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
第十三章 佛藏之秘
   
  燕飛從一堆亂石後竄出來,看著逐漸遠去的黑衣夜行人的背影,心中生出似曾相識的感
覺,然後心中浮現赫連勃勃的凶悍模樣。
  竟然是赫連勃勃!以他在邊荒集聯軍內的地位,雖在姚興之下,卻穩凌駕宗政良之上。
這麼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從邊荒集溜出來,肯定是干見不得光的事。
  當然哩!如他要去見的是乞伏國仁,是絕不可讓人知道的。
  燕飛感到是挑對地方了,只有找刺激的事做才可使他再次重新投入這人間世去。而眼前
正是最刺激的事。
  這些念頭在剎那間閃過燕飛的腦海,他已在這被白雪淨化了的世界,隔遠追在赫連勃勃
之後,朝天眼盤旋處的幽谷趕去。
  劉裕坐在淝水西岸,呆瞪苦這條因謝玄擊敗苻堅而名著天下的河流,背後是壽陽城。
  上一趟他到壽陽,是在邊荒集二度失陷的當兒,同行的尚有江文清。當時他有強烈對不
起謝家、有負謝玄厚愛的慚愧感覺,令他羞於面對淝水。
  現在是在大勝之後,更重要的是他在荒人心中建立了統帥的地位,奠定了反攻邊荒集的
基礎。
  他必須盡快潛入壽陽城,直接到太守府見胡彬商量要事,榮陽既難不倒燕飛出入,要進
入在防衛上遠較榮陽鬆懈的壽陽,該是他力所能及的,同時可以向胡彬顯示自己來去自如的
本領。
  江文清的船隊將會趁夜黑越過壽陽的河段,到穎口攔截兩湖幫的糧船。由於胡彬奉劉牢
之的命令開放淮水,以供兩湖幫通過,所以這方面該不成問題。
  他到來找胡彬,不但要請胡彬暗中出力,讓他們的糧線能保持暢通,還要說服他全力支
持自己,以對抗劉牢之。
  想到這裡,心中不由浮現江文清的玉容。
  唉!
  江文清無可否認是位動人的美女,既有才情更非常有才幹,對自己的態度也不只是合作
夥伴般簡單,大家且曾相偕逃亡,出生入死。可是為何她總不能像王淡真般觸動自己的心?
  現在因王淡真的殘酷打擊,他對男女之事更是心如止水,有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感受。
  王淡真現在該已抵達江陵,桓玄會如何對待她呢?
  想到這裡,他彈跳了起來,朝壽陽奔去。他行囊襄有攀城的工具,可讓他跨越壽陽的高
牆,偷入城內去。
  為了轉移因王淡真而來的無奈和悲憤,他不可以讓自己閒下來。
  他不單要反攻邊荒集,還要接掌北府兵,直到殺死桓玄的一刻。未來的路漫長而艱苦,
可是他卻甘之如飴,因為他既沒有更好的選擇,也沒有退路。
  「砰!」
  大門被人硬以掌力震破的響聲傳人耳內,高彥和尹清雅在黑暗裡對望,同時提高戒備。
  有人進入了前進的房子,與他們只隔開一個天井。只要對方循例到全屋各處搜看,將會
發現他們。
  尹清雅湊到高彥耳邊道:「此人的掌力陰柔得使人吃驚。」
  高彥心中同意,起始的聲響並不猛烈,木門卻受不住化為殘片,就像輕撫一下,木門卻
禁受不起。這批人顯然非是等閒之輩,尹清雅武功雖高,對方卻人多勢眾。不由探手指了指
窗門,問她該否立即從窗門離開。
  尹清雅尚未來得及答他,風聲自遠而近,有人掠過窗外,繞往房舍前方去。
  忽然問,五、六個人的聲音在前進齊聲道:「拜見小姐!」
  高彥和尹清雅齊吃一驚,發聲問好者有男有女,只看他們無聲無息的抵達此村,便知人
人身手高明,非是一般江湖人物。
  這樣的高手要找一個已不容易,何況多達五至六人,而被稱為小姐的,武功地位當然在
他們之上。
  兩人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他們是何方神聖。
  此時他們又不想走了。
  一把陰柔悅耳的女子聲音道:「你們到處留下暗記想見我,究竟為了甚事呢?你們不是
與佛娘在一起嗎?」
  高彥心中一震,曉得說話者是何人。佛娘當然是尼惠暉,這批人是彌勒教的餘孽,被尊
稱為小姐的便是殺死曼炒的楚無暇。不由也心中奇怪,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
  另一女子的聲音道:「小姐請容喬琳報上詳情,佛娘率領我們追捕燕飛,卻發覺持心佩
者已換上宋悲風,還數次被他以狡計甩脫,最後追至邊荒集東南面,穎水東岸白雲山區內的
臥佛寺,佛娘競失去對心佩的感應。
  一把男子的聲音續道:「佛娘當時的神情很古怪,竟拋開一切默坐不語,近半炷香的時
間後,站起來宣佈解散彌勒教,著我們立即離開。」
  另一人接著道:「佛娘神情堅決,亦沒有解釋因何有此決定,我們不敢違背她的意旨,
只好先離開白雲山,到附近商量,希望佛娘回心轉意,召我們回去。」
  高彥湊近尹清雅耳語道:「是彌勒教的楚無暇和四大金剛,另兩人該是建康明日寺的竺
雷音和妙音尼。」
  尹清雅嬌軀微顫,顯示出心中的震盪。對四大金剛她或該並不清楚,但楚無暇如何厲害,
她卻曾親眼目擊,還過了兩招。高彥乘機詐顛納福,探手去摟著她不盈一握的小蠻腰,際此
凶險時候,分外感受到有美在抱溫柔香艷的迷人滋味。
  尹清雅輕捏了他作怪的手一記,卻沒有扯開他的手。那種半推半就,似是默許的動人情
態,差點把高彥的心融化了。
  楚無暇淡淡道:「彌勒教早沒有了。」
  該屬妙音的女子聲音道:「我們從早苦候至深夜,然後非常奇怪的事發生了,白雲山臥
佛寺所在處傳來地動山搖的巨響,白光沖天而起,光耀數十里,當時天朗氣清,沒有雷電,
如此異象,我們從沒見過。」
  楚無暇沉聲道:「竟有此事。」
  蒼老的男聲道:「妙音說的句句屬實,沒有一字虛言。」
  楚無暇道:「狄漢由你來說。」
  高彥心忖一是楚無暇與狄漢關係較佳,又或在眾人中狄漢比較老實,所以楚無暇指定狄
漢說話。如此看彌勒教的人互相間並不信任,以前還可仗著對竺法慶的信念,把各人團結在
同一信仰下,現在則純是為某種利益而結合的各懷鬼胎。
  尹清雅腰肢柔軟纖巧,不由使他想起為她揉小肚的情景。
  美麗的小精靈似乎對他的有機會便佔便宜習以為常,還像很享受的模樣兒。
  狄漢清清喉嚨,道:「我們當時在穎水東岸,離白雲山足有五十里。離開這麼遠後我們
才敢再次聚集,是怕佛娘見到心中不高興,唉!」
  楚無暇不悅道:「不要說廢話,臥佛寺究竟發牛了甚麼事?」
  狄漠道:「我們立即趕往白雲山,抵山區時已天明,遇上姚興和宗政良等率人到白雲山
去,只好待他們離開才到臥佛寺去。」
  喬琳接下去道:「豈知臥佛寺已消失無蹤。」
  楚無暇失聲道:「甚麼?」
  狄漢道:「臥佛寺所在處只遺下一個廣闊達數十丈,深達數丈的大坑穴,臥佛寺和周圍
的樹木化為飛灰,今我們人人發呆,不敢相信。」
  楚無暇道:「佛娘呢?」
  妙音道:「我們只找到佛娘的斷折拂塵,佛娘卻消失無蹤,怕是凶多吉少。」
  四周頓時靜至鴉雀無聲。
  高彥和尹清雅亦聽得驚疑不定。
  好一會後,楚無暇道:「若是佛娘找到心佩,破解了洞天佩的千古奇謎,成功令三佩合
一呢?」
  蒼老的男聲道:「如此看三佩合一不但沒有顯示洞天福地的所在,反而是一場災難,令
佛娘化作飛灰。」
  楚無暇道:「除非找到佛娘,否則此事的真相,將成為奇謎。」
  又道:「好哩!你們找到我又如何呢?我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妙音道:「我們想請小姐繼續領導我們,振興彌勒教。」
  楚無暇發出一陣冷笑,然後陰惻惻的道:「你們心中真是這麼想嗎?」
  喬琳歎了一口氣,道:「多年來,我們一直對佛爺忠心耿耿,為彌勒教盡心盡力,忽然
間變得一無所有,所以希望小姐體恤我們,讓我們可以分享佛藏內的寶物。」
  尹清雅在高彥耳邊道:「窮鬼!你發財的機會來哩!」
  高彥忙道:「是我們的機會。」
  前進倏地靜至落針可聞。
  「錚!」
  竟是拔劍的響聲。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