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六
第十一章 故夢如煙
   
  任青媞神色凝重的道:「劉裕己變成南方最危險的人物,我敢說一句,只要劉裕在世上
多活一天,皇帝寶座就沒人可以坐得穩。」 
  與她對坐的聶天還不眨眼的細審她如花玉容,不錯過任何一個微細的表情,若有人在旁
觀看,會以為他被任青媞的艷色吸引,只有當事者明白他是在分辨對方每句話的真偽。 
  以聶天還般的人物,江湖經驗豐富不在話下,且因長期處於與眾敵周旋的情況裡,自有
一套觀人之術,可從任何人不經意的動作或表情,至乎一個眼神,分辨出對方是在弄虛作假
或是真心誠意。 
  聶天還平靜的道:「你和他交過手嗎?」 
  任青媞輕描淡寫的道:「我殺不了他。」 
  在這位於島北的別院中園的小亭襄,四條柱子掛上宮燈,兩人分坐石桌兩旁,喝茶對話,
四周花樹環繞,除了百蟲和唱,一切寧靜安祥,可是兩人間談論的卻關係到南方的未來,皇
朝的興衰。 
  聶天還皺眉道:「以任後的功夫,竟對付不了區區一個劉裕嗎?他又是憑甚麼狡計脫身
的?」 
  任青娓一雙美目射出淒迷的神色,淺歎一口氣,道:「說出來你肯定不會相信,不過卻
是鐵般的事實,劉裕再不是以前的劉裕,像脫胎換骨般,我用盡一切辦法仍沒法殺死他,如
果他不是對我尚餘情意,我恐怕難以全身而退。我有一個提議,要殺劉裕現在該是最佳時機,
否則如讓他坐上北府兵統領之位,幫主你將有天大的麻煩。」 
  聶天還微笑道:「殺劉裕的人,此刻正日夜兼程的趕往鹽城去。縱使他武功大有精進,
但己陷進四面楚歌之境,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他今次將是難逃劫數。」 
  任青娓訝道:「他到偏遠的一個臨海城池幹什麼呢?」 
  聶天還解釋清楚後,道:「只是一個焦烈武他己應付不了,何況還有桓玄派出的高手。
兼且他當上鹽城太守,表面風光,卻是無兵的統帥,只會成為被刺殺的明顯目標。」 
  任青媞柔聲道:「幫主有沒有想過,劉裕能安抵廣陵,己大不簡單,顯示出他有自保的
能力。不論是劉牢之或司馬道子,都不願讓他回廣陵去,他卻成功辦到了。劉牢之把他調往
鹽城討賊此著借刀殺人之計,看似聰明,但也可以弄巧反拙,一個好,若被劉裕大破焦烈武,
幫主認為會有什麼後果呢?」 
  聶天還微一錯愕,蹙起眉頭道:「不大可能吧!這並非一般江湖的爭雄鬥勝,而是實力
的比拚,劉裕憑什麼和焦烈武爭鋒任青媞垂下螓首,輕輕道:」我只是為幫主擔心,幫主如
果這般輕視劉裕,終有一天會吃更大的虧。劉裕己變成愚民眼中的真命天子,其號召力比孫
恩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他還不懂好好利用這種優勢。兼之他有荒人作後盾,一旦讓他主掌
北府天下將無人能制。「 
  聶天還對任青娓的批評絲毫不以為忤,反露出欣悅神色,微笑道:「相信現在沒有人敢
不把劉裕放在眼內,我聶天還更不會犯如此嚴重的錯誤,但亦不會高估了他。」 
  任青媞抬頭迎上他的目光,像受了冤屈似的道:「假如劉裕真的收拾了焦烈武,幫主認
為自己是低估了劉裕,還是仍高估了他呢?」 
  聶天還為她斟茶,不答反問道:「你很看好劉裕,那何不投往他的一邊,助他成王侯霸
業,你的心願不是也可水到渠成嗎任青娓看著注進杯內的熟茶,騰升的水氣,從容道:」道
不同不相為謀,他是不可能容納像我這般出身的一個人。 
  他想當北府兵的大統領,又或想當皇帝,必須先與我劃清界線。在北府兵將領和建康高
門大族的眼中,我任青媞只是個人盡可夫的女。「 
  聶天還想不到她如此坦白,呆了一呆,把茶壺放回小火爐上去,不解道:「既然如此,
當初你又因何肯與他合作呢?」 
  任青媞現出苦澀的神色,柔聲道:「因為我看錯了他。我本以為他會於謝玄死後策動兵
變,先在北府兵中奪權,然後攻入建康,如此我和他將是天作之合。 
  豈知他卻令我失望,我對他再不存任何幻想。「 
  聶天還雙目閃閃生輝的看著她,欣然道:「你現在和劉裕究竟是怎樣的關係?」 
  任青媞淡淡道:「爾虞我詐四個字可以道盡其詳。我是劉裕命中注定的剋星,沒有人比
我更明白他,有一天他會設法除去我,以抹掉他心底裡視之為生命中一個污點的那段回憶,
在這情況出現前,我必須殺死他。」 
  聶天還喜道:「我從沒有想過和任後可以這般坦誠對話,聽任後的肺腑之言。任後的情
緒何須如此低落呢?劉裕根本尚未成氣候,什麼『一箭沉隱龍』只是荒人穿鑿附會的誇誇其
談,我聶天還第一個不相信。任後如果肯為我出力,我聶天還一定會薄待任後。南方霸權誰
屬,全看誰能控制大江。現在我和桓玄己控制了大江中上游,佔盡地利,更能坐山觀虎鬥,
看著孫司馬道子和劉牢之三方拚個你死我活,再坐收漁人之利。區區一個劉裕將難以左右大
局,建康軍和北府兵的敗亡是早晚間的 
  任青媞苦笑道:「與桓玄這種人合作,不是與虎謀皮嗎?」 
  聶天還感到渾身輕鬆起來,連自己亦很難解釋因何有此愉悅的感覺。在整個對話的過程
襄,任青?沒向他施展半點勾魂獻媚的手段,可是他反感到如此的她方最是迷人,仿如忠心
的小情人,乖乖地聽她仰幕倚賴的男人盡吐心聲。他首次感到自己她撤去戒心,因為他不覺
任青緹有半句的謊話。 
  微笑道:「桓玄是奪天下的人材,卻非守天下的明君。桓玄更有一個很大的弱點,就是
好色。嚴格來說,他不止好色,且是色迷心竅,置大業於不顧。據我所知,他對王恭之女迷
戀極深,故於她自盡身亡後悔恨交集。如果任後能於此時乘虛而入以任後之能,肯定可以得
到他的眷寵,而任後將變成我布在桓玄身邊最厲害的棋子,對我兩湖幫將來能否從他手上奪
取天下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J任青媞垂下頭去,幽幽道:」幫主的所謂會厚待青娓,竟是
著我去獻身給另一個男人這麼一回事嗎?「 
  以聶天還的老練,亦被她這兩句話問個措手不及。以他的城府之深,這兩句充滿怨懟又
極盡誘惑之能事的話,仍使他的心「霍霍」跳動起來。 
  這個女人心中打的究竟是什麼主意呢?難道她真的傾心於我? 
  ※       ※       ※ 
  燕飛和拓跋珪沿著大河策騎飛馳,夜空厚雲低垂,卻是密雲不雨。 
  拓跋珪當先奔上一處石崖,勒馬停下,對岸下游十多里處隱見燈火,正是幕容寶的營地。 
  拓跋珪長笑道:「痛快痛快!有你燕飛在我身旁,更令我增加必勝的信心。」 
  燕飛放緩騎速,來到他身旁,默然不語。 
  拓跋珪朝他望來,欣然道:「你心中想的,是否和我想的相同呢?」 
  燕飛道:「你在想什麼?」 
  拓跋珪道:r我在想著我們十多歲時的舊事,那趟我們策騎狂馳,在野林區迷了路,誤
打誤撞的參加了秘族人慶祝牧神的野火舞會,遇上令我們一見傾倒的美人兒。只可惜有緣無
份,我們還為她神魂顛倒了好一陣子。「 
  燕飛虎軀一震,臉上現出奇異的神色,好半晌才道:「你現在連兒子都有了,仍唸唸不
忘她嗎?」 
  拓跋珪沒有察覺燕飛異常的神態,目光投往幕容寶的營地,黯然神傷的道: 
  「我本打定主意再去尋她,可惜接著便被苻堅派走狗未突襲我們,從此我們過著流浪天
涯的日子。回想起來,她便像兒時最美麗動人的夢,也如夢般一去無蹤,了無痕跡燕飛沒有
說話。 
  拓跋珪歎道:「是不是得不到的女人永遠是最好的,此後我雖然有過不少女人,卻總沒
有人能取代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她是朵有刺的花朵,想沾手的人都會受創,這正是她最令人
難以忘懷的地方。」 
  燕飛仍沒有說話。 
  拓跋珪詫異地看他一眼,問道:「你在想什麼?」 
  燕飛道:「楚無暇能代替她嗎?」 
  拓跋珪眼睛亮起來,道:「我想試試看,希望不是引火自焚吧!」 
  燕飛苦笑道:「但願你能永遠保持這點清醒。」 
  拓跋珪目光巡視遠近河面,不見任何船隻的蹤影,大燕國與拓跋族的戰爭,己令大河交
通斷絕,沒有人敢經過這段水路險地。 
  拓跋珪忽然搖頭,歎了一口氣,有感而發道:「真正的愛情,是能忘掉了一切絕對的投
入,瘋狂地去愛,瘋狂地去恨,像暴風雨般來臨,令你寢食難安,食不知味,聽不到旁人說
的話。如果計較利害關係,還有什麼味道呢?」 
  燕飛道:「你所說的是最極端的情況,是帶有毀滅性的愛情,與你心中的志向是背道而
馳的。你願意這般去愛一人嗎?你肯讓一個女人摧毀你的復國興邦大業嗎?」 
  拓跋珪苦澀的道:「我說出剛才那番話時,心中想到的是我們心中的秘族美人兒。我常
認為真正的愛情和友情,只能出現於沒有心機的純真少年時代。初戀仿如缺堤的洪流,來得
凶去得快,轉眼即逝,只有開不出果實的初戀方會永留心底;友情如細水長流:水恆不滅,
像你和我的交情,不論形勢如何變化,是永不會變質的。」 
  燕飛不由想起紀千千,歎道:「不論你年紀多大,變得如何實際,可是當你遇上能令你
有初戀感覺的女子,你能不瘋狂嗎拓跋珪沉吟道:」你這番話使我聯想到幕容垂,以前我從
沒想過他竟有這方面的弱點,而這弱點亦足以毀滅他,為他的大燕國帶來可怕的災難。「 
  又往他瞧去,道:「坦白的告訴我,紀千千能代替她嗎?」 
  燕飛沉默下去,好一會才道:「遇上紀千千是我的福份,現在她是我活在世上的唯一意
義,我並沒有誇大。」 
  拓跋珪點頭道:「我明白你。更明白你失去她的痛苦,不過我可以保證這會成為過去,
勝利的契機己來到我們手上,只要我們並肩作戰,堅持不懈,紀千千終有一天會回到你的身
旁,讓你用盡一切方法去愛地,令她幸福快樂。」 
  接著仰望烏黑沉重的夜空,舒一口氣道:「我很羨幕你,可以義無反顧的去愛一個人。
我的處境與你不同,我心中燃燒著亡國的仇恨,這種仇恨燒心的痛苦鍛煉是一個長期而複雜
的過程,以致培養出我現在的心態和手段。在感情和理性之間,我能選擇後者,你明白嗎?」 
  燕飛道:「楚無暇也不能改變你嗎?」 
  拓跋珪毫不猶豫的道:「絕對不會。她只是我生命中一個點綴,生活上的調劑。與她相
處便像玩一個充滿危險的愛情遊戲短暫的忘掉了一切,如一個令人沉迷的美夢。我不會讓她
插手到我的公事裡去,你可以放心。」 
  燕飛苦笑道:「希望你辦得到吧!」 
  拓跋珪頹然道:「最能令你動心的女人,就是你渴想得到但又得不到的女人。 
  所以直至今天,我仍非常珍惜我們的森林奇遇,兩個傻呼呼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大地
盡踩在腳底下的小子,一頭便栽倒在美人兒的裙子下,然後終生忘不了。 
  你找到你的紀千千,我仍在尋尋覓覓。楚無暇能代替她嗎?我不敢肯定,或者我得到她
之後,會一腳把她踢走,樂得一個人清清靜的。「 
  又笑道:「好哩!說夠女人了。有利也有弊,有你燕飛在我身旁,總勾起我不願回憶的
事。唉!一段又美麗又痛苦的回憶真令人惆悵。那種滋味連自己都不明白。」 
  燕飛曬道:「不是說夠了嗎?」 
  拓跋珪道:「的確夠了。不過坦白告訴你,如果有人告訴我她此刻在什麼地方,我很有
可能會拋開一切去找她。」 
  燕飛笑道:「不要胡思亂想了,你是不會這麼做的。」 
  拓跋珪洩了氣般點頭道:「對!我不會這麼瘋狂。何況找到地又如何?這麼多年了,說
不定她變醜了,又或子女成群,見到她只會破壞我心中對她的動人記憶。J燕飛輕輕道:」
不!她仍是那麼美麗動人。「 
  拓跋珪一呆道:「你見過她嗎?」 
  燕飛道:「我們一定要這麼想,明白嗎?不要再談她哩!我們再未比試騎術如何?」 
  拓跋珪歎道:「我己失去比試的心情。」 
  目光投往敵方對岸營地,道:「幕容寶真的被我們唬著了。」 
  燕飛道:「不要言之過早嗎?未來的數天是關鍵時刻,如他仍個敢渡河強攻,便顯示他
有退意哩!」 
  拓跋珪仰望夜空,冷哼道:「天色這麼差,哪到他逆天行事,想送死嗎?」 
  燕飛道:「你最好趁未降雨前以烽火傳達信息,否則如連續下幾天雨,到幕容寶收到謠
言要退兵時,你便要坐看他們安然離開了?」 
  拓跋珪笑道:「對!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誰也掌握不到老大爺的心意。便讓我們兩兄
弟親自點火,召來大軍。」 
  言罷兩人掉馬頭,馳離高崖,往上遊方向絕塵而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