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五
第十章 道門怪傑
  
  步過吊橋。
  燕飛一震止步,出現眼前的是完全出乎他意料外的情景。
  本應是殿落重重的宏偉道觀,現在已變成劫後的災場,只餘大火後的頹垣敗瓦和木炭。
可是於此災場的最後方處,一座大麻石磚砌出來方形怪屋,高寬均近兩丈,孤零零地矗立不
倒,成為道觀諸建築物中唯一的倖存者。
  整個道觀建築在一方天然的巨岩上,成半圓形的後方就是縱深萬丈的危崖峭壁,從燕飛
的角度望去,星空像在怪石房的背後飄浮著,其歎為觀止處,只有親眼目睹方肯相信。
  燕飛呼吸頓止,心忖這比得上邊荒四景任何一景,有機會定要帶千千到來一看。
  同時也曉得自己正陷身絕地,除非跳崖,否則後面的吊橋將是唯一生路。
  燕飛淡然一笑,心忖如能與竺法慶於此決一生死,肯定是非常痛快的事。自慕容垂後,
他已沒碰過較像樣的對手。
  在此一刻,因受眼前景物的刺激啟發,燕飛曉得自己已在精神修養上精進一層,更從因
失去了紀千千而來的頹唐失意中振作過來,此時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擊敗任何頑強的對手,成
功救回紀千千主婢。
  所以他不再逃避尼惠暉,反認為這是他練劍的好機會。
  燕飛穿過火場,朝怪屋走去。
  隨著他的接近,似嵌入了星夜裡的怪屋正門處上刻著的「丹房」兩字,逐漸清晰起來。 
  丹房!
  燕飛不由想起建康,他曾在獨叟那座丹房險死還生。就在這一刻,他感應到懸崖邊處有
個人。
  丹房的大門亦被砸個稀爛,燕飛直抵門外,朝內瞧去,入目的情景令他看呆了眼,丹房
內 沒有一件東西是完整的。
  丹爐固是被搗個稀爛,銅鼎四分五裂散佈地面,四壁全被鑿破,似是有人要搜遍每一寸
地方,以搜尋某一目的物。
  一路走過火場,他沒有見到任何燒焦的殘骸。照他的推測,當時有某方勢力大舉進犯此
觀,盡殲觀內道眾,然後把屍體全拋進百丈深淵去,再對整座道觀進行鉅細靡遺的大搜索,
直至翻開每一方磚。可是在一無所得下,老羞成怒,放火把她燒個通頂。
  如此凶殘的手段,令人髮指。
  燕飛繞過丹房,視野在不受任何物體約束阻礙,呈現在他眼前的是弧狀的孤崖,虛懸山
巔之上,崖外是廣袤深邃的星夜,四周下方處的峰巒盡向孤崖俯首臣服。
  而在此弧形高崖的圓拱位置,一人正背負兩手,仰首觀天,神態悠閒。
  他身量高頎,寬袍大袖,頭結道髻,一襲青衣在狂烈的高山狂風裡拂舞飛揚,頗有似欲
乘風而去的仙姿妙態。
  燕飛的衣衫亦被吹得鼓漲起來,獵獵作響,山風鑽入衣衫深處,冰寒刺骨,使燕飛大感
快 意。
  會否是此人殺盡觀內之人呢?燕飛移至此人身後兩丈許處,心中想到的卻是紀千千。
  他定要設法潛入滎陽,竭力營救千千主婢,不成的話,再依與拓跋珪約定的計劃進行。
  蜂鳴峽前的穎水之戰後,他尚是首次回復信心,感到必可救得美人歸。
  那人倏地旋風般轉過身來,面對燕飛,嘿嘿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邊荒的燕飛。」 
  燕飛為之瞿然。
  他敢肯定是首次與此人見面,不過卻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早在看到他背影時,已有點
眼熟的感覺。
  對方臉容清懼,手足俱長,鷹勾鼻上的雙目深陷下去,顴骨高聳,唇片極薄,下頷兜出, 
形相怪異。年紀該在六十以上。
  一對眼睛射出奇異的靛藍色,彷如鬼火。 
  燕飛生出對方不但性情古怪,且是薄情的人的深刻印象。
  淡淡道:「敢問前輩高姓大名?」
  那人正深深打量燕飛,不答反問道:「燕飛你來幹甚麼呢?」一股寒氣直指燕飛而去,
把燕飛籠罩鎖緊。
  燕飛心中一顫,終於猜到對方是誰。
  他就是在汝陰外偷襲他和劉裕,硬把天地佩奪走的鬼面怪人。
  安世清!
  難怪似曾相識,因為安玉晴的花容有著他幾分的影子。
  微笑道:「原來是安先生,這道觀被焚一事該與先生沒有關係。」
  安世清臉露訝色,顯示因燕飛功力大進,完全沒有被他的氣勢真勁壓倒而驚異。冷然道:
「錯了!我只是來遲一步,否則我會趁勢,一把火燒掉老江的邪穴。哼!你是如何認出安某
人來的?」
  燕飛聳肩道:「我曾見過令干金。」
  忽然心中一震,猜到安世清說的「老江」是何方神聖。
  老江便是江凌虛,而這座道觀正是江凌虛的太乙觀。
  誰人有此實力,可以殺得實力強橫的太乙教一個不留,太乙觀變成廢瓦殘片呢?安世清
跨前二步,離燕飛只有丈許的近距離,如牆如堵的強大氣勁緊壓燕飛,換過是別人,恐怕早
噴血跌退,燕飛卻仍是從容自若,眉頭沒皺半下。
  安世清皺眉道:「玉晴竟沒有殺你?」
  燕飛一呆道:「她因何要殺我?」
  安世清歎道:「唉!女兒大了!你長得這麼英偉瀟灑,難怪玉晴下不了手,只好由我這
老爹代勞。」
  「鏘!」
  蝶戀花出鞘。
  安世清已雙手盤抱,一股強大集中的真勁渦旋而起,直捲燕飛。
  「蓬!」
  燕飛人劍合一破入他攻來的氣柱去,劍鋒直指氣柱的陔心,氣柱像水花般向四外激濺,
一時勁氣橫流。
  安世清迎上燕飛,左右兩袖似是狂揮亂舞,可是極度紊亂中卻隱含玄妙的法度,袖袍鼓
蕩 著驚人的氣勁,比任何神兵利器更厲害處是可軟可硬,千變萬化,軟如鞭索,硬似刀槍,
無隙不入地狂攻而來。
  剎那間,燕飛已和他交手了十多招。
  兩人換了個位置。
  燕飛移至崖緣,橫劍卓立;安世清則來到他適才的位置,成對峙之局。
  燕飛吐出一口鮮血,神態從容道:「安先生果然高明,燕飛領教哩!」
  安世清臉泛紅霞,旋又消去,顯然像燕飛般也負了內傷。
  安世清雙目殺氣遽盛,語調卻寒如冰雪,狠狠道:「高明?你是在諷刺我。」
  燕飛已有點摸清楚他的情性,他不但孤僻怪傲,且是心胸狹窄,冷酷無情的人。只看他
向自己二度施毒手,可知他視人命如草芥,一切事均以自己為中心,不理他人的死活。
  安玉晴竟有這樣的一位親爹,實教人意想不到。
  相比起來,孫恩便遠較他有道門高手的風範。論武功道術,他們兩人雖相差不遠,但孫
恩的修行肯定在安世清之上。
  燕飛也是心中欣慰。
  自己確是大有精進,與上次和安世清交手的情況相比,實不可同日而語。
  燕飛淡淡道:「安先生勿要動氣,你既然殺不了我,大家不如就此和氣收場。若安先生
為求一時快意,不肯罷休,可能會便宜了別人。」 
  安世清道:「只會便宜了你吧!」
  話未說完,滿天袖影,又向燕飛攻來。
  燕飛手上的蝶戀花在胸前爆起一團光影芒點,接著以驚人的高速擴散,像一把由虛實難
分的傘子般往安世清的袖影迎上去。
  如此劍法,已把「有形」和「無形」的威力合而為一,尖銳的劍氣,完全抵銷了安世清
曾令燕飛和劉裕吃盡苦頭的勁氣狂飆。
  安世清哪想到燕飛又比剛才更厲害,高手相爭不容相讓,他主動挑釁,燕飛在被動下全
力反攻,大家都騎上了虎背,只能以一方受重挫,又或兩敗俱傷收場。
  他不知道燕飛正處於突破的緊要關口。
  攻陷平城,拯救紀千千主婢一事首次現出曙光,燕飛遂從低沉的狀態逐漸回復過來。與
尼惠暉精神捕獵的鬥爭裡,燕飛進一步認識自己通玄的異能,信心大增。至剛才受太乙觀壯
麗異象的觸發,令他臻至天人合一的境界,劍術自然水漲船高,安世清的攻擊,正好予他完
成整個過程的最佳磨練。
  劍袖交擊前的剎那,安世清一對修長的手從袍袖探出來,指掌並用的強攻入燕飛的劍影
內去。
  「叮叮噹噹」不絕於耳。
  在瞬息之間,安世清或指或掌,十多次命中蝶戀花。
  兩人錯身而過,燕飛左手撮指成刀,狠狠劈中安世清以極端玄奧和刁鑽角度轟來的一拳。 
  兩人同時劇震,雙方的後著均無以為繼。 
  燕飛打著轉飛開去,噴出大口鮮血,傷上加傷。
  安世清亦打橫踉蹌跌退,差點仆倒地上,力圖站穩時,再控制不住「嘩」的一聲噴出鮮 
血。
  兩人同告受傷。
  「砰!」
  燕飛發覺自己後背撞在丹房的石牆處,貼著牆壁滑坐地上。
  安世清則在六、七丈外搖搖晃晃的站著,滿臉通紅,像喝醉了酒的模樣。
  燕飛一邊運功療傷,一邊暗歎一口氣,蝶戀花順勢插在膝前地上去。他的內傷頗為嚴重, 
沒有幾天工夫休想復元,而在如此吃緊的時刻,他根本負擔不起負傷的後果,還如何去應付
尼 惠暉或竺法慶呢?他極少痛恨一個人,但此刻真想把安世清這不近人情、一意孤行的老
頭子斬成數段。
  事實上他已處處留手,看的是安玉晴分上,而安世清竟不知好歹,逼得他不得不全力自
保。論功力他仍遜有整甲子火候的安世清一籌,故成了好聽點是平分秋色,難聽點是兩敗俱
傷之 劣局。
  安世清終於立定,雙目凶光閃閃的一步一步朝他走來。
  來到燕飛前兩丈許處,安世清厲叱道:「 你又在使甚麼詐術,神情變得如此古怪?」
  燕飛從地上站起來,淡淡道:「尼惠暉又找到我了!」
  安世清一震道:「你在說甚麼?」
  燕飛拔起蝶戀花,遙指安世清,登時劍氣大盛。
  安世清想不到他仍有頑強抗力,駭然後撤一步,道:「甚麼尼惠暉?」
  聽他的語氣,便知他對尼惠暉忌憚非常,又或者是怕與尼惠暉秤不離砣的竺法慶。
  燕飛還劍入鞘,心中苦笑,他因與安世清交手,再不能保持在關閉心靈的特殊狀態,致
被尼惠暉感應到他所在。最頭痛是即使他再次封鎖精神,不使外洩,可是因傷所累,在此絕
地內根本無路可逃,就算逃也逃不了多遠,所以令次確被這可恨的老頭兒害死。
  道:「你現在該曉得會便宜了誰吧!尼惠暉從雁門一直追到這裡來,希望你和她是老好
友,否則前輩你也劫數難逃。」
  安世清終於色變,沉聲道:「你剛才是感覺到她的「搜精追神術」,對嗎?」
  燕飛道:「正是如此,如我燕飛有一字虛言,教我永不超生。」
  安世清狂嘶一聲,朝吊橋方向奔去。
  燕飛心叫不好,追在他身後,叫道:「快回來!你這樣會與尼惠暉碰個正著。」
  安世清猛然止步,立在吊橋之前。
  燕飛趕至他身旁,拔出蝶戀花。
  長達三百步的吊橋在山風中搖曳不休,不住發出索木磨擦的異響,混合在飛瀑衝奔的聲 
音裡。
  安世清駭然道:「你想幹甚麼?」
  燕飛若無其事道:「當然是斬斷吊橋,還有甚麼可以做的?」
  安世清色變道:「你可知此崖名為孤絕崖,崖壁陡峭直下,任你武功如何高強也難以攀
爬。」 
  燕飛俯頭下望,笑道:「跳下去又如何,水力還可抵消急墮的衝力。」
  安世清像是初次認識他般仔細打量他,好一會道:「下面亂石處處,只要落點是任何一 
塊巨石,你將難逃粉身碎骨的命運。」
  燕飛淡然道:「至少有五成機會是落到水裡去,總勝過被彌勒教妖人百般凌辱好吧?動
手要快,然後我們躲往丹房後,讓敵人疑神疑鬼,豈不快哉?」
  安世清啞然失笑道:「好小子!」
  接著喝道:「動手!」
  兩人撲往吊橋,劍起掌切,片刻間這端的橋段往下急墮,重重拍擊在另一邊的山壁上, 
登時索斷木破,殘片直墮進下方水瀑去。
  孤絕崖真的變成孤絕於世。
  破風聲從前路傳來。
  兩人交換個眼色,盡全力掉頭奔往丹房,當兩人分別在丹房背靠壁坐下,均有疲不能興 
的感覺。
  兩人對視苦笑,不住喘息。
  安世清歎道:「是我不好!唉!四十多年來,我還是首次向人說對不起。」
  燕飛對他惡感稍減,道:「老哥你的火氣真大,事實上我們無冤無仇,你卻先後兩次想 
取我的小命。」
  安世清道:「我喜歡你喚我作老哥,以後就這麼叫吧!第一次我要殺你們,因為誤把你
們當作老江或老孫的人,今次想殺你,則因為找不到想找的東西,所以找人來出氣。現在氣
消哩!發覺你這小子原來相當有趣,難怪玉晴沒有幹掉你。」
  燕飛道:「找甚麼東西呢?天地佩不是在你手上嗎?」
  安世清正要回答,驀地尼惠暉動人的聲音不卑不亢地從斷橋的方向遠遠傳過來,又有點
似在耳邊喁喁細語般道:「燕飛你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此斬斷吊橋,只是把自己陷於絕地。
人家怎捨得殺你呢?你的小命還是奴家從孫恩手底下救出來的。冤家呵!走過來讓奴家看看
你的俊俏樣兒好嗎?有甚麼事都可以商量哩!」 
  安世清駭然道:「這騷娘子的魔功又有精進,難怪老江架不住她。你千萬不要信她任何
話,她的年紀足可當你的娘。」
  燕飛則聽得背脊寒浸浸的,難道真的是她把自己帶離戰場,又把自己埋於土下?究竟是
怎麼一回事呢?

第十章 道門怪傑


  步過吊橋。
  燕飛一震止步,出現眼前的是完全出乎他意料外的情景。
  本應是殿落重重的宏偉道觀,現在已變成劫後的災場,只餘大火後的頹垣敗瓦和木炭。
可是於此災場的最後方處,一座大麻石磚砌出來方形怪屋,高寬均近兩丈,孤零零地矗立不
倒,成為道觀諸建築物中唯一的倖存者。
  整個道觀建築在一方天然的巨岩上,成半圓形的後方就是縱深萬丈的危崖峭壁,從燕飛
的角度望去,星空像在怪石房的背後飄浮著,其歎為觀止處,只有親眼目睹方肯相信。
  燕飛呼吸頓止,心忖這比得上邊荒四景任何一景,有機會定要帶千千到來一看。
  同時也曉得自己正陷身絕地,除非跳崖,否則後面的吊橋將是唯一生路。
  燕飛淡然一笑,心忖如能與竺法慶於此決一生死,肯定是非常痛快的事。自慕容垂後,
他已沒碰過較像樣的對手。
  在此一刻,因受眼前景物的刺激啟發,燕飛曉得自己已在精神修養上精進一層,更從因
失去了紀千千而來的頹唐失意中振作過來,此時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擊敗任何頑強的對手,成
功救回紀千千主婢。
  所以他不再逃避尼惠暉,反認為這是他練劍的好機會。
  燕飛穿過火場,朝怪屋走去。
  隨著他的接近,似嵌入了星夜裡的怪屋正門處上刻著的「丹房」兩字,逐漸清晰起來。 
  丹房!
  燕飛不由想起建康,他曾在獨叟那座丹房險死還生。就在這一刻,他感應到懸崖邊處有
個人。
  丹房的大門亦被砸個稀爛,燕飛直抵門外,朝內瞧去,入目的情景令他看呆了眼,丹房
內 沒有一件東西是完整的。
  丹爐固是被搗個稀爛,銅鼎四分五裂散佈地面,四壁全被鑿破,似是有人要搜遍每一寸
地方,以搜尋某一目的物。
  一路走過火場,他沒有見到任何燒焦的殘骸。照他的推測,當時有某方勢力大舉進犯此
觀,盡殲觀內道眾,然後把屍體全拋進百丈深淵去,再對整座道觀進行鉅細靡遺的大搜索,
直至翻開每一方磚。可是在一無所得下,老羞成怒,放火把她燒個通頂。
  如此凶殘的手段,令人髮指。
  燕飛繞過丹房,視野在不受任何物體約束阻礙,呈現在他眼前的是弧狀的孤崖,虛懸山
巔之上,崖外是廣袤深邃的星夜,四周下方處的峰巒盡向孤崖俯首臣服。
  而在此弧形高崖的圓拱位置,一人正背負兩手,仰首觀天,神態悠閒。
  他身量高頎,寬袍大袖,頭結道髻,一襲青衣在狂烈的高山狂風裡拂舞飛揚,頗有似欲
乘風而去的仙姿妙態。
  燕飛的衣衫亦被吹得鼓漲起來,獵獵作響,山風鑽入衣衫深處,冰寒刺骨,使燕飛大感
快 意。
  會否是此人殺盡觀內之人呢?燕飛移至此人身後兩丈許處,心中想到的卻是紀千千。
  他定要設法潛入滎陽,竭力營救千千主婢,不成的話,再依與拓跋珪約定的計劃進行。
  蜂鳴峽前的穎水之戰後,他尚是首次回復信心,感到必可救得美人歸。
  那人倏地旋風般轉過身來,面對燕飛,嘿嘿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邊荒的燕飛。」 
  燕飛為之瞿然。
  他敢肯定是首次與此人見面,不過卻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早在看到他背影時,已有點
眼熟的感覺。
  對方臉容清懼,手足俱長,鷹勾鼻上的雙目深陷下去,顴骨高聳,唇片極薄,下頷兜出, 
形相怪異。年紀該在六十以上。
  一對眼睛射出奇異的靛藍色,彷如鬼火。 
  燕飛生出對方不但性情古怪,且是薄情的人的深刻印象。
  淡淡道:「敢問前輩高姓大名?」
  那人正深深打量燕飛,不答反問道:「燕飛你來幹甚麼呢?」一股寒氣直指燕飛而去,
把燕飛籠罩鎖緊。
  燕飛心中一顫,終於猜到對方是誰。
  他就是在汝陰外偷襲他和劉裕,硬把天地佩奪走的鬼面怪人。
  安世清!
  難怪似曾相識,因為安玉晴的花容有著他幾分的影子。
  微笑道:「原來是安先生,這道觀被焚一事該與先生沒有關係。」
  安世清臉露訝色,顯示因燕飛功力大進,完全沒有被他的氣勢真勁壓倒而驚異。冷然道:
「錯了!我只是來遲一步,否則我會趁勢,一把火燒掉老江的邪穴。哼!你是如何認出安某
人來的?」
  燕飛聳肩道:「我曾見過令干金。」
  忽然心中一震,猜到安世清說的「老江」是何方神聖。
  老江便是江凌虛,而這座道觀正是江凌虛的太乙觀。
  誰人有此實力,可以殺得實力強橫的太乙教一個不留,太乙觀變成廢瓦殘片呢?安世清
跨前二步,離燕飛只有丈許的近距離,如牆如堵的強大氣勁緊壓燕飛,換過是別人,恐怕早
噴血跌退,燕飛卻仍是從容自若,眉頭沒皺半下。
  安世清皺眉道:「玉晴竟沒有殺你?」
  燕飛一呆道:「她因何要殺我?」
  安世清歎道:「唉!女兒大了!你長得這麼英偉瀟灑,難怪玉晴下不了手,只好由我這
老爹代勞。」
  「鏘!」
  蝶戀花出鞘。
  安世清已雙手盤抱,一股強大集中的真勁渦旋而起,直捲燕飛。
  「蓬!」
  燕飛人劍合一破入他攻來的氣柱去,劍鋒直指氣柱的陔心,氣柱像水花般向四外激濺,
一時勁氣橫流。
  安世清迎上燕飛,左右兩袖似是狂揮亂舞,可是極度紊亂中卻隱含玄妙的法度,袖袍鼓
蕩 著驚人的氣勁,比任何神兵利器更厲害處是可軟可硬,千變萬化,軟如鞭索,硬似刀槍,
無隙不入地狂攻而來。
  剎那間,燕飛已和他交手了十多招。
  兩人換了個位置。
  燕飛移至崖緣,橫劍卓立;安世清則來到他適才的位置,成對峙之局。
  燕飛吐出一口鮮血,神態從容道:「安先生果然高明,燕飛領教哩!」
  安世清臉泛紅霞,旋又消去,顯然像燕飛般也負了內傷。
  安世清雙目殺氣遽盛,語調卻寒如冰雪,狠狠道:「高明?你是在諷刺我。」
  燕飛已有點摸清楚他的情性,他不但孤僻怪傲,且是心胸狹窄,冷酷無情的人。只看他
向自己二度施毒手,可知他視人命如草芥,一切事均以自己為中心,不理他人的死活。
  安玉晴竟有這樣的一位親爹,實教人意想不到。
  相比起來,孫恩便遠較他有道門高手的風範。論武功道術,他們兩人雖相差不遠,但孫
恩的修行肯定在安世清之上。
  燕飛也是心中欣慰。
  自己確是大有精進,與上次和安世清交手的情況相比,實不可同日而語。
  燕飛淡淡道:「安先生勿要動氣,你既然殺不了我,大家不如就此和氣收場。若安先生
為求一時快意,不肯罷休,可能會便宜了別人。」 
  安世清道:「只會便宜了你吧!」
  話未說完,滿天袖影,又向燕飛攻來。
  燕飛手上的蝶戀花在胸前爆起一團光影芒點,接著以驚人的高速擴散,像一把由虛實難
分的傘子般往安世清的袖影迎上去。
  如此劍法,已把「有形」和「無形」的威力合而為一,尖銳的劍氣,完全抵銷了安世清
曾令燕飛和劉裕吃盡苦頭的勁氣狂飆。
  安世清哪想到燕飛又比剛才更厲害,高手相爭不容相讓,他主動挑釁,燕飛在被動下全
力反攻,大家都騎上了虎背,只能以一方受重挫,又或兩敗俱傷收場。
  他不知道燕飛正處於突破的緊要關口。
  攻陷平城,拯救紀千千主婢一事首次現出曙光,燕飛遂從低沉的狀態逐漸回復過來。與
尼惠暉精神捕獵的鬥爭裡,燕飛進一步認識自己通玄的異能,信心大增。至剛才受太乙觀壯
麗異象的觸發,令他臻至天人合一的境界,劍術自然水漲船高,安世清的攻擊,正好予他完
成整個過程的最佳磨練。
  劍袖交擊前的剎那,安世清一對修長的手從袍袖探出來,指掌並用的強攻入燕飛的劍影
內去。
  「叮叮噹噹」不絕於耳。
  在瞬息之間,安世清或指或掌,十多次命中蝶戀花。
  兩人錯身而過,燕飛左手撮指成刀,狠狠劈中安世清以極端玄奧和刁鑽角度轟來的一拳。 
  兩人同時劇震,雙方的後著均無以為繼。 
  燕飛打著轉飛開去,噴出大口鮮血,傷上加傷。
  安世清亦打橫踉蹌跌退,差點仆倒地上,力圖站穩時,再控制不住「嘩」的一聲噴出鮮 
血。
  兩人同告受傷。
  「砰!」
  燕飛發覺自己後背撞在丹房的石牆處,貼著牆壁滑坐地上。
  安世清則在六、七丈外搖搖晃晃的站著,滿臉通紅,像喝醉了酒的模樣。
  燕飛一邊運功療傷,一邊暗歎一口氣,蝶戀花順勢插在膝前地上去。他的內傷頗為嚴重, 
沒有幾天工夫休想復元,而在如此吃緊的時刻,他根本負擔不起負傷的後果,還如何去應付
尼 惠暉或竺法慶呢?他極少痛恨一個人,但此刻真想把安世清這不近人情、一意孤行的老
頭子斬成數段。
  事實上他已處處留手,看的是安玉晴分上,而安世清竟不知好歹,逼得他不得不全力自
保。論功力他仍遜有整甲子火候的安世清一籌,故成了好聽點是平分秋色,難聽點是兩敗俱
傷之 劣局。
  安世清終於立定,雙目凶光閃閃的一步一步朝他走來。
  來到燕飛前兩丈許處,安世清厲叱道:「 你又在使甚麼詐術,神情變得如此古怪?」
  燕飛從地上站起來,淡淡道:「尼惠暉又找到我了!」
  安世清一震道:「你在說甚麼?」
  燕飛拔起蝶戀花,遙指安世清,登時劍氣大盛。
  安世清想不到他仍有頑強抗力,駭然後撤一步,道:「甚麼尼惠暉?」
  聽他的語氣,便知他對尼惠暉忌憚非常,又或者是怕與尼惠暉秤不離砣的竺法慶。
  燕飛還劍入鞘,心中苦笑,他因與安世清交手,再不能保持在關閉心靈的特殊狀態,致
被尼惠暉感應到他所在。最頭痛是即使他再次封鎖精神,不使外洩,可是因傷所累,在此絕
地內根本無路可逃,就算逃也逃不了多遠,所以令次確被這可恨的老頭兒害死。
  道:「你現在該曉得會便宜了誰吧!尼惠暉從雁門一直追到這裡來,希望你和她是老好
友,否則前輩你也劫數難逃。」
  安世清終於色變,沉聲道:「你剛才是感覺到她的「搜精追神術」,對嗎?」
  燕飛道:「正是如此,如我燕飛有一字虛言,教我永不超生。」
  安世清狂嘶一聲,朝吊橋方向奔去。
  燕飛心叫不好,追在他身後,叫道:「快回來!你這樣會與尼惠暉碰個正著。」
  安世清猛然止步,立在吊橋之前。
  燕飛趕至他身旁,拔出蝶戀花。
  長達三百步的吊橋在山風中搖曳不休,不住發出索木磨擦的異響,混合在飛瀑衝奔的聲 
音裡。
  安世清駭然道:「你想幹甚麼?」
  燕飛若無其事道:「當然是斬斷吊橋,還有甚麼可以做的?」
  安世清色變道:「你可知此崖名為孤絕崖,崖壁陡峭直下,任你武功如何高強也難以攀
爬。」 
  燕飛俯頭下望,笑道:「跳下去又如何,水力還可抵消急墮的衝力。」
  安世清像是初次認識他般仔細打量他,好一會道:「下面亂石處處,只要落點是任何一 
塊巨石,你將難逃粉身碎骨的命運。」
  燕飛淡然道:「至少有五成機會是落到水裡去,總勝過被彌勒教妖人百般凌辱好吧?動
手要快,然後我們躲往丹房後,讓敵人疑神疑鬼,豈不快哉?」
  安世清啞然失笑道:「好小子!」
  接著喝道:「動手!」
  兩人撲往吊橋,劍起掌切,片刻間這端的橋段往下急墮,重重拍擊在另一邊的山壁上, 
登時索斷木破,殘片直墮進下方水瀑去。
  孤絕崖真的變成孤絕於世。
  破風聲從前路傳來。
  兩人交換個眼色,盡全力掉頭奔往丹房,當兩人分別在丹房背靠壁坐下,均有疲不能興 
的感覺。
  兩人對視苦笑,不住喘息。
  安世清歎道:「是我不好!唉!四十多年來,我還是首次向人說對不起。」
  燕飛對他惡感稍減,道:「老哥你的火氣真大,事實上我們無冤無仇,你卻先後兩次想 
取我的小命。」
  安世清道:「我喜歡你喚我作老哥,以後就這麼叫吧!第一次我要殺你們,因為誤把你
們當作老江或老孫的人,今次想殺你,則因為找不到想找的東西,所以找人來出氣。現在氣
消哩!發覺你這小子原來相當有趣,難怪玉晴沒有幹掉你。」
  燕飛道:「找甚麼東西呢?天地佩不是在你手上嗎?」
  安世清正要回答,驀地尼惠暉動人的聲音不卑不亢地從斷橋的方向遠遠傳過來,又有點
似在耳邊喁喁細語般道:「燕飛你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此斬斷吊橋,只是把自己陷於絕地。
人家怎捨得殺你呢?你的小命還是奴家從孫恩手底下救出來的。冤家呵!走過來讓奴家看看
你的俊俏樣兒好嗎?有甚麼事都可以商量哩!」 
  安世清駭然道:「這騷娘子的魔功又有精進,難怪老江架不住她。你千萬不要信她任何
話,她的年紀足可當你的娘。」
  燕飛則聽得背脊寒浸浸的,難道真的是她把自己帶離戰場,又把自己埋於土下?究竟是
怎麼一回事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