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一
第 九 章 橫生枝節
   
  劉裕離開營地,到可鳥瞰整個鳳凰湖的山坡處,想找個地方坐至天明,深思目下的處境。
  他剛從一個充滿屈辱和無奈的噩夢中驚醒過來,夢裡充斥著桓玄的惡行和王淡真的苦難,
他只有把注意力集中於收復邊荒集的問題上,方可以把夢境盡快忘個一乾二淨。
  鳳凰湖岸營帳處處,湖岸泊滿糧船,荒人好夢正酣,人人耐不住長途跋涉的辛勞倒頭大
睡,只餘當值的哨兵撐著眼皮子在各戰略要點捱更守夜。
  天上星辰密佈,令夜空變成有質感和立體、不平均分佈由大小光點光芒構成的壯麗圖畫,
顯示著蒼穹深不可測的無限。
  快抵達位於半山的一組大石群,他聽到古怪的聲音。
  他念頭一閃,連忙增速,趕了上去。
  古怪聲音倏地停止。
  龐義變得沙啞的聲音從兩塊石間傳出來,問道:「誰?」
  劉裕暗歎一口氣,道:「是我!劉裕!」
  龐義站起來,神情木然道:「你睡不著嗎?」
  劉裕肯定他剛才在哭泣,想不到外表堅強的龐義,竟有這般脆弱的一面,不過想想自己
的情況,便對他只有同情而沒有絲毫嘲笑之意。移到他身邊的大石坐下,凝望湖上的船隻,
道:「你在這裡多久了?」
  龐義在另一塊石上坐下,道:「剛才不論你聽到什麼聲音,也要當作聽不到。」
  劉裕歎道:「我當然會為你保守秘密。可是究竟為了什麼呢?現在光復邊荒集有望,我
們可以繼續進行營救千千和小詩的大計,你該開心才對。」
  龐義知道瞞不過他,因為劉裕是曉得他鍾情小詩的人。
  頹然道:「我很害怕。」
  劉裕訝道:「害怕什麼?」
  龐義淒然道:「我怕不論與慕容垂一戰的勝敗如何,結果仍是一樣。」
  劉裕不解道:「我不明白!」
  龐義雙目又淚光流轉,痛苦的道:「如果我們鬥不過慕容垂,當然一切休提,不但千千
和詩詩回不來,邊荒集也要完蛋。可是即使我們能創造奇跡,打垮從未吃過敗仗的慕容垂,
他仍可毀掉千千和詩詩,讓我們永遠得不到她們。」
  劉裕忽然全身打寒噤,自己的確從未想過這方面的問題,恐怕所有荒人包括燕飛在內也
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當慕容垂發覺再保不住紀千千,便毀掉她。
  龐義的聲音續傳入他耳內道:「詩詩是那麼膽小和柔弱,我真怕她受不住驚嚇。我很感
激千千,如不是她選擇留下,詩詩的遭遇更是不堪想像。胡人的殘忍手段,我們在北方早領
教過了。」
  劉裕只好安慰他道:「不用擔心,燕飛曾到滎陽看過她們,她們都生活得好好的。」
  龐義以袖拭淚,道:「你不明白的!我這一生最不喜歡別人養鳥雀,把會飛的可愛鳥兒
關在窄小的籠子裡,剝奪了它們任意飛翔的權利,那是最殘忍的事,是人的惡行,為的只是
要聽它們的歌聲。現在千千和詩詩便如被慕容垂關在籠裡的鳥兒,想想也教人心痛,我可不
是那麼容易哭的。」
  劉裕聽得心如刀割,比起王淡真來,紀千千和小詩的遭遇已強勝多了,至少慕容垂禮待
她們。而王淡真的情況則真正是不堪揣測,至乎他不敢去想,否則肯定發瘋。他到這裡來本
是要淡忘剛才的夢魘,豈知反被勾起心事。
  還有什麼可以安慰他呢?
  風聲響起,從後而至。
  劉裕警覺的別頭瞧去,卓狂生正騰空而至,從山頂跳躍下來,落在兩人身前。
  卓狂生對龐義露出注意的神色,打量他幾眼,帶點詢問意味的眼神射向劉裕,道:「你
們在談什麼呢?」
  劉裕向他打個眼色,著他不要尋根究底,顧左右而言之道:「閒聊吧!你沒有休息嗎?」
  卓狂生在兩人對面的平石坐下,道:「現在的生活才稍為回復正常,荒人大多是夜遊鬼,
而我更是夜遊鬼裡的夜遊鬼,白天是用來睡覺的,晚上方是我享受生命的時候。哈!既然你
們只在閒聊,不如一起來聽聽我那部巨著的結局,給點意見。」
  劉裕奇道:「你在說笑吧!你的驚世巨著不是才剛開始,到現在只有個多月的時間,這
麼快便寫完,我還記得你說要寫書時,剛巧奉善被彌勒教的人懸屍示眾。」
  卓狂生撫鬚笑道:「胸懷沒有點遠見,怎配當邊荒的史筆。我這部著作因邊荒集而來,
從其人事變遷反映邊荒集的盛衰榮辱,亦會跟從邊荒集的雲散煙消而結束。」
  龐義咕噥道:「不要胡言亂語,邊荒集怎會完蛋?」
  卓狂生道:「所以你沒有資格來寫這本天書,因為欠缺視野,寫出來的東西當然不會動
人,更不會有血有肉,只會令人悶出鳥來。」
  轉向劉裕道:「你現在是我們的統帥,對此有什麼看法呢?」
  劉裕被迫去想將來的事,苦笑道:「自晉室南渡後,南方從未出現過像眼前般的混亂形
勢,北方則因大秦解體,亦四分五裂。在未來的十年將是遷變無常的一段時間,恐怕沒有人
能預見變化,或許就是那麼一直亂下去。
  噢!「
  卓狂生和龐義齊盯著他,前者問道:「什麼事?」
  劉裕想起的是胡彬告訴他白雲山區的天降災異,心中生出不寒而慄的感覺,難道災異直
指邊荒集,預告邊荒集的滅亡?否則便不該發生在邊荒集附近。
  一時間,他不想說出來,也不願說出來。道:「假如南北一統,邊荒集自然完蛋,因為
邊荒再不存在。」
  卓狂生舒一口氣道:「差點給你嚇死。我的想法與你不同,統一天下談何容易,以苻堅
的實力仍以亡國滅族收場,其他人更不行。依我看南北的對峙會繼續下去,直至一個真正的
霸主出現,目前的所謂霸主,沒有一個有這種能力。」
  龐義道:「慕容垂也沒有這個資格?」
  卓狂生理所當然的道:「他開罪了我們所有荒人,怎會有好收場呢?」
  龐義為之語塞。
  劉裕道:「如非出現統一之局,邊荒集該可以繼續繁榮下去。」
  卓狂生歎道:「世上是沒有永遠不變這回事,邊荒集的問題,在於她顯示出來的影響力
和戰略性。小小的一個城集,卻主宰著南北政權的盛衰,現在當然沒有問題,因為南北各大
勢力亂作一團,自顧不暇。可是南北形勢一旦分明,政局穩定下來,當權者絕不容邊荒集的
存在,那時邊荒集肯定會完蛋,或許是十年,或許是二十年內的事。我的巨著亦不得不隨邊
荒集的滅亡而終結。」
  龐義聽得臉色發青,安慰自己道:「也可能是數十年後的事,老子那時該沒眼看了。」
  卓狂生歎道:「沒可能拖那麼久的,你和我都可以親眼目睹邊荒集的滅亡。事實證明了
邊荒集根本守不住,而我們只能在南北勢力的夾縫中生存,且是驕傲地生存,而不是苟且偷
生。邊荒集的聲名會在我們有生之年攀上巔峰,再逐步走向滅亡。不要害怕,這正是最精采
的人生,與邊荒集一起經歷她最偉大的時代。我正因見你老龐哭喪著臉,才指出你的錯誤,
只要你持著和我同樣的看法,你會享受到眼前每一刻的珍貴時光。」
  劉裕忍不住問道:「你自己又有什麼打算?」
  卓狂生仰望夜空,雙目神光閃閃,充滿憧憬的神色,徐徐噓一口氣,道:「當邊荒集滅
亡的一刻,我會跑上古鐘樓的觀遠台上,寫下邊荒集的結局,然後殉集自盡,以我的死亡作
為巨著最後的終結。這是多麼淒美的故事。」
  一時間,劉、龐兩人都說不出話來。
  劉裕耳際像又響起屠奉三臨別前一番充滿感觸的話。
  「有一天劉兄成為南方最有權勢的人,請別忘記邊荒集,讓荒人繼續他們自由寫意的生
活。」
  桓玄離開臥榻,心裡明白榻上的絕色美人兒正默默淌淚,卻不揭破。他已多年沒嘗過連
續多晚的激情,伏在她身上,便像把建康所有高門踩在腳底下,那種感覺是無與倫比的。
  他披上外袍,推門離房。
  侯亮生正焦急地在內廳等待,見桓玄出房,忙迎上施禮。
  桓玄不悅道:「這麼晚了!什麼事不可以留到天明再說呢?」
  侯亮生忙道:「前線傳來急報,桓偉將軍和兩湖幫的聯合行動慘敗而還,兵員折損過
半。」
  桓玄遽震失聲道:「這是不可能的。」
  侯亮生道:「關鍵在劉牢之背叛了我們,派出水師封鎖淮水,令我方水陸兩軍無法會合,
反被荒人以奇兵逐個擊破,死傷無數。」
  桓玄咬牙切齒道:「劉牢之!有一天我會親手把你的肉逐片逐片的割下來,方可洩我心
頭大恨。」
  侯亮生道:「劉牢之的背叛,使王恭立陷險境,更是孤立無援,我們該怎辦好呢?請南
郡公定奪。」
  桓玄下意識的回頭往關閉的房門看了一眼,沉吟片刻後道:「我們到外廳去說。」
  燕飛訝道:「竟然是小儀。」
  高彥沒有他那麼好眼力,聞言喜道:「這麼多騎兵,肯定是他到盛樂召援兵來哩!至少
有數千之眾。」
  燕飛道:「沒有那麼多,約二千來騎,還有近五十輛騾車,且大部分是荒人兄弟,我族
的戰士只佔小部分。」
  一騎排眾而出,超前奔上斜坡,見到燕飛大喜道:「我們拓跋族的英雄,邊荒的英雄,
你們怎會在這裡的?」
  燕飛道:「此事說來話長,你們又是什麼一回事?」
  拓跋儀道:「我返回盛樂,得到千匹戰馬和百名戰士,回來與你們並肩反攻邊荒集,沿
途遇上不少流亡往北方的族人和荒人兄弟,更有人聞風歸隊,我乘勢派人手,召集躲在邊荒
各地的荒人,最有效是晚上在高處打起邊荒集召集的燈號,所以你才有機會看到眼前的壯觀
場面。」
  燕飛道:「此處不宜久留,我們邊走邊說吧!」
  轉向高彥道:「你負責領路,我和小儀押隊尾。」
  高彥一聲領命,高呼道:「兄弟們!隨我來。咦!」
  拓跋儀躍落地面,道:「用我的馬吧!不然成何體統?」
  高彥毫不客氣,飛身上馬,領路去了。
  大隊繞過小丘,朝穎水方向推進,見到立在丘上的是斬殺竺法慶的大英雄,登時士氣大
振,紛紛歡呼致敬。
  在外廳坐下後,桓玄沉思良久,道:「劉牢之並沒有直接加入戰鬥,對嗎?」
  侯亮生道:「不過並沒有分別。且我在較早前接到消息,何謙在到建康的途上被王國寶
突襲遇害,令司馬道子和劉牢之之間再沒有障礙。」
  桓玄色變道:「消息從何而來?」
  侯亮生道:「來自司馬道子。」
  桓玄失聲道:「什麼?」
  侯亮生道:「司馬道子通過司馬德宗向各方重鎮發出檄文,公告已把王國寶問斬,還歷
數他的罪狀,其中一條就是襲殺何謙。」
  說罷雙手高舉過頭,奉上來自建康朝廷的檄書。
  桓玄接遲檄書,拉開匆匆看畢,憤然投於地上,大怒道:「我操你司馬道子的十八代祖
宗。」
  侯亮生不敢答話。
  桓玄沉聲道:「立即以飛鴿傳書知會王恭,告訴他劉牢之叛變一事,並通知他我會聯同
殷仲堪明早天亮起兵,麾軍從水陸兩路直指建康。趁現在北府兵因何謙之死致四分五裂,讓
我看看司馬道子憑什麼來抵擋我荊州大軍。」
  侯亮生低聲道:「可是兩湖幫新敗,戰船折損嚴重,恐怕無力助我們封鎖大江。」
  桓玄冷笑道:「沒有聶天還便不行嗎?我們必須速戰速決,只要攻陷石頭城,建康遲早
屈服,否則若給劉牢之足夠時間掃平北府兵內反對他的力量,我們將坐良失機。」
  侯亮生點頭道:「明白了!我現在立即去辦事。」
  侯亮生去後,桓玄緩緩站起來,朝內廳走去,心中充滿憤恨,而令他平靜下來的唯一方
法,是把怨郁之氣盡情發洩在房內美女的身上。
  皇帝的寶座本已唾手可得,現在卻是橫生枝節,終有一天他會把劉牢之生吞下肚裡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