去,嚷道:「爺爺是大英雄!」
  謝安一把將他抱起,這孩兒叫謝混,是謝琰的第三子,謝安最疼愛的孫兒,自少儀容秀
美,風神不凡,對善於觀人的謝安來說,謝混是他謝家繼謝玄後最大的希望。
  謝鐘秀不甘示弱的搶到謝安的另一邊,緊挽著他的臂膀。
  謝安忽然想起女兒的錯嫁夫郎,暗忖定要提醒謝玄,為鐘秀選擇夫婿須小心其事,不可
重蹈自己悔之已晚的覆轍。
  在這一刻,他把一切煩惱置諸腦後,心中充滿親情的溫暖,更感激群眾對他的支持。
  他的目光落到正以崇慕尊敬的眼光,眨也不眨瞧著他,與謝鐘秀一起為他拉開車門的秀
麗少女臉上。
  心想此女的嬌俏尤在謝鐘秀之上,且絕不在紀千千之下,為何自己竟完全沒有見過她的
印像。看她與府內子弟的稔熟,當為某高門的閨秀。
  謝鐘秀湊在他耳旁道:「叔爺呵!她是王恭之女王淡真,她……」
  群眾見到謝安,爆起滿天采聲,把謝鐘秀下面的話全蓋過去。

  -----------------
  幻劍書盟 原水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