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五
第十二章 火劫水毒
  
  燕飛睜開雙目,漫空雨絲從天上灑下,把山區轉化為煙雨迷濛的大地,遠處隱見山巒南
面起伏的丘陵平野。 
  如不是他生出感應,曉得安世清從冥坐裡醒過來,他可以如此坐上多一天,直至完全復
元。
  不過出乎他意料之外地,經過半晚靜修,他的傷勢已好得七七八八。
  果然不出他所料,秘道石階往下二十多級後,往橫延展百丈,穿過孤絕崖下的泥層區,
把他們帶到置身的巨岩來。岩石嵌在山坡處, 林海幡然淆亂,雖仍是沒路可通,但當然難
不倒像他們般的高手。
  兩人身負重傷,不敢在深夜下山,於是盤膝打坐,直至此刻。
  燕飛朝在岩石另一邊打坐,距他只有丈許的安世清瞧去,後者正把目光投往遠方,臉上
現出失意傷感的神情。
  他的傷勢顯然也大有好轉,對燕飛的注視生出反應,歎道:「我完了!安世清完了!竟
鬥不過你這毛頭小子,天下再沒有我的份兒,再沒有人把放我在眼內。」
  燕飛心忖他心內又不知在轉甚麼鬼念頭,然而不論他裝出任何姿態模樣,再不會輕易信
他。
  道:「為何要殺我呢?」
  安世清仍沒有朝他瞧來,心灰意冷的道:「我不是說過嗎?因為你看過天地佩合壁的情
況。」
  燕飛不解道:「可是我未見過心佩,看過又如何呢?難道在缺少心佩的情況下,我仍可
尋到《太平洞極經》嗎?」
  安世清淡淡道:「因為你不明白,心佩只是一片平滑如鏡,沒有任何紋樣的玉石,所以
天 地佩大有可能載的已是尋寶全圖。」
  燕飛愕然道:「為何肯告訴我這個秘密?」 
  安世清終於朝他瞧來,眼中射出說不盡的落泊無奈,語氣卻平靜得似在說別人的事,道:
「因為我已失去雄心壯志,又見你不念舊惡,所以感到和你說甚麼都沒有問題。唉!我已十
多年沒有機會和別人談心事。」
  燕飛領教過他的反覆無常,對他深具戒心,忍不住截其破綻道:「令千金呢?你難道從
來 不和她談心事嗎?」
  安世清現出苦澀的表情,道:「玉晴自六歲便隨她娘離開我,到近幾年才時來看我,雖
只是一峰之隔,可是我已十多年沒見過她的娘。」 
  燕飛一呆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何事?因何弄成這樣子?嘿!我只是順口一問,荒人本
不該理別人的私隱的。」
  安世清目光移回細雨漫空的林濤,無限欷噓的道:「是我不好!終日沉迷丹道,終於闖
出禍來,中了丹毒,不但性情大變,行為思想更變得離奇古怪,時生惡念,道功也因而大幅
減退,不論她如何勸我,我仍是死性不改,她遂一怒帶玉晴離我而去,搬到另一山頭結蘆而
居,還有出言如我敢踏足她的山頭半步,立即自盡。唉!我安世清一生人,只有她能令我動
心,只恨我不懂珍惜,白白錯過皇天對我的恩賜。」
  燕飛心忖這才合理,安世清之所以如此「名不符實」,皆因煉丹煉出岔子,他的話亦解
釋了因何安玉晴的氣質才情與他有著天南地北的分別。
  乘機問道:「老哥的心佩怎會落在逍遙教的妖後手上呢?」
  安世清愧然道:「是我不好,中了此妖女之計,見她昏迷在山腳處,竟對她起了色心,
被她耍得團團轉的,致失去心佩。我不是要為自己脫罪,一切全是身上丹毒累事,令道心失
守,箇中情況,我不想再提。亦因為此事激發我解除丹毒的決心,所以到這裡來尋丹劫。自
老頭子死後,丹劫便不知所蹤,我總懷疑丹劫是收藏在孤絕崖上。」
  又往他望來,道:「你怎會曉得丹劫呢?是否真的藏在你身上。唉!勿要以為我在耍手
段,我現在對任何事都心如死灰,縱使得到丹劫又如何?老頭子辦不到的事,我恐怕更不行,
根本沒有人能馴服丹劫。」
  燕飛聳肩道:「丹劫給我吞服了!」
  安世清劇震失聲叫道:「甚麼?」
  燕飛遂把事情說出來,不忍瞞他。
  聽罷後安世清現出哀莫大於心死的神色,點頭道:「現在我可以死了這條心,回雲霧山
終老,從此不踏入江湖半步,以免丟人現眼。」 
  又道:「老弟若有事要辦,請便,我還想在這裹坐一回兒,想點東西。」
  燕飛微笑道:「我有一個古怪的主意,老兄找著我,不等於也找著丹劫嗎?且是不用馴
服的活丹劫。」
  安世清二度劇震,朝他呆瞪。
  燕飛道:「要不要試試看?」
  燕飛雙掌按在安世清背上,問道:「何謂丹毒?」
  安世清答道:「丹有內丹和外丹之分,我之所以被人稱為丹王,正因把內丹外丹合而為
一,相輔相乘。而不論爐鼎藥石、煉丹修真,說到底仍是「水火之道」,火之極為「劫」,
水之極為「毒」。丹劫丹毒,實為煉丹失調的兩個極端,這樣說老弟明白了些兒嗎?」
  燕飛恍然道:「老哥要找尋丹劫,正是要以劫製毒,對嗎?」
  安世清歎道:「比起丹劫,我體內的丹毒根本微不足道,所以不存在誰能制服誰的問題。 
最大可能是我服下丹劫後,立即化作飛灰。不過若你是我,嘗過多年被丹毒戕害的滋味,也
寧願痛快地被天火焚身而亡。」
  燕飛的真氣已在他體內經脈周遊一遍,發覺此老道道功深厚,卻沒有絲毫異樣處,訝道: 
「老哥體內情況很正常啊!」
  安世清苦笑道:「因為我施展了鎖毒的秘技,把改變了我一生的丹毒密封於丹田之內,
也分去了我至少三成功力,令我有些最得意壓箱底的本事也無法從心所欲。」
  燕飛道:「老哥須解封方成。」
  安世清歎道:「待我交待後事再說吧!」 
  燕飛嚇了一跳道:「不是這般嚴重吧?」 
  安世清道:「比我說的更嚴重,每到一段時間,丹毒會破禁而出,在我成功再次把它密
封起來前,折磨得我死去活來。如此情況近兩年來愈趨頻密。在過去的六個月,丹毒曾三次
破掉我的禁制,最接近的一次我僅可險勝,所以如現在自行解封,而你又幫不了我,我肯定
再沒有能力且沒有鬥志去對付它。所以當你發覺我的頭臉開始冰化結霜,千萬勿要猶豫,立
即把我了結,免得我白受十多天活罪。」
  燕飛心中喚娘,雖說安世清面對是另一種極端,但也可從自身焚心的痛苦去體會他的苦
況。正因丹毒的威脅,不但使堂堂丹王變成反覆自私的小人,更令他部分功力因要分去壓抑
丹毒而大幅減退。
  忙道:「且慢!」
  安世清道:「遲和早還不是一樣嗎?是好是歹都要試一次。」
  燕飛道:「我有個直覺,如你就那麼解開禁制,讓丹毒洪水缺堤般湧出來,不但你會喪
命,我恐怕也難逃毒劫之災。」
  安世清道:「怕甚麼,你見情勢不對,便運勁把我震下岩石,保證你全然無損。別忘你
是活的丹劫,對丹毒有比任何高手更強的抗力。」 
  燕飛道:「我如是這種人,根本不會冒險為你驅除丹毒。所以現在我們是命運與共,不
論是生是死,我也會堅持到底,不成功誓不休。老哥明白嗎?」
  安世清默然片刻,道:「若我可以為玉晴作主,我會把玉晴許給你,不但因玉晴是我安
世清最大的驕傲,更因你這種人舉世難求。哈!當然她只會聽她娘的話,而不會聽我的。哈
哈! 你有甚麼好提議?」
  燕飛道:「你禁制約束丹毒,便如堤壩規限狂暴的洪流,如若能只開一道水閘,我便大
有機會引導有節制的丹毒寒流,遊遍你全身經脈後,再轉入我的體內去。丹毒洩出之時,你
我合力化寒為熟,然後融渾在本身的真氣內。這叫以劫馴毒之法,老哥認為行得通嗎?」
  安世清沉吟道:「你的辦法不但有創意,且是匪夷所思。只恨我仍沒有開水閘的本領,
只有堤壩全面崩潰的後果。」
  燕飛笑道:「只要你有能力護堤便成,我的真氣會深入你丹田之內,找到堤壩,再開閘
導水。嘿!準備哩!」
  安世清忙嚴陣以待,道:「來吧!」
  
  劉裕呆立艙窗前,看著穎河西岸在日落下迷人的美景。
  叩門聲響。
  劉裕道:「請進!」
  宋悲風來到他身後,道:「心情如何?」 
  劉裕道:「好多哩!」
  請宋悲風坐好後,在小几另一邊坐下來。 
  宋悲風道:「我為你設身處地把所有事情想了一遍,認為你最好把與妖後的關係,向燕
飛說個清楚。如你發覺很難開口,我可以代你向他解釋。」
  劉裕苦笑道:「見著他時再說罷。」
  宋悲風道:「你和淡真小姐仍有聯絡嗎?」 
  劉裕心頭立即湧起百般滋味,頹然搖首。 
  宋悲風歎道:「我明白你的心情,高門寒族之隔已持續近百年,非是任何人力可在短期
內改變這種根深蒂固的傳統。王恭更是高門裡的高門!唉!」
  劉裕低聲道:「宋叔放心,我曉得自己是甚麼料子。」
  宋悲風低聲道:「小裕可知大少爺曾在此事上為你出力?」
  劉裕一呆道:「玄帥?」
  宋悲風道:「玄帥曾親口警告王恭,著他取消淡真小姐與殷仲堪之子的婚約,理由當然
不是因淡真小姐的心向著你,而是因殷仲堪與桓玄關係密切,一旦桓玄造反,王恭將因女兒
的婚姻處於很不利的位置。」
  劉裕心中填滿對謝玄感激之情。由此亦可以看出家世比王恭更顯赫的謝玄,並沒有高門
寒族的偏見。
  劉裕道:「為何宋叔要和我談論淡真小姐呢?」
  宋悲風淡淡道:「你坐穩了,因為我立即要告訴你,玄帥為你想出來明媒正娶淡真小姐
的唯一方法,且沒人敢有異議。」
  劉裕猛震一下,說不出半句話來,只懂呆瞪著宋悲風。
  
  燕飛睜開雙目,已是日落西山的時刻。
  此時他功力盡復,心境一片寧和,清淨自在。只一夜光景,他已歷經數劫,精神功力自
有突破,救回千千主婢的信念更是堅定不移。 
  安世清不知去向。
  在岩石前的大樹上,被此有丹王之稱的前輩高手撕掉一片樹皮,刻上留言,書道:「劫 
盡毒去,重獲新生。」
  燕飛湧起歡悅的感覺。
  昨夜之前卑鄙無恥的安世清已消逝,以前威懾天下的丹王安世清再次復活過來,所以留
字留得瀟灑,去更去得瀟灑,讓燕飛能好好消化從他處吸取過來的丹毒,像吃補品般助長他
來自丹劫的先天真氣。
  昨晚以火劫去水毒的換天之法並不是毫無困難,單憑燕飛的經驗和功力實不足以應付,
幸好當安世清愈不用分神壓抑丹毒,他的靈覺天機愈回復過來,兩人攜手合力、竭盡心智,
終於成功把水火渾融。在此險死還生的過程裡,等如丹王全無保留地授了他一課丹術,實在
得益極大。
  燕飛從岩石上站起來,山風拂至,衣袂飄揚,順手拿起身旁的蝶戀花掛到背上去,仰天
深吸一口氣。
  星星開始在天上現身,暗黑的光線對他的視力全無影響。
  他隱隱感到安世清不待他回醒便飄然而去,是急返道山去尋他的妻子,把失去了的找回
來。燕飛有信心安世清會爭取到圓滿的結果,因為他已變回他愛妻以前深愛過的那一個人。
安玉 晴將會為她爹娘的破鏡重圓欣悅。
  那對美麗神秘的美眸又再浮現心湖。
  她對世情的冷漠,是否因安世清受丹毒影響至性情大變而起的呢?她曾說過不把天地佩
放在心上,卻不肯放過任青媞,大有可能是因任青媞顯露出安世清醜陋的一面而痛心,故怎
都要為此向任青媞討回公道。
  安玉晴曾從任遙劍下救過自己一命,現在他已向她作出該是最佳的回報。
  他們間微妙的關係亦可告一段落。
  安玉晴雖是曾令他動心的女子,不過現在他的愛已全傾注到紀千千身上,再不能容納其
它人。
  他決定立即起程到滎陽去。
  他亦知沒有可能憑一己之力,從慕容垂手上救回千千主婢,但至少他要見她一面,不單
是要慰相思之苦,更要面對面證實紀千千對他的愛沒有任何改變。
  他要弄清楚紀千千的真正情況,弄清楚她因何不傳來隻言片語。
  假如紀千千已移情慕容垂,他會悄然引退,返回邊荒集渡過餘生,任由生命多添一道永
不 能磨滅的傷痕,繼續他孤獨寂寞的生涯。
  颼的一聲。
  燕飛從岩石騰躍而起,投往巖下七、八丈遠的一棵大樹橫伸出來的枝幹上,再借力彈起,
輕如飄羽的逢樹過樹,遇林穿林的朝下方山腳掠去。
  天地像為他歡呼詠頌。
  他進入了武道的全新天地裡,每一個動作均出乎天然,沒有半絲斧鑿之痕,不用凝神思
索,體內真氣便會自然運作,而身體偏可作出天衣無縫的配合,使他每一個念頭能隨心之所
指地實行不悖。
  那種感覺不單是前所未有的,且是動人至極點。
  自被孫恩擊敗,埋土破土復出後,他曾有過類此的感覺,大戰慕容垂,他的境界更直攀
上當時能達到的顛峰。
  可是功敗垂成,只以一瞬之差眼睜睜瞧著紀千千重陷慕容垂的魔掌,他的境界便一直在
走下坡。
  到拓跋珪攻陷平城,大家擬出拯救紀千千主婢的大計,他便從頹唐失意裡振作起來,生
出強大的鬥志。
  現在吸收了丹毒,把火劫水毒兩種極端相反的道家修真之寶融合歸一,他終臻至圓滿的
境界。
  他再沒有絲毫畏懼,包括面對茫不可測的未來。

第十二章 火劫水毒

  燕飛睜開雙目,漫空雨絲從天上灑下,把山區轉化為煙雨迷濛的大地,遠處隱見山巒南
面起伏的丘陵平野。 
  如不是他生出感應,曉得安世清從冥坐裡醒過來,他可以如此坐上多一天,直至完全復
元。
  不過出乎他意料之外地,經過半晚靜修,他的傷勢已好得七七八八。
  果然不出他所料,秘道石階往下二十多級後,往橫延展百丈,穿過孤絕崖下的泥層區,
把他們帶到置身的巨岩來。岩石嵌在山坡處, 林海幡然淆亂,雖仍是沒路可通,但當然難
不倒像他們般的高手。
  兩人身負重傷,不敢在深夜下山,於是盤膝打坐,直至此刻。
  燕飛朝在岩石另一邊打坐,距他只有丈許的安世清瞧去,後者正把目光投往遠方,臉上
現出失意傷感的神情。
  他的傷勢顯然也大有好轉,對燕飛的注視生出反應,歎道:「我完了!安世清完了!竟
鬥不過你這毛頭小子,天下再沒有我的份兒,再沒有人把放我在眼內。」
  燕飛心忖他心內又不知在轉甚麼鬼念頭,然而不論他裝出任何姿態模樣,再不會輕易信
他。
  道:「為何要殺我呢?」
  安世清仍沒有朝他瞧來,心灰意冷的道:「我不是說過嗎?因為你看過天地佩合壁的情
況。」
  燕飛不解道:「可是我未見過心佩,看過又如何呢?難道在缺少心佩的情況下,我仍可
尋到《太平洞極經》嗎?」
  安世清淡淡道:「因為你不明白,心佩只是一片平滑如鏡,沒有任何紋樣的玉石,所以
天 地佩大有可能載的已是尋寶全圖。」
  燕飛愕然道:「為何肯告訴我這個秘密?」 
  安世清終於朝他瞧來,眼中射出說不盡的落泊無奈,語氣卻平靜得似在說別人的事,道:
「因為我已失去雄心壯志,又見你不念舊惡,所以感到和你說甚麼都沒有問題。唉!我已十
多年沒有機會和別人談心事。」
  燕飛領教過他的反覆無常,對他深具戒心,忍不住截其破綻道:「令千金呢?你難道從
來 不和她談心事嗎?」
  安世清現出苦澀的表情,道:「玉晴自六歲便隨她娘離開我,到近幾年才時來看我,雖
只是一峰之隔,可是我已十多年沒見過她的娘。」 
  燕飛一呆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何事?因何弄成這樣子?嘿!我只是順口一問,荒人本
不該理別人的私隱的。」
  安世清目光移回細雨漫空的林濤,無限欷噓的道:「是我不好!終日沉迷丹道,終於闖
出禍來,中了丹毒,不但性情大變,行為思想更變得離奇古怪,時生惡念,道功也因而大幅
減退,不論她如何勸我,我仍是死性不改,她遂一怒帶玉晴離我而去,搬到另一山頭結蘆而
居,還有出言如我敢踏足她的山頭半步,立即自盡。唉!我安世清一生人,只有她能令我動
心,只恨我不懂珍惜,白白錯過皇天對我的恩賜。」
  燕飛心忖這才合理,安世清之所以如此「名不符實」,皆因煉丹煉出岔子,他的話亦解
釋了因何安玉晴的氣質才情與他有著天南地北的分別。
  乘機問道:「老哥的心佩怎會落在逍遙教的妖後手上呢?」
  安世清愧然道:「是我不好,中了此妖女之計,見她昏迷在山腳處,竟對她起了色心,
被她耍得團團轉的,致失去心佩。我不是要為自己脫罪,一切全是身上丹毒累事,令道心失
守,箇中情況,我不想再提。亦因為此事激發我解除丹毒的決心,所以到這裡來尋丹劫。自
老頭子死後,丹劫便不知所蹤,我總懷疑丹劫是收藏在孤絕崖上。」
  又往他望來,道:「你怎會曉得丹劫呢?是否真的藏在你身上。唉!勿要以為我在耍手
段,我現在對任何事都心如死灰,縱使得到丹劫又如何?老頭子辦不到的事,我恐怕更不行,
根本沒有人能馴服丹劫。」
  燕飛聳肩道:「丹劫給我吞服了!」
  安世清劇震失聲叫道:「甚麼?」
  燕飛遂把事情說出來,不忍瞞他。
  聽罷後安世清現出哀莫大於心死的神色,點頭道:「現在我可以死了這條心,回雲霧山
終老,從此不踏入江湖半步,以免丟人現眼。」 
  又道:「老弟若有事要辦,請便,我還想在這裹坐一回兒,想點東西。」
  燕飛微笑道:「我有一個古怪的主意,老兄找著我,不等於也找著丹劫嗎?且是不用馴
服的活丹劫。」
  安世清二度劇震,朝他呆瞪。
  燕飛道:「要不要試試看?」
  燕飛雙掌按在安世清背上,問道:「何謂丹毒?」
  安世清答道:「丹有內丹和外丹之分,我之所以被人稱為丹王,正因把內丹外丹合而為
一,相輔相乘。而不論爐鼎藥石、煉丹修真,說到底仍是「水火之道」,火之極為「劫」,
水之極為「毒」。丹劫丹毒,實為煉丹失調的兩個極端,這樣說老弟明白了些兒嗎?」
  燕飛恍然道:「老哥要找尋丹劫,正是要以劫製毒,對嗎?」
  安世清歎道:「比起丹劫,我體內的丹毒根本微不足道,所以不存在誰能制服誰的問題。 
最大可能是我服下丹劫後,立即化作飛灰。不過若你是我,嘗過多年被丹毒戕害的滋味,也
寧願痛快地被天火焚身而亡。」
  燕飛的真氣已在他體內經脈周遊一遍,發覺此老道道功深厚,卻沒有絲毫異樣處,訝道: 
「老哥體內情況很正常啊!」
  安世清苦笑道:「因為我施展了鎖毒的秘技,把改變了我一生的丹毒密封於丹田之內,
也分去了我至少三成功力,令我有些最得意壓箱底的本事也無法從心所欲。」
  燕飛道:「老哥須解封方成。」
  安世清歎道:「待我交待後事再說吧!」 
  燕飛嚇了一跳道:「不是這般嚴重吧?」 
  安世清道:「比我說的更嚴重,每到一段時間,丹毒會破禁而出,在我成功再次把它密
封起來前,折磨得我死去活來。如此情況近兩年來愈趨頻密。在過去的六個月,丹毒曾三次
破掉我的禁制,最接近的一次我僅可險勝,所以如現在自行解封,而你又幫不了我,我肯定
再沒有能力且沒有鬥志去對付它。所以當你發覺我的頭臉開始冰化結霜,千萬勿要猶豫,立
即把我了結,免得我白受十多天活罪。」
  燕飛心中喚娘,雖說安世清面對是另一種極端,但也可從自身焚心的痛苦去體會他的苦
況。正因丹毒的威脅,不但使堂堂丹王變成反覆自私的小人,更令他部分功力因要分去壓抑
丹毒而大幅減退。
  忙道:「且慢!」
  安世清道:「遲和早還不是一樣嗎?是好是歹都要試一次。」
  燕飛道:「我有個直覺,如你就那麼解開禁制,讓丹毒洪水缺堤般湧出來,不但你會喪
命,我恐怕也難逃毒劫之災。」
  安世清道:「怕甚麼,你見情勢不對,便運勁把我震下岩石,保證你全然無損。別忘你
是活的丹劫,對丹毒有比任何高手更強的抗力。」 
  燕飛道:「我如是這種人,根本不會冒險為你驅除丹毒。所以現在我們是命運與共,不
論是生是死,我也會堅持到底,不成功誓不休。老哥明白嗎?」
  安世清默然片刻,道:「若我可以為玉晴作主,我會把玉晴許給你,不但因玉晴是我安
世清最大的驕傲,更因你這種人舉世難求。哈!當然她只會聽她娘的話,而不會聽我的。哈
哈! 你有甚麼好提議?」
  燕飛道:「你禁制約束丹毒,便如堤壩規限狂暴的洪流,如若能只開一道水閘,我便大
有機會引導有節制的丹毒寒流,遊遍你全身經脈後,再轉入我的體內去。丹毒洩出之時,你
我合力化寒為熟,然後融渾在本身的真氣內。這叫以劫馴毒之法,老哥認為行得通嗎?」
  安世清沉吟道:「你的辦法不但有創意,且是匪夷所思。只恨我仍沒有開水閘的本領,
只有堤壩全面崩潰的後果。」
  燕飛笑道:「只要你有能力護堤便成,我的真氣會深入你丹田之內,找到堤壩,再開閘
導水。嘿!準備哩!」
  安世清忙嚴陣以待,道:「來吧!」
  
  劉裕呆立艙窗前,看著穎河西岸在日落下迷人的美景。
  叩門聲響。
  劉裕道:「請進!」
  宋悲風來到他身後,道:「心情如何?」 
  劉裕道:「好多哩!」
  請宋悲風坐好後,在小几另一邊坐下來。 
  宋悲風道:「我為你設身處地把所有事情想了一遍,認為你最好把與妖後的關係,向燕
飛說個清楚。如你發覺很難開口,我可以代你向他解釋。」
  劉裕苦笑道:「見著他時再說罷。」
  宋悲風道:「你和淡真小姐仍有聯絡嗎?」 
  劉裕心頭立即湧起百般滋味,頹然搖首。 
  宋悲風歎道:「我明白你的心情,高門寒族之隔已持續近百年,非是任何人力可在短期
內改變這種根深蒂固的傳統。王恭更是高門裡的高門!唉!」
  劉裕低聲道:「宋叔放心,我曉得自己是甚麼料子。」
  宋悲風低聲道:「小裕可知大少爺曾在此事上為你出力?」
  劉裕一呆道:「玄帥?」
  宋悲風道:「玄帥曾親口警告王恭,著他取消淡真小姐與殷仲堪之子的婚約,理由當然
不是因淡真小姐的心向著你,而是因殷仲堪與桓玄關係密切,一旦桓玄造反,王恭將因女兒
的婚姻處於很不利的位置。」
  劉裕心中填滿對謝玄感激之情。由此亦可以看出家世比王恭更顯赫的謝玄,並沒有高門
寒族的偏見。
  劉裕道:「為何宋叔要和我談論淡真小姐呢?」
  宋悲風淡淡道:「你坐穩了,因為我立即要告訴你,玄帥為你想出來明媒正娶淡真小姐
的唯一方法,且沒人敢有異議。」
  劉裕猛震一下,說不出半句話來,只懂呆瞪著宋悲風。
  
  燕飛睜開雙目,已是日落西山的時刻。
  此時他功力盡復,心境一片寧和,清淨自在。只一夜光景,他已歷經數劫,精神功力自
有突破,救回千千主婢的信念更是堅定不移。 
  安世清不知去向。
  在岩石前的大樹上,被此有丹王之稱的前輩高手撕掉一片樹皮,刻上留言,書道:「劫 
盡毒去,重獲新生。」
  燕飛湧起歡悅的感覺。
  昨夜之前卑鄙無恥的安世清已消逝,以前威懾天下的丹王安世清再次復活過來,所以留
字留得瀟灑,去更去得瀟灑,讓燕飛能好好消化從他處吸取過來的丹毒,像吃補品般助長他
來自丹劫的先天真氣。
  昨晚以火劫去水毒的換天之法並不是毫無困難,單憑燕飛的經驗和功力實不足以應付,
幸好當安世清愈不用分神壓抑丹毒,他的靈覺天機愈回復過來,兩人攜手合力、竭盡心智,
終於成功把水火渾融。在此險死還生的過程裡,等如丹王全無保留地授了他一課丹術,實在
得益極大。
  燕飛從岩石上站起來,山風拂至,衣袂飄揚,順手拿起身旁的蝶戀花掛到背上去,仰天
深吸一口氣。
  星星開始在天上現身,暗黑的光線對他的視力全無影響。
  他隱隱感到安世清不待他回醒便飄然而去,是急返道山去尋他的妻子,把失去了的找回
來。燕飛有信心安世清會爭取到圓滿的結果,因為他已變回他愛妻以前深愛過的那一個人。
安玉 晴將會為她爹娘的破鏡重圓欣悅。
  那對美麗神秘的美眸又再浮現心湖。
  她對世情的冷漠,是否因安世清受丹毒影響至性情大變而起的呢?她曾說過不把天地佩
放在心上,卻不肯放過任青媞,大有可能是因任青媞顯露出安世清醜陋的一面而痛心,故怎
都要為此向任青媞討回公道。
  安玉晴曾從任遙劍下救過自己一命,現在他已向她作出該是最佳的回報。
  他們間微妙的關係亦可告一段落。
  安玉晴雖是曾令他動心的女子,不過現在他的愛已全傾注到紀千千身上,再不能容納其
它人。
  他決定立即起程到滎陽去。
  他亦知沒有可能憑一己之力,從慕容垂手上救回千千主婢,但至少他要見她一面,不單
是要慰相思之苦,更要面對面證實紀千千對他的愛沒有任何改變。
  他要弄清楚紀千千的真正情況,弄清楚她因何不傳來隻言片語。
  假如紀千千已移情慕容垂,他會悄然引退,返回邊荒集渡過餘生,任由生命多添一道永
不 能磨滅的傷痕,繼續他孤獨寂寞的生涯。
  颼的一聲。
  燕飛從岩石騰躍而起,投往巖下七、八丈遠的一棵大樹橫伸出來的枝幹上,再借力彈起,
輕如飄羽的逢樹過樹,遇林穿林的朝下方山腳掠去。
  天地像為他歡呼詠頌。
  他進入了武道的全新天地裡,每一個動作均出乎天然,沒有半絲斧鑿之痕,不用凝神思
索,體內真氣便會自然運作,而身體偏可作出天衣無縫的配合,使他每一個念頭能隨心之所
指地實行不悖。
  那種感覺不單是前所未有的,且是動人至極點。
  自被孫恩擊敗,埋土破土復出後,他曾有過類此的感覺,大戰慕容垂,他的境界更直攀
上當時能達到的顛峰。
  可是功敗垂成,只以一瞬之差眼睜睜瞧著紀千千重陷慕容垂的魔掌,他的境界便一直在
走下坡。
  到拓跋珪攻陷平城,大家擬出拯救紀千千主婢的大計,他便從頹唐失意裡振作起來,生
出強大的鬥志。
  現在吸收了丹毒,把火劫水毒兩種極端相反的道家修真之寶融合歸一,他終臻至圓滿的
境界。
  他再沒有絲毫畏懼,包括面對茫不可測的未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