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一
第 四 章 忍辱負重
   
  劉毅慘然道:「大將軍遇害了。唉!如他肯聽你的勸告,此事便不會發生。」
  劉裕早有心理準備,目光投往淮水,道:「此事怎可能發生的,大將軍不是有防範之心
嗎?」
  離天亮只有個許時辰,四周白雪皚皚,寒風呼嘯,天地一片肅殺。
  劉毅湧出熱淚,淒然道:「大將軍口是這麼說,可是他心中仍認為司馬道子會倚賴他、
籠絡他,而不會愚蠢到捨他而選反覆難靠的劉牢之。所以才會中了司馬賊的奸計。」
  劉裕道:「冷靜點!事情是如何發生的?」
  劉毅抹掉淚水,壓下失控的情緒,道:「大將軍起程前,劉牢之忽然在我們淮陰附近的
洪澤湖集結船隊,兵脅淮陰。大將軍本已改變主意,暫留淮陰以對付劉牢之,豈知司馬道子
一天內三次以飛鴿傳書來催大將軍趕往建康去,說桓玄大軍隨時可抵石頭城。大將軍不疑有
詐,更認為劉牢之暫時仍未夠實力突襲淮陰,所以只在兩艘戰船護航下,坐帥船匆匆前往建
康,卻被王國寶以奸計騙上船,慘被殺害,事後只有一艘船逃回來。現在淮陰的兄弟上下一
心,決意為大將軍報仇,先幹掉劉牢之,然後殺往建康去。」
  劉裕歎道:「你們的實力一向及不上劉牢之,現在大將軍遇害,你們更不是他們的對
手。」
  劉毅道:「我們雖然個個恨火燒心,卻沒有喪失理智,大家商量後,認為目前北府兵內,
只有你的能耐和聲望,足以服眾。所以推我作代表,來請你到淮陰主持大局。只要宗兄肯振
臂高呼,宣佈劉牢之的罪狀,劉牢之旗下的兵將也會動搖,軍心不穩下,劉牢之將不是我們
的敵手。統一北府兵後,我們便可以趁荊州軍進攻建康的一刻,找司馬道子算賬。」
  劉裕感到劉毅的提議有龐大的誘惑力,只要他點個頭,何謙的舊部便會盡歸他所有,足
有三、四萬之眾,且有一支實力龐大的水師戰船隊,若再加上胡彬的壽陽水師,實力比之劉
牢之亦毫不遜色。唉!可是邊荒集又如何呢?還有是北府兵如此分裂作兩個互相攻殺的派系,
只會白白便宜桓玄。恐怕到桓玄攻陷建康,他仍和劉牢之纏戰不休,屆時只要桓玄站在劉牢
之的一方,他劉裕肯定只餘下待宰的命運,在策略上實是愚不可及。
  目前的成就得來不易,他絕不可犯錯,否則所有努力均盡付東流。
  再進一步深思,縱使桓玄攻不下建康,劉牢之則敗在自己手上,然北府兵已元氣大傷,
且因失去建康的支持,邊荒集又仍然在慕容垂和姚萇的控制下,糧資的供應上將無以為繼,
北府兵會不戰自潰。
  在這種形勢下,只會便宜了在南方虎視眈眈,實力不下於任何一方的天師軍。
  不過他如今正高燒復仇怒火的淮陽軍失望,會帶來什麼後果呢?
  他正處於兩難的位置。
  劉裕暗歎一口氣。
  於此最不應該的時刻,他想起王淡真。
  假設他不趁此機會打擊劉牢之,淮陽軍在群龍無首下,終會被劉牢之收拾,那時劉牢之
北府兵大權在握,再沒有任何顧忌,王淡真的爹王恭便危險了。
  再暗歎一口氣,想到自己怎能只顧一己之私,白白把謝玄精心培育出來的無敵兵團毀於
自己手上呢?
  道:「你先冷靜下來,弄清楚目前的處境,否則你和我都要面臨抄家滅族的大禍。」
  劉毅憤慨的道:「還有什麼好想的,我和你還有別的選擇嗎?」
  劉裕道:「我們可以公佈劉牢之什麼罪狀呢?」
  劉毅毫不猶豫的道:「當然是他勾結司馬道子,害死大將軍的大罪。」
  劉裕道:「殺大將軍的是王國寶,司馬道子可把一切推到他身上去,然後立即處死他,
來個死無對證,且先我們一步公佈王國寶的罪狀,如此司馬道子和劉牢之都可以置身事外,
而事實上他們確沒做過什麼。劉牢之更可以振振有詞,說在洪澤湖集結水師,是奉王恭之令
討伐司馬道子。」
  劉毅登時語塞,好一會方道:「劉牢之怎會對付司馬道子呢?」
  劉裕平靜的道:「劉牢之當然不會真的去討伐司馬道子,他只需要一個下台階,司馬道
子則是最佳提供下台階的人。」
  劉毅遽震道:「你說得對,桓玄和王恭一方打正旗號要討伐王國寶,如王國寶被司馬道
子處決以應要求,桓玄等雖出師無名,但當然不會就此罷休,但劉牢之卻可以得到急切需要
的下台階。」
  劉裕曉得他回復了理智,道:「眼前最明智的策略,就是忍下去。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王國寶是劉牢之的下台階,也是你們的下台階,明白嗎?」
  劉毅雙目再次紅起來,咬牙切齒的道:「我們怎能坐看劉牢之這賊子繼續風光下去,還
要聽他的指揮,任他魚肉?」
  劉裕道:「現在最重要的事,不是復仇而是保命。劉牢之於現今的形勢下,絕不敢逼你
們叛變,只會設法安撫你們,而你們則虛與委蛇。北府兵內同情你們的將領大有人在,劉牢
之在短期內是不敢過分的。現在對劉牢之最重要的事,是穩定軍心,鞏固權力,全力助司馬
道子,令桓玄沒法動建康半根毫毛,他還要保存實力,以應付孫恩龐大的天師軍。」
  劉毅打量了劉裕好半晌,似是首次認識劉裕是怎樣的一個人的神態,道:「你的處境不
比我們好多少,為何你仍然可以這麼冷靜?唉!不如你陪我到淮陰一趟,我的口才遠及不上
你,沒有信心說服其他人。」
  劉裕曉得自己最少說服了他,道:「根本不用靠口才,只須說出實況,令所有人明白這
不單是復仇的辦法,且是唯一生路,沒有人能違抗殘酷的現實的。」
  劉毅頹然道:「只是一條忍辱偷生的路,我再看不到任何復仇的希望。」
  劉裕道:「事情當然非如你想像般的絕望,你可知我剛擊垮了想把荒人趕盡殺絕的荊州
和兩湖幫聯軍呢?」
  劉毅點頭道:「當然知道哩!這確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有你領導我們,我們至少有一
半成功的機會。」
  劉裕道:「糧資方面的供應又如何呢?南方最豐足的地區,就是建康及它附近一帶。北
府兵一向在這方面依賴建康。只有在一個情況下,我們方可以有自主權,就是把邊荒集奪回
來,那時主動權將操於我們手上。」
  劉毅現出思索的神情。
  劉裕道:「我收復邊荒集,亦完成軍令狀的任務,假如劉牢之敢阻撓我回北府兵,那時
道理便在我的一方,我會教他死無葬身之所。」
  劉毅道:「如他編派你在投閒置散的崗位,你回歸北府兵又可以有什麼作為?」
  劉裕冷然道:「那須看他與司馬道子的關係演變至何種局面,又要衡量桓玄和孫恩的情
況。不過無論在哪一種形勢下,我們有邊荒集作後盾,怎都比現在強勝百倍。」
  劉毅道:「明白了!」
  劉裕伸手抓著他肩頭,道:「一切以大局為重,只要我能收復邊荒集,終有一天會有好
日子過。去吧!」
  劉毅斷然轉身,飛身上馬,策騎去了。
  劉裕亦登上座騎,馳回在附近等待他的荒人精銳騎隊。
  慕容戰大喝道:「上馬!」
  眾戰士轟然應諾,紛紛踏蹬上馬。
  慕容戰向劉裕展現笑容,語氣輕鬆的道:「到了辦正事的時候哩!」
  劉裕先想起劉毅,轉而聯想起劉牢之,再想到桓玄和王恭等搖搖欲墮的聯盟,身為盟主
的王恭如何應付意料之外的變化,接著心中浮現王淡真的花容。
  喝道:「我們為邊荒集而戰!為紀千千而戰!兄弟們!我們去!」
  領先策騎衝出,慕容戰追在他馬後,然後是像潮水掩過大地的荒人戰士。
  南方再沒有能左右他們反攻的勢力,一切障礙均被清除。
  姚興的聲音道:「關中的情況令人憂慮,父皇雖先後擊敗平涼的胡金熙、鮮卑的沒奕子,
又征服了秦州,進佔長安。可是苻堅之子苻丕在天水姜延、河東王昭、前幽州刺史王永等地
方勢力支持下,在晉陽稱帝,令我們沒法趁慕容永等出關之際,一舉蕩平關中。」
  赫連勃勃低聲道:「太子何時得到消息呢?」
  燕飛心忖不論你如何壓低聲音,又隔著磚石結構的牆壁和堅實的木門,可是在如此不到
五丈的距離下,休想有片言隻字能逃過我的靈耳。
  赫連勃勃這句話是問得有道理的,因為他要弄清楚姚興夜訪,是否只因此事。
  從呼吸聲,廳內現時只有姚興和赫連勃勃兩人,波哈瑪斯並沒有隨行。
  姚興答道:「我今早已收到消息。」
  赫連勃勃沉默下去。
  姚興歎道:「苻丕雖令我們平定關中的大計橫生枝節,幸好慕容垂亦自顧不暇。我現在
真正擔心的,反是邊荒集的安危。」
  赫連勃勃大訝道:「太子不是認為荒人再不可能有作為嗎?」
  姚興沉聲道:「我剛接到前線探子送回來的消息,荒人不但成功返回邊荒,且大敗荊州
和兩湖的聯軍,並從他們的手上奪得大批戰馬、糧食和武器。」
  赫連勃勃失聲道:「這是不可能的!」
  隔牆有耳的燕飛聽得心中大喜。
  荒人現在最需要的正是一場勝利,延續自己斬殺竺法慶的威風,令荒人在最艱苦的情況
保持振作,直至光復邊荒集。
  邊荒本身是個沒有生產力的地方,一切全賴邊荒外來的供應,所以一旦失去邊荒集,買
賣交易停頓下來,荒人的反擊力量,會因缺乏糧資貨物而崩潰。
  此正為姚興和慕容麟所採取粉碎荒人反攻力量的策略,先固守邊荒集,再以重兵圍剿躲
藏起來的荒人武裝部隊。而其策略差點奏效,幸好荒人在邊荒的邊緣處仍有新娘河作據點,
再從此基地反攻邊荒。
  現在荒人大敗荊州和兩湖聯軍,令荒人士氣大振,更趨團結,兼之荒人不但對邊荒了如
指掌,且驍勇善戰、人才濟濟,對邊荒更有宗教般的狂熱感情,這麼的一股力量,其反擊力
是不可以低估的。姚興的憂慮是有道理的。
  佔領邊荒集的敵人是似強實弱,且每況愈下。
  竺法慶在勝利的當兒被殺,引致彌勒教的崩潰和大亂,早嚴重打擊了佔領軍的實力和士
氣。由於荒人的對抗,南北貿易中斷,沒有人敢到邊荒集來,使邊荒集只是邊荒另一座廢墟,
要守穩這麼一個地方,在完全被動的形勢下,那感覺是可以令任何堅強的人氣餒的。糧資方
面,又須完全倚賴北方的供應,一旦糧運不繼,佔領軍便要節衣縮食,際此寒冬未過之時,
佔領軍的苦況可以想見。
  姚興說的話,正顯示他已有退兵之意。目前對姚萇父子來說,關中的戰爭肯定排在首位。
他們之所以攻打邊荒集,是垂涎南方的糧貨物資。現在得到的只是一座廢集,還拖著大批人
馬,當然不是划算的事。
  從姚興的一番話,燕飛掌握了敵人的處境、姚興的心態。
  姚興的聲音傳來道:「我也希望只是探子誤報,可惜卻是事實。最令人憂心的是荒人於
大勝之後,大江幫的戰船隊不停留的沿淮水西上,直趨穎口。另一支約二、三千人的輕騎兵
則沿淮水北岸往穎口推進,情況令人憂慮。」
  赫連勃勃不知是否在思索燕飛的問題,沉默下去。不過燕飛知道他已失去出賣自己的時
機,他應該早點說出來,而非在姚興說出荒人大勝敵人之後。何況他根本沒法解釋因何會在
集外遇上燕飛。
  好一會兒,赫連勃勃道:「我們須立即把與兩湖幫作交易的戰馬追回來。」
  姚興道:「我已派人快馬去追。唉!趕馬的隊伍早上出發,到現在已趕了一天半夜的路
程,恐怕離汝陰不遠。希望荒人今次連夜趕路的行動,不是針對此次交易。」
  赫連勃勃喘息道:「我有很不祥的感覺,荒人極可能從俘獲的兩湖幫高級將領口中,得
知這件事。」
  姚興苦笑道:「這方面我們只能靜待情況的發展。我另有一個決定,你和你的手下須於
明天離開邊荒集,撤返關中,助父皇平定關中。」
  赫連勃勃沉吟片刻,道:「太子是否決定放棄邊荒集呢?」
  燕飛聽得精神大振,同時也曉得再沒法倚賴赫連勃勃提供刺殺波哈瑪斯的情報,而赫連
勃勃更變得不可靠。
  他雖然仍弄不清楚姚興與兩湖幫的交易是怎麼一回事,但曉得對荒人有利,便已足夠。
  姚興道:「我們不著急,可是慕容麟卻是別無選擇,只好死守下去。日後不論情況如何
發展,對我們都是有利無害,如慕容麟全軍覆沒,可以大幅削弱慕容垂的實力。」
  赫連勃勃同意道:「誰都曉得我們和慕容垂的結盟是一段時間內的權宜之計,早晚我們
要和慕容垂決勝沙場。太子的選擇是正確的。」
  姚興道:「撤兵之事不可以操之過急,明天你先撤走。我看清楚情況後,再決定下一步
的行動。」
  赫連勃勃道:「快天亮了,我立即去準備一切。」
  姚興道:「你不用閃閃縮縮的撤走,最好驚動慕容麟讓他來找我談話,更是正中我下懷。
哼!這小子恃著父威,專橫高傲,我早看他不順眼,只是一直忍著他吧!」
  赫連勃勃道:「明白了,一切依太子的吩咐行事。」
  兩人站起來。
  燕飛知是時候,閃到窗旁,看清楚外面的情況,倏地穿窗而出,於窗台略一借力,貼牆
而上,來到高樓的瓦面上。
  夜風陣陣吹來,環目四顧,附近樓房頂上並沒有哨崗。這是合理的,荒人仍遠在百里之
外,這幢樓房又不是處於夜窩子的邊緣,警戒不嚴是理所當然的事。
  燕飛移到瓦簷處,俯伏下望,一隊十多人的馬隊正在等候姚興。
  片刻後赫連勃勃親自送姚興出大門,說了幾句話後,姚興上馬而去。
  燕飛心忖今次刺殺波哈瑪斯是成是敗,便要看跟蹤姚興是不是能有所斬獲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