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六
第一章 肉體交易
  
    屠奉三在內堂單獨接見慕容戰。
  坐好後,慕容戰神色凝重的道:「我剛接到苻堅的死訊。」
  屠奉三每天都在等候這消息的來臨,可是當此事傳入耳內,仍忍不住心神遽震。
  苻堅之死,顯示一種新的形勢降臨北方,也直接影響南方的大局,天下再不是以前的天
下。苻堅的喪亡,正是天下由統一走向大亂的分水嶺。
  接著慕容戰向他詳述苻堅因被慕容沖攻陷長安,不得不逃到五將山,致被姚萇殺害的情
況道出。
  屠奉三沉吟片晌,訝道:「慕容當家的族人既進佔長安,關中的控制權等於落到你的族
人手上,為何你卻似是一副憂心忡仲的樣子呢?」 
  慕容戰頹然道:「正因我明白慕容沖,更明白我的族人,所以我才曉得形勢不妙。可惜
慕容泓於入長安前不幸戰死,否則形勢可能完全兩樣。」
  屠奉三搖頭道:「我仍然不明白。」
  慕容戰似找到吐苦水的好對象,不厭其詳的解釋道:「這可分領導者和族人心願兩方面
作解釋。首先是繼慕容泓成為我族統帥的慕容沖,因少年時曾受大辱於苻堅,所以對氏人有
切齒之恨,心中充滿仇恨的怒火,佔領長安後竟放縱手下,大肆殺戮搶掠,弄得舉城恐慌,
人民紛紛逃亡,大失人心。」
  屠奉三一呆道:「慕容沖竟是如此的-個蠢人,真教人意想不到,如此豈能守得住長安
呢?」
  慕容戰歎道:「縱使沒有慕容沖的倒行逆施,我族的人仍無心安頓於長安。這方面要從
我們大燕被苻堅破滅時說起,當時苻堅將我族四萬戶二十餘萬人遷往關中,由那時開始,我
族便一直渴望有朝一日能重返大燕故地,重建燕國。所以對我族來說,關中只是供搶掠之地,
而非安居之所,人人希望重返故地,完成苦待多年的宏願。在這種情況下,慕容沖縱使想以
長安為爭霸天下的據點,亦難以堅持。」
  屠奉三愕然道:「大燕故地已盡被慕容垂收歸旗下,你們豈非有家歸不得,而關中卻被
慕容沖攪得一塌糊塗,豈不是進退兩難?難怪你老哥愁眉不展。」
  慕容戰道:「在邊荒最明白我的人是你,我更當你是我的朋友。以現時的形勢論,北方
最強大的三股勢力分別是慕容垂、姚萇和我族的慕容沖,可是若依照現在形勢的發展,根本
沒有人能與慕容垂爭鋒,不論在實力上和戰略上,慕容垂都佔盡優勢。」
  屠奉三點頭道:「你比我更清楚北方的形勢,得出這樣的結論當然有一定的理據。」
  慕容戰道:「關中是氐秦帝國的根據地,苻堅雖被殺,可是苻秦勢力仍在,誰要在關中
稱王,必須把氐人原有的勢力連根拔起,如此豈是可輕易辦到。以聲望論,不論我族的慕容
沖又或姜族的姚萇,均遠及不上苻堅,所以苻堅的後人只要打著為苻堅復仇的大旗,已可號
召關中豪強協同作戰。慕容垂最明智的一點,是擁重兵穩守關外,不但阻截我族東返故國之
路,還逼得關內諸勢力拚個你死我活,各個俱傷,再由他從容收拾殘局。」
  「砰!」
  屠奉三拍桌道:「好一個慕容垂,到此刻我方明白為何他不入關中,反屯兵滎陽,遙控
洛陽。」
  又歎道:「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攻打洛陽,都要應付他從榮陽調來的援兵。嘿!你老
哥現在有甚麼打算?」
  慕容戰沉聲道:「事實上我一直不看好慕容沖,只沒有想過他可以做出如此蠢事來,現
在敗勢已成,只看能捱至何時,我可以做甚麼呢?」
  屠奉三沉吟不語。
  慕容戰試探的低聲道:「屠當家是否想到我腦內想的東西呢?」
  屠奉三目光灼灼的朝他望來,道:「你也在想千千小姐嗎?」
  慕容戰心情沉重地點頭,道:「照目前的形勢發展,慕容垂該無餘暇對付我們邊荒集,
 可是一旦讓他收服關中,將是邊荒集大難臨頭的一刻,慕容垂一向的作風是順我者生,逆
我者亡。不過在他統一北方之前,形勢未穩之際,我們或許仍有機會,救回千千主婢。」
  屠奉三雙目神光閃閃,同意道:「只要慕容垂肯離開滎陽,我們的機會便來了。」
  接著仰望屋樑,有感而發的道:「我屠奉三現在再無所求,只希望能在邊荒集安身立命,
 假若我們真的可以把千千小姐迎回邊荒集,你道慕容垂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呢?」
  慕容戰毫不猶豫道:「我曾向千千許諾除非我死了,否則絕不讓任何人傷害她。所以我
是義無反顧,不會計較任何後果的。」
  屠奉三欣然道:「好漢子!我屠奉三可以捨命奉陪,不過在邊荒集和你我同樣想法的人,
 隨著時間的過去愈來愈少了。」
  慕容戰道:「別人怎麼想我沒有興趣去理會,此更是我為族人盡點心力的唯一方法。橫
豎遲早慕容垂會回來攻打邊荒集,此事避無可避,哪可以還有這麼多顧慮?」
  又訝道:「我很瞭解自己,常常會憑一時好惡去作決定。可是屠當家過去予人的印象,
從來不是感情用事的人,現在卻拍胸口說出捨命奉陪之語,這該不符屠當家一向的行事作風
吧!」
  屠奉三凝望他好半晌後,雙目忽轉溫柔,射出緬懷的神色,平靜的道:「我從來沒有想
過會為一個地方而改變,更沒有想過為任何人而改變。一直以來,我都奉行弱肉強食的規條,
只講利害,方可以在這亂世生存下去。可是當我在邊荒集第一眼見到紀千千,她卻勾起我深
埋多年的某一種感覺。到現在我還弄不清楚當時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卻曉得從那一刻開始,
一切都不同了。以前對我絕不會有任何影響的人或事,偏可觸動我的情緒。現在我覺得自己
始是有血有肉地活著,生命充滿意義。似這麼一番的肺腑之言,以前我是絕不會向任何人傾
訴的。」
  慕容戰想起初會紀千千時的驚艷感覺,點頭道:「我明白!不過揭開人為的保護罩子後,
 是否也帶來痛苦呢?」
  屠奉三歎道:「所以我才說有血有肉。紀千千犧牲自己的行為,更深深打動我,開闊了
我的視野。以前我最尊敬的人是桓沖,現在我最尊敬的人是紀千千。在邊荒集生活的感覺非
常古怪,人人抱著過一天算一天的心態,可是那種醉生夢死的感覺卻似可永遠持續下去。做
人必須有個明確的目標,生命方有意思。在來邊荒集前,我的目標是要助桓家成為天下之主,
可是桓玄卻不住的令我失望,現在我對他已心灰意冷。我現在的目標是以慕容垂作對手,他
劫走千千主婢嗎?我便要把她們迎回來,這令邊荒集多上一重不同的意義,也使我在邊荒集
活得更痛快。」
  慕容戰啞然笑道:「你對桓玄失望,我卻對慕容沖失望,現在剩下的只有邊荒集。我和
你的生死哀樂均已與邊荒集分不開,而邊荒集的榮辱卻在於千千主婢能否安返邊荒集,這不
是蠻有趣的遊戲嗎?」
  屠奉三沉聲道:「現在我們只有靜心等待,作好一切準備,當機會來臨時,將是我們出
擊 的一刻。」
  慕容戰伸出雙手,和他緊緊相握。

  燕飛俯頭看著溪水反映的臉容,差點認不出自己。
  這處離開滎陽不到半個時辰的腳程,他的心情亦不由緊張起來。從平城到這裡不知不覺
走了十多天路,他的俊臉長出了長長的鬚髯,遮蓋了他大部分的容顏,成為最好的掩飾,即
使熟悉他的人,驟眼也認不出是他。
  從高彥處他曉得滎陽城正處於軍管和高度戒嚴的狀態下,只許持有通行證的城民進出,
其它人不論任何理由,一律被拒於城門外,所以只能設法偷偷進去。
  以他的身手,要進入有燕國精兵把守、城高牆厚、兼有護城河環護的軍事重鎮,仍是非
常頭痛的一回事。
  加上他外型體態均異於常人,縱使弄到通行證,恐怕依然沒法過得城防一關。
  他將頭浸入溪水裡去,冰涼的感覺令他精神一振,不過仍沒法減輕他因苦思入城之計而
來的沉重感覺。看來只好弄清楚情況後,再走一步算一步好了。

  慕容垂微笑道:「詩詩的情況大有改善,我看只要好好休息,她很快可以復原。」
  紀千千與他並肩步出內堂,神色平靜地道:「有勞大王關心,千千會好好照顧小詩的。
噢!」
  她的目光落在擺放在內堂一角的五弦古琴處,此琴造型別緻,木質精瑩通透,隱泛紅光,
 最妙是放置的琴幾木質如一,互相襯托,予人絕配的奇妙感覺,一看便知非是一般凡品。
  慕容垂欣然道:「此琴名「流水」,幾名幽谷,乃得自洛陽的深宮內苑,據懂琴的說,
此琴該是大漢赫赫有名的琴師叔蔡的傑作,這方面千千應比我這門外漢在行。」
  紀千千讚歎一聲,移坐到琴前的蒲團處,舉起纖美的玉手輕撫古琴,旋又若有所思的收
起雙手,目光投往坐在古琴另一邊的慕容垂,柔聲道:「統一北方的機會已出現在大王眼前,
大王何不把心神用於國家大業上,卻要為千千徒費心神呢?」
  慕容垂絲毫不以為忤,淡淡道:「對我慕容垂來說,千千和統一大業,兩者均是缺一不
可,此心永不改變。千千何不試琴,看看叔蔡製造的古琴,因何能得享美名?」
  紀千千垂下目光,幽幽道:「這是何苦來的?千千曾答應過荒人為他們演奏一曲,所以
下一曲只會在古鐘樓上彈奏。」
  慕容垂雙眉一蹙,雙目射出閃閃神光,依然是語調平和的道:「假如我慕容垂說我想要
得到的東西,從來不會得不到的,會否惹起千千的反感呢?」
  紀千千的眼眸迎上慕容垂閃亮的目光,柔聲道:「大王動氣哩!」
  慕容垂搖頭道:「我怎捨得對千千發脾氣呢?只是想問一句話,假設我二度征服邊荒集,
 千千是否肯在古鐘樓為我演奏一曲呢?」
  紀千千歎道:「若邊荒集再次失陷於大王之手,等於斷去千千所有希望,千千再沒有活
下去的理由,只好自斷心脈,以身殉邊荒集。」 
  慕容垂雄軀微顫,目光投往窗外陽光燦爛下的花園,語氣仍然是出奇地平靜,緩緩道:
「要自斷心脈並不容易,千千懂得其中的功法嗎?」
  紀千千輕輕道:「千千的武功在大王眼中當然無足輕重,不過卻從娘處學得其中秘法。
當心如死灰之際,心脈特別脆弱,那時只要把內氣順逆分行,至心脈交擊,心脈因抵受不住
兩股真力的衝擊,便會折斷。」
  慕容垂終於色變,因為曉得紀千千非是胡縐。
  兩人目光交接,絲毫不讓。
  紀千千柔聲道:「大王不會因此而向千千施出禁制的手段,對嗎?」
  慕容垂目光灼灼地凝視她,忽然岔開話題,道:「平城被拓跋珪和你的好朋友燕飛連手
攻陷了。」
  紀千千乍聞燕飛之名,嬌軀遽震,失聲道:「燕飛!」
  慕容垂像看不到她的反應般,仰首沉吟,道:「我早曉得拓跋珪是不肯安份守己的,他
越過長城攻城略地,兵脅中山,是自取滅亡。還有一事告訴千千,若我沒有猜錯,燕飛正孤
身一人在來此的途上。」
  紀千千立即亂了方寸,哀求的道:「大王如何知道的呢?」
  慕容垂微笑道:「軍情第一,自燕飛離開平城,彌勒教的人便傾巢而出,追截燕飛,依
他逃走的路線來看,目的地該是滎陽。」
  紀千千神色回復平靜,暗下決心,待會必須不顧一切與燕飛建立以心傳心的聯繫,警告
燕飛,求他不要來自投羅網。
  道:「大王準備如何對付他呢?」
  慕容垂用心地打量她,忽又現出苦澀的表情,道:「不論是拓跋珪或燕飛,均是我統一
大業的嚴重威脅,千千猜我會怎樣對付他?」 
  紀千千很想告訴他若燕飛死了,她也不會獨活,卻怕激起慕容垂的妒火,後果難測,只
好把已到嘴邊的話收回。搖頭道:「大王的神機妙算,豈是千千猜得到呢?」
  慕容垂像猛下決心的道:「千千可肯與我慕容垂作一個交易?」
  紀千千訝然看著他,心中有數他正在反擊自己對他的無情,卻仍沒法猜到他說的交易是
甚麼?也不由心中感慨萬千。以慕容垂現在的權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是偏對自己如
此情深一片,還要忍受因她紀千千而來的屈辱和閒氣,所以早先她方有「何苦來的」如此忠
告。
  軟弱的道:「千千正在大王手上,大王何需來和千千談交易呢?千千根本沒有談條件的
資格。」
  慕容垂從容笑道:「千千當然有條件哩!交易非常簡單,只要我擒下燕飛,請千千首肯
與我共渡一夜,我慕容垂便可以放他走。」
  紀千千聽得頭皮發麻,默然無語。
  慕容垂正在反擊。
  他的反擊是針對她「自斷心脈」的威脅而發,且失去耐性,要從征服自己的肉體入手,
然後再征服她的心。坦白說,慕容垂確是個有吸引力的男人,對他的多情自己更不無可惜之
意,若與他有合體之緣,兼且不是在強迫的情況下發生,自己對他是否仍能把持得住呢?有
了這種男女關係後,她對燕飛又會如何?慕容垂歉然道:「千千肯定怪我卑鄙無恥,竟以這
種手段冒犯千千。只恨在目前的情況下,只有這個理由可令我放過燕飛。」
  紀千千可以肯定慕容垂已布下天羅地網,等候燕飛來投網。他說得這般有把握,該有周
詳的計劃。他的情報更可能直接來自彌勒教的妖人,至乎與彌勒教連手對付自己心愛的男人。
  歎道:「大王教千千如何回答你呢?」
  慕容垂長笑道:「千千不用在此時回答我,待燕飛被擒成為事實,再考慮是否接受我的
交易吧!」
  接著起身啞然失笑道:「只希望千千真的不會怪我,我是別無選擇,像那趟在蜂鳴峽前
與燕飛之戰,不得不以詩詩威脅千千,因為我絕不容許失去你,請千千見諒。」
  看著慕容垂消失在門外,紀千千收拾心情,心中填滿燕飛的影子。
  驀地天旋地轉,紀千千往古琴撲伏而去。 
  其中一條弦絲立即崩斷,發出「錚」的一聲脆響。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