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
第十二章 荒村鬼蹤
   
  燕飛立在鎮荒崗,遙觀邊荒集的方向,只有微僅可察的一點燈火,顯示邊荒集正處於不
尋常的情況下,敵人正戰戰兢兢地等待荒人的反擊,由主動變成被動。
  就在這高崗上,他與孫恩首次決戰,以他的敗北作終結,卻給尼惠暉帶走他,震斷他的
心脈,把他埋在地底,避過孫恩的搜索。豈知第二次決戰,尼惠暉卻被直接捲入其中,更因
抵受不住仙門關閉的能量爆炸,玉殞香消。三人裡,反以自己傷得最輕。
  他、孫恩和尼惠暉形成微妙的關係,欠缺任何一個人,肯定不能令三佩合一,開啟仙門。
  燕飛隱隱感到個中實包含著玄妙的道理,卻沒法具體描述出來。
  這是否尼惠暉愛掛在口邊的「仙緣」嗎?
  唉!
  千千!現在如有你在我身旁,這世界將圓滿無缺。假如你在我的身旁,我會向你說:對
我燕飛來說,你才是我的仙門,只有通過你,我方可以進入洞天福地。
  不過假設有一天我掌握了開啟仙門的法訣,又可以與你攜手離開,你是否願意隨我一道
離開這個充滿了恨,也充滿了愛的世界,往彼岸而去,進入洞天福地,做一對神仙眷屬呢?
  想到這裡,燕飛奔下鎮荒崗,洒然閒適的朝邊荒集腳不沾地的掠去。
  他終於解決了心魔,把心門與紀千千等同起來,再次晉入胎息的至境。
  高彥笑道:「這就是我的七號行宮。」
  尹清雅的手使個手法從他的掌握中掙脫出來,嗔道:「你這小子最懂趁機會佔便宜,
我……」
  高彥伸指按在唇上,作個噤聲的姿態,低聲提醒道:「不要那麼大聲,吵得它們曉得我
們偷偷到了這裡來,我們便難有一個安寧的晚上了。」
  尹清雅湊到他耳邊以低無可低的聲音道:「低聲說話有用嗎?聽說它們可嗅到活人的生
氣。」
  高彥給她的呵氣如蘭弄得癢癢的,心中甜如蜜糖,故意裝作聽不清楚的把耳朵貼向她的
香唇,弄得尹清雅觸電般忙移開少許。
  高彥樂不可支,張口說話,兩唇開合,卻沒有發出聲音。
  尹清雅忘了罵他,緊張的道:「你說甚麼啊?」
  高彥伸手摟苦她香肩,湊到她晶瑩如玉的小耳旁,嗅著她秀髮散發充盈健康和青春香氣,
心神俱醉的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說了你便不會害怕。」
  尹清雅給他唇邊揩擦著耳朵,嬌軀輕顫,蹙起黛眉訝道:「是甚麼秘密呢?」
  高彥另一手指著眼前位於後排,比起其它破屋較完整的房舍道:「你要留心聽我說話嘛!
像這樣的行宮,在邊荒我共有十八所,這座的編號是七號,裡面有間乾淨的臥房,專供我落
腳之用,且貼有惡鬼勿近的符咒,只要不離開房間,保證你可以好好睡一覺。」
  尹清雅擔心的道:「那善鬼又如何?它們不是可以自由出入嗎?」
  高彥差點語塞,只好胡扯應道:「善良的鬼頂多在旁看兩眼,絕不會騷擾我們。你如肯
多喚兩聲夫君,讓它們曉得你是我的小媳婦,肯定它們不會踏入房間半步。」
  尹清雅別過頭來看他,借點星月之光,看到他一臉陶醉的神色,醒覺過來,不悅地道:
「你摟夠了嗎?」
  高彥隨機應變道:「不要以為我在佔你便宜,這是一個法力高強,專門替人捉鬼的老道
七私下傳授給我的秘法,叫生氣聯盟,只要有情的男女摟在一起,便死鬼勿近,我是對你好
啊!」
  尹清雅懷疑的道:「哪有這回事呢?你又在騙清雅了。」
  高彥道:「你忘了這是高家村嗎?我怎會在歷代祖宗前欺神騙鬼呢?」
  尹清雅掙脫他的手,嗔道:「你這小子甚麼背宗叛祖的事做不出來呢?少說廢話,我們
進去吧!」
  高彥滿足的道:「小娘子請隨為夫來。」
  尹清雅一指戳在他背上,痛得他直入心脾,仍不忙一把抓著她柔軟的小手,拉得她與自
己繞到屋後。
  尹清雅目光戒備地掃視屋後的疏林時,高彥放開她的手,打開關著的一個窗,道:「小
娘子請進!」
  尹清雅不依的道:「你先進去!」
  高彥道:「你不怕一個人留在外面嗎?」
  尹清雅再不打話,一溜煙般投進房裡去,高彥隨之。
  「嚓!」
  尹清雅打亮火熠子,高舉手上,照明了這間只有一張床、一幾兩椅的小房間,房子一角
還有一個鐵箱子。房間倒算乾淨,顯然不時有人打掃清理。
  高彥欣然道:「沒有騙你吧!被鋪放在箱子裡。你看為夫多麼有辦法,跟著我絕不用捱
苦。這個在邊荒廣設行宮之法,只有我想得出來,賺錢是要花得舒舒服服的。對嗎?」
  尹清雅仍舉著火熠子站在房間正中處,神色不善的道:「你在騙我!」
  高彥打開鐵箱,取出一盞特製的風燈,來到她身前,奇道:「我騙你?」
  尹清雅嘟起小嘴狠狠道:「符咒貼在哪裡呢?」
  高彥若無其事的道:「符咒有兩種,一種是有形的,另一種較高級,是無形的。只要你
以劍指,向每道門窗劃出符號,劃符時念出甚麼『唵呢摩巴空,喃嘸阿彌陀佛,太上老君急
急如律令』,便完成最高級的猛鬼勿近符。」
  尹清雅見他邊說邊手舞足蹈、指手劃腳,口中唸唸有詞。忍俊不住,「噗哧」笑道:
「去見你的大頭鬼,當本姑娘是三歲孩兒嗎?」
  高彥提著風燈,朝房門走去。
  尹清雅嚇了一跳,呼道:「你到哪裡去?」
  高彥在門前止步,故作不解道:「你不是苦我去見大頭鬼嗎?他們是不准踏入房內半步
的,我只好出去見它。」
  尹清雅打個哆嗦,跺足道:「給我滾回來!」
  高彥又回到她身前,道:「小娘子請點燈,荒野最忌點火,當火變藍時,便是鬼來了。」
  尹清雅嚇得把燈點著,又把火熠弄熄。
  高彥把風燈放在一角,只照亮一小片地面,不虞燈火洩出屋外,頓然把房間的小天地化
為舒適和溫馨的棲身之所。
  尹清雅退到榻沿坐下,輕輕道:「這個村根本沒有鬼,你是在使手段佔我便宜。對嗎?」
  高彥移到進屋來的那扇窗子旁,探頭往外窺探,然後打個寒噤,惶恐的把頭縮回來,又
把窗門匆匆關閉,轉身挨著窗子道:「好險!剛有一隻攝青鬼路經窗外,到後邊樹林去不知
幹甚麼。幸好我們的新房有最高級的無形符令保護,所以我們也變作無形,它看不見我們。」
  尹清雅大嗔道:「還要裝神弄鬼,信你的是傻瓜。」
  高彥笑嘻嘻來到她身旁坐下,道:「不信嘛!請小娘子移駕出去看看。」
  尹清雅雙掌穿花蝴蝶般拍他背部數處穴道,高彥中招全身一軟,倒臥在床上,只能乾瞪
眼。
  尹清雅跳將起來,權著小蠻腰得意的道:「你以為我沒辦法對付你這頭小色鬼嗎?你最
大的本事是乘人之危,拖拖拉拉,又摟又抱的,現在看你還有甚麼法寶。」
  高彥雙目射出焦急的神色,又似不住以眼睛示意某種危險。
  尹清雅嗔道:「你可以說話嘛!」
  高彥沙啞著聲音道:「它們見你這樣對我,會以為是謀殺親夫,進來纏你便不得了。」
  尹清雅笑吟吟的道:「又露馬腳哩!你不是說惡鬼不能踏入房內半步嗎?」
  高彥歎道:「我也說過此符只能止惡鬼,善鬼卻不受約束。所謂善惡之分,全在心中想
作惡還是行善,它們進來救我,當然是好心做好事。」
  尹清雅眼珠一轉,忽然拔出短刃,道:「我要殺你哩!」
  高彥雖手足不能動彈,仍是表情十足,露出糊塗的神色,更由於他只是上半身躺在床上,
雙腳仍然觸地,令他的表情配合姿勢尤其古怪惹笑。
  道:「你瘋了嗎?」
  尹清雅再待半晌,收起短刃道:「鬼在哪裡呢?為何不見你的列祖列宗進來救你。差點
給你唬著了。噢!你看甚麼?」
  高彥正瞪大眼睛,瞧著她身後的窗。
  尹清雅旋風般轉身,尚未看清楚,窗門外傳來淒厲的呼號。
  尹清雅花容失色,驚呼一聲「鬼呀」,往後飛退,來到榻上,躲在高彥後方,抓著他肩
頭,硬把他推得坐起來作人盾。
  燕飛站在邊荒集西南的一座小丘上,默察邊荒集的情況。
  整個邊荒集只有四門外掛有風燈,全集陷入黑暗裡去,在漫天星斗下,充滿神秘詭異的
氣氛。
  燕飛自問憑身手要偷進去,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榮陽也難不倒他,何況是熟悉的邊荒集。
敵人總不能一天十二個時辰的守得撥水不入,只可以於戰略要點佈崗哨,要防止的是大批來
犯的荒人,而不是像他般孤身單劍客。
  問題是入集後又如何呢?如何可以尋到波哈瑪斯以取他狗命?
  看著邊荒集,心中洶湧著奇異的感覺。
  眼前的一切,仿如一個夢域。
  他也不是首次生出人生如夢的感受,問題在感應到仙門後那另一無窮無盡的天地後,他
再不能以過去習慣了的心態去看這世界,因為他清楚知道眼前的一切,極可能只是局限在生
死之內的一場春夢。
  他並不想欺騙自己,正如尼惠暉說的每一個人的深心內,都暗藏著追求這道超脫生死的
仙門的渴求,只不過給人世間種種情事蒙蔽了而已。
  洞天福地對他有莫大的吸引力。
  穿過仙門後,會是怎樣的境界呢?
  不過更清楚縱使仙門現在他眼前開啟,他仍不會踏入仙門半步。因為他生有可戀,為了
紀千千,其它一切再不重要。
  忽然間,他醒悟到自己正和生命熱戀著,而生命的最大成果,就是與紀千千的愛。仙門
賦予了他和紀千千相戀的另一重意義,也使他愛得更深刻,更沒有懷疑。
  心中一動。
  燕飛朝東北的天際望去,星空下一個黑點正在高空盤旋。
  這不是乞伏國仁的神鷹天眼嗎?
  念頭才起,他已往天眼出現的方向奔馳去。
  乞伏國仁到這裡來幹甚麼呢?
  尹清雅只懂發抖,哪還有半分高手的儀態,誰想得到此女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惡鬼。
  高彥本只是裝模作樣嚇唬她,怎料到村內的猛鬼這般合作,配合得天衣無縫,登時嚇得
牙關打顫,想提醒她解開自己的穴道也辦不到。
  呼號聲忽遠忽近,反覆呼喚幾個音,有時在村頭,忽然又到了村尾,總沒聽清楚鬼在叫
甚麼。
  尹清雅顫聲道:「千萬不要應它,一應會給它勾了魂魄去。」
  高彥勉強控制著?骨,艱難的道:「還不解穴。」
  尹清雅失魂落魄的道:「我沒法運勁。」
  鬼聲消去,回復安寧,可是那種猛鬼將臨的壓逼感,比鬼聲啾啾更使人感到害怕和軟弱。
  高彥道:「冷靜點!先解開我的穴道,然後我們有多遠逃多遠,永遠不再回來。」
  尹清雅打個抖顫,駭然道:「人怎能跑得快過猛鬼?在這裡至少施了猛鬼勿近符,出去
怎成呢?」
  高彥痛苦得差點哭起來,正要不顧一切告訴她沒有甚麼猛鬼勿近符,遠方不知何處傳來
一聲尖嘯。
  尹清雅一把將他摟個結實,大駭道:「其它猛鬼回來哩!你的符咒頂得住一隻以上的猛
鬼嗎?」
  高彥反定下神來,這尖嘯聲肯定是由活人發出來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忙道:「我必須再多劃幾道符,快解開我的穴道。」
  尹清雅喘息半晌,緩緩放開他,然後連續數掌拍在他背上。
  高彥渾身一鬆,舒展手足後,毫不猶豫跳下床去。
  尹清雅大吃一驚道:「你到哪裡去?」
  高彥先把風燈弄熄,然後表演風媒本色,逐窗往外窺看,最後回到她身旁,道:「我有
不祥的預感,還是走為上策。」
  尹清雅忙扯著他臂膀,道:「你不是要劃符施咒嗎?我絕不會陪你去送死的。」
  高彥苦笑道:「鬼有很多種,照我看外面這只是糊塗鬼,否則已來向我們索命,我們走
了它們都不知道。」
  尹清雅半信半疑的道:「你只聽聲音便知對方是糊塗鬼?」
  高彥死撐道:「我當然認得我祖宗的聲音,它們都是最糊塗的鬼。」
  尹清雅皺眉道:「既然你認得它們是你的祖宗,我現在又沒有害你,留在這裡有甚麼問
題?」
  高彥登時啞口無言。
  尹清雅遽震道:「我明白哩!外面的鬼與你根本沒有親戚關係,所以你怕得這麼厲害。」
  高彥忙道:「對!就是這樣子!你真聰明。」
  鬼叫再起,今次來自屋後密林深處,離他們藏身的房舍不到半里,尖吭難聽,持續數息
之久,自遠而近。
  尹清雅一呆道:「似乎是活人來呢!」
  高彥沉聲道:「我們是遇上江湖人的秘密聚會,他們是以嘯聲互相呼喚。」
  知道是活人,尹清雅登時神氣起來,驚魂甫定的道:「哼!差點嚇了我個半死,他奶奶
的!讓我出去把他們每人痛揍一頓。」
  高彥道:「你忘記了閒事莫理的江湖戒條嗎?」
  尹清雅罵道:「沒膽鬼!」
  高彥失聲道:「你的膽子很大嗎?」
  尹清雅重重在他臂膀捏了一記,警告道:「今晚的事,不准告訴任何人,否則本姑娘殺
了你滅口。」
  高彥痛得掉下淚水,偏又不能作聲,心兒卻甜似蜜糖,那種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尹清雅湊到他耳旁道:「又有人來哩!功夫相當不錯呢。」
  高彥心忖若沒有兩下子,怎敢到邊荒來混。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