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三
第十三章 直指邊集
   
  燕飛透過盛豐海味的門隙往外窺視,敵人的一隊騎兵剛經過鋪外。 
  由昨天開始,敵人軍隊便調動頻繁。他怕打草驚蛇,功虧一簣,不敢離開盛豐海味到外
面偵察,但可以肯定一件事,至少敵人仍未發覺西瓜皮炮被他作了手腳,否則早把採花居的
地面拆開下來找他算賬。 
  「隆隆」聲響。 
  燕飛用心觀看,出現的是一輛投石機車,接著是另一輛,如此卜輛過去後,便是二十多
台擋箭車,一長串的朝東門開去。 
  燕飛靠在門旁牆壁跌坐地上。 
  是什麼一同事呢? 
  敵人正把部署在其它地方的防禦上具,調往東門外的碼頭區,以加強水岸的防守能力。
難道他們從蛛絲馬跡,察覺到己方要先攻取東大街嗎? 
  以劉裕和屠奉三等人的智慧,怎會如此不智。 
  又或姚興等人的智計,高明至可看穿己方的惑敵之策。 
  不過他仍是對劉裕信心不變,或者他是故意令敵人錯覺他主攻東門,事實上卻采聲東擊
西之計。 
  無論如何,他會穩守此處,學習拓跋珪的耐性,雖然並不容易,他心中同時有個聲音,
催促他出集去與劉裕會合,好告訴他們邊荒集的虛實。 
  唉! 
  等待真令人費神,虧得拓跋珪那小子偏擅長這玩意兒。 
  尤其今天的陽光特別猛烈,熱得反常,但又熱而濕,令他更不願意回地道去。 
  就在此時,他聽到撞門的異響,不是來自盛豐海味的大門,而是鄰近的鋪子。 
  心中暗罵一聲,迅速回到地道去,剛關上入口的蓋板,盛豐海味的店門已給硬撞開來。 
  燕飛心中明白,敵人正作最後的佈防,四條主大街的鋪子都會被征作街巷戰之用,可以
想像屆時逐街逐巷的爭奪戰會是如何激烈。 
  他會毫不留情地對付敵人,不會有任何婦人之仁,在他體內流動的,有一半是悍勇善戰
拓跋鮮卑族的鮮血。 
  敵人的強橫,已完全激起他無懼生死的戰意。 
  星野覆蓋的穎水兩岸,特別迷人。 
  劉裕獨自立在船首,任由河風吹得衣袂拂揚。 
  離邊荒集已不到四十里,經過一天半夜的航程,邊荒集的反攻戰已近在眼前。 
  敵人現在該生出警覺,大幅加強穎水的防衛,而這正是屠奉三整個戰略最精采之處。 
  由於敵人兵力是他們的三倍,不論如何強攻猛打,最後吃虧的只會是他們,唯一的方法
是先動搖對方的軍心,削弱敵人的鬥志,使對方空有渾身蠻力,但偏是使小出力來。本來這
是近乎不可能的,可是邊荒集恰好提供了這麼一個理想的環境。 
  實質的戰略早擬好,只要加上臨場的靈活應變,便可逐一付諸實行,直至攻入有燕飛潛
伏的東大街。 
  燕飛是邊荒的一個神跡,膽大心細,能人所不能,必可和他們配合無間。 
  對荒人來說,能光復邊荒集,已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但對他來說,只是個起點,未來
的道路仍是漫長而艱困,充滿不測的變量。 
  有時他真的感到肩上的重責令他負擔不起,可是當想到謝玄,想到北府兵無助的兄弟,
想到屠奉三、江文清,還有淡真,他會立即拋開-切疑慮,振起鬥志,堅持下去。 
  最後的勝利何時才會降臨列他劉裕身上呢? 
  這是無從估計的事。 
  可是他絕不會忍辱偷生,縱使他仍有邊荒集這退路。 
  寧願戰死,他也不會做逃兵,否則怎對得住看得起他的人。更何況已失去了王淡真,只
有在復仇雪恥的路上一步步掙扎前行,生命才有意義。 
  眼前等待著他的是邊荒集的反攻戰,他是不會退縮的,直至最後一兵一卒,他仍要作戰
到底。 
  轟轟烈烈的戰死,怎都勝過屈辱含恨的活下去。 
  可是一旦收復邊荒集,他爭霸天下的大業將全面展開,他會清除所有擋路的人,直至最
後的勝利牢牢地緊握在手上。 

  卷二十三終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