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七
第十一章 智士輓歌
   
  馬車駛離桓府後,侯亮生揭簾召喚心腹手下萌恩,後者應命催馬趕到馬車旁,俯身道:
「先生有什麼事須小人去辦?」 
  萌恩長得身高力大,二十來歲的年紀,出身貧賤,卻非常好學,不但識字,且騎射皆精。
兩年前從鄉間到江陵來闖天下,因做人不夠圓滑,又是見義勇為之輩,開罪了當地的幫會人
物,差點喪命,全賴侯亮生無意碰上,為他解圍,從此跟隨侯亮是侯亮生最信任的手下。 
  侯亮生見他不但人品好,且聰明勤敏,遂傳他兵家之學。 
  侯亮生神色凝重的問道:「剛才你在南郡公府外廣場等候我的時候,有沒有見到客人來
訪?」 
  萌恩微一沉吟道:「只有一輛馬車駛入府內,由刁弘親自領路,繞過主堂直入內院方向,
除此外便沒有其他訪客。」 
  刁弘是桓玄親兵的頭子,主要任務是貼身跟在桓玄左右,如非特別的客人,該不用出動
刁弘去接人。可想此客不但是桓玄看重的貴賓,且該是剛從外地抵江陵。 
  侯亮生問道:「馬車是否屬南郡公府上的?」 
  萌恩答道:「不但是桓府的馬車,且是南郡公的座駕。」 
  侯亮生腦際轟然一振,己猜到馬車載的是誰。時間再不容許他有絲毫猶豫,道:「萌恩,
你仔細聽著我現在說的每一句話萌恩聽出事態嚴重,毫不猶豫的道:「先生儘管吩咐,小恩
萬死不辭。」 
  侯亮生壓低聲音耳語道:r你現在立即由南面出城,趕到荊江下游的水波渡,等我半個
時辰,如不見我來,千萬不要再返江陵來,立即日夜趕路到邊荒集去,找一個叫屠奉三的人,
告訴他害死我的人是任妖女,其他的,就看你的造化了。」 
  萌恩吃驚道:「先生!」 
  侯亮生低喝道:「勿要說廢話,快依我的話去辦,我再沒有時間多費唇舌。」 
  萌恩雙目湧出熱淚,激動的道:「我在水波渡等先生。」 
  說畢掉轉馬頭,轉入橫巷去了。 
  侯亮生哪敢猶豫,向駕車的手下喝道:「改道由東面出城。快!」 
  御者呆了一呆,連忙加速,轉入往東行的大街。 
  另三名家將先是見萌恩忽然離開,然後馬車改向,都不明所以,只好一頭霧水地護車續
行。 
  侯亮生的心「霍霍」亂跳,額角冒汗。 
  他知道自己並非多疑,而是因他太熟悉桓玄。只有任青娓,才可以令桓玄忘記王淡真。
正因桓玄曉得任青媞回到他身邊,故春風滿面,又急不及待的中斷會議,好去見任妖女。 
  事實上任青媞一直是橫梗在侯亮生心頭的一根刺,以她的精明,事後大有可能猜到破壞
她行刺的人,並不是侯府的家將,而至乎猜到是屠奉三。因為像屠奉三那種人物,不要說荊
州,天下間又可以有多少個呢?他本以為任青娓好馬不吃回頭草,再不會回來,可惜他自負
多智,卻在此事上出錯了。幸好他還有最後一著。 
  城門在望。 
  出城後,他只要向手下要來駿馬,便可揚長而去,任青媞會不會向桓玄揭破他和屠奉三
的事,雖仍是未知之數,但他是不會冒此奇險的,桓玄對付叛徒的毒辣手段,想想己教人不
寒而慄。 
  眼看就要出城,密集快速的蹄聲在後方響起,迅速接近。 
  侯亮生朝後望去,刁弘正率著十多騎狂追而來。 
  家將們均手足無措。 
  侯亮生暗歎一口氣,從懷內掏出準備好了的一小瓶見血封喉的毒酒,緊握在手內。 
  「停車」!叱喝聲傳來。 
  侯亮生瀟灑的拔開瓶塞,自語微笑道:「亮生先走一步,請屠兄為我報仇。」 
  說罷把毒酒一飲而盡。 
  送走屠奉三後,眾人回到樓船的艙廳去,此時龐義、程蒼古和方鴻生等回未了,買了兩
車東西。 
  尚未坐下,忽然岸上傳未吵鬧聲,眾人大訝,心想難道竟有人敢公然未鬧事?如果敵人
是以這樣的方法來破壞邊荒游,確是始料不及。 
  眾人見慣風浪,仍安坐喝茶,只有高彥和姚猛兩個好事者,跳將起來,移往靠岸的窗子,
朝岸上瞧去。 
  只聽一把蒼老的聲音大喝道:「我辛俠義要登船,誰敢阻我?」 
  卓狂生愕然道:「辛俠義?莫非是我們的貴客。」 
  幕容戰笑道:「正是鳳老大說過那終日緬懷昔日光輝的老傢伙。」 
  高彥傳信回來道:「我們的老俠客醉了,抱著一罈酒硬要登船,怎麼辦呢?」 
  江文清道:「你高少不是負責人嗎?當然由你決定該如何應付。」 
  在岸上站崗的荒人兄弟好言相勸,辛俠義卻一概不聽,逕自罵道:「想當年我與祖逖同
被共寢,聞雞起舞,麾軍北伐,你們這些小兒尚未出世,現在憑什麼攔著老夫的路?」 
  又喝道:「俠之大者,在於為天下間一切不平的事揮正義之劍,知其不可為而為,雖千
萬人吾往矣。你們明白些什麼?快給老夫滾開。」 
  眾人不能置信地互望,祖逖北伐是七十年前的事,如此老所說屬實,他豈非至少近百歲
的高齡?姚猛苦笑著回來坐下,歎道:「我們不單要應付刺客、落泊名士、怪人,還須應付
老酒鬼。」 
  卓狂生哈哈笑道:「高少,讓他上來繼續喝酒吧!要來的始終要來,早一晚遲一天並沒
有分別。」 
  高彥聞言喝下去道:「兄弟們,請辛大俠上來吧!」 
  辛俠義大樂道:「哈!終於遇上有識之士,還敢不讓老夫登船嗎?」 
  高彥正頭痛時,身後異響傳未,別頭一看,眾人早一哄而散,樓上只剩下他孤零零一個
人。 
  高彥推門而入,卓狂生正對著桌子發呆。 
  卓狂生道:「我們的大俠走了嗎?」 
  高彥於他桌旁的椅子頹然坐下,捧頭道:「他走路不穩,可以到什麼地方去?吵了我近
一個時辰後就那麼伏桌睡個不省人事。我著人把他抬進房內去了,又要派人到客棧把他的行
李搬來,如每個客人都要這麼伺候,真要把人煩死。」 
  卓狂生道:「他該不是刺客,否則這麼好的機會,怎會不向你這小子出手?」 
  高彥抹了一把冷汗駭然道:「我完全沒想過這方面的問題,你們算什麼兄弟,竟留下我
一個人面對危險?」 
  卓狂生哂道:「你是第一天到江湖上來混嗎?要不要我們像奶娘般一天十二個時辰看著
你這個初生嬰兒。唉!告訴你吧! 
  我一直在旁聽著你們說話,陪你受苦。如果我說書館的說書先生是像他般的角色,肯定
關門大吉,哈!」 
  高彥道:「差點給他把鳥兒悶出來。告訴我,為何每個人總認為只有自己是對的?其他
人都不是東西。」 
  卓狂生道:「這只是個別的情況吧!有胸襟的人自可以包容有別於自己的其他人,看到
別人的優點,也因而看到自己的缺點,這才可以進步。像老子我便很欣賞你,包括你的缺
點。」 
  高彥冷哼道:「我有什麼缺點?」 
  卓狂生笑道:「你這種不肯認錯的態度便正是一種缺點。沒有人是完美的,集缺點優點
於一身,你要雞蛋裡挑骨頭吹毛求疵地去批評,只挑缺點來說,當然可以把對方批評得一文
不值,體無全膚。但這卻完全無助於真相。人是很複雜的,評量一人,便像看一幅畫,近觀
遠望各有不同,若只湊近至寸許的距離去挑破綻,怎知道畫的是什麼,明白嗎?」 
  高彥道:「不論什麼東西,由你說出來總似有點歪理。」 
  卓狂生氣道:「歪理?我去你的娘。」 
  旋又笑道:「幸好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較。」 
  高彥問道:「你不繼續寫東西嗎?」 
  卓狂生道:「小子想幹什麼?」 
  高彥道:「你憑淝水之戰的說書賺了大錢,既到此地,豈能不到淝水旁聽書喝酒,遊覽
這會名傳後世的著名戰場。」 
  卓狂生笑道:「小子氣悶了。」 
  高彥陪笑道:「橫豎離鳳老大擺宴為我們洗塵尚有兩個時辰,不四處逛逛,如何過日
子?」 
  卓狂生起立道:「這是個好提議,去吧!」 
  萌恩躲在岸旁的密林裡,看著一隊追兵奔馳而過,心中難過,不過他己哭盡了淚水。出
城後,他的熱淚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邊馳行邊哭,肝腸寸斷。 
  侯亮生不但是他的大恩人,還是他最尊敬的師傅。沒有他,萌恩便沒有今天。 
  在侯亮生循循善誘、苦心開導下,他從一個未開竅的鄉下小子,成為一個博涉歷代興衰、
通曉兵法的人,這種大恩大德,是他永遠感激的。 
  過去的兩年,沒有一天是虛渡浪費的,他的武功劍法更是突飛猛進,一切全拜侯亮生所
賜。所以對眼前的突變,他份外接受不了。 
  他知道侯亮生完了,且不敢去想他的下場。現在他心中只餘一件事,就是完成侯亮生所
托,為他到邊荒傳話。他不曉得任妖女指的是何人,但他會弄清楚,侯亮生的血仇,己融入
他的血液裡,成為他生命的一部份。 
  萌恩掉轉馬頭,馳進密林深處。 
  卓狂生和高彥沿著淝水,遙觀對岸的八公山,清風徐徐吹未,令人精神氣爽。 
  淝水兩岸遊人此來彼往,非常熱鬧。果如鳳翔說的,在淝水旁搭建的茶寮酒捨擠滿了人,
簡直插針不下,兩人只好逛逛算了。 
  卓狂生忽然止步,指著對岸道:「謝玄該是從這裡領軍殺過來,想想當時他是多麼威
風。」 
  高彥點頭道:「面對百萬大軍,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呢?」 
  卓狂生道:「這才是真正的俠客,為了南方萬民的福祉,拋頭顱、灑熱血,在所不顧。
這更是經過精密的計算,運用高明的戰略手段,並不是盲目的去做大俠。行俠仗義並不易為,
首先是懂分辨善惡,擇善固執,其次是有能力去伸張正義。而說底,往往是一個立場的問
題。」 
  高彥笑道:「你也被辛大俠影響了。」 
  卓狂生捋鬚笑道:「不是受影響,而是被觸發,這是不同的。」 
  高彥道:「在我們辛大俠眼中,真正的俠客必須是窮光蛋,開口閉口都是仁義道德,見
了美女不能心動,銀兩近在眼前也要視若無睹,不可有權更不可有勢。 
  這樣的俠客恕老子敬謝不敏,否則做人還有啥樂趣?根本不算個有血有肉的人。」 
  卓狂生道:「酒醉後說的話怎當得真?他只是發酒瘋吧!坐車搭船不用錢嗎?不正正當
當的去賺錢難到靠偷靠搶,沒有付團費他怎能在超豪華的樓船上作好夢。」 
  高彥道:「坦白說!我真的很同情他,因為他很不快樂。一個人如果深信除了自己以外,
其他人都不是東西,肯定非常痛苦。」 
  卓狂生道:「對人痛毀極詆,或許是另一種快感。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只有踩低別人,方可抬高自己;攻擊的對象名氣愈盛、聲譽愈高,愈能把自己抬得更高。
對自己有信心的人,方能容物,有容始大。只有無能之輩,或別有用心者囉看!」 
  高彥循他目光瞧去,一群人正從上遊走過來,領頭者是個樣貌衣著均俗不可耐,渾身銅
臭味的矮胖子,正口沫橫飛的說著淝水之戰,仿如他比謝玄更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高彥正心忖「有什麼好看的」,驀然眼前一亮,心神全被悄悄跟在最後方耀人眼目的姑
娘吸引。 
  此女穿寬袖連衣裙,外套對襟背心,頭戴四角小花帽,以金銀線繡制,綴以各色小珠,
色彩斑斕,絢麗奪目。身上更穿戴各種裝飾物,耳環、手鐲、項鏈式式俱備。走起路來,搖
曳生姿,加上她身段勻稱、體態婀娜,只要是男人,都看得砰然心只可惜她臉罩重紗,令人
沒法窺見廬山真面。 
  當她挾著香風經過兩人身旁,紗內的眼睛似乎有意無意的看了兩人一眼,旋又似感懷身
世,赧然垂下螓首,雖看不見她紗內的表情,卻是令人感到震撼。 
  美女隨那群商賈打扮的人去後,好一會兩人才回過神來。 
  卓狂生噓一口氣道:「我現在和風老大深有同感。」 
  高彥茫然道:「她看了我一眼。」 
  卓狂生一肘撞在他肩頭,喝道:「醒未吧!或許她長得很醜呢?J高彥斷然搖頭道:
「以我的觀女之術,這位小姑娘的長相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 
  卓狂生皺眉道:「你忘了你的小白雁嗎?」 
  高彥老臉一紅,老羞成怒的道:「你是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這麼被逼跟著個奸商
楚楚可憐的姑娘,我這俠客可以不起同情之心嗎?她等若快要掉進井裡去的孺子,有惻隱之
心的人都該拯救她。」 
  卓狂生苦笑道:「你這臨時急就章的俠士勿要胡作妄為,尚未弄清楚情況便要妄下斷語,
你怎知她和顧胖子是什麼關係?或許一個是老爹,一個是親女呢?」 
  高彥道:「鳳老大不是說過有人曾聽過她在房裡偷偷飲泣嗎?」 
  卓狂生差點語塞,警告道:「對著老爹便不可以哭嗎?他奶奶的,今次我們是要振興邊
荒集的經濟,而不是去管人家的私事。只要人家依足我們的規矩,我們便不可干涉客人的
事。」 
  高彥怒道:「見到不平的事,怎可以坐視不理?」 
  卓狂生勸道:「看清楚情況再看怎麼辦好嗎?算我怕了你。」 
  又道:「坦白告訴我,如果她不是長得這般標緻,只像那柳如絲,你會這麼熱心去發掘
真相、熱心幫忙嗎?如果你是真俠士,不如掏出全副家當去為柳如絲贖身算了。」 
  高彥登時語塞。 
  卓狂生笑道:「所以大俠是不易做的,真正的大俠,是可為天下謀幸福,改變社會一切
不公平的情況。時候差不多了,要去赴鳳老大請的洗塵宴哩!」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