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五
第 八 章 搜魂邪術
  
  漫漫細雨裡,劉裕步出船艙,正在甲板上指揮的老手迎上來道:「今次能再次侍候劉爺,
是我和一眾兄弟的榮幸。」 
  又壓低聲音帶點不滿的道:「玄帥已逝,現在我們北府兵還有多少個像劉爺般的英雄人 
物。」
  老手是北府兵操船之技最響噹噹的人物,當日他和紀千千北上邊荒集,便是由他駕舟。
今次劉裕特別向孫無終要求派出老手駕駛戰船,正是要借他的超凡技術以擺脫安玉晴的迫躡。 
  劉裕親切地搭著他肩頭笑道:「最後這句話我當沒有聽過,你以後更不要再說,否則我
會吃不完兜著走。」
  老手道:「這個我當然明白,禍從口出,有誰像玄帥般有容乃大呢?不過別人或許不清
楚,我老手和眾兄弟卻比任何人更明白劉爺和燕爺的交情,你們是識英雄重英雄,只有你們
才有資格大搖大擺的到邊荒集去。」
  此時船已駛上穎水,泊於西岸處,離穎口只有數百丈,靜候江文清的芳駕。
  劉裕放開手,道:「麻煩你老人家看緊一點,水陸兩路都不要放過。」
  老手點頭道:「在目前的情況下,人人也會小心哩!」
  領命去了。
  宋悲風正負手立在船頭,凝望著河道遠處,神情木然。
  劉裕直抵他身旁,道:「宋叔在想甚麼呢?」 
  宋悲風皺眉道:「奇怪!我們到這裹足有三個時辰,為何仍未見安玉晴追來,難道任妖
後說的全是一派胡言?」
  劉裕道:「你的想法令我想起以前的事。當日我在汝陰遇上任青媞,那時她該剛從安世
清父女手上偷到心佩,還默認自己是安玉晴。」 
  宋悲風經劉裕透露此事已盡知其詳,點頭道:「對!若任妖後所言屬實,她是沒有可能
避過安世清的追殺。儘管有任遙為她阻擋追兵,可是當時安世清搶得天地佩後,怎會放過任
青媞?除非心佩當時並不在任妖後身上。」
  劉裕沉吟道:「此事確令人難解,不過如非心佩確可惹來敵人,任青媞怎肯把千辛萬苦
得到的命根子交我保管,不怕我將寶物私吞嗎?這該是沒辦法裡的唯一辦法。」
  宋悲風苦笑道:「整件事令人愈想愈糊塗,會否是任妖後盜得心佩後,把心佩交予任遙, 
由他引開安世清父女,而任妖後則去爭奪天地佩。豈知安世清沒有中計,反去爭奪天地佩,
只由安玉晴去追蹤任遙,碰巧地助燕飛逃過一劫。」
  劉裕點頭道:「還是宋叔旁觀者清,你的說法合情合理,雖不中亦不遠矣。接著任遙把
曼妙送往建康、心佩交由她保管,帶入皇宮去,如此玉珮便等若消失了,安世清父女再沒法
追查。」
  宋悲風接下去道:「任妖後曉得曼妙掉轉槍頭來對付司馬道子的事,遲早會被司馬道子
看破,進行反擊,曼妙隨時大禍臨身,所以從她處取回心佩,帶到廣陵來交給你,因為你已
成為她唯一可倚靠的人。」
  兩人雖合力想通其中關鍵,卻沒有絲毫歡欣之意,因為只證明劉裕正背著個惹禍上身的
沉重包袱,是名副其實的懷璧之罪。
  劉裕更想深一層,想到今次任青媞來找他,熱情挑逗,主動獻身,正是欲與他發展進一
步 的親密關係,使自己甘於為她所用。幸好自己把持得住,沒有失陷在她的誘人手段裡。
  宋悲風又不解道:「奉善坐在你對面,怎會絲毫覺察不到你身懷心佩呢?他乃江凌虛最
得意的傳人,武功身份均和安玉晴相若,他會否是心中明白,表面卻不動聲息?」
  劉裕搖頭道:「該不是如此,否則怎都會有沒法掩飾的神態。據我猜即使是安世清,也
沒可能在一般情況下感應到心佩,而必須在施展某一種功法的情況下,方會有感應。咦!」 
  宋悲風道:「你想到什麼?」
  劉裕現出回憶的神情,道:「任青媞在我反覆質詢,懷疑她在說謊時,曾透露心佩之所
以有此異能,是因天、地、心三佩是從一方奇異的寶玉一分為三,最神妙處是三玉分離後一
直在盼望復合,所以互相召喚。」
  宋悲風吁出一口氣道:「真教人難以相信,世間竟有此等異事。天下間確是無奇不有。
你 從這想起甚麼來呢?」
  劉裕道:「我想到的是只有身懷三佩之一的人,方會對另外的兩佩生出感應,例如愈接
近,玉珮便會愈抖顫諸如此類。所以只要安世清和女兒各帶一佩,便可以千里追殺任青媞,
逼得她不得不把玉珮交我收藏。」
  宋悲風一震道:「對!理該如此。」目光往他胸膛投去,道:「如此當他們父女任何一
人追來時,你的心佩或會先作預警,所以我們並不是完全被動的。」
  劉裕冷哼道:「那妖女對我說的,至少有一半是胡言,目的在嚇唬我,使我不敢離開廣
陵,好為她作保管人。那她潛去辦妥她的事後,便可回來攤大手掌取回心佩。什麼人多氣雜
致令寶玉失靈的話全是誆人的,玉珮間的感應只會在短距離內有效,不過對擅於追蹤又有明
確目標的高手來說,已等如妖女所說的,如在黑暗的荒原燃亮了燈火般礙眼,所以妖女不得
不暫時放下寶玉。」
  只聽他怒呼妖女,宋悲風曉得劉裕對被任青媞欺騙心中有氣。
  正要說話,在船桅望台處站崗的戰士喝下來道:「有船來哩!」
  兩人朝穎水瞧去,三艘雙頭戰船正品字形般朝他們駛來。

  燕飛、高彥和龐義策馬越過雁門,循原路往黃河方向馳去。
  燕飛領先馳上一個小山崗之上,勒馬停下。 
  隨後兩人來到他左右。
  龐義道:「我們不是該趁白天多趕點路嗎?為何停下來呢?」
  燕飛現出思索的神色,皺眉道:「不知如何?我心中有不妥當的感覺,卻又不知問題出 
在何處。」
  高彥沒好氣道:「慕容詳現在自顧不暇,哪有閒情來理會我們。如果只是些剪徑的毛賊, 
憑你老哥的身手劍法,可以順便來個替天行道,積些陰德。」
  龐義為人比高彥穩重謹慎,分析道:「唯一的威脅,或許是來自慕容垂。雖說尚有十多
天馬程方抵黃河,可是過了黃河便是慕容垂落腳的滎陽,或許是他曉得我們返回邊荒集的路
線,所以派出高手在前路攔截我們。」
  燕飛搖頭道:「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應是我們在雁門露了一手,惹起某方敵人的注意。 
所以我離開平城,行蹤已落入敵人監視裡。」 
  高彥不解道:「如此你不妥當的感覺,應是起自後方有人在跟蹤我們,而非來自前方。」 
  燕飛道:「不!感覺確是來自前方。他娘的!會是誰呢?」
  高彥唸唸有辭的道:「我們的仇家太多,例如黃河幫,又或慕容垂、赫連勃勃。唉!我
的娘,如何猜呢?」
  龐義道:「赫連勃勃現在正力圖保命保族,該難分身來對付我們,又該不是慕容垂。是
黃 河幫又如何呢?在邊荒集他們嚴重受挫,根本沒有能力來對付我們。」
  燕飛忽然道:「隨我來!」
  三人飛馬馳下山坡,接著燕飛在前領路,明顯偏離來時的路線,到奔入一座密林,燕飛
方減緩馬速。
  高彥嚷道:「摔掉了敵人嗎?」
  燕飛點頭道:「好一點了!」
  龐義在另一邊叫道:「什麼是好一點呢?」 
  前方出現一道河溪,豁然開闊,陽光灑在小河怪石嶙峋的兩岸,大小石閃閃生輝,像無
數嵌在林地的玉石,煞是悅目好看。配上溪水的淙淙流響,使人精神一振。
  三人不約而同的跳下馬來,人馬一起享用天然的恩賜。
  燕飛坐在一塊大石處,默然不語。
  龐義來到他旁坐下,歎道:「我首次感到旅遊的樂趣,柳暗花明,任何一刻均會碰到意
想不到的美麗天地。如果我們不是誤打誤撞的穿林過野,怎想得到密林內有如此一個好地方
呢?」
  高彥正以河水洗臉,笑道:「若千千和詩詩能在我們身旁,樂趣會倍增,這河水甜美甘
香,用來制雪澗香也不錯呢?」
  龐義聞言容色一黯,向燕飛道:「究竟想伏擊我們的是何方神聖?」
  燕飛淡淡道:「如我的感應無誤,該是彌勒教的妖孽。」
  龐義和高彥聽得大吃一驚,又是面面相覷。 
  高彥代龐義說出兩人的疑問,道:「你老哥有通玄之術,沒有人敢懷疑。你曉得有人正
調兵遣將來對付我們絕不稀奇,不過卻如何知道是彌勒教的人?」
  燕飛道:「有一件事我尚未有機會告訴任何人,那晚我在赴鎮荒崗與孫恩決戰途上,撞
破竺法慶之妻尼惠暉與漢幫叛徒胡沛在一座密林裡會面,聽到他們的對話。」
  龐義愕然道:「竟有此事?你沒有被他們發現嗎?」
  燕飛道:「差點便被發現,尼惠暉的魔功已臻通玄的境界,對我生出感應,幸好我懂得
斂藏之法,故沒有被她發覺。」
  高彥道:「江湖傳說竺法慶和尼惠暉極端恩愛,任何行動均是秤不離砣,出雙入對,你
怎會只見到尼惠暉呢?」
  燕飛道:「這正是我當時心中的疑惑,所以不敢久留。」
  龐義道:「你聽到什麼秘密?」
  燕飛道:「我聽到胡沛稱赫連勃勃為大師兄,王國寶為二師兄,他自己應是竺法慶的第
三徒。」
  龐義和高彥聽了為之色變,原來彌勒教一直在算計邊荒集,而他們卻是茫不知情。
  胡沛既是竺法慶的徒兒,難怪有能耐害死祝老大,還使人無法肯定是有人下毒手。如非
江文清到邊荒集來,胡沛大有機會取祝老大而代之。現在卻是功虧一簣。
  高彥點頭道:「我們明白哩!你的猜測很有道理,彌勒教既然與赫連勃勃有密切關係,
而拓跋珪卻是赫連勃勃現今最大的勁敵,彌勒教在北方勢力龐大,像平城、雁門這種重鎮必
有他們的眼線,亦因此我們的行蹤已落在彌勒教的眼皮子內。這回真的是麻煩來了。」
  燕飛緩緩道:「我不是憑空猜出來的。」 
  兩人愕然盯著他。
  燕飛道:「情況有點和孫恩的互生感應相似,我的腦海裡斷斷續續浮現出尼惠暉當晚的
形相,從而亦可推之她功力縱使及不上孫恩,亦所差無幾。」
  龐義和高彥聽得倒抽一口涼氣,如此魔功通玄的敵人,可不是一般尋常惑敵的手法能擺
脫。
  北方是彌勒教的地頭,如對方出盡人手,全力截擊,他們幾可肯定永遠到不了黃河去。 
  更使人驚悸的是「大活彌勒」竺法慶與尼惠暉攜手而來,就算再多來個燕飛亦未必有勝
算。竺法慶在北方武林的地位,便如孫恩在南方的威勢,從沒有人能擊敗他們,至乎沒有人
敢挑戰兩人。
  燕飛道:「直到進入這片密林,我始感應不到尼惠暉。所以暫時我們是安全的,不過也
可能只是假象,不論我們如何努力,絕難逃彌勒教的毒手。」
  高彥道:「我有個上上之計,就是掉頭逃回平城,如此即使彌勒教傾巢而來,也奈何不
了我們。」
  燕飛道:「那我們要在平城耽多久呢?」 
  高彥被問得啞口無言。
  龐義道:「我們應否立即起程?能逃多遠便多遠。」
  燕飛道:「不!我們留在這裡,直至尼惠暉再次感覺到我的位置。」
  龐義和高彥你眼望我眼,均瞧出對方心中的驚駭。
  高彥苦笑道:「如此和等死有甚麼分別?尼惠暉絕不會是單人匹馬而來,而是有教內高
手隨行。」
  龐義道:「聽說彌勒教除竺法慶、尼惠暉和死鬼竺不歸外,尚有四大護法金剛,人人魔
功超群,只要尼惠暉有此四人隨行,恐怕小飛你亦難對付。」
  燕飛從容笑道:「當尼惠暉找到我的一刻,便是生機乍現之時,她的注意力會被我完全
吸 引,此時只要你們和我分頭遁走,我便可以遠遠引走追殺我們的男女魔頭,你們屆時留
意我指示的方向,千萬不要回頭,只要拚命逃生便成。」
  龐義和高彥交換個眼色,均感無話可說。 燕飛乃邊荒集第一高手,遇上任何強手都有
殺 出重圍的本領,而他們只會成為負累。
  此確為唯一可行之計。
  龐義歎道:「明白哩!我們在什麼地方會合呢?」
  燕飛道:「當然是邊荒集。」
  兩人同時失聲道:「邊荒集?」
  燕飛道:「天下間只有邊荒集方是你們的安全之所,其它地方都是危機四伏,只有回到 
邊荒集,你們才算真正脫離險境。」
  又笑道:「你們不用擔心我,什麼場面是我應付不來的?」
  高彥道:「尼惠暉親自來追殺我們,或許更有竺法慶,可見他們對殺死你燕飛是志在必
得,你要小心點,千萬勿要逞強。」
  龐義道:「你道敵人會否猜到我們分散逃走?」
  高彥苦笑道:「當他們發覺只有單騎的蹄印,仍不知道的話便是呆子白癡。」
  燕飛道:「所以你們只可以憑兩條腿子逃回邊荒集去,我得在兩匹空騎的側囊放上足一
個人重量的石塊,我再領兩匹空騎一道走,便可以把所有敵人引得只來追我了。」
  高彥和龐義齊呼好計,忙付諸行動,不一會已弄得妥妥當當。
  三人耐心等待。
  燕飛忽然若有所思的道:「回到邊荒集後,你們設法知會劉裕,如我沒有猜錯,彌勒教
將 會在短期內經邊荒集到建康去。」
  龐義點頭答應。
  高彥則道:「我看也要警告其它人,彌勒教既然一直對邊荒集有野心,在邊荒集肯定不
會安份守己,而是搞風搞雨,設法在邊荒集生根,弘揚他的妖法。」
  燕飛點頭道:「你的推測合情合理,以胡沛對邊荒集的熟悉,搞起陰謀詭計將非常難
防。」 
  高彥還要說話,發覺燕飛現出專注的神色。 
  燕飛先閉上眼睛,倏又睜開,爆亮奪人的神采,沉聲道:「來哩!沿溪東去,至少跑兩 
三里路方可以轉而南下。」
  龐義趨前和他緊擁一下,與高彥毫不停留地迅速遠去。
  燕飛則飛身上馬,領著另兩匹馬兒,沒入密林南面深處。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