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二
第十一章 知遇之恩
  燕飛漫無日的地在邊荒遊蕩,故意避開荒村廢墟,揀人跡不到之處往東去。餓時采野菜
充飢,以天為被,以地為床,重歷流浪的生活。
  他的腦袋空白一片,葚麼都不佔想,不過自自然然到—定時刻便練起功來。這幾天他多
次與高手交鋒,大有裨益,很多以前未能觸悟貫通的功法微妙之處,竟在這兩天的無所事事
間豁然而悟。但對日月麗天大法是否有所精進,他卻是毫不在意,更不在乎。
  這晚他坐在一處山頭,半闋明月遙掛空際,心巾—片茫然,且生出不知為何身在此處的
古怪感覺。
  丙面四、五里外有一條由五十多所破房子組成的荒村,似在控訴戰爭的暴行,充滿淒清
孤寂的無奈情況。
  他究竟身在何處,要到那裹去,一切都變得無關重要,對拓跋硅或南方漢人,他已盡了
可以盡的本份,再沒有仟何牽掛,戰爭接續而來的發展,也非他能左右。
  在邊荒集第一樓瞧著漢族荒人集體逃亡的情景,彷似在—刻前發生,忽然閘他便呆坐此
處,中閃所發生的事競有—種夢幻而不真實的感覺。遠離逼荒集的安全感,反使他回復到這
—年來習慣廠的渾渾噩噩,對任何事物均懶洋洋提不起勁的情性。
  可是他必須為自己作出選擇,至少是—個方向。
  若繼續東行,最終會抵達大海的邊緣。想到這裹心小一動,聽說海外別有勝景,最接近
的有倭國和夷州,自己既對中原的戰爭和苦難深感厭倦,何不設法渡海去尋覓沒有戰爭的樂
土,人不了葬身怒海。
  想到這裹,燕飛離開山頭,下山去也。
  苻堅策騎馳出大寨南門,直往寨外—處高地奔去,左右陪伴的是乞伏國仁、慕容永、禿
發烏孤、沮渠蒙遜、呂光、朱序等—眾大將,後面追著的是百多名親隨戰士。
  穎水遠處烽煙直升夜空,那是最接近邊荒集的烽火台,以烽煙向邊荒集傳遞訊息。這樣
的烽火台有百多個,遍佈穎水西岸,以作為前線與後防迅速傳遞消息之用。
  苻堅聞烽煙驟起後心情興奮,立即出寨親自看個清楚。
  騎隊一陣風般捲上山頭,苻堅勒馬停下來,眾將兵忙控止馬兒,立於其後。
  苻堅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般霎霎眼皮,詫道:「壽陽已被攻陷哩!」
  呂光忙道:「托天王鴻福,壽陽—擊而潰,建康指口可待。」
  沮渠蒙遜長笑道:「南方小兒的膽子其小如鼠,照蒙遜看,謝玄已給嚇得夾著尾巴逃回
建康老巢去了。」
  乞伏國仁並沒有沮渠蒙遜和呂光的興奮逸於言表,冷靜的道:「前線的快馬天明前可回
來,那時我們當可掌握壽陽確實的情況。」
  苻堅沉吟片刻,道:「朱卿家,你最熟悉南方的情況,對此有甚麼見解和看法?」
  朱序正苦待他的垂詢下問,聞言把早擬好的答案說出來,道:「北府兵現今總兵力約在
八萬人間,約一成為騎兵,其餘皆是步卒,眼下不但要分兵駐守壽陽、峽石、盱眙、淮陰、
堂邑、歷陽六個江北重鎮?以防我軍渡淮突擊,還要另留重兵在建康。分則力弱,看來壽陽
守軍肯定不足五千之數?所以當胡彬見我們攻打壽陽的軍力龐大,於是壯士斷臂?把壽陽駐
軍撤往峽石城,希冀憑八公山之險、淝水之隔,集兩城兵力頑抗。」
  慕容永獰笑道:「這確是無法可施下唯一可行的策略,不過卻正中我們奇正兩軍左右夾
擊的高明部署。」
  苻堅仰天笑道:「謝玄的本領,看來就止於此。」
  朱序心道中計的是你們才對,乘機進言道:「待會前線探子回報,便可知微臣對胡彬不
戰而退的看法是對是錯。微臣還有—個提議,若胡彬確如微臣所料,便代表北府兵力分散薄
弱,天工町親臨前線督師作戰,振奮士氣,當町一舉攻破峽石城,那麼直至江邊,晉人也無
力反擊,其時建康將望風而潰。」
  乞伏國仁斜兜朱序一眼,道:「我方步軍抵邊荒集者只有十餘萬人,其他仍在途上,且
疲累不堪,今壽陽已得,峽石指口叮卜,請天王謀定後動,不徐不緩,自可水到渠成,統—
天下。」
  苻堅哈哈笑道:「兩位卿家之言,均有道理,不過我們的兩支前鋒軍,合起來兵力已達
二十萬之眾,即使北府兵盡集峽石城,仍是不堪一擊。朕意已決,倘若如朱卿家所料,明早
朕將親率兩萬精騎,趕赴前線,攻破峽石,你們今晚必須作好行軍的準備。」
  眾人轟然應是,即使提出相反意見的乞伏國仁,也認為取下峽石是十拿九穩的事。
  朱序則對謝玄信心大增,因他所說的話,依足謝玄在密函內的指示,謝玄更在函內斷定
苻堅必會中計。
  苻堅一抽馬韁,掉頭往營地馳回去,他對統一天下的目標,從沒有一刻比這時候更具足
夠的信心。
  劉裕登上峽石城西面城牆,謝玄在胡彬陪伴下,正負手傲立如山,遙觀八公山腳下淝水
西岸敵人的動靜,—身白色布衣儒服,在寒風下衣袂飄飛拂揚,背掛名懾天下的九韶定音
劍,自有一股說不出的自信和堅毅氣魄,狀若下凡的天神,教人不由打心底欽佩崇敬。尤其
想到他乃天下第一名上謝安在戰場上的代表,更使劉裕有種說不出來的振奮況味,
  劉裕—向對高高在上的名門大族只有惡感而沒有好感,但謝家卻是唯一的例外,只謝玄
—人已足使他甘效死命,何況還有萬民景仰的謝安。
  謝玄別頭往他瞧來,劉裕心頭—陣激動,搶前下跪行澧,顫聲道:「裨將劉裕幸不辱
命,完成玄帥交下來的任務。」謝玄閃電移前,在他跪倒前—把扶起他,還緊握著他雙手,
—對神目異采爍動,笑道:「好!不愧我大晉男兒!辛苦你哩!」劉裕尚是首次在這麼親近
的情況卜接觸謝ど,差點感動得說不出話來,馬不停蹄趕來報告的勞累一掃而空,雙眼通紅
的道:「去帥……我……」
  謝玄露出動人的真誠微笑,似已明白他的—切努力和歷盡艱辛的驚險過程,且對他沒有
任何上下之隔和高門大族與寒門不能逾越的分野,挽著他的手臂,往城牆另一端走過去。他
的親兵知機的避往兩旁,方便他們說密話。當兩人經過胡彬身邊,後者探手拍拍劉裕的肩
頭,態度親切友善,對曾救他—命的劉裕表現出衷心的感激,與初見時的態度有天淵之別。
劉裕頓時有—種夢想成真的感覺,他再非一個只當跑腿的小人物,而是已成功打進北府兵領
導層的骨幹,將來的發展,勢是無叮限量。
  謝玄終於立定,放開他,目光投往壽陽。
  劉裕也往壽陽瞧去,他從八公山的東路登山入城,到此刻才有機會看到壽陽的情況,只
見淝水丙岸營帳如海,燈火通明,照得壽陽城內外明如白書,敵營倚城而設,旌旗飄拂,陣
容鼎盛。
  壽陽城卻是面門全非,城門吊橋均被拆掉,護城河不但被截斷水流,還被沙石填平,只
差未有放火燒城。叮以想像城內沒留半斗糧食,箭矢兵器更不在話下。
  這邊八公山近山腳處築起數十座箭壘,依山勢高低分佈,最低的離淝水只有數百步的距
離,像守護神般緊扼淝水最淺闊叮以涉水渡河的區域。敵人雖擺出一副陣容鼎盛的姿態,可
是劉裕卻清楚對方人疲馬乏,無力應付己方於此時渡河突擊。
  苻堅不戰而得壽陽,原先的配合部署立出問題,梁成的軍隊明晚方可渡淮登上洛澗西
岸,所以苻融必須待梁成站穩陣腳,始可進行東西兩路夾擊孤立的峽石城大計,只從這點
看,謝去已處處佔上先機,控制主動。
  謝玄負手而立,淡淡道:「示人以強,適顯其弱,示人以弱,反顯其強。苻融啊!你仍
是差上—點兒。」
  劉裕聽得他這麼說,心巾更明白因何謝玄被推崇為南朝自祖逖、桓溫後最出色的兵法大
家,只看他臨敵從容和洞察無遺的智慧氣度,便知盛名無虛。幸好自己也不賴,不過自己是
深悉敵人的狀況,高下自有分別,
  謝玄道:「小裕把整個過程給我詳細道來,不要有任何遺漏。」
  燕飛踏足野草蔓生、通往荒村的小徑,心小打定主意,要繞過荒村,繼續東行。
  正要離開小徑,忽有所覺,往道旁—顆大樹瞧左,那棵大樹於樹幹離地丈許處,有金屬
物反映兒照的閃光。
  燕飛定神一看,心頭劇震,離地躍起,把砍入樹身的東丙拔出來,落回地上去。
  燕飛心中暗歎,他手上拿著的正是龐義的砍菜刀。他顯然依足自己的指示,專揀荒野逃
難,可是到達此處卻遇上變故,不得不擲出護身的砍菜刀,且沒有命中目標,看來凶多佔
少。幸好附近不見血跡屍體,尚有—線希望。
  他把砍菜刀插在腰後,改變方向,沿小徑入村,希望在村內找到的是受傷躲藏的龐義,
而非他的屍身。
  劉裕說罷,靜待謝玄的指示。
  謝去凝視壽陽,點頭道:「小裕你做得非常好,不負劉參軍對你的期望。從你敘述的過
程,叮看出你福緣深厚,未來前途無叮限量。此戰若勝,我對你在軍巾將另有安排。現在我
立即升你為副將,你要繼續努力,好好辦事。」
  劉裕大喜過望,因為這等若跳過偏將連升兩級,何況謝玄擺明會盡力栽培他,忙下跪謝
恩。
  謝玄再次把他扶起來,欣然道:「這是你憑著智慧和勇氣爭取回來的,尤其在回程時探
察清楚梁成—軍的動向,更是此戰勝敗關鍵所在。一
  劉裕站定,仍有如在雲端的舒暢感覺,自加入北府兵後,他一直努力不懈,就是希望能
出人頭地,而一切努力在此刻終得到美好的成果。謝去忽然皺眉思索,好—會後問道:「在
你眼巾,拓跋硅是怎樣的—個人?不要誇大,也不要因他是胡人蓄意貶低他,」
  劉裕愈來愈明白謝玄與其他高門名上的分別。白漠末以來,月旦品評人物的風氣人行其
道,至今不衰。江左名門品評人物,不要說是胡人,只要非是高門之上,便心生輕視,至於
胡人,一概以低文化的蠻族視之。像謝玄這樣特別提醒他,已叮見謝玄的獨特處。
  劉裕整理腦內繁多的資料,恭敬答道:「拓跋硅是個識見不凡的人,具備—切當統帥的
條件,看事情看得很遠,更看得透徹精到,且能見微知著,只從玄帥棄守壽陽,竟曉得玄帥
成竹在胸,而他牛出此信念後,便堅定不移,他唯一的缺點,是過於驕傲自負,若給他掌握
權力,叮以成為可怕的專橫暴君。」
  謝玄雙日射出驚異的神色,灼灼仔細地打量劉裕,點頭道:「你看人很有一套,但若非
你的智力與拓跋硅相若,絕不能看穿他的優點和缺點。在你心小,當一個統帥需要具備那些
條件呢?」
  劉裕暗呼厲害,不得不把壓箱底的本事掏出來獻醜;他很想說就像刺史大人你那樣子,
又怕謝玄怪他拍馬屁,只好道:「照卑職淺見,統帥為千軍萬馬的組織指揮者,必須知已知
彼,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作出臨危不亂的領導和決策,譬諸如怒海操舟。而在邊荒集內,拓
跋硅正表現出這種特質,特別他以背頂著塌下的爐灶,已顯出應變的急智。而當卑職因覺過
於艱難而放棄送信予朱大人,全賴他堅持反對最後才能完成任務,事後卑職想起來也很感慚
愧。」謝玄微笑道:「你不用慚愧,當時若我足你,也會因事情輕重緩急之別,興起立即回
來報告敵方重要軍情的念頭,由此更叮看出拓跋硅的超卓不凡。」
  接著仰望夜空,續道:「拓跋鮮卑族驍勇善戰,代國雖亡,拓跋鮮卑在塞外餘勢猶在。
拓跋硅所領導的盜馬賊群,縱橫西北,苻堅莫奈之何,我也聞其名久矣。若給拓跋硅統—拓
跋鮮卑諸部,必將異軍突起,成為北方不可輕視的一股力量。」
  劉裕點頭道:「只看他—直與慕容垂有連繫,而慕容垂也一直有收之為己用之心,便叮
見其人有不凡之處。不過我敢肯定慕容垂是養虎焉患,拓跋硅絕不甘心屈於任何人之下,即
使是慕容垂。」
  謝玄再次以驚異的目光打量他,語氣卻溫和可親,淡淡道:「小裕你又如何呢?」劉裕
暗吃—驚,忙道:「卑職只是以事論事,不敢有存異心。」謝玄洒然一笑,柔聲道:「每個
人年青時都該有大膽的想法,我何獨不然,不過隨著年紀漸長,—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會逐漸
扔棄或改變過來,現在我只希望能振興晉室,讓人民有安樂的口子可過。」
  劉裕暗忖這正是我不佩服你的地方,成大事者不但不可以拘於小節,還要去除婦人之
仁。像燕飛雖叮親叮敬,卻不是爭天卜的料子,且亦沒有那種居心。要像他自己和拓跋硅那
樣的人才叮與共論英雄。謝玄道:「千軍易得,—將難求。像你這種人才,我謝玄絕不會讓
你埋沒。路途辛苦,你今晚好好休息,由明天起,你跟在我身旁,好好學習。」
  劉裕打從心底裹對謝玄生出知遇感恩的心,只有謝玄的襟胸氣魄,他才敢把心內最真誠
的話說出來,對其他人,即管看得起他的孫無終,他也要藏頭露尾,以免給看破心內宏大的
志向。
  他同時立卜決心,只要謝玄有生—口,他將全心全意、忠心耿耿的為他效死命,因為謝
玄是如此超卓的一個人,只是—席話,便徹頭徹尾地明白他的才華氣度。
  當他施禮告退,謝玄忽然輕鬆地道:「這是—句閒話,小裕你告訴我,現在最想做的是
甚麼事呢?我當然不是指倒頭大睡。」
  劉裕赧然道:「仍是和睡覺有關,是摟著個漂亮的妞兒好好睡一覺。」
  謝玄大笑聲中,劉裕往落城的石階走去,經過胡彬時,胡彬探手和他緊握一下,令他心
中充滿暖意,知道已贏得此名重要將領的交情,對將來前程更是有利。
  落石階時,他想到的是燕飛這位難忘的戰友,若非有他,他豈會有現時的風光。

  -------------------------------
  noproblem 掃校,舊雨樓 獨家連載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