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八
第 五 章 皇天有眼
   
  劉裕的右手抓著她左手運功一送,任青媞立即自發地生出抗力,兩勁相抵,劉裕虎軀一
震,任青娓卻被他推逼得離地飛退,坐到床沿處,毒針尚差寸許方能刺中他的心窩要害。
  任青媞仍拿著毒針,俏臉閃過不知所措又帶點茫然的神色,雙目旋又現出沉狠冷靜的異
芒,盯著劉裕。
  劉裕心叫好險,如他剛才試圖制她的經脈要穴,肯定制服不了她怪異的逍遙魔功,此女
不知是否為了任遙而努力用功,致魔功大有進步,比之以前更厲害了。
  劉裕曉得她動輒出手,忙先發制人道:「任遙真的對你那麼重要嗎?令你不惜一切,不
擇手段,至乎犧牲自己的幸福。」
  任青媞的纖手收入香羅袖裡,毒針隱藏不見,淡淡道:「你在說什麼?」
  劉裕全神戒備,非必要他也不想召燕飛來援,因為他感到這是他和任青媞兩人之間的事,
特別在此時嘴唇仍留有她親吻的香味,感觸份外深刻。
  沉聲道:「你捨棄我而挑選桓玄,我絕不怪你,因為你有權作出自己認為最聰明的選擇,
只希望你將來不會為此後悔。可是你要殺我,卻太過寡情薄義,令人齒冷。」
  任青堤若無其事的道:「你知道了!你是何時知道的?」
  劉裕坦然道:「上一次見面,我早明白你一心殺我,只因心佩不在我身上,才暫不下
手。」
  任青娓目光投往窗外月色映照下的夜空,徐徐道:「燕飛是否在外面?」
  劉裕道:「你若仍要殺我,可以立即動手,只要你不弄出聲音,燕飛是不會來援的。」
  任青媞現出心力交瘁的神色,歎道:「你是不會把心佩交回給我了,對嗎?」
  劉裕歎道:「你偷人家的東西,人家搶你的東西,世上從來都是這種你爭我奪的情況。
你得回心佩又如何呢?只會令你成為尼惠暉針對的目標。」
  聽到尼惠暉的名字,任青媞雙目又掠過仇恨的厲芒。
  劉裕道:「如你不是投靠桓玄,曼妙今晚便不用葬身大江。」
  任青媞嬌叱道:「閉嘴!」
  劉裕心中一半是憐惜之意,可憐眼前這全被仇恨填心的美女;一半則是怒火,自己已不
和她計較,她仍然是這種沒有半點反省的惱人態度。
  狠狠道:「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我劉裕誰都不怕,你以為桓玄可助你完成所願,便滾
去作他的走狗和洩慾的工具吧!我們可以走著瞧!」
  任青媞雙目射出複雜難明的神色,盯著他好一會後,忽然不屑的道:「不知自量的傢伙,
我們就走著瞧好了!」
  說罷穿窗去了。
  劉裕暗歎一口氣,亦感到無比的輕鬆。
  終於和這妖女一刀兩斷,同時亦感到說不出的失落。
  劉裕回到瓦頂燕飛身旁,伏下道:「你聽到我們的對話嗎?」
  燕飛點頭道:「真奇怪!我本也以為距離近三十丈,又有院牆屋壁阻隔,應該是沒法聽
得到的,豈知留神遠近動靜,心無二用之下,竟聽個一清二楚。我從沒有想過可以竊聽到這
 遠的聲音。」
  劉裕歎道:「你是否天下第一高手我尚未敢斷言,但你肯定是天下最教敵人憂心的探子。
我開始覺得高小子說你已變成半個神仙的戲言,不無道理。」
  燕飛不以為然的苦笑一下,道:「有時我真的希望自己成為神仙,便可輕易從慕容垂手
上救回千千和小詩,只可惜我仍是有血有肉的凡人。」
  劉裕道:「樂趣亦正在於此,也可以說是凡人的樂趣,在極度失意裡看到希望,把不可
能的事變成可能,份外令人感到其中的苦與樂,生命也因而變得有意思。」
  燕飛笑道:「是否因與妖女決裂,使你回復信心和鬥志呢?」
  劉裕欣然道:「雖不中亦不遠矣!我現在的感覺非常好,只為她感到可惜。嘿!似乎自
第二次在邊荒的汝陰碰上她,便和她沒完沒了似的,現在我和她理不清的關係終於結束,以
後將成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局面。」
  燕飛道:「這就叫妖女的威力。她雖然想害死你,但你卻沒法對她下手,換了是老屠,
剛才必不會讓她活著離開。」
  劉裕仍滿懷感觸,很想多說兩句知心話兒,忽然燕飛湊到他耳旁道:「有人來了,快隨
我走。」
  劉裕心中奇怪,暗忖難道任青堤回心轉意,去而復返?卻又無暇多想,因為燕飛已貼著
瓦背斜滑下去,連忙依樣葫蘆,緊隨其動作,倏忽問兩人無聲無息離開屋脊,翻到這家人的
後院去,接著竄往靠近院牆的一叢草樹內,藏好身影,此刻劉裕才聽到衣袂破空聲自遠而近,
暗呼好險,又心贊燕飛的靈銳。
  來人在他們剛才伏身處掠過,騰空而起,投往任青?的秘巢,卻沒有停留。可是兩人均
是老江湖,清楚對方非是湊巧經過,而是使出防止有人跟蹤的手段,繞個圈子後便會回頭。
  暗黑裡兩人交換個眼色,均感奇怪,難道此人竟是來找任青媞的?
  果然不到半盞熱茶的工夫,此人又回來了,卻不是用輕功躍高而來,而是從地面疾掠,
由與他們只有一牆之隔的小巷翻牆入屋。
  劉裕低聲道:「要不要換個地方?」
  燕飛明白他的意思,怕自己因身在牆後,不如在高處般聽得真切,道:「看是否有人來
會他再說。」
  他們都生出事不尋常的感覺,照道理隔鄰的民居該是任青媞挑選的秘巢,好在建康有棲
身之所,不會隨便讓人知曉,甚至瞞住兩湖幫或桓玄的人,以保安全。如有人知道此為任青
媞落腳的地點,那此人當和任青媞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既然如此,此人現在到這裡來幹什麼
呢?如是來找任青媞,見不到人自該立即離開。
  燕飛低聲道:「又有人來了!從地面來,速度很快,肯定是第一流的高手。」
  劉裕道:「真古怪!」
  後來者此時腧牆入屋,燕飛指指上方,兩人又竄了出去,翻上屋脊,俯伏原處。
  燕飛閉上眼睛,全力施展新一代的「日月麗天大法」,屋內兩人的對話立即一絲不漏傳
入耳內,即使對方刻意壓低聲音,仍沒法瞞過他似能通天的靈耳。
  劉裕不敢驚擾他,又恨不得借他那對靈耳一用,好揭開心中疑團。
  燕飛往他湊來,道:「是徐道覆和菇千秋,這叫天有眼。」
  又閉目細聽。
  劉裕心中翻起浪潮,明白過來。這所民房一向是逍遙教在建康的巢穴,所以曾為逍遙教
徒的菇千秋,就利用來作秘會徐道覆的場所。菇千秋可能並不知道任青?剛離開不久。
  徐道覆既是孫恩的得意門生,自然是任青媞的死敵,菇千秋如此勾結徐道覆,等於與任
青媞為敵。
  照道理菇千秋現在應忙個不休,為安排換俘一事奔波勞碌,何況還要齊集足供五百多人
吃三個月的糧食,怎都無暇分身。他卻偏要到這裡來私會徐道覆,可知必有十萬火急的事須
立即找徐道覆商量,而此事當與天明前的換俘有關係,故燕飛有「天有眼」這句話。
  燕飛在凝神傾聽。
  徐道覆第一句話便是問對方,為何亮著天師燈著他立即來見,菇千秋則答道機會來了,
接著沉默下去。
  此時徐道覆低沉悅耳的聲音響起道:「這裡似乎有人來過,上次我來時這扇窗子是關上
的。」
  菇千秋道:「該是任青媞,不過二帥放心,她已隨郝長亨乘船遠遁,除了她和曼妙外,
再沒有人曉得有這麼個地方。」
  徐道覆冷哼道:「任青媞!」又啞然失笑道:「不過我們該感激她才對,難得她這麼幫
忙,竟宰了司馬曜這無德無能的糊塗蟲。好了!究竟有什麼要緊的事?」
  只從菇千秋直呼任青娓之名而尊稱徐道覆為二帥,便知菇千秋是天師道的人,且有可能
是天師道在逍遙教的臥底。孫恩此人實在太厲害了。
  菇千秋道:「今晚司馬元顯率水師圍攻郝長亨,雖憑楚無暇的劍殺了曼妙滅口,卻被燕
飛乘混亂偷襲得手,擄去司馬道子的寶貝兒子,還以此要挾用司馬元顯交換所有被擒的荒人,
另加戰船和糧食。」
  徐道覆精神大振,以致音量也提高不少,叫道:「竟有此事?」
  菇千秋沉聲道:「這是太上老祖恩賜我們的機會,不單可令建康大亂,還可以置燕飛於
死地。」
  燕飛心中一震,暗忖幸好鬼使神差的聽到兩人的密話,否則必然結局淒慘,還害了所有
荒人俘虜。
  徐道覆道:「我不明白。」
  菇千秋道:「最妙是燕飛想找人向司馬道子傳話,碰巧遇上我,被我以言語證住,對我
的話深信不疑,大家還談妥條件,換俘後我會留在燕飛手上作人質,以保證交易是誠實的。」
  徐道覆問道:「司馬道子反應如何?」
  菇千秋冷笑道:「哪到他選擇,還讚許我的忠心為主。他娘的!司馬曜之死已弄得他手
忙腳亂,朝中大臣誰不懷疑是他害死兄長,只是不敢說出來吧!燕飛此著非常高明,命中他
要害,令他不得不屈服。而直至此刻,我們仍不明白燕飛怎麼辦得到,正如沒有人明白他為
何竟有斬殺竺法慶的本領。」
  徐道覆哂道:「這只代表竺法慶名不副實。燕飛有什麼了不起,只是天師的手下敗將
吧!」
  燕飛心忖你愈輕視我愈好,今晚我便要教你吃不完兜著走。
  徐道覆續道:「千秋有什麼妙計?」
  菇千秋陰險地笑道:「如讓我在換俘之時當眾擊殺司馬元顯,二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呢?」
  燕飛感到整條脊骨涼冰冰的,此計確是至為歹毒,在兩方均沒有防範之心下,菇千秋肯
定會得手,接著的情況勢將不堪想像。
  司馬道子在痛失愛子下,肯定氣瘋了,會下令大開殺戒,殺盡荒人俘虜洩憤。而燕飛等
別無選擇下,只好拚死救人,落得力戰而亡的慘淡收場。
  徐道覆大喜道:「此計妙絕,你要我們如何配合?」
  菇千秋道:「交易在江上進行,我殺人後立即遁入水裡,二帥只須預備一艘快艇在南岸
接應我便成。」又說出交易的時間地點和細節。
  徐道覆道:「千秋如何安置在建康的妻妾?」
  菇千秋道:「此事還要請二帥幫忙,最要緊保著我的兩個兒子,其它二帥看著辦吧!」
  燕飛暗罵一聲,此人的卑鄙狠毒,教人齒冷。
  徐道覆道:「這等小事包在我身上。千秋你今次立此大功,我會如實上報天師,並請他
老人家收你為傳人。」
  菇千秋欣然道:「多謝二帥提攜!」
  徐道覆道:「這是你應得的。天師說過,只有在兩種情況下可以進攻建康,一是建康大
亂,不戰而潰;一是北府兵被受牽制癱瘓。否則以建康城防的穩固,四周又有城池支持,一
旦久攻不下,讓北府兵大軍來援,肯定得不償失。」
  稍頓又道:「司馬道子是不是親自主持這次交易?」
  菇千秋道:「這個當然,關係到他兒子的生死,他絕不會假手於人。哼!他以為我會甘
於作他的走狗,簡直是癡心妄想,只有天師道才是天地正教,只有我們南人才有資格治理南
方,我們要把失去的取回來。」
  徐道覆道:「一天司馬道子未死,建康也不會真的大亂。屆時我會親率一隊精銳好手,
趁機擊殺司馬道子,如此明天我們便可以上稟天師。」
  菇千秋道:「現在我必須立即趕回去,一切有賴二帥支持。」
  徐道覆道:「小心點!」
  說罷去了。
  劉裕看著兩道人影先後離去,道:「菇千秋的武功相當不錯。」
  燕飛道:「不但武功不俗,最厲害還是他的腦袋,可於與我碰面這 短促的時間下,想
出能顛覆建康的毒計,此人必須除去。」
  劉裕一呆道:「他想出什麼毒計?」
  燕飛把徐道覆和菇千秋的對話重述一遍,道:「如果不是老天爺有眼,我們肯定活不過
明天。」
  劉裕倒抽一口涼氣,同意道:「殺不死徐道覆沒有關係,但此人確不可容他活在世上害
人。」
  燕飛道:「問題在如何可以阻止他出手殺死司馬元顯,如我們在他出手時將他制住,極
可能會惹司馬道子一方的誤會。」
  劉裕明白燕飛的意思,在那樣的情況下,雙方都像一條繃緊的絃線,任何異動均會令緊
張的情況火上添油,一旦出岔子,勢將一發不可收拾。且肯定菇千秋必有司馬道子一方最出
色的高手隨行,以接回司馬元顯,如他們出手對付菇千秋,隨行高手的反應實難作預測。
  交易會在兩艘快艇上進行,即使高明如燕飛、屠奉三和劉裕之輩,亦沒有把握能迅速控
制局面,何況還有徐道覆和天師道的高手在旁虎視眈眈。以徐道覆的才智,見情勢不對,下
令手下以箭攻擊司馬道子一方,會立即惹起大亂。
  劉裕道:「我們可否使菇千秋根本沒有接觸司馬元顯的機會呢?」
  燕飛搖頭道:「換人的細節已商量妥當,如我們臨時更改,只會令司馬道子起疑,反令
形勢對我們更為不利。徐道覆可以輕易破壞我們的交易。」
  劉裕歎道:「唯一的辦法,該是秘密與司馬道子碰個頭,不過這是沒有可能的,我們若
約見司馬道子,司馬道子會先找菇千秋商量。」
  燕飛道:「只要司馬道子不是在守衛森嚴的皇宮內,我便有辦法。」
  劉裕頭痛道:「只恨我們根本不曉得司馬道子身在何處?」
  燕飛道:「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罷。」
  劉裕感到他已想出辦法,欣然離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