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四
第十三章 以毒攻毒
  
  邊荒集。
  屠奉三和慕容戰聯袂到說書館找卓狂生,後者正和方鴻生研究今晚名為「除妖記」的一
台說書戲,那是方鴻生的首本戲,為他賺得不少銀而,最後一章「邊荒伏魔」當然是整台說
書的高潮,由方鴻生現身說法,每晚都吸引了大批荒人來光顧。
  方鴻生見兩人至,知他們有要事傾談,客套兩句後離開,走時還告訴兩人他開了間巡捕
館,專門提供查案尋人的服務,請兩人大力支持。
  屠奉三和慕容戰聽得相視而笑。
  卓狂生把兩人引入館內,自己登上說書台的太師椅坐好,兩人只好坐到聽書者的前排座
位裡。
  卓狂生道:「有甚麼事呢?希望不是有關燕飛的壞消息。唉!我每天都在盼他們三人有
好消息傳回來,讓我們可以在拯救千千小姐主婢一事上盡點力,怎都好過每天在乾等。」
  屠奉三和慕容戰聞紀千千之名均現出黯然神色,若有選擇,他們肯定會隨燕飛一道去,
只恨兩人都是難以分身。
  慕容戰苦笑道:「不是和千千直接有關,他奶奶的,屠當家你來說罷。」
  屠奉三深吸一口氣,道:「消息來自榮陽,聽說慕容垂聞得鐵士心被殺,邊荒集又重入
我們手中,為此大發雷霆,矢言報復。現在正調兵遣將,要以壓倒性的兵力把邊荒集夷為平
地,以此立威天下,向所有人證明反對他的人都不會有好結果。」
  卓狂生冷笑道:「最好他是親自率兵前來,我們便有機會了。」
  慕容戰道:「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現在苻堅敗亡在即,慕容垂絕不肯放過攻入關中的
千載難逢之機。」
  屠奉三沉聲道:「在確定此消息的真假前,我們必不可洩出風聲,只限在鐘樓有議席的
人知曉,否則我們剛恢復元氣的邊荒集,會立即變成廢城。」
  卓狂生皺眉道:「如慕容垂主動散播謠言又如何應付呢?」
  屠奉三笑道:「說得好!我們可以不理其真假,就當足謠言來辦,先由我們傳播開去,
還特別誇大慕容垂正泥足深陷,沒法分身,只能派些蝦兵蟹將來應個景兒。」
  慕容戰讚道:「屠當家的腦筋轉得真快,先前還說不可洩露風聲,忽然又變為由我們主
動散播謠言。」
  卓狂生點頭道:「這叫以毒攻毒,是上上之計,幸好今日的荒人已非昨日的荒人,是經
得起考驗和風浪的。」
  慕容戰道:「我還有個因勢成事的建議,便是借慕容垂的威脅重組聯合部隊,定期演練,
既可以安定人心,又可以為將來拯救千千主婢作好準備。」
  卓狂生拈鬚微笑道:「這叫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我們邊荒集仍是有希望的。」
  慕容戰忽然歎了一口氣。
  兩人忙問何故。
  慕容戰道:「我在擔心和呼雷方的關係。」
  兩人明白過來,慕容戰指的是一旦苻堅身死,呼雷方的羌族和慕容戰的鮮卑族間再無緩
沖,將從合作化為對敵,兩人的關係會變得非常尷尬。
  卓狂生淡淡道:「到今天我們還不醒悟嗎?邊荒集是超乎一切之上,所有事均依邊荒集
的規矩辦事。所以屠當家可以和文清小姐和平共存,這裹只講發財,其它一切均無關痛癢。」
  屠奉三道:「該是舉行光復後第二次議會的時候了。」
  兩人點頭同意。
  卓狂生歎道:「希望燕飛有好消息傳回來的時候,我們已準備就緒,把我們美麗的女王
迎回來。」
  劉裕的桌子位於角落處,這位神秘的美女背著其它客人坐在劉裕對面,只有劉裕才可以
窺見她半藏在斗篷輕紗裹的容貌,份外有種「獨得」的難言滋味。
  燕飛少有向他提及所遇過的人或事物,不過因此女與曾落在他們手上的天佩和地佩有關
系,所以燕飛很詳細地把與她兩次接觸的情況說出來,更令劉裕感到熟悉她,縱然只是第一
次碰面。
  與紀千千相比,她是另一種的美麗,屬於深黑的夜晚,不應該在大白天出現。
  安玉晴深邃無盡的神秘眸子從斗篷的深處凝視著他,劉裕輕輕道:「安小姐!」
  安玉晴步步緊逼的問道:「是燕飛告訴你的嗎?」
  劉裕點頭應是,反問道:「安小姐能在此時此地找上我劉裕,肯定費過一番工夫,敢問
何事能如此勞動大駕呢?」
  這美女予他初見時的震撼已過,劉裕的腦筋回復平時的靈活,想到對方既然不認識自己,
要找到他當要費一番工夫,明查暗訪,窺伺一旁,始能在此遇上自己,故有此一問。
  安玉晴平靜答道:「我曾在建康遠遠見過你和謝玄、燕飛走在一道,今次到廣陵來是要
警告你,任青媞已到廣陵來,大有可能是想殺你滅口,你要小心提防。」
  劉裕心中叫苦,曉得自己因與任青媞的曖昧關係,已無辜地捲入道家各大派系的玉珮之
爭裹,而自己更不得不為任青堤說謊,若將來安玉晴發覺自己在此事上不老實,會怎樣看他
劉裕呢?
  安玉晴績道:「我從建康追到廣陵來,途上兩次和她交手,均被她用狡計脫身。她的逍
遙魔功正在不斷的精進裡,憑她的天分資質,終有一天能超越任遙,你絕不可等閒視之,否
則必吃大虧。」
  劉裕心中一動,問道:「天佩和地佩是否已在安小姐手上,獨欠心佩?」
  這是合情合理的推想,當日在烏衣巷,安玉晴向燕飛表示對天地兩佩沒有興趣,唯一的
解釋,是兩佩早落入她父女手裡,而正是她父親安世清硬從他和燕飛手上奪走。
  安玉晴不悅道:「這方面的事你勿要理會,否則恐招殺身之禍。真奇怪!因何你似不把
任青媞放在心上。你可知她因何事到廣陵來呢?」
  劉裕本因她語帶威脅的話而心中有氣,接著則是暗吃一驚,此女的聰明才智確不可低估,
一個不小心,會被她窺破心事。同時隱隱感到任青媞到廣陵來,非是獻身或聯絡那麼簡單,
而是有點走投無路,故躲到這裹來。任青媞當然不會怕安玉晴怕得那麼厲害,或許是安世清
親自出馬,所以任青媞不得不東躲西逃。想到那或可能是安世清的鬼面怪人,劉裕也不由心
生寒意。
  劉裕歎一口氣道:「實不相瞞,當日我曾在邊荒被任遙、任青媞和王國寶等人追殺,正
是在此役中任遙被孫恩突襲喪命。後來孫恩轉而追我,任青媞則改而與我連手對抗孫恩,我
還是借她的快艇逃出孫恩的魔爪,所以我認為她沒有殺我的興趣。她的頭號大敵是孫恩,對
其它人再不放在心上。」
  安玉晴道:「我也曾風聞此事,卻知之不詳。如任青媞到廣陵來,會偷偷的去見你嗎?」
  劉裕無奈點頭道:「機會很大,她現在視我為與她並肩對付孫恩的戰友。嘿!我有一個
提議,如我勸她把心佩交出來,小姐和她的瓜葛是否可以了結?」
  安玉晴靜靜地透過輕紗凝望他,好一會後沉聲道:「我勸你勿要枉費唇舌,更千萬勿要
當她是可以信任的人。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玉珮牽涉到道門一個千古流傳的秘密,只是曉得
有這樣一個秘密,足可為你招來殺身之禍,劉兄好自為之。」
  說罷飄然而去,留下劉裕頭皮發麻地,瞧著她優美動人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外。
  燕飛停了下來。
  三人亦隨他停下,均知已陷進敵人的重圍內。
  拓跋瓢狠狠道:「來者肯定是慕容詳,否則不會如此了得,任我們用盡手段,仍沒法擺
脫他們。」
  高彥和龐義給嚇得面無人色,以他們四人的力量,甚至再多來幾個燕飛般的高手,亦無
法應付過千的慕容鮮卑精銳騎兵。
  燕飛沉聲道:「我去設法引開敵人。」
  拓跋瓢搖頭道:「沒有用的,以慕容詳的精明,又明知我們有四個人,絕不會中計,只
須分出數百人便可殺死你。要死便死在一塊兒吧!」
  燕飛指著左方一處山頭高地,道:「我們到那裹去,該處的地勢應較利於應付對方的沖
擊戰術。」
  驀地後方蹄聲轟響,迅速接近。
  燕飛跳上馬背,喝道:「上馬!」
  三人連忙飛身上馬,與燕飛一起馳上溪岸,朝目標山頭亡命奔去。
  卷十四終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