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五
第三章 以妖治妖
  
   燕飛坐在營地外丘坡處一方石上,仰望星空,心中思潮起伏。
  自昨晚曇花一現地感應到紀千千後,再沒有收到新的信息。為了紀千千,他改變了自己 
人生的方向,全情投進北方戰爭的風暴裡。
  回到拓跋珪身旁,他像離鄉別井的遊子,有些兒鳥倦知還的感覺。縱然他的心不願承認, 
可是事實上他這位兒時最好的夥伴,已變成他救回紀千千主婢的唯一希望。
  拓跋珪是北方唯一有可能擊敗慕容垂的人,其它人都不成。
  早在少年時代,拓跋珪已想出保族之道,大力發展養馬業,而最令他賺錢的生意,是通 
過邊荒集向南方賣馬,然後憑得來的錢財支持他強大的盜馬賊團。
  他的盜馬賊群正是縱橫中土的遊牧式部隊,來去如風,避過敵人的屢次圍剿。而多年的
經 驗,形成他獨有遊牧式的作戰風格。
  拓跋珪手下大將長孫嵩的二千先鋒部隊到來會合後,他們的兵力大增,再不懼慕容詳的 
反擊,可是對如何攻下平城,燕飛仍弄不清楚拓跋珪葫蘆裡賣的藥。
  拓跋珪來到他身旁,肩並肩的坐下。
  燕飛淡淡道:「你因何派小瓢到中山去,難道你認為拒絕了慕容垂的策封,你在邊荒的 
人馬又公然反抗他,燕人仍要對你客客氣氣嗎?」 
  拓跋珪微笑道:「現在族內,只有你一個人敢當面質問我,不過我的感覺卻非常好。知 
道嗎?我愈來愈感到孤獨和寂寞,誰敢來和我談心事呢?你回來了真好。」
  燕飛道:「你仍未回答我!」
  拓跋珪仰天重重舒出一口氣,道:「你該清楚我是個怎樣的人,不冒點風險,怎能成就 
大業。論兵力,我們不但遠比不上慕容垂遠征洛陽的大軍,亦不及留守中山的兩萬燕兵。我 
們能調動攻打平城和雁門的人馬,不足一萬之數,如讓慕容詳在事前收到半點風聲,調軍來 
防守乎城,我們將錯失進入長城的最佳時機。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行險用詐怎麼成?」
  燕飛別頭來瞧他道:「你早猜到慕容詳會為難小瓢,對嗎?」
  拓跋珪若無其事的道:「可以這麼說,我派小瓢去和燕人修好,是故意示弱,令慕容詳 
誤以為我因羽翼未豐,仍不敢輕舉妄動。果然不出我所料,慕容詳未敢殺害小瓢,只扣他作 
人質,逼我立即獻上五千戰馬,如果我們真的屈服,數年內我們休想翻身,燕人亦除去了我 
們拓跋族附骨的威脅。」
  燕飛道:「你也早猜到,燕人會威脅你進貢大批戰馬。」
  拓跋珪一拍他肩頭,啞然失笑道:「慕容詳遠不及乃父,也比不上慕容寶,怎可能是我 
的對手?我裝作答應,就藉把馬分批送入長城的情況,把戰士混進長城來。同時使人把小瓢 
救出來,慕容詳仍未醒覺,率親衛窮追小瓢,以為只要逮著小瓢,可與我們交換戰馬。」
  燕飛稍為釋然,因為拓跋珪並非完全置親弟的安危不顧,道:「你可知小瓢差點給人逮 
著?」
  拓跋珪道:「因為我低估了慕容詳,沒想過他會指使後燕盟,把依附我們的朔方幫連根 
拔起,致小瓢抵達雁門後不單沒有人接應他,還陷入後燕盟的陷阱,令隨行高手全體陣亡, 
只他一人孤身逃出。幸好遇著你這天降救星,否則為大局著想,只好犧牲小瓢。」
  最後兩句聽得燕飛默然無語,拓跋珪就是這麼一個人,為了皇圖霸業,誰都可以犧牲。 
不過亦不能完全怪拓跋珪,因為拓跋族的傳統一向如此,為了部族的生存,每個戰士都有心 
理準備,須為部族灑熱血拋頭顱。
  拓跋珪探手摟著燕飛的寬肩,每一句話發自內心,一字一字的緩緩道:「自我懂事以來, 
我最喜歡和信任的人就是小飛你,最崇拜的人卻是慕容垂。我一直在學習他的成功,故沒有 
人比我更瞭解他。你想救回你的美人兒,天下間只有我幫得上忙,卻要依照我的方式和手段, 
否則我們只是自取滅亡。」
  燕飛道:「若我們攻下平城和雁門兩大長城內的重鎮,慕容垂會如何反應?」
  拓跋珪淡淡道:「只要慕容垂不是親率部隊回師應戰便成。」
  燕飛心中一震。
  他終於明白,今次拓跋珪進入長城,是孤注一擲的冒險一博,博的是慕容垂無法分身掉 
轉槍頭來對付他,若非如此,拓跋珪將難避族滅人亡的後果,因為他仍遠不是慕容垂的對手, 
不論在兵法上或是實力上,如是其它人,則拓跋珪仍有一線希望。
  拓跋珪苦笑道:「現在你該明白今次攻打平城純是冒險一博,而此更為我唯一的機會, 
趁慕容垂現在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關中的當兒,不會分身揮軍而來,參與統一北方的龍爭虎
鬥。」 
  燕飛沉聲道:「即使來的是慕容垂我們也不怕,因為慕容垂有個致命的破綻。」
  他心中明白,拓跋珪尚有另一個不得不行險的理由,因為如拓跋珪不設法牽制慕容垂,
以慕容垂不容忍失敗的作風,定會向邊荒集作出玉石俱焚式的可怕報復,以雪拜把兄弟鐵士
心被殺之辱。而邊荒集卻是拓跋珪擴張政策的命脈,且可與他遙相呼應,不容有失。
  拓跋珪劇震道:「慕容垂竟有如此破綻,小飛勿要哄我開心。」
  燕飛道:「我哪來哄你開心的閒情。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果我能清楚掌握慕容垂的 
行動,讓你從容佈置,你是否可穩握勝券?」 
  拓跋珪立即雙目發亮,道:「慕容垂以善用奇兵名著當世,如用奇不成,當然威力大減, 
甚至再不足懼,不過這怎麼有可能呢?」
  燕飛沉聲道:「小儀有沒有告訴你,我們如何避過慕容垂在蜂鳴峽設下的陷阱,且在中 
途截上慕容垂船隊一事?」
  拓跋珪點頭道:「小儀對此事有詳盡的報告,整件事非常神奇,你像未卜先知似的曉得 
慕容垂在蜂嗚峽埋伏,更感應到紀千千的所在,致慕容垂差點被你奪回紀美人。」
  燕飛淡淡道:「我不是能未卜先知,而是千千告訴我的。」
  拓跋珪一呆道:「我不明白!紀美人如何可以告訴你呢?」
  燕飛道:「你相信有傳心術嗎?」
  拓跋珪與他目光牢牢鎖緊,現出不能置信的神色,道:「你是說你可與紀美人作心靈的 
對話,不是說笑吧?」
  燕飛輕描淡寫道:「從小至大,我曾騙過你嗎?」
  拓跋珪彈起來,再單膝跪在他前方,雙手抓上他的肩頭,大喜道:「若你真能與紀美人 
以心傳信,主動權將完全掌握在我手上。進攻退守,我可從容部署,將是絕對不同的另一回 
事。你真的可以隨時從她處得到情報嗎?」
  燕飛毫無隱瞞,把與紀千千以心傳心的情況道出,聽得拓跋珪又喜又驚;喜的當然是燕 
飛有此異能,驚的卻是傳心之法並不像人與人間對話般輕鬆容易,其中包含許多不測的變量。 
例如紀千千病倒了,又或慕容垂再不把他帶在身旁。
  拓跋珪站了起來,負手望天,然後長長吐出一口氣,道:「你說的話我當然沒有絲毫懷 
疑,這麼說,紀千千就是慕容垂唯一的破綻,我會利用這個破綻令慕容垂吃敗仗。慕容垂呵! 
枉你英雄一世,到頭來竟會失陷在一個情字上,真教人意想不到。」
  燕飛道:「只要我與千千能建立心靈的對話,我們可以預先曉得究竟是慕容垂親自回師, 
還是另遣他人。」
  拓跋珪俯頭凝望他,雙目熠熠生輝,沉聲道:「你是注定須與我並肩作戰,直至打垮慕 
容垂,奪回美人,那時天下將是我拓跋珪的天下。小飛呵!忘記了你半個漢人的身份吧!你 
體內流的該是我拓跋族的鮮血,你的命運是要助我振興我們的代國,完成我族征服中土的崇 
高目標。」
  燕飛苦笑道:「到擊破慕容垂再說罷。」 
  
  劉毅去後,劉裕再不敢喝酒,因為他須盡量保持清醒,以作出可以影響前程的重要決定。
  究竟是見何謙還是不見?此事該否通知劉牢之?如瞞著劉牢之去私會何謙,消息一旦傳 
入劉牢之耳內,他會立即被劉牢之視為叛徒,情況將大大不妙。
  劉毅雖說會面會保密,然而人心難測,說不定何謙自行把消息洩漏出去,以逼劉裕靠往 
他那邊去。
  可是若拒絕何謙的邀請,立即開罪何謙,他可不像司馬道子、王國寶般遠在建康,而是 
在北府兵中有實權的大將,勢力僅在劉牢之之下,即使劉牢之有重要決定,亦要找何謙商量。 
他劉裕如此不給他面子,後果難測。
  劉毅的幾句話,立置他於進退兩難之局。登時酒興全消,心忖這種事唯有先找孫無終商 
量,聽他的意見。孫無終怎都比他更清楚劉牢之和何謙現在的關係。
  正要離開,另一人朝他走來,劉裕一眼瞧去,差點拔刀。
  對方露出笑容,豎起雙手向著他表示沒有惡意,一屁股坐入劉毅剛才的位子,笑嘻嘻道 
:「劉兄勿要誤會,我是講和來的。」
  來者赫然是太乙教教主江凌虛的得意傳人奉善,此時他的道袍換上普通行旅的裝束,配 
上胖體和笑容,怎看也只像個和氣生財的小商人,而非是能與「妖道」盧循抗衡的邪教高手。 
  奉善笑嘻嘻道:「汝陰一別,小道一直惦掛著劉兄和燕兄呢!」
  劉裕遙想當晚的情況,他和燕飛在盧循擊退奉善後方出手搶奪天地佩,與奉善並沒有照 
過面,不過如奉善躲在一旁窺看,當然可以看清楚他們的長相。
  劉裕心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真不知走的是甚麼運道。苦笑道:「天地佩並不在 
我身上,不過你若要找我麻煩,我劉裕可以奉陪到底。」
  奉善忙道:「所以我說劉兄勿要誤會,天地佩落在何人手上,我們早查得一清二楚。」 
  劉裕大訝道:「若非為了天地佩,你來找我幹嗎?」
  奉善壓低聲音道:「我來找劉兄,與天地佩沒有半點關係,而是看看可否攜手合作,對 
付我們一個共同的敵人。」
  劉裕愕然道:「共同的敵人?」
  奉善湊近少許,道:「竺法慶又如何呢?」 
  劉裕皺眉道:「為何找上我?你認為我會和你合作嗎?」
  奉善好整以暇的道:「當然是看到大家有合作的可能性,我方會奉師尊之命來廣陵找你。 
劉兄你該不願看見彌勒教把南方弄得烏煙障氣,而首當其衝的更是失去了謝安和謝玄的謝家。 
對嗎?」
  劉裕被他擊中要害,很想從他口裡套出有關「大活彌勒」竺法慶的情況。不過勿要看奉 
善一副天真沒有機心的外貌,其實是既奸且狡的老江湖,除非答應與他們合作,否則休想從 
他身上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奉善在眼前出現,實已敲響警號,表示竺法慶南來在即,而自
己 卻沒有收到半絲風聲,只是這點,他已不得不和奉善虛與委蛇。
  皺眉道:「貴教和竺法慶有甚麼過節呢?」 
  奉善歎道:「不是甚麼過節那麼簡單,而是竺法慶乃敝教死敵,太乙教和彌勒教勢不兩 
立,為了對付他,我們是不惜一切。唉!我少有對人這麼坦白的,來前還想好一套說詞來打 
動劉兄。現在見到劉兄,發覺最好的說詞是實話實說,如劉兄沒有興趣,我們只好憑一己之 
力和竺法慶周旋到底。」
  接著又低聲道:「我們現在已化整為零,讓竺法慶那對姦夫淫婦沒有攻擊的目標。此事 
對敝教聲威的損害難以估計,但只要能殺死竺法慶,任何犧牲都是值得的。」
  劉裕不解道:「聽你老哥的語氣,與彌勒教的對立非是現今的事,為何以前不用躲起來, 
現在卻如此誠惶誠恐?」
  奉善笑容斂去,現出凝重的神色,道:「因為據我們的情報,竺法慶閉入死關,潛心修 
練十住大乘功最後的一重功法,一旦他功成出關,天下再無人能制。當然!我是指單打獨鬥 
而言。」
  劉裕心忖不想和對方合作也不行,至少太乙教對彌勒教的情況瞭如指掌,自己則一無所 
知。對付彌勒教乃他劉裕義不容辭的責任,現在南方捨他還有何人呢?道:「令師因何如此 
看得起我劉裕,認為我有資格在此事上幫忙呢?」 
  奉善道:「首先你是謝家指定的繼承人,當然不容任何人向謝家報復。其次是你在邊荒 
集有影響力,而邊荒是竺法慶到建康的必經之路,只有你能策動邊荒集的力量對付竺法慶, 
配合我教包括師尊在內精銳高手團,將有十足把握令竺法慶永遠到不了南方去。」
  劉裕心忖原來如此,重點還是邊荒集。
  道:「你們可否掌握竺法慶的行動?」
  奉善欣然道:「對於敵人,我們當然清楚。最近竺法慶的徒兒到彌勒山找竺法慶,卻因
竺 法慶閉關修練而見不著。王國寶離開彌勒山三天後,尼惠暉的得意女徒「千嬌美女」楚
無暇 便起程往南方去,我們怕打草驚蛇,所以沒有對付她。嘿!此女乃男人床上的恩物,
任何人 試過都會對其他女人索然無味。劉兄明白嗎?」 
  劉裕心中一顫,登時隱隱猜到此事與王國寶有關,更大的可能是針對曼妙而來。因為任 
由司馬道子和王國寶如何後知後覺,也該猜到曼妙有問題。而此女正是要取代曼妙。
  此事必須立即通知任青媞. 唉!不過她可能早已離開廣陵。自己究竟是希望今晚回軍捨 
時,她仍是在自己床上擁被而眠,還是去如黃鶴?此時他對奉善準確的情報再沒有懷疑,沉 
聲道:「依你的估計,竺法慶何時會起程來南方呢?」
  奉善道:「該還有個許月的時間。」
  又興奮道:「劉兄是決定與我們合作哩!」 
  劉裕正容道:「教我如何拒絕?不過我們的合作只限於此事上,我們並不是朋友,在一 
個月內我將會到邊荒集去,大家最好約定聯絡的手法。」
  奉善早有準備,仔細說出通消息的方法,又約定待在邊荒集會合後,才進一步奉上有關 
彌勒教的情報。
  奉善最後道:「北府兵在此事上可否幫上點忙呢?」
  劉裕心中苦笑,但當然不可立即揭出底牌,道:「待我想想看。」
  奉善拍拍他肩頭,逕自離開。
  劉裕則頭皮發麻地坐著,腦袋一片空白。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