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十
第 十 章 大獲全勝
   
  「舒服嗎?」
  被她抱著的高彥早心神俱醉,飄飄然不知人間何世,只恨雙手沒法移動,不能把她反摟
著。聞言道:「我現在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尹清雅一對大眼睛閃亮亮地看他,奔跑的速度卻沒有分毫慢下來,歡喜的道:「你抱過
雅兒,現在雅兒抱還你,這是公平嘛!」
  高彥享受著她銀鈴般的動聽聲音,心兒高燃愛之火焰,心忖這種公平肯定佔便宜的是自
己,如此的分析當然不可以宣之於口,忙道:「公平公平!我愛你,你愛我,非常公平。」
  尹清雅笑道:「你以為我抱你便是愛你嗎?去見你的大頭鬼吧!我只是見你武功低微,
又跑得氣都喘了,為了救你一次,以還你救我一次的債,所以才抱你走這麼遠,可不是愛上
你哩!」
  高彥尚未有機會回話,整個人已給她拋往一堆厚草叢內,跌個七葷八素、滿天星斗。
  尹清雅的如花玉容出現上方,掩著嘴嬌笑道:「我的高公子,乖乖在這裡躺上半晌,穴
道自然會解開。你若不想被你的荒人兄弟宰掉,該懂到何處去吧!嘻!你救我一次,我救你
一次,大家是扯平了,以後各不相欠。」
  高彥心焦如焚的道:「我救了你兩趟啊!」
  尹清雅大嗔道:「建康那次怎可算數,我是憑本事脫身的,只是你糊塗吧!我走哩!」
  高彥大嚷道:「沒有吻別嗎?」
  尹清雅的聲音從南方遠處風一般送過來道:「去你的娘!」
  高彥哭笑不得,心叫倒楣,事情怎會發展到如此田地呢?一切都完了。
  忽然手足又回復氣力,坐了起來。
  老卓那老混蛋是怎麼弄的,累得自己不但救美不成,還要佳人打救,最後更遭無情拋棄。
自瘋狂愛上尹清雅後,他首次感到心灰意冷。無論他如何妄顧現實,終是自小在江湖打滾的
人,明白到如讓尹清雅返回兩湖,想不一刀兩斷也不成。難道自己敢到兩湖幫的地頭去找她
嗎?
  且高彥自問對娘兒最在行,心忖像尹清雅這種美得像可滴出蜜糖來的嬌女,最惹狂蜂浪
蝶,最要命是她剛情竇初開,多情善變,恐怕不用一年半載,她已把他置諸腦後。唉!一年
半載眨眼即過,還不知能否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收復邊荒集。自己應否死了這條心呢?
  正自嗟自怨之際,風聲響起,小白雁從天而降,落在身旁,慌張道:「快走!敵人來
了。」
  高彥喜出望外,心想卓狂生等定是將功贖罪,把她趕回來,忙裝出英雄模樣,好再次拯
救美人,拍胸道:「有我高彥在,什麼都有辦法。」
  小白雁急道:「你再不走我不理你了,唉!西面又有荒人,東南兩面是官兵,只有渡過
淮水進入邊荒,才想辦法回兩湖吧!死高彥,你究竟陪不陪人家。」
  高彥早臉色發青,雖說何無忌只是裝模作樣搜捕荒人,但如真的抓起自己,肯定會拿他
祭軍旗。哪還有心情扮英雄,跳將起來道:「隨我來!沒有人比我更熟悉這一帶的形勢哩!」
  燕飛睜開眼睛,已是黃昏時分。
  他藏身在一座山腰的樹叢內,居高臨下地瞧著山腳下的坑洞。
  他多麼希望臥佛寺依然健在,洞天佩弄出來的坑洞只是一場噩夢。縱使他不願意承認,
可是眼前的坑洞,已打破了他所有一向深信不疑的信念,徹底改變了他對生命的看法,為他
和紀千千的苦戀添加了完全不同的意義。
  他又再次生出孤獨的感覺,這感覺並非人多人少的問題,又或因紀千千並不在他身旁,
而是那種因曉得仙門之秘、無以名之「局外人」的奇異情緒。
  就像此刻,看著眼前夕陽西照下的美麗山區,他便心不由己的去思索眼前的世界究竟是
什麼一回事,一切有何意義。正是這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滋味,令他感到孤獨,真正的孤獨。
  洞天福地乍現即逝的震撼仍未過去,使他提不起勁去做任何事,但又感到這種心態對不
起紀千千,對不起邊荒集、是一種罪過。他的心情是沒法子形容的。
  唉!該怎辦好呢?
  必須找些最刺激的事來做,以吸引自己的心神,令他能再次縱情投入眼前的人間世去,
把這段生命的旅程視作終極的目標,忘掉一切。
  他可以辦到嗎?
  忽然間,他清楚自己和紀千千的相戀出現了危機,問題來自他。
  這想法令他戰慄不安。
  燕飛發覺自睜開眼後,目光一直沒法離開坑洞,直至這刻也辦不到。深吸一口氣後,又
徐徐吐出一口氣。
  從沒有一刻,他比現在更明白佛道中人的追求,那是來自深心處的一種渴望。此時他反
希望孫恩沒有離開,至少可以有一個傾訴的對象,感覺或會好得多。
  他的內傷已痊癒大半,只要再過一晚工夫,該可復原過來。
  不過他已失去耽在這裡的心情,眼前的坑穴似在默默細訴著這世界外的天地,令他感到
處身的現實只是個不真實的夢,此感覺會令人發瘋,他必須立即離開白雲山區。
  燕飛彈了起來,朝邊荒集的方向掠去。
  高彥在一道小溪旁雙膝下跪,叫道:「我走不動哩!大家在這裡好好休息。」
  落在小溪另一邊的「小白雁」尹清雅一臉嬌嗔的躍到他身旁,叉腰怒道:「快給我站起
來,這處離淮水只有二十多里,隨時會被敵人追上來。」
  高彥咕噥抗議道:「由天光狂奔至天黑,你當我是鐵打的嗎?」
  就那麼把頭浸入溪水裡,大喝幾口。
  尹清雅哂道:「看吧!你這小子有什麼值得我看上你的資格,樣子只是過得去,說話則
口不擇言、滿口髒言穢語、武功又低微、好逸惡勞、人又糊塗,蠢得像條豬。」
  高彥把頭從水裡抬起來,任由水珠從頭髮滑下來,弄濕大片衣襟,笑吟吟道:「我的缺
點正是我的優點。什麼規行矩步、武功蓋世,終日想著如何去算計人又如何呢?人是要生活
的,只要快快樂樂渡過此生,便是最大的成就。你跟著我,擔保錯不到哪裡去。」
  尹清雅嗤之以鼻的道:「發你的千秋大夢吧!本姑娘會跟著你嗎?信不信我一腳把你踢
進水裡去,讓你享受活該的生活。嘻!活該的生活。」
  高彥盯著她因說話起伏不停、玲瓏浮凸的酥胸,欣然笑道:「告訴我!你試過和別人一
起時這麼開心嗎?試過時間過得這般快嗎?」
  等了半晌,奇道:「為什麼不答我,是否不敢坦白說出來呢?」
  尹清雅神色不善的道:「你賊眼兮兮的在看什麼?」
  高彥辛苦的站起來,舒展筋骨道:「當然在欣賞我動人的小清雅。」
  尹清雅大怒道:「再說一句什麼你的我的,我會把你饒舌的舌頭割一截出來。」
  高彥舉手投降道:「不說了不說了。雅兒息怒。天都黑哩!附近有個荒村,不如我們今
晚到那裡借宿一宵,共渡一個溫馨的晚上,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如何?」
  尹清雅沉聲道:「你在說什麼?」
  高彥嬉皮笑臉的道:「即使不是在同一張榻子上,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溫溫
馨馨的,大家也可以……」
  尹清雅嬌叱一聲,揮拳朝他面門轟去。
  高彥一聲「饒命」,轉身便逃,其速度之快是尹清雅沒預料過的。
  尹清雅氣得七竅生煙的窮追在他背後,怒道:「小子裝蒜,內傷根本不嚴重。」
  高彥拚命逃跑,仍不忘回應道:「本少爺的內功與別不同,高人一等,兼深不可測,豈
是我的未來嬌妻小雅兒可以輕易揣測呢?」
  尹清雅火上添油下,加速追去,道:「死高彥!今回給我逮著你,你死定哩!」
  一追一逃,兩人轉瞬遠去。
  劉裕和卓狂生回到淮水之北、渦水西岸的荒人營地,受到所有荒人熱烈歡迎,勝利的氣
氛,充盈在廣佈數里的營地每一個角落。一洗邊荒集二度失陷的屈辱。
  劉裕隨即以主帥的身份,與流亡議會成員在主帳內開會,以釐定下一步的行動。
  列席者有十多人,包括陰奇、席敬、方鴻生等人在內。丁宣代表拓跋儀出席,羌族則因
情況特別,呼雷方的神智又出了岔子,所以沒有代表。
  屠奉三首先總結戰果,道:「今次的勝利,是值得我們驕傲的。我方犧牲的兄弟不到百
人,卻把敵人徹底擊垮,兩湖幫只得七條船全身而退,荊州軍則被我們殺得四散逃命,潰不
成軍。」
  慕容戰興奮的道:「我們依劉帥指導的辦法,吹響北府兵的號角樂章,一下子便將敵人
衝斷為兩截,根本無還擊之力。」
  姬別笑道:「看到北府軍的水師在淮水兩岸佈防,荊州軍早軍心動搖,加上又發覺我們
正徒步從渦水東岸朝他們推進,兩湖幫的援軍更不見影蹤,換作是我也要立即逃命,還有什
麼好打的。」
  眾人起哄大笑。
  劉裕問屠奉三道:「弄清楚荊州軍的主將是誰嗎?」
  屠奉三道:「是桓玄的堂兄桓偉,此人頗懂兵法,武功也不錯。算他有運道,際此桓玄
用人之時,又與桓玄有血緣關係,換過任何人,必被桓玄親手宰掉。」
  江文清欣然道:「今次兩湖幫損傷慘重,兩湖幫會有一段日子沒法威脅我們,對我們反
攻邊荒集非常有利。只可惜給郝長亨逃掉,否則將斷去聶天還的臂膀。」
  紅子春陰聲怪氣的道:「郝長亨這小子肯定在走倒楣運,沒有一件事辦得好好的,說不
定聶天還會學桓玄般親自斬殺失敗的手下,省回我們的氣力。」
  江文清忍不住問道:「我們高少英雄救美的行動順利嗎?」
  廣闊的大方帳內立時鴉雀無聲,這是人人關心樂見其成的美事,雖然沒有人相信這般的
相偕逃亡真的可以令高彥把小白雁追上手,可是此事本身已令人感興趣。
  劉裕感受到自己這玉成好事之舉對荒人的影響,可是心中只是一陣淒酸,他肯成人之美,
全因失去了王淡真,明白得不到所愛的痛苦。
  卓狂生苦笑搖頭,道:「不要提哩!」
  姚猛尖叫道:「什麼?竟讓我們的小美人兒逃了嗎?為何不見高彥小子呢?」
  卓狂生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子。逮是逮著小雁兒,還給那好色的小子抱個滿懷,扮英
雄救走了小美人兒。問題在我失了手,點不中她的穴道,更沒法施展禁制,便讓高少抱著個
燙手熱山芋溜了。他奶奶的!希望高小子吉人天相吧!」
  眾人呆了半晌,接著帳內發出哄鬧狂笑,連一向衿持的江文清也笑得花枝亂顫。
  劉裕被江文清動人的神態吸引,心忖她的美麗並不在王淡真之下,為何自己沒有留意。
旋又明白過來,王淡真吸引他的地方不單只是她的美麗,更重要的是她的不黯世情、她的單
純、她愛恨分明的性格,還有她對寒門來說,高不可攀的世家望族高貴身份。擁抱著地,便
像打破了社會的所有禁忌。想到這裡,不由肝腸欲裂,偏又不可顯露絲毫出來,那種滋味,
只有自己默默去承受。
  卓狂生愕然道:「竟沒有人關心高小子的安危嗎?」
  眾人笑得更厲害了。
  龐義喘著氣笑道:「怎會沒有人呢?劉爺也沒有笑呢?」
  劉裕訝道:「我何時變了劉爺呢?」
  慕容戰笑道:「北府兵內不是慣了爺前爺後的叫他們的頭子嗎?」
  劉裕心中一陣感觸,只從以悍勇著名稱霸的慕容戰這句話,已確立了他作為荒人領袖的
地位。因著這場戰爭的徹底大勝,他成為了荒人反攻邊荒集的希望。沒有人再懷疑他作為主
帥的能力。
  燕飛會否出事呢?照時間計算,他與孫恩的一戰該分出了勝負,為何仍未見他回來。不
過他仍不太擔心,因為即使燕飛能擊敗孫恩,多少會負點傷,當然要覓地療治傷勢,沒這麼
快回來是合乎情理的。
  慕容戰道:「我有一個好消息公佈,從荊州軍手上,我們奪得近三千頭戰馬和大批糧
食。」
  丁宣欣然道:「現在我們可以組成一支五千人的全騎兵部隊了,加上我們的水師,任何
人想來惹我們,也要三思。」
  姚猛道:「下一步我們該怎樣走,請劉爺賜示。」
  劉裕正容道:「當務之急,是先奪取兩湖幫與姚興交易的運糧船,此事十萬火急,我們
必須趕在郝長亨前截得糧船,然後才可使姚興一方中計。」
  轉向江文清道:「此事由大小姐負責,十二艘雙頭船立即起航,依原定的計劃行事。」
  江文清瞟他一眼,歡喜的道:「領命!」
  劉裕接著向慕容戰道:「慕容當家率領二千騎士,明早出發,依計在陸路配合大小姐,
好讓馬兒有充足的時間休息。」
  慕容戰大聲應喏。
  劉裕微笑道:「其他人不用趕路,沿淮河往秘湖基地推進,憑大河之險以保安全,當你
們到達新基地時,我們將要馬有馬,要糧有糧。」
  眾人同聲應喏。
  劉裕目光移往卓狂生。
  卓狂生忙搖手道:「不要選我,本人什麼都行,就是不曉得打理家務。」
  眾人忍俊不住,又笑起來。
  劉裕沒好氣道:「我只想問你誰是行軍總指揮的適合人選吧!」
  姚猛奇道:「不是劉爺就是屠爺你們兩位老人家,還用問嗎?」
  劉裕道:「我須親身到壽陽見胡彬,以打通日後水運的關卡。」
  眾人目光移往屠奉三,後者歎道:「我必須趕往荊州辦點事,十五天後與各位在秘湖基
地會合吧!」
  卓狂生道:「秘湖秘湖,說書時不斷要說秘湖,多麼彆扭,現在本館主正式把秘湖命名
為鳳凰湖,指的是火裡重生的鳳凰,亦預示了我們荒人未來的威風。」
  姚猛首先鼓掌贊成,人人稱善。
  劉裕道:「行軍總指揮一職由我們的姬公子來當,因為他既小心又細心。」
  眾人轟然答應。
  劉裕與屠奉三交換個眼色,均看到對方心中的感觸,此情此景,實得來不易。
  荒人終從崩潰的邊緣振作起來,為反攻邊荒集達至前所未有的團結。在邊荒集首次失陷
前,這是多麼令人難以想像的事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