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四
第六章 爭雄南北
  
  高彥的鳥鳴暗號在荒村後方的密林響起。 
  燕飛睜開雙目,現出前所未有的懾人異芒,稍留即逝,雖回復平常的眼神,已比往日更
深邃難測。 
  方圓十多丈內任何聲息,包括蟲行鼠竄的微音,一一展現在他的聽覺網上。 
  高彥的足尖點在鄰房的簷邊,接著投往他打坐處的破屋,只帶起微細的破風聲,顯示這
小子的輕功又有長進,且是故意向他賣弄。 
  燕飛唇角顯出一絲笑意。 
  在高彥到洛陽打探消息前,他用了一天一夜功夫,為這小子打通奇經八脈,令高彥在武
學上作出突破,跨前了一大步,現在終於見到成果。 
  他的金丹大法實是自古以來從未出現過、介乎人仙間的奇異功法。以之修己,神通變化;
以之助人,更是功效驚人。於對紀千千思憶和傷情的沉溺裡脫身出來後,他清楚明白若要從
慕容垂手內成功奪回紀千千,自身必須超然於失落的情緒上,否則會像上次於鎮荒崗般慘敗
在孫恩手上。所以他數天來潛心修練,亦趁此空間為龐義打通體內閉塞的經脈,開發他的氣
竅,好使龐義能進窺上乘武道的境界。 
  高彥從破窗穿入,點地一個翻騰,落在燕飛身前,學他般盤膝坐下,舉起雙手道:「看!
我的身手快要追上你了。」 
  燕飛笑道:「少說廢話!」 
  高彥仔細打量他,大喜道:「好燕飛!現在才像邊荒第一高手的模樣。 
  冷然自若,深不可測。離開前我不知多 擔心,窩囊成那樣子,如何去救人?」 
  燕飛心中欣慰,高彥永遠充滿活力和希望,在建康時受傷失意的高彥便像另一個人,不
過高彥那時的失意有大半是因自己失去武功而來的。 
  皺眉道:「打聽到甚麼消息?」 
  高彥四處張望道:「龐老闆呢?」 
  燕飛道:「他打獵去了。」 
  高彥道:「幸好這條荒村與世隔絕,所以還有獵物可捕,現在洛陽附近不但行人絕跡,
鳥默也逃命去也。唉!好好一個大好河山,整天你攻來我打去,弄得有如鬼域。依我看最後
勝利的會是我們的邊荒國,因為終有一天所有地方都會變成邊荒。」 
  燕飛從他惴惴不安的神情,已可大概想像到洛陽一帶的恐怖情況。戰爭把一切正常的生
活摧毀,人民四散逃亡,盜賊逃兵四處殺人搶掠。 
  他清楚高彥的性格,如此的開場白,正表示他打聽到有用的消息,故大賣關子。 
  點頭道:「一天北方沒有統一,戰爭仍會繼續下去。苻堅本來是最有希望的人,可惜走
錯了一步,立即輸掉佔盡上風的棋局。」 
  高彥道:「關中的情況更可怕,苻堅仍在作迴光返照式的垂死掙扎,以慕容沖兄弟、姚
萇和苻堅為首的三大勢力互相攻伐,鬧得關中成人間地獄,人皆流散,道路斷絕。噢!不要
這樣看我,你的眼神差點可要了我的小命,慕容垂和千千並沒有到洛陽去。」 
  燕飛失聲道:「甚麼?」 
  高彥老氣橫秋的道:「甚麼甚麼的?若換了你去探消息,保證連慕容垂的影子也摸不著。
他奶奶的!幸好是我老彥親自出馬,加上點運氣,找到以前在洛陽負責收風的線眼,方查到
實況。」 
  燕飛失去耐性,道:「如你再兜圈子說話,我會把傳給你的內功收回來,那時便知道得
而復失的滋味。」 
  高彥陪笑道:「我只是想多添點生活的情趣,這可是千千親傳的仙法,不論好事壞事,
都可從中取樂。哈!說哩!你聽後會放下心事,但又會不快樂。千千病倒哩!」 
  燕飛長長吁出一口氣,反輕鬆起來,道:「你的消息非常管用,證實了我的懷疑。事實
上自第一次與千千展開傳心對話,我感覺到她的傳心能力一次比一次弱,該屬心力的損耗。
當晚我把千千帶離敵船,已感覺到她的體力很差,所以當乍聞安公噩耗,她再撐不下去。」 
  高彥得意地道:「現在終證明千千仍然在世。真教人難以相信,慕容垂竟會因千千不到
洛陽督戰,而逕自率親兵團折往榮陽,留下高弼和兒子慕容寶攻打洛陽。而洛陽守將翟斌捱
不到七天便開城投降。洛陽已入慕容垂之手。」 
  燕飛訝道:「你的線眼確實神通廣大,竟能如此清楚慕容垂的情況。」 
  高彥道:「老子我在這方面當然有辦法,在現今的時勢裹,官職、權位都沒有保證,只
有黃澄澄的金子能打動人心。老翟的手下裹有我的人,一錠金子不夠,塞他娘的兩錠,連啞
佛都要開金口,盲眼金剛變開眼的。」 
  燕飛也不得不由衷地道:「幸好你這小子死都要跟來。」 
  又不解道:「慕容垂為何不帶千千到洛陽養病,反避往榮陽去。」 
  高彥道:「慕容垂高明得教人心寒,任何漫不經意的一招,恐怕內中均暗藏殺機。洛陽
現在十室九空,人人均曉得洛陽四面受敵,關中軍若出關,第一個目標便是洛陽。或者正因
如此,慕容垂不願將千千主婢安置於險地。」 
  燕飛沉吟片晌,問道:「關中形勢如何?」 
  高彥道:「你要詳細的報告還是扼要的描述,任君選擇。」 
  燕飛沒好氣道:「你知道多少便說多少,任何外圍的變化,都會影響我們營救的策略。」 
  高彥欣然道:「我是在設法刺激你的小腦袋。關中的情況,須從數個月前一場大戰說起,
苻堅和慕容沖在長安城西展開一場激烈搊,苻堅奮起餘威,殺得慕容沖逃往又名阿城的阿
房宮去,豈知苻堅不知是失去信心,還是怕重蹈淝水之戰的覆轍,竟然抵城門而不入,自行
返長安去,留下兒子苻暉對付慕容沖,結果當然是苻暉給打得人仰馬翻,且在被責後一氣之
下自殺身亡。由此役開始,苻堅最終的噩運開始了。」 
  燕飛點頭道:「苻堅的確犯了致命的錯誤,不論對他如何忠心的將領,也曉得他再無復
昔日之勇。」 
  高彥道:「此役後苻堅被迫退守長安,而慕容沖和姚萇則輪番攻打長安,希望能比對方
先攻奪長安。根據關中逃出來的人估計,苻堅絕撐不了多久。」 
  燕飛一震道:「我明白了,此正為慕容垂退往榮陽的理由。」 
  高彥一頭霧水道:「我不明白!關中發生的事怎會影響到慕容垂在關外的進攻退守?」 
  燕飛分析道:「現在北方的爭霸,將決定於關東和關西兩大勢力之爭。關東是慕容垂的
天下,關西雖形勢未分,但勝負快將揭曉。不論是慕容沖兄弟或姚萇勝出,首先要應付的將
是慕容垂的威脅。慕容垂在洛陽擺的是另一種空城計,目的是引陰西的惡蛇出洞,待敵軍泥
足深陷,再聚而殲之,如此慕容垂將可長驅直進,收復關西之地。當關東關西盡成其大燕領
土,北方天下將是慕容垂囊中之物。」 
  高彥拍腿歎道:「有道理!不過你說的是北方諸雄爭霸之戰,與我們營救千千的秘密行
動有甚麼關係呢?」 
  燕飛道:「關係將大得很。我問你一個問題,在正常的情況下,如慕容垂一直寸步不離
千千主婢,我們如何救人呢?」 
  高彥呆瞪著燕飛,像首次肯腳踏實地的面對殘酷的現實般,容色漸轉灰黯蒼白,顫聲道:
「根本沒有機會。」 
  又頹然道:「若你燕高手是要刺殺慕容垂身邊某一個人,還有一絲成功的可能性,卻絕
不是救走兩個人,而其中的小詩根本不懂武功。除非……」 
  燕飛鼓勵的道:「除非甚麼呢?」 
  龐義的聲音在入口破門處接下去道:「除非我們能打垮慕容垂隨身的精銳軍團,如此方
有拯救她們的真正機會。」說罷把摘來的野蕉隨手拋在兩人身旁,頹然挨著門牆坐下,把臉
孔埋進雙手裡。 
  高彥拍腿道:「好!讓我立即返回邊荒集去召救兵,把榮陽弄個天翻地覆。」 
  龐義默然無聲,只有沉重的呼吸。 
  燕飛冷冷瞧著高彥。 
  高彥發呆片刻,像在自問自答,又像在徵詢兩人意見的道:「難道不行嗎?」 
  接著雙目濕起來,兩片嘴唇顫動,說不出話來。 
  龐義抬起頭來,雙目直瞧著從屋頂破洞延長進來的野籐蔓,道:「即使出盡邊荒集的好
手,要硬撼慕容垂的軍隊,也只是自取滅亡。恐怕尚未到榮陽,早被打個落花流水。」 
  高彥嗚咽道:「縱然明知是送死,我們也要去試一試,就我們三個去想辦法,不要牽累
邊荒的兄弟。死便死吧!千千和小詩是我們帶到邊荒集的,我們……」 
  說到最後一句,已無法完句,代之是控制不住的哭泣。 
  燕飛任他哭了一會,神情冷靜,雙目精芒閃閃,道:「要救回她們,天下間只有一個人
可以幫我們。」 
  高彥一震,現出半信半疑的神情,呆看燕飛。 
  龐義問道:「誰?」 
  燕飛一字一字的緩緩道:「我的兄弟拓跋圭。」 
  高彥愕然道:「拓跋圭?」 
  燕飛目光掃視兩人,肯定的道:「楚雖三戶,亡秦必楚。慕容垂在北方根本沒有對手,
只有拓跋圭是唯一例外,他更是慕容垂最顧忌的人,亦惟有他訓練出來的部隊,可與慕容垂
的無敵雄師在戰場上決勝負。救回千千和小詩的唯一途徑,是與拓跋圭全面合作,助他打敗
慕容垂,他則助我們救人,再沒有另一個方法。」 
  龐義懷疑道:「拓跋圭真的如此了得?」 
  燕飛淡淡道:「你有更好的提議嗎?」 
  兩人無言以對。 
  燕飛目光投往窗外,道:「我到邊荒集去,是要逃避戰爭的殺戮生涯,豈知卻愈陷愈深,
現在只好認命哩!你們立即返回邊荒集,我則起程往盛樂找拓跋圭,用盡一切手段助他對付
慕容垂,明白嗎?」 
  龐義道:「小彥回去好了,我要隨你一道去,此事我絕不會袖手旁觀,我寧願冒殺身之
險,也不願度日如年的過日子。」 
  高彥失聲道:「我怎可以獨善其身?我也要到盛樂去。」 
  燕飛微笑道:「好吧!吃飽野蕉後我們立即起程。十來天的工夫,你們該會明白因何我
認為拓跋圭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劉裕在小建康的原匈奴幫總部,現易名為「振荊會」內見到屠奉三。 
  對方在內堂接見他,沒有任何手下陪伴,包括其頭號心腹陰奇。只看如此排場,便知道
屠奉三肯和他「談心事」。 
  兩人隔幾坐下,喝著香茗,悠閒得有點像朋友聚舊聊天,事實上兩人是友是敵,只在一
念的變化。 
  屠奉三首先進入正題,微笑道:「劉兄是否來道別呢?」 
  劉裕苦笑道:「屠兄猜得準哩!」 
  屠奉三淡淡道:「劉兄可知我為何一猜即中?」 
  劉裕繼續苦笑,緩緩搖頭。 
  屠奉三吁出一口氣,上望屋樑,徐徐道:「自邊荒集光復以來,有幾件事一直縈繞心頭,
第一件當然是燕飛三人的拯救行動,而劉兄何時回廣陵去,亦是我關心的事。」 
  接著目光投往劉裕,迎上他的目光,雙目神光閃閃的道:「因為劉兄愈早回去,愈顯示
謝玄內傷嚴重,否則劉兄會長留邊荒集,因為在這裡劉兄更能發揮效用。」 
  劉裕道:「我來找屠兄前,早曉得瞞不過屠兄,不過我仍決定來和屠兄好好談一談。」 
  屠奉三單刀直入的問道:「謝玄還有多少天的命?」 
  劉裕毫不猶豫的道:「或可拖多數十天,又或拖不過明天,恐怕玄帥本人也不敢肯定。」 
  屠奉三一震無語。 
  劉裕道:「屠兄可把今次我來見你的事,或說過的其中一些話,包括玄帥的情況,知會
南郡公,我絕不會因此怪屠兄。」 
  屠奉三豎起拇指道:「不愧是我屠奉三的好對手,屠某清楚哪些話該告訴南郡公,哪些
話該隱瞞,劉兄請放心。」 
  劉裕感激道:「我今次回廣陵去,將會經歷人生裹最凶險的一段時光,捲入朝廷和北府
軍系間最激烈的鬥爭裡,生死成敗難卜,但我卻沒有絲毫恐懼之意,只會全力以赴,力爭到
底。希望屠兄予我一點時間和機會。」 
  屠奉三凝望著他,似要把他看個仔細,唇角綻開笑意,點頭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
山行。若我分析無誤,劉兄根本沒有半分成功的機會,只堪作謝玄的陪葬。」 
  劉裕淡淡道:「如我死不了呢?」 
  屠奉三哈哈笑道:「那我會對劉兄刮目相看。」 
  劉裕道:「只是這句話便足夠了。」 
  屠奉三皺眉道:「一句話怎足夠呢?我還可以幫劉兄一個忙,於上報南郡公的信函裡,
指出劉兄是北府襄可以爭取的人才之一,如此將對劉兄有利無害。」 
  劉裕愕然道:「南郡公肯相信嗎?」 
  屠奉三欣然道:「有謝玄在,打死他也不會相信,可是謝玄若去,南郡公將成為司馬皇
朝外最有勢力的人,也成為對抗孫恩和北方諸胡的唯一希望,一切都會改變過來。」 
  劉裕比任何人更明白屠奉三正在試探他,看他是否是詭譎的政治鬥爭裡的好人材,如他
執著古板、一成不變,便可置他於不理。 
  點頭道:「此計妙絕,多謝屠兄。」 
  屠奉三長笑道:「謝玄果然沒有看錯你,換了是其它人,必會斷然拒絕。只有劉兄明白
到謝玄去後,整個南方將會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任何事都會發生。」 
  劉裕道:「屠兄肯予我一點時間靜觀變化嗎?」 
  屠奉三坦然道:「在南郡公與聶天還結盟前,我絕不會為任何渺茫的希望作出任何承諾,
現在卻可以給你一個肯定的答案,你要我給你多少時間?」 
  劉裕道:「三年如何?」 
  屠奉三長吁一口氣道:「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劉兄有多少成把握?」 
  劉裕斷然道:「我有十足十的把握!」 
  屠奉三仰天一陣大笑,倏地探手過來,道:「好!在這段期間內,我絕不會動大江幫半
根毫毛,劉兄請放心回去。」 
  兩手緊握在一起。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