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四
第四章 功成身退
  
  屠奉三在荊州乃家喻戶曉的人物,楊全期的人縱然未見過他,亦聽過他的名字。當屠奉
三從邊荒集西門策騎馳來,報上名字,前鋒部隊的將領立即使人飛報在後方高地指揮的楊全
期。 
  黑夜降臨大地,冷風刮過邊荒,天上層雲迭迭,似是大雨的先兆。 
  屠奉三並不是個喜歡以生命作賭注的人,更不會把自己投進絕境,若他沒有七、八成把
握,定不會到這裹見楊全期,因為如對方反面動手,任他三頭六臂,也會在邊荒軍殺過來前
被宰掉。 
  他清楚楊全期是怎樣的一個人。 
  假如對方是桓玄,他絕不會冒這個險,因為桓玄最愛冒險,只是殺了他屠奉三可惹得邊
荒軍出集拚命這個誘因,桓玄隨時可犧牲他來爭取勝利。 
  桓玄就是這麼的一個人,自私自利,其它人只是他的工具。 
  四騎如飛馳至,領屠奉三往見楊全期,領頭的將領叫程鋒,是楊全期手下猛將,武功不
俗。 
  程鋒客氣的道:「請屠大人解下佩劍。」 
  屠奉三毫不猶豫把劍連鞘解下,拋給程鋒,程鋒一把接著,順手交給手下,木無表情的
道:「屠大人請隨末將來!」 
  策馬領路。 
  屠奉三跟在他馬後,接著是三名荊州戰士,此時他即使後悔,也沒法脫身了。 
  這個險他是不能不冒的,現在仍未到與桓玄反目的時候,開罪桓玄,不單會禍及他振刊
荊會的兄弟,他的族人親友亦難逃大難。 
  在到邊荒集前,他一意改變邊荒集,可是當他融入邊荒集的生活方式後,方弄清楚是沒
有可能改變邊荒集的,只能順著邊荒集的規矩來辦事。荒人已成為有別於天下任何地方的異
類,品嚐著自由開放的成果,誰也不能令他們開倒車,放棄獨特的生活方式。 
  終於被改變的是屠奉三,而非邊荒集。 
  程鋒一言不發的在前方領路。 
  沿途所見的荊州軍陣勢森嚴,不愧是能在南方撐起半邊天、與建康和北府軍分庭抗禮的
精銳部隊。不過屠奉三卻在他們鼎盛的威勢後看出他們的疲倦和士氣低落,並不適合於此刻
攻打邊荒集。 
  這是可以理解的。 
  楊全期的部隊勞師遠征,日夜趕路穿越邊荒到邊荒集來,元氣仍未恢復,邊荒集的變化
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他們面對的再不是烏合之眾,而是能力抗慕容垂和天師軍的雄師
勁旅,現在更把強大的敵人逐離邊荒集。 
  程鋒馳上帥旗高懸的小丘。 
  楊全期在數名將領和數百親兵簇擁,正冷冷瞧著他。 
  屠奉三長笑道:「楊將軍別來無恙!」 
  楊全期大喝道:「停下來!」 
  屠奉三忙勒馬止步,事實上他也不得不停下來,因為前方的戰士人人舉槍持矛的將鋒尖
向著他。 
  另各有十多人從左右搶出,把他團團圍著,戰馬受驚人立而起,幸好屠奉三騎功了得,
牢牢控制座騎不逾越半步。 
  屠奉三不悅道:「我要下馬哩!是否須先得楊全期你批准?」 
  楊全期沉聲道:「收起兵器!」 
  屠奉三甩蹬下馬,目光掃過包圍著他的戰士,雙目神光閃閃,不但顯示出他沒有絲毫懼
意,還看得人人心中發毛。 
  屠奉三在荊州威名極盛,開罪他的人,從來不會有好結果的。 
  楊全期搖頭歎道:「屠奉三你今次來錯了,你既背叛了南郡公,投向荒人,便該永遠躲
在邊荒集內。現在任你舌敝唇焦也休想可以打動我,念在一場交往,我只好把你縛回去交由
南郡公發落。」 
  屠奉三心中暗笑,楊全期口上雖說得強硬,事實上卻是不敢殺死他。冷哼道:「若楊將
軍如此魯莽,南郡公要治罪的絕不會是我屠奉三,而是你老兄。」 
  楊全期踏前一步,怒喝道:「大膽!死到臨頭,尚敢口出狂言。」 
  屠奉三負手前行,逼得攔在前方的戰士不由自主地往後退,好整以暇的道:「敢問楊將
軍,我屠奉三如何背叛南郡公呢?」 
  楊全期略一錯愕,屠奉三又向他趨前兩步,離楊全期不到十步,隔著一群不知所措的親
衛戰士。 
  楊全期身旁一名將領大喝道:「再敢踏前一步,教你血濺當場。」 
  屠奉三銳利凌厲的目光只望定楊全期一人,對喝著他的將領看也不看的道:「以下犯上,
該當何罪,說話者給我報上名來!」 
  那將領登時噤聲。 
  楊全期皺眉道:「屠奉三你勿要橫生枝節,如你仍效忠南郡公,好應在我軍抵達時,立
即來與我們會合。」 
  屠奉三啞然失笑道:「我道是甚麼事令楊將軍誤會,原來竟是如此。我倒要反問一句,
若我真如楊將軍所言,掉轉槍頭,與楊將軍連手對付荒人,現在的邊荒集還有我們荊州軍的
席位嗎?我更想請教楊將軍,在目前的情況下,楊將軍有多少攻陷邊荒集的把握呢?」 
  楊全期差點語塞,稍作思索後道:「屠大人是否在長他人志氣,我們荊州軍人強馬壯,
更有兩湖軍在水路助攻,荒人則在大戰之後,人困馬乏,憑甚麼來與我軍爭奪勝負。」 
  只聽他不再直呼屠奉三的名字,改口稱屠大人,便曉得他留有餘地,不願與屠奉三結下
解不開的嫌隙。須知屠奉三自幼與桓玄有交情,又向得桓玄信任。今次桓玄派楊全期來邊荒
集,只因認為屠奉三任務失敗,而非著楊全期來對付屠奉三。 
  屠奉三笑道:「楊將軍乃明智之人,當清楚荒人聯軍是否不堪一擊。至於聶天還,楊將
軍勿要對他再存任何不切實際的期望,他能全身而退,已可還神作福。邊荒是荒人的地頭,
他們早適應了邊荒的生活,對邊荒瞭如指掌,若非如此,現在佔領邊荒集的便該是燕軍和天
師軍。」 
  楊全期默言不語,正深思屠奉三的話,而屠奉三說的正是眼前的事實,邊荒集已重歸荒
人之手。 
  楊全期打量屠奉三片刻,沉聲道:「江海流已死,誰能與聶天還在水上爭鋒?」 
  屠奉三淡淡道:「江文清又如何?她的雙頭船隊比聶天還早一晚趁大雨闖過穎口,然後
藏身於一道隱蔽的支流內。現在荒人沒收了黃河幫的三十多艘破浪舟,前後夾擊下,聶天還
可以挺多久呢?」 
  又冷笑道:「我少有說這麼多廢話,一切只是為南郡公著想。你們現在全賴穎水運送糧
資和弓矢兵器,只要大江幫截斷穎水交通,你們將沒一個人能活著回荊州去。楊將軍明白
嗎?」 
  楊全期胸口急速起伏,顯是猶豫難決。 
  屠奉三哈哈笑道:「南郡公方面將軍不用擔心,我已完成他派下來的任務。請代我上報
南郡公,我屠奉三會留在邊荒集,為他打好根基,從邊荒集賺取最大的利益。」 
  楊全期苦笑無語。 
  屠奉三知他意動,從容道:「我會修書一封,請楊將軍帶返莉州讓南郡公過目,保證他
不會怪責楊將軍。楊將軍亦不必急於退兵,待弄清楚聶天還的確切情況後,方作決定如何?」 
  楊全期聽他這番話說得合情合理,而事實上若聶天還被擊垮,他能全軍撤退已屬萬幸。 
  點頭笑道:「如此有勞屠大人哩!」 
  ※       ※       ※ 
  木寨熊熊起火,濃煙直衝雲霄。 
  聶天還立在指揮台上,目送天師軍的離開,卻是無計可施。 
  兩湖軍的損失並不嚴重,在天師軍採取聲東擊西之訐下,他們的人立即把糧貨從臨時碼
頭送上戰船,駛往對岸。假如徐道覆向他發動全面進攻,他敢肯定可憑穎水佔盡上風。可是
徐道覆乃深悉兵法的人,收窄打擊面,集中兵力狂攻木寨。一擊成功,便揚長而去,如此的
臨別秋波,確令聶天還難受。 
  二十五艘戰船在穎水上飄蕩,配襯著被烈焰吞沒的木寨,聶天還產生出無主孤魂的感覺。 
  邊荒集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為何徐道覆忽然撤走? 
  徐道覆的退兵是算計中的事,卻不是像眼前般不但可全身而退,還可以對他發動突襲。
依照與楊全期的約定,只要與燕兵達成協議,楊全期會封鎖徐道覆的退路,再配合他的艦隊,
務要令徐道覆全軍覆沒。 
  更令他憂慮者是自昨天開始,再沒有運糧船駛來,他派出的兩艘偵察船也一去無蹤。沿
岸設置的哨站亦音訊全無。 
  所有這些都不是好兆頭。 
  蹄聲在束岸響起,一騎快馬沿河奔至。 
  聶天還和指揮台上的五名將領,目不轉睛盯著從邊荒集回來的斥候兵,人人心中生出不
詳的感覺。 
  斥候兵飛身下馬,跳上帥船,氣急敗壞搶上指揮台,在聶天還前下跪上報道:「稟告大
龍頭,邊荒集已重入荒人之手,鐵士心當場戰死,宗政良率領殘兵逃返北方,黃河幫三十多
艘破浪舟,全落進荒人手上。」 
  包括聶天還在內,人人聞訊色變。 
  這是沒有可能的,偏在眼前發生。 
  是夜天上層雲密佈,星月黯然無光,唯只穎水河上飄蕩的戰船亮起燈火,反予人成為攻
擊目標的危險感覺。 
  斥候兵續道:「天師軍悄悄撤走,把半個邊荒集拱手讓出來……」 
  聶天還打斷他的話,怒道:「廢話!荊州軍方面如何反應?」 
  斥候兵答道:「荊州軍全面推進,至集外西面里許處便按兵不動,然後忽又後撤一里,
原因不明。」 
  豆大的雨點從天上灑下來,接著雨勢轉密,穎河兩端陷進茫茫的夜雨裡,更添危機重重
的感覺。 
  聶天還心中湧起功虧一簣的感覺,環目掃視己方艦隊,其中七、八艘因超載糧貨,吃水
極深,行動不便。 
  他嘴角輕顫,好半響才大喝道:「把多餘的糧貨輜重卸往河水,立即撤軍。」 
  號角聲響起。 
  人人相望,因為號角聲非是來自他們的帥船,而是從下游傳至。 
  聶天還猛一咬牙,舉手高呼道:「兒郎們迎戰!」 
  大江幫的雙頭船從下游的黑暗裡鑽出來,向兩湖幫已萌退意的船隊展開猛烈無情的攻擊。 
  ※       ※       ※ 
  在滂沱大雨下,荊州軍不得不撤返營地。 
  天氣雖然惡劣,從穎水下游兩湖軍立寨處傳回來的情報,卻從沒有間斷。 
  當屠奉三離開後,兩湖軍木寨著火焚燒的濃煙,清楚可見。邊荒集的破浪舟立即傾巢而
出,楊全期曉得兩湖軍大勢已去。 
  天明時雨勢漸斂,楊全期終於下令撤兵,到黃昏時,最後一支部隊消失在荒人視野之外。 
  「噹!噹!當!」 
  卓狂生親自敲響古鐘,歡迎從穎水駛來的船隊。 
  是役在雙頭船和破浪舟的前後夾擊下,兩湖幫傷亡慘重,陣亡者達千餘人,僅得十一艘
赤龍舟趁大雨逃之天天。聶天還帥船不保,全賴逃上另一艘船,方能脫身而去。 
  邊荒集舉集歡騰,夜窩子又亮起五光十色的彩燈。一天之內,便有近三千躲在邊荒各處
的荒人興高采烈的返回邊荒集,似乎一切已回復舊觀。 
  燕飛孤單一人立在穎水岸旁,看著由雙頭船和破浪舟組成的艦隊,經過眼前的水段駛往
上游的碼頭區。 
  他離開了歡樂的人群,獨自感受光復邊荒集的諸般感觸,心內沒有絲毫預期中的興奮之
情,看到的只是人心的變化。 
  鐘樓議會在江文清抵埠後立即舉行,作出新一輪的權力分配。在以後一段很長的日子裡,
各派系會設法鞏固手上的權力,爭取最大的利益,再無暇去理會此之外的任何事。 
  營救紀千千,只能靠自己的一人一劍。 
  這並非說屠奉三、慕容戰、卓狂生等背棄自己的承諾,而是時機尚未成熟,以邊荒集現
時的軍力去挑戰慕容垂,等於燈蛾撲火,自取滅亡。 
  風聲響起。 
  燕飛不用看也曉得來的是劉裕,心中湧起友情的暖意。 
  劉裕來到他身旁,欣然道:「我們終於成功哩!」 
  燕飛心中暗歎,對任何荒人來說,光復邊荒集都可算是曠世功業;對他來說則是徹底的
失敗。 
  劉裕見他神情木然,微一錯愕,沉聲道:「收復邊荒集是我們營救千千的第一步,失去
邊荒集、失去鐵士心,慕容垂不論實力和聲勢均被大幅削弱,如此我們便更有把握把千千和
小詩從慕容垂的手上搶回來。」 
  燕飛迎上他的目光,淡淡道:「在未來一段很長的時間內,邊荒集絕不宜輕舉妄動,否
則可能把贏回來的全賠出去。」 
  劉裕欲言又止,最後頹然道:「事實確是如此。集內派系與邊荒外諸勢力有千絲萬縷的
關係,縱使人人愛護千千,也沒法拋開一切去挑戰慕容垂。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事,是守好自
己的本分,令邊荒集繼續成為天下最賺錢的地方。」 
  又道:「不過我們並不須與慕容垂正面硬撼,只要組成一支高手隊,與慕容垂鬥智而不
鬥力,說不定可以救回千千和小詩。」 
  燕飛道:「你可以拋下北府兵不理嗎?孫恩和桓玄發動在即,你必須返回廣陵艱苦奮鬥,
如此方不負玄帥對你的期望。」 
  劉裕聽得啞口無言。 
  燕飛微笑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和奮鬥的目標,我的目標非常清楚明白,就是
讓千千主婢安然回到邊荒集,其它一切再不重要。」 
  劉裕愕然道:「你……」 
  燕飛拍拍劉裕肩頭,欣然道:「待會開鐘樓議會時,你代我宣佈燕飛已離開邊荒集,去
設法營救千千主婢,為我和所有人道別,並告訴他們:當有一天我需要荒人的援手,我會使
人來通知你們。」 
  劉裕發呆半晌,苦笑道:「明白哩!」 
  燕飛哈哈一笑,灑脫的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