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九
第十三章 趕盡殺絕
   
  燕飛在離參合陂三里許處的一座小丘上遇到拓跋珪,在十多名將領親衛簇擁下,拓跋珪
神采飛揚地極目遙望長城的方向。 
  燕飛心頭一陣激動。 
  拓跋珪已確立他在朔方的地位,成為草原上最強大的力量。在誰敢不依附他,誰便要身
敗族亡的形勢下,他的力量將迅速增長。 
  今年拓跋珪才二十五歲,已取得了輝煌的戰果,建立起比舊代國更強大的國勢。 
  在此戰的大方向上,拓跋珪沒有犯任何錯誤,先是退避敵鋒,繼而利用慕容寶性格上的
弱點,誘慕容寶倉卒深入,完全控制了主動。到慕容寶中計退往中山,慕容寶敗局已定。 
  拓跋珪以馬賊起家的優越騎兵,在雄才大略的拓跋珪超卓的領導下,已成能與慕容垂抗
衡的軍事力量。縱然以慕容垂的強橫,亦不敢造次,妄然出長城攻打拓跋珪。 
  當然拓跋珪不會只滿足於眼前的成就,他將會越長城挑戰從未吃過敗仗的慕容垂,以決
定中原誰屬。 
  拓跋珪隔遠便看到他,與眾將士馳下小丘,迎接燕飛。 
  拓跋珪雙目閃著前昕未見的光采,呵呵笑道:「我的好兄弟,我們贏哩!且是最徹底的
勝利。」 
  說罷從馬上躍起,凌空而至,一把將燕飛擁個結實。 
  眾將士勒馬停定,拓跋珪的愛騎奔到兩人身旁,雀躍跳動,懂人性似的為主子高興。 
  燕飛感覺著拓跋珪體內沸騰的熱血。 
  自憧事以來,拓跋珪一直期待這一天的來臨,現在妄想竟變成了事實,燕飛清楚體會到
自己這位好兄弟的心情。此仗的成果得來並不容易,其中經過了多少無眠的晚夜?多少憂慮
和恐懼? 
  拓跋珪放開他,改為抓著他雙肩,喜形於色的看著他。 
  燕飛往眾將士瞧去,出奇地發覺各人神情有點麻木似的,其中的崔宏更垂下頭去,似乎
不敢接觸他的眼光。 
  燕飛心中一動,問道:「俘虜了多少人?」 
  拓跋珪哈哈笑道:「我說過不留俘虜就是不留俘虜,難道只是說來玩的嗎?」 
  燕飛心中起了個疙瘩,記起大批跳進湖水的燕軍,這些人肯定是束手就擒的命運,難道
拓跋珪就這麼把他們全體撲殺嗎? 
  拓跋珪岔開道:「現在我們氣勢如虹,必須乘勝追擊,直撲平城、雁門,你會否改變主
意,陪我一道去呢?」 
  燕飛苦笑道:「你為何不問我是否幹掉了慕容寶?」 
  拓跋珪欣然道:「慕容寶的生死在現時的情況下已無關重要,他是否逃脫了呢?」 
  燕飛點頭示意,更肯定拓跋珪是故意支開他,好把燕軍降兵全部處決。 
  如果自己在場,當然會阻止他幹這麼殘忍不仁的事。為了復國,爭乎稱霸天下,拓跋珪
是絕不會手軟的。 
  事已至此,還有甚麼話好說的。 
  拓跋珪笑道:「算那小子命大,將來便由我親手宰掉他,對我來說會更痛快。好哩!兄
弟你仍未答我的問題。」 
  燕飛的心情已忽然轉差,頹然道:「我必須立即趕回邊荒集,就和你在這裡分手好了。
記著和邊荒集保持最緊密的聯繫,你隨時會接到我傳給你的急信。明白嗎?」 
  拓跋珪點頭道:「明白!」 
  接著湊到他耳邊道:「我亦希望你明白,為了我們拓跋族的將來,我的殺弟血仇,你的
紀美人被擄之恨,我們必須盡一切辦法去擊倒慕容垂,不容有任何錯誤,更不能留情,因為
慕容垂是不會對我們有絲毫仁善之心。戰爭從來如此。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大亂時代,不是
你死便是我亡。為了最後的勝利,我們之間必須有一個人拋開一切,作那狠毒無情的主事者。
這是唯一的勝利之路,踏上此路便不能有任何猶豫,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一口氣。」 
  說罷放開他,喝道:「馬來!」 
  燕飛阻止道:「我走路比較方便點。」 
  拓跋珪又抓起他雙手,激動的道:「不論如何!我拓跋珪和燕飛永遠是最好的兄弟!」 
  燕飛反握著他,低聲道:「好好保重!」 
  說畢,朝南去了。 
  ※       ※       ※ 
  卓狂生睡至正午才醒過來,在說書館磨蹭片刻,剛想到隔鄰去看查重信的「邊荒燈王」
看看他營業的情況,忽來訪客,赫然是劉穆之。 
  卓狂生對他頗有好感,欣賞他過人的修養和才智,總覺得他目前雖是懷才不遇,但有一
天終能得展抱負,非是池中之物。 
  笑道:「劉先生請坐,任擇一椅。」 
  劉穆之在最前排正中的椅子坐下,欣然道:「卓館主可否免費為我說一台書呢?因為我
最後的一個子兒,已花在卓館主的《一箭沉隱龍》上。」 
  卓狂生到他的說書台坐下,面對劉穆之,笑道:「原來劉先生這麼窮困,不過不用擔心,
到邊荒集來的大多是不名一文的窮光蛋,其中日後飛黃騰達的也大不乏人,逞荒集正是個遍
地賺錢機會的地方。劉先生如不嫌棄,可在這裡賣故事賺錢,作暫時棲身之所。」 
  劉穆之笑道:「多謝卓館主向小弟雪巾送炭,令我頗覺不負此行。」 
  卓狂生拈鬚笑道:「我當然曉得劉先生志不在此,而劉先生感到不負此行,也不是因我
卓狂生。哈!劉無生想聽哪一台書呢?敝館的四大書寶,劉先生已聽其一,餘下三寶是《邊
荒大戰》、《淝水之戰》和《小白雁之戀》,劉先生對哪台書較有興趣?」 
  劉穆之微笑道:「我想聽的是未發生的故事,姑名之為《晉室之亂》如何?」 
  卓狂生長笑道:「劉先生看過天穴後,縱然猜不到晉室之亂的過程,也該可以把握到最
後的結局。良禽擇木而棲,劉先生還要猶豫嗎?」 
  劉穆之從容道:「卓館主勿要怪我疑心重,劉裕一箭沉隱龍應是實情,天穴亦確有其事,
問題在兩者是否同一時間發生,卻是沒有人可以肯定。所以我必須弄清楚劉裕是怎樣的一個
人,方可以決定該否留在這裹做個快快樂樂的說書先生,還是去冒殺身之險,投效可能是真
命天子的人。」 
  卓狂生道:「劉先生想瞭解哪方面的情況呢?」 
  劉穆之侃侃而言道:「現今南北亂局已成,北方姚萇雄霸關中,慕容垂稱雄關外,暫成
二分之局,可是兩方面都未能盡控局面。而正因北方群雄自顧不暇,南方朝廷外的勢力,在
沒有威脅下無不蠢蠢欲動,希望能乘勢而起,奪取政權。在這樣的情況下,小小一個劉裕,
能有甚麼作為呢?」 
  卓狂生仰天笑道:「這麼一台說書,是我自當館主以來最大的挑戰,劉先生坐穩了,到
我說畢這台書後,保證你立即上路,拿著我的推薦信去見小劉裕,從此走上造皇之路。」 
  今天不知是甚麼佛節慶典,歸善寺擠滿來上香的善信。車好後院精舍是行人止步之地,
前方佛殿雖是喧鬧震天,後院和歸善園一帶仍是安詳寧和。 
  劉裕回到宿處,屠奉三和宋悲風仍外出未返,令他滿腹心事,卻苦無傾訴的好對象。 
  唉!他必須設計殺死盧循或干歸其中一人,始能向司馬道子作出交代。對司馬道子這種
用人的作風,他是不敢恭維,卻又別無他法。 
  盧循變得非常可怕,確有殺死自己的本領。司馬道子是誤會了,盧循先後去監視劉牢之
和琅玡王府,目的不在劉牢之和司馬道子,而是要殺他劉裕。 
  對盧循來說,留下劉牢之和司馬道子,等於留下晉室分裂的禍源,對天師軍是有利無害。
可是自己卻成了天師軍的威脅,因為當《一箭沉隱龍》的事傳遍天下,他劉裕已成了民眾心
目中的真命天子,對相信天師道的愚民也有一定的號召力。 
  這才是孫恩最懼怕的情況。 
  回到房中坐下,劉裕正思忖該否出外找尋屠、宋兩人,外面傳來彈甲之聲。 
  劉裕整條脊骨登時寒慘慘起來,感覺到死神的接近。 
  他認出是任青媞的訊號。 
  更感後悔莫及,這妖女該是從琅玡王府直跟他到這裡來,路上他一直因司馬道子硬派下
來的任務心神恍惚,致被人從後跟躡仍絲毫不察。 
  如果隨任青堤來的尚有干歸和他的手下,今次他肯定難逃一死。 
  劉裕探手握著刀柄,深吸一口氣道:「任後進來吧!」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